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33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我的妈妈江淑影》 - Playlist

by 1 更新于 2018-04-10 05:33:05
  1. 引子
  2.   我叫柳子澈,今年十多岁。得益于家族良好的基因,虽未成年,身高已有1
    米80,体重140斤,标准的健壮身材。

      我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据我的爸爸讲,我的祖上先后出过三位翰林阁大学
    士和多位高官。至我太爷爷一代,适逢国难,太爷爷毅然投笔从戎,官至中将。
    可惜后遇风波,虽家道终未衰败,却也让老人家含冤病逝,留下子孙终身不得入
    伍、入仕的祖训。

      自此爷爷开始经商,并且做得风生水起。父亲10岁即被爷爷送出国,先后
    留学于美国多个知名学府学习经济金融,在18岁时已是经济学硕士,更是结识
    了在美国顶级医学院求学的母亲,两人情投意合,不久便结为伉俪,毕业后更是
    双双归国,立志要在在自己的国家做出一番事业。

      提

  3. 第一章  欲加之罪 美母遇险
  4.   我是学校的班长,学习成绩非常的好,同时还是学校足球队的守门员,加之
    长期受家庭熏陶而有的一种儒雅气息,一直是老师心中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学生,
    也是学校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然而,同时我也知道,这也为我招来了
    诸多的无妄之灾。

      这一天,当我像往常一样坐到自己座位时,突然感觉屁股下一凉,待起身看
    时,不知道是谁在我的座位上撒了一滩水,再定睛一看,这居然还不是普通水,
    而是红墨水,霎时间我屁股上红了一大片。我愤怒的向最后排望去,不用说,我
    也知道这是许厚民干的。这位区交警队队长的公子,平时学习吊儿郎当,还喜欢
    小偷小摸。更卑鄙的是,他曾经多次在教室对女同学动手动脚,后来被义愤填膺
    的我带着几个男同学蹲守抓了现行,

  5. 第二章 绝望的少女
  6.   「不要!」从梦中惊坐而起,我已经是浑身汗湿。看着窗外微微发白的天空,
    时间竟然已经快7点了。走下楼去,妈妈已经为我准备好了早餐,看着我狼吞虎
    咽吃着早餐的样子,妈妈爱怜的嘱咐我:「澈儿,你慢点吃。」随后,她又说道:
    「善恶终有报,今天你照常上学,发生什么都不要管。明白了吗?」

      「嗯……妈妈,我知道了。」我看着妈妈,郑重的点了点头。从小到大,爸
    爸妈妈教导我谦和忍让,但却也从没让我受过别人的霸凌。

      走在路上,我能明显感觉到从身后不时传来几缕警戒而凌厉的目光,扫视着
    我身边10米内的所有行人。

      刚走到离校园一个拐角的地方,我就被一伙人围住了,为首一人20时来岁,
    一头杀马特爆炸头,我认得他,正

  7. 第三章  名将之血

  8.   在军警部队的监督下,在十个小时的连夜审查后,许厚民团伙交代了其以请
    女生帮助补课、带女生出去玩游戏等理由强奸、轮奸17人、其中4名未成名少
    女的事实,加之军警部队3名军官的证言和录像,第二天市公安局即将其定性为
    特别重大刑事案件移交检察机关。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舒了一口气,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这个世界,终归
    还是正义的。

      在警察局,我看到了苏小婉一家人,昨天的事对小婉打击太大,她确实很需
    要家人的保护和陪伴。苏老师的双眼也哭得红肿了,是的,在自己视为掌上明珠
    的宝贝女儿身上,竟然发生了这么残忍的事件,试问哪一个家长不会痛不欲生呢。
    我轻声安慰了几句苏老师,告诉她此事我会坚定的和她家站在一起,然后又

  9. 第四章 教导主任的代价
  10.   「阿毅,还有一件事,我也必须要和你说。」待参谋长走后,妈妈坐到爸爸
    身边,幽幽的说道。

      我的心头不禁猛然一惊,难道,难道妈妈要说那晚在学校的事?

      「怎么了,老婆?」察觉到妈妈的情绪不对,爸爸也坐直了身子,抬手将妈
    妈搂到了怀里。

      「有一股势力,在对付我和澈儿。」妈妈将我突然很多荣誉被取消,在学校
    被针对,以及那晚教导主任欺凌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爸爸。

      「那晚我险些被那个罗主任强暴,这也是我为什么这么同情苏小婉的原因之
    一。连我尚堪堪自保,这些涉世不深的女学生,又怎么能提防得了这些饿狼呢?」
    说着说着,妈妈的星眸中已经有了隐隐的泪光。

      我听到爸爸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的声

  11. 第五章 被凌辱的少女
  12.   「根据姓罗的供述,可以坐实许强的两个罪名,嫖娼和行贿。但是这两个罪
    名都是不疼不痒的,不可能从根本上触动他,甚至连行政拘留都不会有。」在青
    江实业集团51层天台顶楼,我的父亲沈毅深吸了一口烟,对着身边的陈参谋长说
    道,随后,狠狠地将烟蒂向空中一抛,那烟蒂闪着火光在风中旋转着,飘摇着向
    底楼飞去。

      「要从大D 身上入手,找到徐厚民的切实罪证,逼许强和谭静出招。」

      「我们的首要目的,是铲除以许厚民为首的校园恶势力。许强作为许厚民的
    父亲,也不得不除去。但是谭静,是否有不触动她的可能?」

      「我们柳家,和许家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你知道吗,罗主任交代,一系
    列针对澈儿的不公平行为,还有那晚设局拘禁澈儿欺凌淑影

  13. 第六章 美熟女苏老师的选择
  14.   案发后凌晨4 点,市局局长办公室。

      「我们已经查明,此案起因是许厚民强奸未遂,苏父为了阻止女儿受到性侵
    害而采取了正当防卫手段。苏父的举动,没有不当之处。」当事的警察队长笔挺
    的站立在局长面前,详细的将事情的经过报告了一遍。强奸案件,尤其是针对在
    校女生的强奸案件,足以让每一个正义的人义愤填膺。

      可是,出乎意料的,局长只是哦了一声,不置可否的示意警察队长可以离开
    了。

      作为跟了局长十余年的老下级,警察队长太明白局长这一声哦的含义了,他
    急切的补充道:「此事证据确凿,有完整的证据链和出警时的照片,事情……」

      没待队长说完,局长已经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案卷留下,时间不早了,你
    先休息

  15. 第七章 云瑶星陨
  16.   许强接下来的这句话,让苏老师感觉重新跌回了谷底。

      「后天晚上,我有一个活动,你到云瑶会所来,穿漂亮点。过了今晚,你要
    的东西,我会给你,作为交换,以后你要随叫随到。」

      「不是只有一次吗?」苏老师惊愕的叫着。

      「一次就想换你丈夫30年的自由,你觉得可能吗?」许强冷冷的说道,眼神
    中透露出逼人的精光。

      苏老师沉默了,她很清楚,现在自己是砧板上的鱼肉,根本没有任何讨价还
    价的空间,等待时机寻找脱身的机会才是最正确的,只要丈夫出来,大不了举家
    逃走好了。苏老师默默的想着。

      跌跌撞撞回到了家中,苏老师觉得浑身无力。为了保护女儿免受骚扰,已经
    送她到外婆家去了,儿子此刻应该正在学校上课,

  17. 第八章 美母夜闯云瑶会
  18.   「先不要说下去,让我静会。」妈妈打断了正在复述案情的爸爸,脸上露出
    了极度痛心的神色。「想不到,苏老师自己,也遭受了这样无耻的凌辱。真是,
    太,太不公平了。」

      父亲也叹息了一声,道:「发生在苏小婉身上的事,我先不说了,总之,一
    言难尽。」

      「下午提审大D ,他竹筒倒豆子般的交代了以前犯的所有案子,并且指认许
    强和许厚民就是元凶。但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他是和许厚民团伙犯案,而许强
    的事情只是听许厚民吹嘘的,所以,缺少对许强的直接证据。所以,我们需要苏
    老师指认他。如果不把这对恶贯满盈的父子俩连根斩断,我怕他们会对苏家疯狂
    报复。」

      「我曾和苏老师谈过,她之前并不知道自己女儿被糟蹋的事实,她一直以为

  19. 第九章心神不宁的柳子澈
  20.   是夜,军区基地,军地联合审讯室。

      许厚民被拷紧双手,坐在一张窄小的审讯椅上,在他的正对面,是两位分别
    来自军警和警方的审讯官。

      看到警察部队审讯官熟悉的脸,许厚民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显然,自己
    的父亲已经做了安排,将心腹安插到了联合审讯组。

      军警部队的审讯官开始向许厚民发问,可是每次问到关键处,就被那位警方
    的人以各种理由插话打断,讯问一时间陷入了毫无进展的僵局。

      在单向玻璃墙的后面,我的父亲愤怒的一挥拳向虚空中打去,「混蛋,这个
    人根本就是在处处包庇许厚民!这样下去,根本审不出什么名堂。」

      「阿毅,不要着急。我们应该在最擅长的战场进攻敌人。」妈妈微微一笑,
    按住了父亲的

  21. 第十章 柳子澈遇险
  22.     当我醒来时,外面已是夜幕低沉,值班房下的水池边,青蛙正轻声的鼓噪着,微微开启的窗户外传来一阵醉人的晚风,带来一缕夏夜的微凉。

        不知何时妈妈已经起床离开,枕边字条是我熟悉的字体:「澈儿,妈妈临时还有一场手术,不能陪你,你自己打车回家。爱你的妈妈。」妈妈从小练习书法,她的字体很隽秀,既不像普通女人落笔的柔弱,也不像一般男人的刚硬,飘逸间有着一丝遒劲,遒劲中又不失清秀,古人说字如其人,真的是很有道理。

        我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用力吸了一口带着清凉甜腻的花香的晚风,整个人为之一振,对妈妈的关心和紧张感似乎也随着晚风散去了。无论如何,我相信妈妈能够好好保护自己,是我多虑了。

        走到门口,已是华灯初上,医院没有了白日

  23. 第十一章 射精,母子的暧昧?
  24.   「哎呦,疼死了~ 」躺在病床上百无聊赖的我,艰难的举着新买的iPad,追
    追电影,看看漫画,一天比一天觉得漫长。

      躺在床上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日子简单枯燥得让我发疯,还好一些同学隔两
    天就会在傍晚来看看我,带给我一些外界的新鲜资讯。

      这天,林荣豪神秘兮兮的走了进来,拿出来一个U 盘递给我,「哥们,知道
    你憋得慌,给你带了些精神食粮。绝对新鲜出炉。」

      「我靠!」我心中一阵惊喜,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对于正值青春期的我来说,
    一天性冲动几十次也是正常现象,他这下真是瞌睡给我送来了枕头,正中下怀。

      怀着激动地心情打开了文件夹,漫画、小说、视频,3 种类型的文件齐全,
    一个个让我喷血的文件名让我久旷的小弟瞬间暴涨

  25. 第十二章 佳人沐寒渊
  26.   「子澈,雁婷阿姨来看你了。」伴随着一声悦耳的轻吟,走进来的,正是妈
    妈的好友,陈雁婷阿姨。

      不得不说,尽管已经身为人母,雁婷阿姨的身材和容貌却还是保持得那么好,
    年约30的她,正处于人妻人母那种青涩渐褪而芳韵渐生的轻熟阶段,林荣豪曾
    经无数次向我描述这个年纪女人肉体的美好:丰腴、饱满、成熟、大方、主动,
    一股媚到骨子里的柔软。

      「她们没有了家庭和孩子的压力,已经和老公玩腻了,正是享受肉体欢愉的
    最好时刻。」

      今天的陈雁婷,身穿一身酒红色连衣裙,那笔挺的连衣裙自腰线开始向上收
    缩,百褶的胸衣将那对丰满的豪乳紧紧包裹着,几处恰到好处的镂空花纹将她雪
    白丰腴的乳房隐隐约约的呈现了出来,两条细细的带

  27. 第十三章 两女深夜遇险
  28.   第二天深夜,陈雁婷阿姨再次匆匆走进了妈妈的办公室。为了守着我,妈妈
    几乎把家安在了医院,而父亲,则和陈参谋长夜以继日的调查着各种线索。

      「淑影姐!」陈雁婷急匆匆的反身关上了门。

      「怎么了?」这段时间,陈雁婷阿姨主动对我嘘寒问暖,同时还告诉妈妈她
    在到处打听各种情报。此次她深夜来访,妈妈看出情况不对,柳眉轻挑,急切的
    问着。

      「我,咳~ 」陈雁婷轻轻用手拍了拍胸口,拿起妈妈的杯子咕咚咕咚灌了一
    大口水,喘着气说道,「有消息,有消息。」

      「我打听到那天的肇事司机有一个姘头,在出事的前一晚和那司机厮混了一
    宿,后来就失踪了。我觉得很可疑,就一直托人在追查她的下落。刚才,有人告
    诉我,她现在在

  29. 第十四章 成雪芮
  30.   妈妈很快便被蜂拥而上的男人们压在了身下。虽然她一对一的情况下并不惧
    普通男人,可是在这窄小逼仄的空间内,面对四五个精壮男人,她连闪躲腾挪的
    机会都没有。

      一个男人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绳索,将妈妈的双手后剪,捆了起来。正当他
    准备把妈妈的双脚也捆绑起来的时候,白脸汉子阴阴一笑,喝住了他:「蠢么?
    把她腿绑起来,怎么玩?」

      旁边的男人们闻言会意的哄笑了起来,肆意的淫笑声在山谷中穿梭回想,却
    旋即又被寂寥的深山所吞噬。

      乌云压顶,夜幕低沉。黑夜,如死一般的沉寂!

      妈妈被推倒跌坐在了雁婷阿姨的身旁。此时的雁婷阿姨已经是浑身赤裸,破
    损的天蓝色绸缎面料内裤已经在挣扎中被男人们褪下,斜斜的挂在她那

  31. 第十五章 线索浮现
  32.   针对许家的三组调查正在同步进行。

      一组是以黑面判官为首的省厅调查组,一组是明面上的军警调查组,最后一
    组是以成雪芮为核心的暗线。

      严格来说,成雪芮是一名军方间谍,她最擅长的,是潜伏、侦查和暗杀。针
    对许家案件系列人员的侦听和情报搜集工作一直由军警调查组在做,此次陈参谋
    长启动成雪芮,意味着他要将行动的触角由台面延伸到台下,延伸到这座城市最
    黑的黑幕中去,并且不择手段的获取情报。

      面对不择手段的对手,墨守成规只能是自取灭亡。

      此时是晚上8点,成雪芮的切入点很独特,她选择将许强交给军警调查组继
    续监听,自己却找到谭静作为监视对象。

      谭静是许强最大的靠山,是下一任省议长的有力人选

  33. 第十六章 美熟女老师的精汁炼狱
  34.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

      派去苏老师老家的人传来消息,自从苏家出事后,苏老师和苏小婉回到了老
    家,但苏老师的丈夫却没有一起回来。而在呆了不到一个星期后,苏老师又匆匆
    离开了村子,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要去哪,只是拜托家人照顾好小婉。但是就在苏
    老师离开后的第二天凌晨,小婉也从窗户翻出去,不知所踪。

      「苏梅月也不知道苏小婉的下落,根据信息记录显示,苏小婉最后给她发了
    一条短信,说自己一切都好,让妈妈勿念。此后,再也没有二人的短信和通话记
    录。苏小婉的手机仿佛消失了。」一身笔挺的淡绿色军装的成雪芮站在高大的作
    战台前,向大家分析着情报。

      「从掌握的情报可以确定,苏老师是受到了许家的威胁,不得不回到了华江

  35. 第十七章 香艳的证据
  36.   谭家和许家本是姻亲,而谭家兄弟又有摄影录像的习惯,那么解决问题的一
    个突破口也许就在这些未知的录像带中,可是陈参谋长几乎已经将整个华江市掘
    地三尺,成雪芮一系数次潜入谭静的办公室、住所、会所,却也仅仅找到一些谭
    许数人自己拍摄的和女明星女医生或是一些名媛的影像,而且明显是两厢情愿的,
    私德的败坏不足以撼动在华江市根深蒂固的谭许二家。

      此次掌握了谭家兄弟的行踪,让事情出现了转机的曙光,会不会谭家兄弟就
    随身携带着当时轮奸苏老师的影像呢?

      一辆毫不起眼的白色雪佛兰在邻市的乡间公路上疾驰,开车的正是一袭黑衣
    的冷艳美熟女特工成雪芮。按照事前和妈妈的商定,她将要潜入谭家的这处庄园,
    从谭家兄弟的常用电脑入手,寻找

  37. 第十八章 困兽犹斗
  38.   谭静母子的丑闻迅速发酵,尽管官场风气一贯开放,但是被人当众摄录了母
    亲与两个亲生儿子乱伦的淫靡景象,还是在江南省掀起了轩然大波,谭静在一夜
    之间由一位冷艳跋扈的省议长美女候选人形象跌落到了亲子交尾的淫妇,成为了
    全省乃至全国无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在几股势力的有意推波助澜下,关于谭静的新闻不断被各种大小媒体爆出,
    各种关于这3位母子交媾的秘辛在坊间流传,就连她的两个儿子将她双穴贯通的
    绯闻都传得有鼻子有眼,此时的故事,真假已经不再重要。

      很快有民众在谭静的官邸前聚集示威,高举着「淫妇下课」「我们不要乱伦
    淫妇」。更有意思的是,还有另一拨人高举着「母子性爱合法化」「亲子性爱无
    罪」的牌子声援谭静。两拨人在谭

  39. 第十九章女神的凌辱
  40.   「我这是在哪里?」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我神智恍惚的半睁开了眼睛,强打
    着精神支撑着坐了起来。

      我的手上,怎么被绑着铁链?

      怎么回事,浑身好痛。

      好冷,我好冷。

      妈妈?妈妈?

      爸爸!爸爸!我想起了爸爸头上那汩汩的血洞和司机那死不瞑目的眼睛!不,
    爸爸!爸爸!爸爸怎么样了?

      妈妈?妈妈也被他们抓了吗?

      我的脑海中无数的念头在回响,像针刺一样狠狠扎在我脑回路中,带给我一
    阵阵的心悸和痛苦。我用力摇了摇头,牙齿狠狠一咬舌尖,一阵剧痛自舌头上涌
    来,终于让我清醒了过来。

      不顾浑身的伤痛,我开始打量起周边的环境来。

      这是一间阴暗的地下室,唯

  41. 第二十章 神圣的审判
  42.   望着在浴缸中沉沉睡去的芮姨,我轻轻为她擦拭着伤口,那天最后的场景如
    电影版一幕一幕在眼前浮现。

      许强在几个保镖的保护下浴血出逃,隐藏在深山战备电厂中制造软性毒品的
    窝点被军方捣毁,一众喽啰在成大美女的雌威下或死或伤相继被俘。

      我和成雪芮在离电厂不远的另一处隐蔽工事中找到了瑟瑟发抖的许厚民,这
    曾是给保护电厂的驻厂战士使用的地方。工事并没有完全建完,到处散落着当年
    的建筑材料。

      「你出去吧,子澈。」成雪芮用脚轻轻磕了磕地面,眼神中充满了平静。

      此时的芮姨,已经收起了平时那种冷艳却又玩世不恭的神情,脸上浮现出一
    种很少见的淡然与从容,如同看透生死的上帝一般看着眼前的许厚民。

      我

  43. 第二卷 第二十一章 夏夜迷迭香
  44.   初夏的光景,昏黄路灯旁的别墅掩映在一片茂密的林木之中,空气中隐约传
    来断断续续的蝉鸣。

      一只蝈蝈跳上了窗台,向着室内望去,似乎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它停止了
    鸣叫,细长的触须在空气中不断摇动着,似乎在捕捉着空气中的一缕暖香。

      就在大大的落地窗边上,少妇柔软光洁的玉臂紧紧抓住椅背,一对黑色包臀
    丝袜包裹下的光滑美腿叠跪在柔软窄小的皮质椅面,两瓣丰满的肉臀高高撅起,
    雪白的肉光在半透明丝袜的紧紧包裹下若隐若现。她脸色潮红、妖媚的回头望向
    后方呢喃了一句什么,似乎想要拭去雪白脖颈上微微渗出的汗珠似的,随手撩起
    了那头黑色大波浪齐肩卷发,空气中荡起一阵醉人的发香。

      一只男人的手响亮地拍打了一下女人那圆润的

  45. 第二卷 第二十二章 重逢亦难
  46.   自从华江风云后已经两年过去了,岁月的车轮催动着光阴没有感情的向前滚
    动着,只有咯咯作响的骨骼和日渐雄伟的阴茎似乎昭示着我的成长。

      两年前波云诡谲的一幕后,华江市陷入短暂的沉寂,随后,政治秩序和经济
    秩序在一双看不见的手的掌控下迅速重构并达到新的平衡,我的父亲和母亲也回
    到了以往那似乎平淡的生活中。

      我的父亲身体安好,尽管上次颅骨破裂被送进了急救室,但抢救及时,没有
    瘫痪、没有脑残、没有失忆、没有阳痿、没有早泄,没有后遗症,本来就体格强
    壮的他很快恢复了健康。

      面对发生的这么多事情,妈妈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脆弱,但我知道,她差不多
    也花了这一年的时间来让自己平复。与此同时,妈妈也变得更加的美丽和成熟,<

  47. 第二十三章一个完美的男人
  48.   「起风了呵~ 你看那雪花,在风中多美~ 」妈妈将头倚靠在车窗上,注视着
    窗外飞速后退的白色世界。

      在后视镜中凝视着妈妈扑簌跳动的长长睫毛,坐在前排的我的心中突然涌起
    一种莫名不妙的感觉。如果说女人的天性是直觉,难道,妈妈已经觉察到了刚才
    在阳台发生的一切么?

      坐在妈妈身旁的父亲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握了握她的小手,将她搂在了怀里。

      这一夜,我一点都没有睡好。脑海中忐忑不安的回忆着雁婷阿姨跪地亲吻着
    父亲硕大的阳具的哀怨的场景。在恍惚中,我似乎梦到雁婷阿姨张开那张粉红色
    唇釉的小嘴,将父亲那巨大的阳物含在了口中,紫红色的龟头在这位轻熟美妇的
    檀口中进出着,带起一条清亮细长的口水印痕。

      如同脆弱

  49. 第二十四章 淑人傲雪欺霜色,影彻云瑶月无华
  50.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多月,天气愈发的寒冷起来,漫漫的雪花飘洒在空中,带
    给人一种末世的孤寂感。这是一个周末的清晨,也是一个让我寝食难安的日子。

      因为,雁婷阿姨要约妈妈去泡温泉,而我的爸爸此时已经去国外出差了。

      我心中有一个不好的预感笼罩,陈雁婷,一定叫了陶正直。想到此处,我心
    中生起了一阵阵的紧张与不安,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像陈雁婷一样了解妈妈。而
    一个如此熟悉妈妈的女人决心要去帮助一个男人,恐怕那个男人并不是这么轻易
    的可以击败。

      雁婷阿姨跟妈妈交往了八九年了,两人好得赤裸相对甚至暧昧接吻嬉戏都不
    会觉得难堪,她太了解妈妈的每一个心思,太了解妈妈的每一个弱点。不行,我
    的心中越想越乱,终于我决定,我

  51. 第二十五章 翩翩君子
  52.   「淑人傲雪欺霜色,影彻云瑶月无华。这句诗,是你写的?」

      「感觉着漫天的雪花比不过你的圣洁,而那皎洁的明月在你的倩影前黯然失
    色。这句诗我取名《淑人月影》,是我今天给你的礼物。」

      「以前只知道陶大院长妙手仁心救人无数,却想不到你还是一个有诗才的男
    人。」

      「不知道有没有资格,敬你一杯呢?」陶正直的眼睛温柔的盯着妈妈,如同
    看着自己的爱人一般。

      「好啊,那就谢谢陶大院长的礼物了。」妈妈微微一笑,避过了他的眼神。

      陶正直自池中长身而起。在池中泡得久了,他的皮肤微微有些发红,一道道
    清亮的水流从他的身上滑落,滑过那宽阔的胸膛、结实的腹肌,然后,汇流在他
    下体一团饱涨的凸起之上。

  53. 第二十六章千钧一发
  54.   借着那窄窄的一道缝隙,我清楚的看到雁婷阿姨的身体微微后仰着,一双白
    藕般的玉臂向后撑在酒店的茶几之上,雪白的手指似乎还在用力抓握着什么。在
    她那刚刚吮吸过我那粗大的阳具的樱桃小嘴中,此时含着一条粉红色的丁香小舌,
    两条滑腻的小舌伸出口腔,在空气中混合着津液用力吮吸着发出啵啵的响声,一
    张白皙绝美的侧颜在她的脸颊上磨蹭着,她们时不时还彼此亲昵的蹭一蹭对方的
    鼻尖,然后又爱怜的将对方的小鼻子整个包裹在了含着芳香唾液的口中。

      两个身材高挑的美女拥抱在一起忘情的吮吸着彼此的蜜唇,这是何等旖旎的
    美景,更为美妙的是,其中一个女人正是我心爱的妈妈,以及,那久违的胴体。

      妈妈口腔的中香甜气味似乎仍在我唇齿间飘溢,两年前那

  55. 第二十七章幕后黑手
  56.   「记录:病人陶正直,入院第48小时,第三次手术,肺部释压,动脉二次
    缝合。」护士打开了手术室的监控摄像机。

      「止血钳!」头戴护目镜和白口罩,浑身血污的女医生面无表情的对着护士
    下达命令。这位女医生身材高挑,一身宽大的手术服丝毫掩盖不住她那姣好的身
    材和那对呼之欲出的豪乳。这正是我的母亲,美国顶级医学院归国的正牌心脑外
    科博士。尽管她并不经常拿起手术刀、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过于低调且拒绝了
    院长的非分要求被发配到了皮肤科,但是她的医技却是院内公认的顶尖水平。而
    没人知道的,是她在国际医学界顶顶大名的ReginaJiang,还有她和
    导师一起完成的那个如雷贯耳的医学项目——Gaea。陶正直的第三次手术,
    由我的母

  57. 第二十八章轻轻一吻
  58.   「混账!」男人的声音中有着不怒自威的气势,他一双矍铄的眼睛死死盯住
    跪伏在床前的女子,「我想,我不是第一个告诉你攻心为上的人。下药!下药!

      你脑子里满脑子都是药,慢说是江淑影,但凡一个正常心智的女人,你以为
    下一两次药把她迷奸了,她就会乖乖撅起屁股俯首称臣吗!你以为每个女人都天
    性堕落吗?」

      「咳!咳!」男人发出了两声难受的咳嗽,女子慌忙爬行上前,轻轻俯拍着
    男人的脖颈。

      「那杯酒明明被换过了,为什么她还是中了药劲,难道,两杯你都下了药?」

      男人死死盯着陈雁婷,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狠毒的凶光,他的一生,最恨不听
    自己命令的人。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在其中一杯下了药,也立即做了报

  59. 第二十九章江月如水,落梅胜雪
  60.   「我睡了多久了?」妈妈摇了摇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

      「十多个小时。感觉好多了吧?」

      「澈儿怎么样?」

      「一切平稳,大家都在盼着他醒来。对了,主任说再观察下就可以安排他出
    仓了。到时你就可以陪着他了。」

      「我梦见澈儿醒了,醒来第一件事是哭丧着脸对我说这次考试要挂了,把我
    逗乐了。」一提到我,妈妈不自觉的涌现出一个发自心底的微笑,可是,笑容旋
    即又消失了,「唉,不知道他的身体会不会有后遗症。」

      「你呀,就是关心则乱,疑神疑鬼的。你放心,每一根血管每一根神经都检
    查过一边来,全都接上了,全都愈合的很好,你别瞎操心啊。」孙姝拍拍妈妈的
    肩膀,假装微嗔的点了点妈妈的额头。

     

  61. 第三十章 美妙的唤醒
  62.   「导管退出。」

      「导管已退出。」

      「β营养液中和50%.」

      「β营养液50% 中和完毕。」

      「生命体征检查。」

      「生命体征正常。」

      「β营养液中和100%.」

      「β营养液100% 中和完毕。」

      「生命体征检查。」

      「生命体征正常。」

      「β营养液排出。」

      「β营养液排出完毕。」

      「气管抽离,体含氧量监控。」

      「气管已抽离,含氧量正常。」

      「唤醒者最终准备检查。」

      「唤醒者着装完成,第三次消毒液浸泡完成,独立供氧系统运行正常。」

      「唤醒者就位。」

  63. 第三十一章 第一人民医院南院体检中心陈雁婷的另一面
  64.   「我告诉你啊,很多小说里面,都是男主角阳痿了,然后她的妈妈为了让他
    重振雄风,主动用母亲的肉体去挑动男主的情欲,最后通过儿子在母亲蜜穴中的
    内射而达到治疗阳痿的目的。」林荣豪不怀好意的笑着。

      「滚!那可是我亲妈。玩孙姝可以,别打我妈的主意啊!」

      「嘿,瞧你说的,我这不是在给你出主意吗?喂喂,我没说我也要参与啊。」

      「那都是小说里面的,真实情况怎么可能这样,我妈随便给我找个妓女不就
    行了。」

      「妓女多脏,不过嘛,我告诉你,除了孙姝以外,还有一个人你可以用!」

      我心头一喜,连忙追问是谁。

      「说出来你也认识,估计你会大吃一惊,她就是……」林荣豪得意洋洋的把
    头凑到

  65. 第三十二章 第一人民医院南院体检中心陈雁婷的淫乱祸心
  66.   就在林荣豪绘声绘色的给我说起这件事的同一时刻,在华江市的某一个奢华
    的酒店深处,身穿着一身黑色低胸连衣裙的陈雁婷推开了那张用整颗百年黄花梨
    打造的大门。

      室内空间很大,装饰极尽奢华,在房间的正中,品字形的摆着3 张白色的真
    皮沙发,沙发上铺着的,是最柔软最雪白的狐裘。

      主位和主宾位的沙发上,各坐着一位身材丰腴、风姿绰绰、气质典雅的美熟
    少妇。

      主位坐着的这个女人三十多岁年纪,绝算不上漂亮,但也曾是一位拿过些奖
    的演员,而她前夫则是国内的一名非常优秀的运动员。

      「我牛苏要的人,好像还没有一个不乖乖就范的。」女人吐了口烟圈,看向
    了旁边那位前阵子因为做头发而天下皆知的女星。她亲昵的向女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