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 - 5、疯狂的不眠之夜


更新于 2017-12-17 21:25:52
轉換爲繁體

  宁静的卧室里点缀着略显昏暗的黄白灯光,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沉重的氛围,
郊野别墅的男主人身穿宽大轻松的黑色睡衣,双臂交叉于自己胸前,双眼闭目,
宛若深渊巨石一般坐在床沿边,正对着一面宽幅横镜。

  勘进于墙壁里的宽幅横镜完好无比地将博尔巴庄严肃穆的正面坐姿给展现了
出来,再加上这位黑色男子本就有着异常魁梧的高壮身材,所以单从镜子里所展
现的景象来看的话,无疑会让人联想到沉默的黑色巨人这一事物。

  不多时,紧闭的卧室门外传来一阵轻快的敲门声,毫无意外地引起了博尔巴
的注意,但见后者睁开黑色的双眼,毫无表情地动身离开床沿边,沉稳有力地来
到门前,将手伸向了古老的褐色握把。

  「主人,你叫安琪拉来……有何事?」

  门外,站立着杰奎琳的女儿,不过却身着一件无比暴露的粉红情趣内衣,毫
无顾忌地在走廊里半裸着自己妙曼苗条的身材,而且从她脸上挑逗性的微笑也可
看出,这位二十岁出头的轻佻欲娃似毫不介怀那位新婚人妻会突然从另外间卧室
走出,在二楼的走廊里目睹到这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

  领会其意的博尔巴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笑了笑,半抬起自己强壮的右臂,做
了个示意对方进门动作,安琪拉见状,也面露欣然笑意,迈出轻巧调皮的步伐,
默然不语地走进主人的卧室,随手将身后之门轻轻关好。

  「你穿得这么暴露,就不怕在走廊里被洁芮雪碰着?」卧室里,黑色男子双
手交叉于自己胸前,背靠床柱,饶有兴趣地问着对方。

  「主人,请放心,洁芮雪她说不定现在还躺在床上烦恼呢,才没这份闲工夫
在走廊里瞎逛呢。」说着,安琪拉一脸若无其事走近博尔巴,深情地注视着对方,
其金色双眉下的蓝灰双眼清澈得宛若湖水。

  「才与她认识没多久,看起来你就很了解她了。」博尔巴似对安琪拉的看法
不置可否,不过,他也没有当面否定对方的看法。

  安琪拉嘴角当即浮现起一丝胸有成足的微笑,而后,她以淡定沉稳的口吻说
道:「很多淫魅荡女由于后天的压抑,往往表现出矜持端庄的一面,但在目睹到
一些由巨阳黑魔所带来的淫欲景象后,其内心深处的淫奴本性便会开始苏醒,如
果再被施加上精神暗示,则更会与自身的理智产生更为激烈的对撞……所以嘛,
每位淫魅荡女总会经历些令人纠结的过渡期。」

  「喔,那你认为洁芮雪她现在在干嘛?」说着,博尔巴抬起自己右手,伸向
了安琪拉细腻且骨感的左肩处,拨弄着垂落于此的数缕淡金秀发,显出一番闲情
暇意。

  「还会在干嘛?对着手提电脑发呆,构思着写不出的言情故事,抑或在床上
辗转反侧,为你与我母亲偷情的事而心烦意乱……或许就干脆耐不住寂寞在浴室
里自慰呻吟,幻想着被主人你的大黑鸡巴狂操不止……总之,她才不会有闲情在
走廊里闲逛,相反,只会尽量远离你的房间。」

  安琪拉神色淡雅地向前迈进些许,半抬起自己细腻骨感的右手,隔着柔顺的
黑色睡衣轻按在博尔巴的胸膛之上,感受着这块肌肉之墙下所蕴含的惊人力度,
稍一会儿,她淡定的脸上立时泛起一阵迷离,整个人也宛若回想起什么事,继而
以一种感悟人生的口吻说道:「主人,你以前跟我说过,巨阳黑魔一族是淫魅荡
女们的天生克星,以征服淫魅荡女为目标,每一位淫魅荡女,无论后天怎样得端
庄矜持,都会命中注定地沉溺于一位巨阳黑魔的胯下,她会心甘情愿地脱光全身
衣服,在对方面前双膝下跪,以示自己俯身成奴,并哭喊着对方成为自己至高无
上的主人,即便前者曾强暴过她也无关要紧,所以……主人,你就真的不打算对
洁芮雪硬来,用你的那根无与伦比的大黑鸡巴直截了当地将她征服了事吗?」

  「真不好意思,安琪拉,我让你失望了,因为我征服淫魅荡女从来不用强,
更不喜欢使用强暴的方式。」博尔巴微微一笑间,抬起左手摸上对方灵巧的右手
腕,绅士一般地示意眼前的年轻丽人将灵巧骨感的右手放下。

  在黑色男主人的旨意下,杰奎琳的女儿自会照做,但见她脸上浮现起一丝落
寞的神色,就宛若一位在深宫中有所失去帝王垂青的王妃一般,可也就在这转眼
间,这一丝的不快便转眼即逝,隐没于一幅泰诺自定的神情之下。

  稍一片刻,安琪拉淡然一笑,用一种释怀淡定的语气说道:「确实如此,主
人不用强,照样能征服想要的淫魅荡女,以前在女主人的前夫还活着的时候,伊
晓岚月她便与主人你偷情不知多少次了,还在多次的性高潮来临之时哭喊着要成
为你的性奴,之后在自己的前夫去世之后,更是名正言顺地嫁给了主人,为的就
是令自己更好地履行性奴的角色。不久后,我母亲杰奎琳带着我来这应聘女仆,
没想到被主人看上了,也继而地被主人所征服,之后还与女主人一起在床上像乖
顺的母狗一般伺候着主人,没少在一起吸吮舔弄着主人的大黑鸡巴。至于我,则
在这座别墅里因多次偷看主人你狠操我母亲与伊晓岚月,也渐渐被主人你那驾驭
性奴的雄姿给吸引住了,以致无数次幻想自己成为你的胯下性奴,被你的大黑鸡
巴狂操,在无尽的煎熬之下,我终于把持不住,在主人面前宽衣解带,献出了自
己的身心与处女……所以,我还真是多虑了,主人这么厉害,洁芮雪她怎能逃出
你的手掌心呢?如果主人没有其他事的话,那我先行离去了。」

  说着,神色淡定的安琪拉悠然一个转身,背对着自己的黑色主人,一翘一扭
着自己的矫健腰臀,向着门口走去,而直到她的右手触及到门把之时,才响起后
者喝住她的话音。

  「你当然可以离开这个房间,不过在此之前,让我先喂饱你,这才是我叫你
来我房间的真正缘由。」博尔巴微微一笑间,示意杰奎琳的女儿过来,接受自己
的恩宠。

  「是吗?不过真正的缘由怕是我母亲上午还没有彻底满足你吧。」安琪拉话
虽这么说,整个人却面露惊喜之色,毫不迟疑地向着眼前的黑色主人走去,她清
澈的蓝灰色双眼开始泛起一阵迷雾,并透着一种受宠若惊般式的感激。

  「到底是谁满足谁,还不知道呢?走,到梳妆台那,把一只腿架在那,正对
着镜子,让我看看你的阴户变得有多饥渴了。」卧室里的巨阳黑魔冷哼一声,声
调沉稳有力,有如屹立于权力之巅的帝王在发号施令。

  「遵命,我尊贵的主人。」说着,安琪拉抬起修长的玉臂,在顺了下自己飘
逸的淡金秀发后,便有如媚娃附身一般地向博尔巴抛了个挑逗性的眼神,然后双
手叉腰,扭翘着自己的细腰与雪臀,以相互交叉式的步伐来到梳妆台前,正对着
眼前的宽幅横镜,

  而后,但见杰奎琳的女儿不带丝毫拖泥带水之色地抬起自己的修长左腿,以
绝佳的柔韧性将其平放在台面上,至于其另一条修长玉腿,则配合着自己的修长
玉臂,更为有力地支撑着自己的诱人身躯,赫然在空气中勾勒出一种富含流线型
意味的利落美感。

  与此同时,博尔巴则微露得意的神色,似在显露出一种对自身作品的满意之
感,但见他有条不紊地解开自己的黑色宽松睡袍,展现着遮掩之下的魁梧身材与
雄壮肌肉,以及胯间那根不知在什么时候便已然高耸隆起的巨阳黑炮,而透过镜
子察觉到黑色主人走近的安琪拉,其本就急促不已的呼吸频率,则更显沉重的意
味。

  「啊……」伴随着博尔巴的大手抚上那光滑玲珑的美背,杰奎琳的女儿很快
便压抑不住自己的本能,忘我一般地动情呻吟起来,像是与亲密爱人享受云虞之
欢一般,而在黑色主人温柔娴熟的爱抚之下,她整一副苗条矫健,且又不失曲线
美感的雪白肉躯则更是反射般地弥漫起绯红的春潮。

  毫无疑问,虽是背对着爱抚自己娇躯裸背之人,无法与其进行正面的双目对
视,但出于对黑色主人的迷恋与渴望,安琪拉仍竭力想通过眼前的镜子与他进行
眼神交流。那一双淡金色的秀眉下的一对蓝灰清澈的眼睛,某种程度上有如夜空
上的星辰明亮,但由于肉欲的感染,这双明亮的星眸已然蒙了上一层情欲的迷雾,
其望向镜面的朦胧目光则更是透出一种渴望进一步垂青的期盼,而当这对朦胧的
目光注意到博尔巴那领会其意的满足微笑之时,明眸间中的期盼则立刻化为了激
动与欣喜,还有对黑色主人无可救药一般的眷恋。

  杰奎琳的女儿在通过镜子热情地注视着博尔巴,就如同她深情的内心一般渴
望,而这位黑色巨人也在细细地欣赏着前者的妙曼肉体,他不得不承认,当自己
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其内心深处的欲望确实被对方给勾了起来,除开后者确实姿
色出众之外,那一套粉红情趣内衣也实在挑得恰当好处了,将穿衣者映衬得无比
得撩人。

  博尔巴的判断没错,安琪拉所挑选的这件粉红情趣内衣确实有独到之处,它
的款式近似三点式,说它近似三点式是因为这件内衣拥有胸罩,可论到遮掩面积,
这件胸罩也未免显得寒酸了点,呈对称的蝶翅状,只能勉为其难地遮盖住那双C
罩杯乳房的过半内侧,但至少囊括了隐私部位之一的宝贵乳晕,而这对性感的遮
掩物在撑起躯体中线的迷人乳沟之余,又将几近所有的外侧乳肉暴露于空气之中,
令它们毫不吝啬地展示着诱人爱抚的弹性及美妙光泽。

  另一方面,这只匍匐于安琪拉双乳内侧的粉翅「蝴蝶」又分别向上,下及外
侧延伸出三条异常狭窄的丝带,向上的两条最后的细腻的玉颈后处交汇,从而在
身体的正面形成一个倒V 型的走向。至于向下延伸的两条丝带,则不甘落寞地在
双腿间的隐秘金色花园那汇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无比诱人的V 型区域,但这并
不意味着结束,它们顺着隐秘胯间的走势继续着自己的旅程,刻意而为之地只遮
掩住丰满翘臀丘陵间的那条股沟,又最终走了出来,与蝶形胸罩原先向后延伸而
出的第三对丝带相交在了一起,在凹陷曲致的脊梁沟某处形成了一个交汇点。

  很快,博尔巴的黑色左手在安琪拉光滑美背上来回抚弄间,解开了丝带间的
交接点,而后便迫不及待地顺着凹陷的脊梁沟,向着深邃紧闭的股沟间游去,之
后更是透过镜面的映像可知它来到了年轻丽人的隐秘胯间,紧密地覆盖在那片早
就被溪流打湿的金色草丛上。

  「啊……」感受到黑色主人的魔手已然触及到自己的敏感部位,杰奎琳的女
儿不禁身形微躬,更加乖巧地向后挺翘起自己的圆润雪臀。

  「安琪拉,你的下面已经湿了……」博尔巴不紧不慢地说着,其语调之沉稳
惬意,就像是在欣赏一只自己调养出来的可爱宠物一般。

  「那还不是因为主人你调教得当,仅那么一下,我的下面就变得无比思念主
人的大黑鸡巴,然后迫不及待地期待它的插入。」在用着柔情的嗓音回应着对方
的同时,安琪拉的蓝灰双眼也彰显得更为迷离动情。

  「安琪拉,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不枉我将你收为我的胯下性奴,而我也一
直看好你的表现,只要你帮我把洁芮雪搞到手,我必定让你为我生下孩子。」就
像在履行自己的承诺一般,博尔巴有条不紊地动用食指与无名指分开那对早就湿
润饱满的大小阴唇,然后将自己的中指探了进去。

  「啊……」

  安琪拉的喉间立刻本能般地唤出动人的嗓音,而在她那受宠若惊的脸上,则
带着深似大海一般的感激,其后,伴随着紧密阴道里的粗黑中指的来回搅动与拨
弄,杰奎琳的女儿的呻吟之音也只会显得更为悠然撩人,似带着一种撩人心扉的
韵律,而她整一副泛起欲望红潮的洁白玉体,则在流窜于全身的快感电流刺激下
不住地紧绷着,直至迎来了姗姗来迟的高潮。

  终于,博尔巴将搅动中的粗黑中指给抽了出来,然而,伴随着它的离去,从
安琪拉的娇艳阴道口涌出而来的却是一小股欲望的蜜泉,立刻浇湿了其胯下正对
的梳妆台些许之处,而从那没有丝毫缓和下来的呼吸节奏也可听出,杰奎琳女儿
的身上的肉欲还没有得到真正的释放,乃至满足。

  「来,将你的大腿放下,我要你正面注视于我。」博尔巴抬起已然染上淫水
阴汁的左手,无比温柔地摸上安琪拉横放在梳妆台上的修长左腿,示意其照自己
的意思去做。

  「主人,待我帮你将洁芮雪收为胯下性奴后,你真的会让我替你生孩子?」
依着黑色主人的意思,杰奎琳的女儿放下左腿,身姿轻巧妙曼地转过身,继而用
柔情似水的迷离目光正视着对方,那一对点缀着亮光的瞳孔里则透着万分的期待。

  「巨阳黑魔说到做到,从不辜负自己的胯下性奴。」说着,博尔巴抬起黑色
的右手,伸向了挂于安琪拉胸前的粉红蝶翅装胸罩,将这眼前的最后遮掩之物给
取了下来,令眼前的半裸丽人展露出一双尺寸虽明显不及杰奎琳的乳房丰满,但
又不失圆润挺翘美感的C 罩杯雪乳。

  「主人……」

  后面的柔情感动之语,杰奎琳的女儿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她的黑色主人已然
将她拥入温暖宽阔的怀抱里,深深地吻上了她的粉红嘴唇,还与其做深度的嘴舌
交接,将她融化在自己的热烈欲望里……而后,但见博尔巴一把抱起怀里的年轻
丽人,将其推倒在舒适宽大的卧床上,重重地压了下去,胯下已然昂然勃起多时
的巨根黑蟒也抓住时机,顺从着主人的征服意志地往淫水直流的蜜穴洞口里狠钻
进去,轻车路熟地穿过层层紧致销魂的洞壁褶皱,捅到了子宫的最为深处,也将
深入骨髓的销魂快感赏赐给了渴望主人临幸的安琪拉。

  这边的卧室里上演着血脉喷张的男女交媾之举,而在走廊另一边的新婚夫妻
卧房里的床上,则也上演着一出同样撩人心扉的自慰淫戏,与安琪拉那放开自我,
销魂高亢的呻吟声所不同的是,洁芮雪的呻吟之音只能隐约可见,且透着一种羞
人的自我克制,且她一整个人脸上的迷醉神情也展露着痛苦的纠结……那个黑色
男子明明就是个背着婆婆在外偷情的可恶家伙,可自己就是很难对他产生恨意,
更为离谱的是,还不止一次幻想着被他的大黑鸡巴操,天哪,难道自己真是个淫
荡的女人?

  在愈发高涨的肉欲洪流冲击之下,但见新婚人妻曲卷着身子,微微发抖间,
一手爱抚着自己情欲高涨的双乳,另一手则不住地深入自己的隐秘胯下,在逗弄
着敏感的阴道蜜穴……终于,她突破了自我克制,喉间也唤出了压抑已久的高潮
呻吟,而在那片令她解脱自我的幻想里,尽是那位黑色男子的伟岸身影,还有那
根擎天黑棒在太阳底下展现出来的惊天轮廓。

  然而讽刺的是,洁芮雪现在脑海里所幻想的这根巨阳黑屌却不属于自己的丈
夫,而且正在另一位淫魅荡女的蜜穴子房里征伐不止,但不管怎样,无论是她还
是安琪拉,这个晚上对她俩来讲都注定是一个疯狂的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