(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近距离观赏了郑阿姨母子的庭院大战后,母子二人的陪读生活再次走入正轨,
不过这段时间妈妈比以前要忙了许多。

  之前她跟我抱怨陪读的时候白天非常无聊,过年来了以后她突然联系了一些
以前的闺蜜,在她们的指导下风风火火的开起了服装店,所以现在的妈妈白天要
去店里忙着做生意,晚上要为我准备晚饭,陪我睡觉,日子过的紧张又忙碌。

  而我由于到了新学期,高中的学业十分繁忙,也没有时间去市里给妈妈帮忙,
看着她每天忙上忙下的,我想出了一个新办法,既能给妈妈一点帮助,又能增进
我们的感情。

  周末的晚上我在家下厨倒腾了一桌晚餐,在店里辛苦一天的妈妈回到家里,
因为她提前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晚饭要我自己出去吃,她晚点回来,所以她回来
的时候看到桌上的饭菜非常惊讶。

  「明明,你还没有吃饭啊,这饭菜是餐馆打包的还是你做的?」

  看着妈妈疲惫的脸上带着惊讶,我赶忙取下她手上的提包,拉着她的手就把
她按进饭桌前的椅子里,伸手在妈妈的香肩上捏了捏,低头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
口,笑嘻嘻的对妈妈说:「老妈,对你儿子这么没自信啊,这些饭

  幽暗的酒吧内,一对情侣正在一角喁喁细语,沉醉在二人世界中,完全感觉
不到其他人的存在,他们的身体越靠越近。眼看男友把头凑了过来,女子扬起头
来,轻轻的闭上眼睛,准备迎接他的热吻。就在他们双唇快要触到的时候,卡座
的前方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酒吧大门猛然被撞开。在他们惊愕间,一团黑影
已急速的冲了进来……
  张建国在酒吧内焦急地左右张望,希望找到爱妻的踪影。他慌乱中随手抓住
一个刚经过的女侍者查问,得知妻子进了酒吧近后门的一间贵宾房后,没等她把
话说完,便向那厢房发足狂奔。到得门前,却见房门紧闭,他心内如焚,毫不犹
豫地一脚把门踢开,却见房内空无一人,妻子已芳踪杳杳。他心里一沉,立刻又
跑出房外,疯狂的四处搜索,再跑到后门去,可也一无所获,宋恩庭仿佛已消失
于空气中。
  『恩庭,你到底在那里?』他的心骤然冷至冰点,不觉又想起刚才在监听器
听到那淫秽的吮吸声。爱妻正被亵渎,将被奸淫,难到自己真的没法阻止吗?他
痛恨自己为何那末的疏忽,更恨自己的不济,他未能快速地解决阻挡他的那些大
汉,以至错失了拯救恩庭的机会!
  正当他

1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抉择(婚姻的背叛者?)》 - Playlist

by 1 更新于 2017-11-05 05:42:20
  1. 全文

  今天是周末一个懒洋洋的早上,小区内的小超市才刚开门,所以还是很清静,
只有两、三个顾客。一个矮小瘦弱的中年人无精打采慢慢走到柜台后,他打了个
呵欠,『早知就不这么早开铺了。』

  看似很普通、平凡的一天,可在小店一个他看不到的角落里,一个黝黑高大、
貌丑,更有些癡肥的中年印度男人正在鬼鬼祟祟四处张望,再偷偷把一把小刀由
口袋内掏出来。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向柜台方向走去。

  只见他蹑手蹑脚走到那中年店主背后,用刀子抵住他背后,然后用重口音的
中文沉声说,「别回头,立刻将所有钱拿出来!」

  只见男店主僵直着身子,用颤抖的双手慢慢打开抽屉。因为刚开铺的关系,
里面的现金不多,就只有少量用来找续的零钱。

  「怎么只有这么一点钱?」印度人很不满的沉声喝道,他手上稍稍用力,锋
利的刀尖突然刺穿店主的外衣,白色的衬衣忽地被几片血花染红了。

  「别……请不要伤害我……」

  就在此时,一个长头发,紮着马尾,瓜子脸,身材高挑,面容绝美的中国少
妇由正门走了进来。她穿着运动式的超短背心,小小的文胸未

  跟Brake有了第一次,便很自然的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他雄伟壮硕的身
体让我着迷,当然,胯下那根阳物也让我魂牵梦绕,无数次的给了我从未有过的
高潮感受,被这样一头黑色巨兽插的久了,那种被征服感、安全感和满足感交织
在一起,非常奇妙。

  几天不见便会想念那种感觉,我们成了炮友,我能感觉到他有别的女人,那
是很自然的事情,野蛮的巨兽温柔的佔有了一个女人后,应该没有女人不会爱上
这种感觉。我们也会聊天,聊除了感情以外所有的东西。

  时间久了,我在性爱上也被他开发的更深入,觉得年轻享受快乐,本就是理
所应当的事情。

  那天在他的公寓,见面就是酣畅淋漓的一场大战,筋疲力尽的射在我的身上
后,我们躺在床上聊天,他告诉我一会会有个朋友过来,我问他是谁,他笑着说
你见过,我纳闷了半天,他也没告诉我,就说一会就知道了。

  过了一会有人敲门,brake没穿衣服,围了浴巾就去开门,进来一个金
发碧眼的白人姑娘,我仔细一看,正是那天我跟Brake第一次在酒会上见面
时,跟他聊天的叫Elsa的姑娘。我赶紧穿了内衣穿上睡袍,为这突然的

7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妻子拿出了那台索尼摄像机,「小崔偷偷的叮嘱我,叫我千万要收好,却不
知道你这个家伙才是始作俑者」妻子打开了摄像机,录制了2 个多小时,期间小
崔和妻子的交合有如天雷勾动了地火,两人在大床上干的天翻地覆,六九式,男
上女下、老汉推车、观音坐莲、攀龙附凤、鱼翔浅底、老树盘根……,频幕里,
小崔用各种姿势肏干着胯下的美娇娘,看着屏幕里自己那欲仙欲死,销魂入骨的
摸样,妻子一张俏脸红的似乎要低出血来,看到一半的时候,我急吼吼的压住了
妻子,妻子却阻住了我,「昨晚太疯了,当时没觉得,现在下面一擦就疼……」
妻子有点不好意思,「啊,我看看,」妻子象征性的抗拒了一下,「别动」,小
心拨开白色内裤的裆部位置,只见肉缝微微的张开着,两边的嫩肉呈现不正常的
暗红色,微微有点肿大,昨晚他们可是真疯……

  「有点肿,要擦点药吗?」「不用,休息几天就行了」「老公,我用嘴帮你
吧……」我心里一阵跳动,妻子脸皮薄,以前从来不主动用嘴来服侍我的……

  胯间,我的肉棒在一张娇艳欲滴的樱唇中进进出出着,妻子柔嫩的香舌时而
灵活

  欢乐谷。

  当唐嫣从疯狂的性爱欢愉中醒过来时,明月已经升到了天空的正中,而唤醒
唐嫣的就是全身无力感和腹部飢饿感,她睁开眼看着紧紧搂抱自己的宋菲,肉与
肉之间清晰的接触感让她知道两人是赤身裸体的纠缠在一起,并且宋菲的双手就
覆盖在自己的胸部和臀部。

  强烈性爱的后遗症让唐嫣头脑有些昏昏沉沉,她花了好长时间才让意识慢慢
回归大脑,同时唐嫣也注意到了她和宋菲两人身下一片狼藉的大软床,而按摩大
软床上留下的已经乾涸精液淫水痕迹,更是让唐嫣不禁又想起之前她经历的那场
蚀骨销魂的性爱。

  想起自己放荡淫浪的姿态和宋菲的「算计」,唐嫣感到羞耻的是俏脸通红,
恨不得找个地缝鑽进去,同时心中也对身边还在熟睡的宋菲升起无限怨念,连推
带打的将宋菲弄醒,而宋菲迷迷煳煳的醒来,睁眼就看到满面怒容的唐嫣,那紧
紧盯着自己的眼神让她心底发虚,讪讪小声叫道:「唐姐姐。」

  唐嫣盯着宋菲心裡一阵苦闷,闻言恨声道:「死丫头,你真的认我这个姐吗?
认得话你却合伙外人来算计我。」

  「对不起,唐姐姐。」

  宋菲连忙道歉,接着又解释说道:「

    此时卓卓高潮的一幕加上被震蛋持续的刺激,下面的秘境已经是溪水潺潺,酥痒难耐。冯叔转过身面对我,上前分开我的双腿,将震蛋拉了出来,又将沾满卓卓蜜汁的假JJ慢慢的插进了我的阴道。

    巨大的刺激顿时传了过来,我哼叫着,冯叔笑着说“小破鞋,看你自己的骚逼已经流出这么多水了,真骚”

    我依然哼叫着没有理会,弯弯的眼睛迷离的看着他,冯叔说了一句小妖精,然后就加快了手中的速度,不停的抽插着。阴道里的搅动和震动让我不能自拔,闭紧双眼,双手不由的抚摸着自己的乳房来享受这一刻的激情。

    双眼慢慢的张开,发现卓卓已经醒来。冯叔于是让我趴跪在床上,大大的白白的屁股中间一间神秘的洞穴朝向他,洞穴里还插着那只不知疲倦的勘探机,正嗡嗡的工作着。

    冯叔坐在我屁股后面,一只手握着假JJ不停的在我阴道里抽插着,旋转着。

    我发出“啊啊”的叫声。此时的卓卓来到冯叔胯部,将冯叔的内裤褪去,然后小小的手握住他那高耸而又坚挺的阴茎上下套弄着,眼睛还笑意朦朦的看着冯叔。

    接着卓卓张开

  紫薇从温泉浴室回到房间,便即提出不想在旅馆过夜,要回饭店去。

  军皓和茵茵见她情绪如此低落,并不感到特别惊讶,更理解她现在的举
动,实是人之常情。一个突然发现丈夫不忠的女人,又岂会完全无动于衷,
能安之若素!

  回到饭店,紫薇一声不响走进房间,茵茵向来和她无所不谈,打算在旁
好好安慰她,但紫薇却把她推出房间,说想独自冷静一下。

  茵茵和她自小一起长大,相当了解这个表姐的性子,知她表面虽然温柔
婉约,但固执起来,谁也无法劝服她。茵茵无可奈何,只好退出房间。

  次日一早,看见紫薇仍是神情愁绪,萎靡不振。茵茵和军皓一眼便看出
来,紫薇昨晚必定整夜无眠,二人在旁多方劝解,却依然无效。吃过早餐,
三人开始起程到机场,乘搭中午的航机返回香港。

  三人离开赤立角香港国际机场,茵茵因为担心紫薇,便叫军皓先行自己
回去,自己陪着紫薇乘坐计程车回家。

  才踏进家门,紫薇的手机响起,却是军皓的电话,当然又是一番关怀言
语,紫薇只说自己没事,叫他不用担心。

  紫薇放回电话,贵嫂见小姐回来,走上前道:「小姐回来了,可有和沉

10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杨玉莲轻灵地从楼道里走了出来,沐浴在奶白色的月光下。此时已是八月中
旬,午夜已有些凉快,清风徐来,把她暗红色的轻薄睡裙微微拂起,她感觉到大
腿根处的阵阵凉意,这才惊觉今天所穿的连体睡裙其实下摆极短,虽然够不上齐
逼的程度,但哪怕下摆微扬,也足以暴露出底下的纯黑色蕾丝内裤。

  想到此节,她不由有点心虚的四处张望了一下,见周遭一片寂静,便连亮着
灯的窗户都极少,这才放下心来。

  她不敢从左边拐到主干道上再走向老王的宿舍,唯恐小区大门口那边有人瞧
见,便拐到右边,从二号楼与小区围墙间的小窄巷穿过,绕了一个大圈,悄悄地
走到了老王宿舍门前,抬起纤手拍门之前,她犹疑了一下,在这一瞬间听到自己
的心跳如擂鼓般急骤,手心里满是汗水,忽地凄凉一笑,把最后一丝顾虑抛诸脑
后,轻轻敲响了铁皮门。

  「谁啊?」老王其实早就睡熟了,但职业病作怪,一听到动静马上惊醒了,
脱口道。

  「是我。」杨玉莲强作镇定,低声道。

  「啊,是杨主任?有什么急事?」老王跳下床来,开了灯,摸起床边凳子上
的劣质黑色西裤套上了,急急地趿拉

62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韩诗韵知道了自己已经有了身孕,高兴得又哭又笑,心里仿佛搬掉了一块千斤巨石一样。四人当中,嫂子怀了身孕,婉莹已经生下了孩子,月儿年纪还小不必着急,偏偏自己年纪大,却总是怀不上,面皮薄不肯表现在外面,心里却一直像有股火炙烤着一般。为了能够早日受孕,也曾悄悄的询问嫂子方法,含住羞意被天麟肆意作弄,什么矜持都顾不上了,今日忽然修成正果,只觉得拨云见日,如同梦境一般。
月儿也是一样的欣喜,搂着姑姑脖子道:「姑姑,我们都怀了师兄的孩子,说不定还是同一天呢。嘻嘻,这下总算不用嫉妒婉莹姐姐了,等以后咱们也抱着自己孩子天天在她面前显摆,好好报一报仇。」
韩诗韵还有些担心,道:「还没确认呢,等到大夫来了再高兴,可别弄出个乌龙来,那就空欢喜一场了。」
「说的是呢。」月儿道,拔腿就向着外面跑,一边叫道:「我这就让下人去找大夫来。」
「嘿,干什么这么急?天马上就黑了。」韩诗韵急忙叫道,月儿却早已跑出去,连影子都不见了。
苏凝霜笑道:「算了,让她去吧。要是今天不让她确认了,睡觉都睡不安宁。」
韩诗韵微微点头,她何尝不想尽快确认此事?当下陪着苏凝霜说了一会儿话,服侍着她躺下,便走出房来。

5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快乐的生活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再加上一个伴我身旁永远都让我玩不够的妈
妈,不知不觉间短短的半个月就从指尖轻轻流逝。

    回到家中妈妈恢复了严母的形象,在爸爸和姐姐的眼裡,妈妈依然对我「严
厉」,只不过在他们视野之外,我的两只狼爪时不时就会放到妈妈丰满的臀部上。
让我很鬱闷的就是姐姐「长久假期」使我根本不得空隙去进入妈妈身体。

  「二寒,你又乱把东西放在我床上。」

  「二寒,你跑哪去了,过来帮我弄下这个。」

  「二寒,你怎麽总追着妈,这麽大人了还没断奶呢?」

  也不知怎麽的,一会看不见我的影子姐姐就要呼唤我一下,搞得我是她养的
二哈一样,那裡是弟弟。

    连续憋了将近一周的时间,正值青春期加上初尝妈妈身体的我,哪裡忍受得
住这麽久的禁欲。终于今天被我逮到个好机会,之前两年的时间姐姐长期在外居
住,爸爸也习惯了我们一家三口的日子,今天晚上决定给姐姐选个出租房让她搬
出去。

    电脑在妈妈他们的主卧室裡(怕我经常玩电脑产生网瘾)电脑桌在房门的左
侧的角落,爸爸坐在电脑前一个一个的查看租房网站,姐姐也搬

  “啊?”孙元一以为自己听错了,耳边一片嗡鸣,支支吾吾道,“不…不好吧……我……”

  关珊雪的心脏也是‘砰砰’狂跳不止,她也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自己就对孙元一说了这句话,一时间只感觉骑虎难下,让他上来的话,虽然她是长辈,可是自己现在的情况自己最清楚,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心志不坚定,就会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情来。

  可是,心里又有些期待,期待孙元一能同意,体内熊熊的欲望灼烧得她浑身煎熬,小穴内的空虚也在诱惑她,让她忍不住期望孙元一赶紧到床上来。

  她稳稳心神,勉强一笑道:“没事的,你上来吧,一来,我可以抱着你睡,二来…二来…这岛上…晚上天气挺冷的,我…我都盖着被子了还是觉得冷……”

  孙元一心里一阵疑惑,隐隐的感觉到关珊雪似乎另有所图,并不是仅仅如她所说的那样的两个原因。

  他这人并不是愚笨之辈,只不过是因为相貌原因而导致没有女人缘罢了,不然他也做不到咨询公司的经理。

  联想到刚才听到的那一声似是而非的轻哼,原本他还对自己的猜想表示否定,可加上关珊雪的这一番说辞,心里已经八九不离十猜到了点上

  上回书说,那东京第一花太岁高坚高衙内纵施淫技,二度尽兴奸淫了东京第
一美妇林娘子之母李贞芸。那李贞芸之美实不在其亲女张若贞之下,更胜在虎狼
之年,孤寂空房,渴于房事,她积攒欲火十余载,纵情泄欲排遣之际,竟淫精遍
洒,与奸夫交媾得无比酣畅甘美,早早被其奸至小死之态。

  首炮一结,高衙内见她爽得这般痛快淋漓,便知她今晚必可由他摆布,即依
若芸之计,将之抱至后院户外华清汤池中,共浴温泉。此时,这花太岁大马金刀
端坐池中逍遥椅,李贞芸含羞依偎奸夫怀中,正打横坐其毛腿之上。这后院浴池
被群树环绕,蓊郁凉爽,池内幽雅别致,水深虽不足三尺,但温泉热汽蒸将上来,
风清气润,硫香扑鼻,让人周身如沐春暖。这绝色人妇被硫香温气裹体,只感万
般慵懒酥软,肌肤上雾水弥漫,端的舒美惬意。

  她娇喘连连,便任奸夫左手搂着香肩,香臀坐于水中一双毛腿之上,察知那
驴般巨物仍挺如泰山,不由又是惊喜,又是害怕,紧张得香颐深靠于奸夫右肩。
见奸夫右手正恣意滑动池中温水,轻抚洗慰自己那早被灌满阳精的狼藉羞处,洗
得满是「哗哗」水声,更是羞得死死夹紧一双纤腿,将奸夫右手掌

1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秋风萧瑟天气慢慢的转凉,植被凋零,落叶如同无数色彩斑斓的蝴蝶一样随
着秋风的扫荡在九月清爽的空气中绚丽的飞舞,这落叶就如同大陈的国势一样,
本是夏日的浓红脆绿,莺歌燕舞,随着寒流的北来,转瞬间就要美丽的灰飞烟灭
了。沉重的马蹄声敲打着陈国北部重镇嫣州郊外的土地,明晃晃的锁子甲,明光
甲,山文甲,咧咧作响的旌旗,趾高气昂的匈奴骑兵。几只被惊吓到的乌鸦正离
开枝丫准备飞逃,忽然翅膀一顿,像几块被抛到高空但脱离不开地心引力又落下
去的石头一样,砰的几声闷响坠在地面摔断了脖子,痛苦的死去。真是:杀气发
于军,飞鸟不能过。

  自从五天前袭取了花州之后,这只匈奴骑兵稍作休整,补充了一些粮草和从
陈国掠来的随军的奴隶,立刻攻略下一个目标嫣州。这只匈奴骑兵的人数并不多,
只有三个马录三千人而已,主将是一个叫胡赖尔的鹰旗章京副将外加一个汉人参
谋赞划和几个千总官。

  嫣州的守将名叫赵厚仁,早在匈奴骑兵攻打花州的时候他就给朝廷发出了几
封告急军报,而且又命令周围的几个城县的守军全部回缩到州城集中兵力进行防
守。目前手下合计共有兵马两万两千

  「嘶……Helen你这技术……还差点啊……」Kevin坏笑的看着正
跪在自己胯下吞吐肉棒的小涵「不能用牙碰到……哎卧槽」

  小涵白了他一眼顺口轻咬了一下龟头,把Kevin刺激的一激灵。

  「别得寸进尺了啊,我……我给我男友都口的不算多。」小涵红着脸为自己
争辩,接下来却好像被激起了不服输的性格仔细的舔弄起肉棒来,努力的挺起上
半身配合眼前男人的高度,尽量把男人的肉棒包裹在自己的小嘴里全方位服务。

  眼看着这位美女室友伸出丁香小舌来回在肉棒周围扫动,可爱粉嫩的红唇时
不时把自己的龟头包住,双颊深陷的吸吮自己已经坚硬无比的肉棒,Kevin
一阵自豪感油然而生,才几天,一个有男友的小美女已经被自己弄到了胯下给自
己口交,等一下还会用湿润的小穴迎接自己,最重要的是,小美女可是主动走进
这个房间的。想到这儿,一阵激动,差点射了出来,只好把小涵推开——第一次,
可不能让小美女失望,就这么射了可就丢人了。

  「Helen你的小嘴太棒了,让我尝尝」没等小涵拒绝,Kevin已经
把她推到

  黑夜已至,冷月当空,在这地处偏僻荒野之处的别墅中的一间密室里,正上
演着一场让人血脉贲张的春宫淫戏,即便是房里最为隐秘阴暗的角落,也回荡着
娇淫女性的销魂呻吟与阳刚男性的勇猛沉吟,两股声调的风格虽是那般的迥然不
同,但在最为原始本能的性爱牵引之下,竟能做到完美无缺的对缝连接,直蕴造
出一种淫音缭绕不止的放荡意境,足以让任何一位忠实的观众为之疯狂。

  要说到密室里的这出春宫淫戏到底有没有观众,其实还是有的,不过也就一
位而已,但见这位白人男子的四肢分别被固定在墙上的铁链牢牢锁住,整个人就
像个失败的阶下囚可怜。然而,在这个失败的阶下囚身上,却又看不到任何意义
上的垂头丧气,反倒像个无可救药的吸毒者一般对自己所处的环境浑然不知,脸
上更是弥漫着无比兴奋的神情,双眼狂热无比地注视着一对疯狂交媾中的男女。

  毫无意外,那对遨游于性爱海洋中的男女正是这出春宫淫戏的主角,那女的
也不是别人,正是这位白人男子的新婚娇妻范宁月。虽有着有夫之妇的身份,但
这位绝色人妻已完全沉溺于性欲狂潮的快感之中,春情蒙尘的眼里也尽是眼前巨
阳黑人的魁梧身

  今天的实验室空无一人,心怀鬼胎的组成的团队,此刻早已各奔东西了。刘
教授正在准备参加峰会,根本无暇顾及实验室的情况,王国强本就是个神龙见尾
不见首的住,曾令怡算是校方安插进来的花瓶,这两个都不算核心研究人员,不
来实验室情有可原。

  这实验室已经成了一座无人问津的空城,刚好可以作为我们这边联络的地点。
我独自坐在实验室的角落,看着到处堆放的试验资料,两台中心运算用的伺服器
已经停止了工作,失去了往日的燥热和轰鸣,突然间变得这麽安静,自己还真的
有些不习惯。

  几个月前,这裡发生的事情让我五味成杂,一开始自己并不想来这裡,二蛋
给了我来这裡的动力,当自己想要为这个研究干下去的时候,刘教授又给了我当
头棒喝,让我认识到善良换不来善待,沉默换不来平凡,人们所做的其实都只是
不择手段的活下去。

  二蛋今天破天荒的没有带小女朋友来,面色沉静如水,一改往日的吊儿郎当。
「来了……这麽早……」我招呼二蛋先坐下,「都联繫好了,找了一个水军公司,
人数上面你放心,足够强佔头条几天的了,内容上面你想好了吗……」二蛋接过

1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母乳与丝袜》 - Playlist

by 1 更新于 2017-08-11 23:32:30
  1. 母乳与丝袜

  在事情发生之前,我不可能预料到事情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但既然事情已经
发生了,就没有人能够改变,所发生的一切也只能欣然接受。虽然说,面对这样
的现实我并不后悔,只是这个社会的大多数人不能接受。

  我的名字叫宋映雪,三十七岁。只是个很普通的上班族,有个大学时认识的
老公还有个十四岁国二的儿子,生活平凡之余一家也算和乐融融。事情会发生变
化大概要从一年多前的意外怀孕开始。原本大学毕业生完儿子之后,跟老公就没
有计划要生第二胎了,也一直保持避孕的习惯。但不知怎么的,或许天要赐给我
们这个女儿吧,又可能保险套漏了(哈哈!),怀孕之后就当作意外获得的宝把
她生下来,好好的养。名字老公说要跟着儿子的名字取同系列,儿子叫育仲,女
儿就叫育茹,也蛮好听的。

  儿子对於家中多了一个妹妹感到很高兴,毕竟独子当了十几年,有时说不寂
寞也是骗人的,虽然帮忙照顾妹妹,对这个十四岁才当上哥哥的孩子而言也是多
了一份责任,但不管怎样,家中有新生命诞生总是让人充满喜悦的。

  当妈妈这件事情我当然不会陌生,只是十几年之后重新从一个小Baby带

    上回说到杨宗保壮烈殉国反被栽赃陷害,杨家将闯殿见驾全家深陷牢笼,身
负千古奇冤的杨家众人何去何从,陷害她们的奸臣又有何目的,欲知详情,且看
下文……

  兴州城,西夏李德明定都之地,融合党项习俗与中原文化所建而成,城中有
一条浅水河,恰好将整个兴州城分隔成两片泾渭分明的区域,城南是热闹的集市
与平民聚居之地,而城北则为党项贵族和官吏居住之所。

  李元昊的王子府邸正是坐落于城北,乃国主李德明特赐建造,占地甚广,装
饰极其奢华,雕镂画栋,富丽堂皇,在一大群达官贵胄的府邸中显得格外突出,
甚至比起王宫也毫不逊色。

  时值深夜,万籁俱寂,但在盏盏明灯的点缀下,王子寝宫依然亮如白昼,一
阵阵欢声笑语不时从寝宫内传出,飘散在夜空,树枝上的鸟雀似乎早已司空见惯,
依旧慵懒地栖息于枝头,偶尔声浪高了,才睁开眼瞟一瞟那眩目的楼阁。

  由于夏日炎热,寝宫的窗户上只蒙了一层防蚊虫的轻纱,透过轻纱往内看去,
房内的摆设一目了然,但最吸引人注目的不是那些名贵的字画或是花梨木桌椅,
而是中间那张宽大得有些夸张的圆床。
<

  媛媛的晚礼服已让克明扒除,身上只剩下一双丝袜和高跟鞋子。她将头
枕在枕头上,闭着眼睛,紧张的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然而,她很惊讶克明并没
有立即趴在她身上。她而是感觉到他从她赤裸的肩膀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向下亲吻。
然后他跨跪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按摩起她颈部和肩膀紧张的肌肉。媛媛开始放
松下来,感觉周围一切变得美妙起来。很快,媛媛感觉到克明的双手来到她的后
背上,并一直向下按摩。当她感觉到他双手抓在她臀部上时,她情不自禁的轻轻
的呻吟一声。

  克明隔着内裤轻轻的按摩起她的臀部,体温透过,摸在丝滑的内裤上感觉非
常的舒服。他盯着媛媛美丽的臀部,眼神变得痴迷起来。它们柔软而有弹性,并
且没有多余出一丝赘肉。他不敢相信他将要将他的阴茎从这么美丽臀沟间插进她
的体内。他感觉到媛媛翘起她美丽的屁股,让他脱掉她的内裤。当光滑白嫩富于
曲线的臀部展现在他的眼前时,他吃惊的深深倒吸口气。过了好长一会儿,他才
将这口气颤抖的呼出。她的臀部上面没有一点的瑕疵,甚至连一个小小的雀斑都
没有。

  当他双手放在媛媛臀部柔嫩的肌肤上时,两只手不受控制好

© 春色书会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