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我的妈妈江淑影》 - 第二十六章千钧一发


更新于 2018-01-30 04:23:29
轉換爲繁體

  借着那窄窄的一道缝隙,我清楚的看到雁婷阿姨的身体微微后仰着,一双白
藕般的玉臂向后撑在酒店的茶几之上,雪白的手指似乎还在用力抓握着什么。在
她那刚刚吮吸过我那粗大的阳具的樱桃小嘴中,此时含着一条粉红色的丁香小舌,
两条滑腻的小舌伸出口腔,在空气中混合着津液用力吮吸着发出啵啵的响声,一
张白皙绝美的侧颜在她的脸颊上磨蹭着,她们时不时还彼此亲昵的蹭一蹭对方的
鼻尖,然后又爱怜的将对方的小鼻子整个包裹在了含着芳香唾液的口中。

  两个身材高挑的美女拥抱在一起忘情的吮吸着彼此的蜜唇,这是何等旖旎的
美景,更为美妙的是,其中一个女人正是我心爱的妈妈,以及,那久违的胴体。

  妈妈口腔的中香甜气味似乎仍在我唇齿间飘溢,两年前那光洁肌肤的触感似
乎又一次涌上了心头。我只觉得喉咙一阵干涩,竟然不自觉的将手伸向了早已坚
硬异常的肉茎之上。

  妈妈率先将手伸进了雁婷阿姨的衣服之中,只见她熟练的撩起了雁婷阿姨浴
袍的下摆,一片闪着白色肉光的饱满雪臀暴露在了空气中,她的右手已经从臀部
侧边滑进了雁婷阿姨泳衣内,颀长的手指很自然的掠过那高耸的臀瓣,逡巡在两
瓣肉臀的隐秘地带,在柔软的峡谷间抠弄了起来。

  「淑影姐……唔……啊……」雁婷阿姨脸色潮红,雪白细长的大腿竟然已经
微微有些抖动,她微微挪动身体,用那两瓣坚挺高耸的臀肉紧紧夹住了妈妈的手
掌,腰部开始有韵律的摆动起来。同时,她的手也顺着妈妈柔软的S型腰肢往下
滑去,将妈妈的浴袍高高撩了起来。

  妈妈的下体早已经一丝不挂。她仅用一条美腿紧紧绷直承受住身体全部的重
量,另一条美腿则微微弯曲,顶入了雁婷阿姨的两腿之间。足有10厘米高的黑
色红底尖头高跟鞋让她整个人的身形显得愈发的高挑,一道优美的肌肉曲线自脚
踝处而起,一直曼妙的描画到了那两瓣高耸的臀丘之上,然后在那浑圆的臀肉上
稍微打了个圈,继续向柔软的腰肢处延伸。

  难怪林荣豪一再向我强调,观察女人身材的最优美途径,就是看着她那一丝
不挂的穿着高跟鞋的侧影。

  两人的亲吻越来越激烈了,雁婷阿姨的右手顺着妈妈平坦的小腹缓缓而上。

  依稀听见妈妈发出了低低的一声轻吟,脖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仰去,雪白的贝
齿紧紧咬住了自己红艳的嘴唇。原本垂贴在她高耸饱满的E罩杯美乳上的那薄薄
的真丝睡袍之下,有一双手的痕迹在来回摆动,似乎在用力揉搓着那无瑕的巨乳。

  「舔我的奶头。」妈妈紧紧咬住下唇,双腿微微踮起,右肩微耸,将自己那
枚精致饱满的乳房伸向了雁婷阿姨。

  雁婷阿姨毫不迟疑的微一低头,伸出滑腻粉嫩的丁香小舌,包裹住了妈妈那
枚巧夺天工的粉色乳头。

  就在妈妈的乳头被含入雁婷阿姨口腔的一瞬间,她的浴袍也被雁婷阿姨整个
扯落了。耀目的圣洁白光在室内流淌开来,妈妈那具高挑完美的美丽女体暴露在
了我的面前,此时的她已经浑身不着寸缕,唯一穿着的就只剩下那双10厘米的
黑色尖头漆皮高跟鞋了。

  妈妈双手托住雁婷阿姨的臀部往上轻轻一提,雁婷阿姨顺从的挪动屁股向后
倒去,整个人已经瘫软在的小小的茶几之上。妈妈的大半个身子压在了雁婷阿姨
的娇躯上,一条雪白的玉腿抵在她两腿间最神秘的耻丘上来回摩擦了起来。

  「淑影姐,好好爱我……唔……唔……」雁婷阿姨的脸色更加的潮红了,她
的俏脸被妈妈那饱满的乳房压住,只有脑袋还看得出在一上一下吮吸着,另一只
手则不住的在妈妈光滑圣洁的肉臀和另一只饱满的乳房上来回抚摸。

  「唔……啊……哦……」两道销魂的女声在空气中回荡着,就像美妙的二重
奏一般,很快的,两人都已经一丝不挂。

  「不行,不够啊,我下面好烫、好痒。」妈妈已经是几乎骑坐在雁婷阿姨的
右腿上了,修长的大腿紧紧并拢,正在用力摩擦着,我清楚的看到,在雁婷阿姨
的右腿上,已经出现了一道反射出异样光芒的水痕。

  四条白皙光滑的美腿交叠着、紧紧夹着,摩擦的力度越来越大,两个女人的
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好痒,雁婷,舔我。」妈妈一把拉起雁婷阿姨,两个高挑的女人赤裸的拥
吻着重重向红色圆床上倒去。

  「舔哪里啊?好姐姐。」雁婷阿姨如水般的眸子紧紧盯住妈妈。

  「舔我的穴穴。」妈妈毫不迟疑的脱口而出,没有丝毫的羞涩,同时已经呈
M型将雪白修长的美腿大大的打了开来,葱白的手指还不断在那枚精巧的阴蒂上
搓来搓去。「好涨,我受不了。」

  此时,妈妈张开的大腿正好对着我的方向,一阵接一阵的眩晕让我喘不过气
来,一种上下两个头同时充血的奇异快感挤压着我,让我仿佛漂浮在云端一般的
天旋地转。

  妈妈久违的美穴再一次暴露在了我的面前,原本修剪整齐的阴毛已经被一大
片淫水洇得濡湿,黏黏的粘在微微隆起的耻丘之上,两瓣柔腻的阴唇因为充血而
显得格外饱满,原本隐秘的洞口因为兴奋而微微张开,露出了里面的嫩肉,颇有
些请君入瓮的味道。两年不见,她还是如此的粉嫩和干净,如同未婚的处女一般,
我甚至仿佛能问到那个地方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骚香。

  我操过孙姝的蜜穴,舔弄过雪姨的下体,蹭过雁婷阿姨的下体,通过小电影
等途径看过的更是不可计数,可是如同妈妈这般粉嫩的蜜穴,却从未见过,这绝
对是一个绝对完美的女人所应该拥有的绝对完美的蜜穴。

  我便是从这蜜穴来到人间。不知怎么的,我脑海中竟然涌起了这个奇怪的念
头。如果我再次回到这个蜜穴,到底是世间不容的禁忌,还是报答母爱的表示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间,雁婷阿姨已经开始行动了。她蹲在妈妈两腿之间,精致
的脸蛋凑向了妈妈美丽的下体。我只看到妈妈下意识的一阵痉挛,双腿紧紧夹住
了雁婷阿姨的脑袋,修长的手指插入了雁婷阿姨乌黑的秀发中,引导着她的头部
在自己的下体舔弄起来。

  女人一定是最了解女人的,更何况是雁婷阿姨这种经验丰富阅人无数的轻熟
美妇。她只是轻轻舔弄了几下,妈妈已经开始不住的呻吟了起来,那双穿着10
厘米黑色亮皮高跟鞋的颀长美腿夹住雁婷阿姨脑袋时而加紧、时而张、时而挺直,
伴随着雁婷阿姨那熟练的口技在空气中轻轻颤抖起来。

  我第一次发现,女人的玉足和高跟鞋是天衣无缝的搭配。当一个雪白玉腿的
女人穿上黑色高跟鞋时,一种无以言说的浑然天成却又带着强烈视觉反差的美感
对男人是极度致命的诱惑。妈妈的高跟鞋非常之精致,通体光滑的亮黑色如同黑
曜石一般无暇,在细细的10厘米细跟底部嵌着一圈写着的JIMMYCHOO
的暗金色纹饰,低调却又高雅。而当她因为忘情而高高伸直玉腿时,红色水晶啫
喱的鞋底显露了出来,隐隐有星辉闪耀,让人不得不感叹设计师的巧夺天工。

  我甚至暗暗在想,难道这种鞋底的设计,就是专门用于这种场合的么?

  雁婷阿姨整个人已经双膝跪伏在了床前,丰满的肉臀像一条发情的母狗般高
高撅起,将她那同样美丽的阴户暴露在了我的面前。她的阴户粗看与妈妈相似,
细看却又有所不同,小阴唇比较饱满比较突出,和绝大多数女人一样,阴唇的边
缘微微呈现褐色,但尚在极品的范围内。在饱满的阴唇之间,小小的洞口因为发
情的缘故一张一合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滑腻的爱液濡湿了她整个肉蚌。

  雁婷阿姨一边不住的给妈妈口交,一边用右手用力揉搓着自己丰满的大奶子。

  揉搓了好一阵,似乎不过瘾一般,她又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胯下,用双指将自
己的阴唇大大撑开,一截葱白的手指滑入微微开启的蜜洞口,旋转着向蜜穴深处
探去,大拇指则高速的在自己的阴蒂上来回摩挲着,带动着自己整个柔软的大屁
股如同波浪一般的抖动,掀起一阵臀波。

  「唔……啊……唔……用力……妹妹……在快一点……啊……啊……」妈妈
一手用力按压着雁婷阿姨的头部,一手用力揉搓着自己的乳头,娇喘呻吟中已经
带着哭腔,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任凭一阵阵的快感侵袭着自己的下体。

  只见妈妈雪白的贝齿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修长的美腿在空中紧紧绷直,下
体一下一下随着雁婷阿姨头部的节奏向她嘴边伸去,雪白的肌肤迅速泛起了一阵
潮红的细小疙瘩。

  「啊~ 来了……来了……嗯……唔……」妈妈娇喘着大叫着,一道清亮的水
柱从她的下体激射而出,直直射在了雁婷阿姨的口中和脸上,这一喷射足足持续
了半分钟,随即,妈妈无力的瘫倒在了床上,双腿侧躺交叠着,只露出了双腿雪
肌之中那道粉红色的缝隙和紧紧收缩这的精巧菊蕾。

  「不够啊……好想要鸡巴啊……」潮吹后的妈妈虽然疲倦,却似乎仍然没有
得到满足,她的双眼已经完全迷离了,脸上泛着异样的红潮。

  「想要大肉棒吗?」雁婷阿姨爬上了床,从后面抱住了妈妈,双手轻柔的揉
搓着她的美乳,脸蛋已经凑到了她的面前。

  「好想要啊……」妈妈的双眼有些无神的看着雁婷阿姨,轻轻张开嘴,两个
绝色美人又拥吻在了一起。

  舌头搅动唾液的声音从缓慢变得急促,女人的娇喘从轻微变得沉重,在某种
神秘力量的作用下,妈妈稍霁的欲火再次熊熊燃烧了起来。

  「好姐姐,想不想我用手指给你捅进去呀……」雁婷阿姨轻轻吮吸着妈妈的
耳垂,手指挑逗般的在妈妈向后撅起的大屁股上滑来滑去。

  「快点,干我,不管用什么,快点操进去……」妈妈闭上双眼,紧紧含住了
雁婷阿姨的香唇。

  咕吱……一声熟悉的肉响传来,雁婷阿姨将右手食指在自己下体沾满淫水,
然后顺着妈妈光滑的臀沟滑下,毫不费力的滑入了她湿漉漉的阴道之中,并且强
烈的抠弄了起来。

  「唔……」妈妈发出一声娇喘,双手紧紧向上抱住自己丰满的大腿,双腿用
力向胸前蜷缩着,将这个粉嫩的阴户暴露了出来,似乎是要雁婷阿姨更深的插入。

  雁婷阿姨修长的葱白玉指就这样在妈妈的蜜穴内抽插了起来,并且每次即将
拔出时,她都要用力的弯曲收缩,强烈的抠弄进攻妈妈的G点,惹得妈妈身体一
阵阵不由自主的颤抖。

  「多放一根手指进去……唔……不够啊……」在情欲的催动下,妈妈似乎已
经神智非常模糊了,她配合雁婷阿姨的抠弄用力摇晃着自己雪白的大屁股,每一
下都让手指非常深的插入自己的阴道深处。一对美乳已经被雁婷阿姨揉搓变形,
像水一般随着两人的热吻而流淌着。

  「玫瑰……把那朵玉髓玫瑰拿过来……啊……受不了了……」妈妈用颤抖的
双手指着放在桌上的玉石玫瑰。

  我看着雁婷阿姨从妈妈粉嫩的下体缓缓抽出湿漉漉的手指,雪白饱满的肉体
婀娜多姿的向窗帘边走来,坚挺的巨乳每走一步都要晃动两下,充满无尽的女体
魅力。

  我紧紧屏住呼吸,将身形贴身隐藏在了黑暗中。

  雁婷阿姨从桌上拿起那枚精致的玉髓玫瑰,顺手,居然将窗帘的那一丝缝隙
给拉上了。

  看着唯一一丝光亮从我眼前消失,我心中暗叫一声倒霉,急切的向四周打量
着。露台,对,酒店客房是U字形设计,在我们房间的斜前方刚好有一个延伸出
来的露台,在露台上应该可以看清楚室内的景象,而且我刚才记得那里只拉起了
一层薄薄的透明纱帘,只是,我印象中那个露台属于酒店行政办公区,与客房区
是隔离的,我必须狂奔下电梯,然后换乘另一台电梯才能到达那个区域。

  窥探到如此旖旎禁忌景象的我已经精虫上脑失去理智,那种无法描述的兴奋
感充斥着我的内心,我悄悄溜出了房门,朝着楼下狂奔而去。

  大约过了5分钟,我终于到达了酒店的行政办公区。由于是夜晚,这里已经
大门紧闭,整个区域漆黑一片。我轻轻推开玻璃侧门,闪身狂奔着向楼梯间而去。

  当我喘着粗气推开露台的门时,看到的是一片萧瑟的景象,枯败的落叶昭示
着这里已经许久没有人登上来过。踩碎枝叶的清脆声响在夜空中格外清晰,我只
好掂着脚尖小心翼翼的向着台边走去。当我轻轻趴在了露台边缘时,我欣喜的看
到,妈妈所在的房间果然在这个角度一览无余。

  房中,那激烈香艳的一幕仍在上演。妈妈已经由仰躺的姿势改为了后趴式,
她那雪白丰满的肉臀高高翘起,在她圆润的股间,赫然插着一枚精巧的玉髓玫瑰。

  那玫瑰粗大的头部已经全部插入了妈妈那粉嫩的蜜穴之中,外面至只剩不到
5厘米的淡绿色尾部。

  玫瑰的尾部,正握在雁婷阿姨的手中。她用嘴舔弄着妈妈的阴蒂,左手揉搓
着她那枚精致粉嫩的菊门,右手则握着玉髓玫瑰在妈妈的阴道内来回抽插。

  那玫瑰是用千年玉髓中最精华的部分雕刻而成,又被陶正直的先祖泡在温泉
的泉眼中数百年(据说如此),磨去了所有的棱角,吸纳了温泉的精华,即便是
在寒冬中触之也会有温暖之意。

  谁能想到,此时,这枚无价的玉髓玫瑰,正插在这具无价的美妙肉体之中。

  雁婷阿姨缓缓从妈妈的阴道内抽出了那枚玉髓,随着茎叶的抽离,玉髓的颜
色逐渐加深,最终变成了鲜艳的红色,啵的一声轻响,一朵温润的玫瑰从妈妈的
体内绽开,同时绽放的,还有她那绝色无双的美穴。

  雁婷阿姨将沾满妈妈淫水的玉髓缓缓的含入了口中,就像贪吃的女人一样来
回舔弄了几下,这才又依依不舍的从檀口中轻轻吐了出来,轻轻抵在了妈妈粉嫩
的穴瓣之上。

  「啊……」两位美人同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那枚湿润的玉髓玫瑰缓缓
顶开了妈妈粉嫩的穴瓣,雁婷阿姨轻轻捻动着花朵,让每一片温润的花瓣都旋转
着注入了妈妈的阴道之中,妈妈发出了一声极为舒服的低吟,手指紧紧抓住了大
红色的床单,整个人几乎瘫软在了床上,只有那挺翘的雪白屁股仍然高高撅着,
迎合着那朵玫瑰的进入。

  此时我才注意到,那朵玫瑰似乎真的就是为这件事情所准备的一般。无论是
玫瑰那微微绽开的花瓣,还是那打磨圆润的凸起的枝叶,甚至还有那一颗颗被温
泉冲刷浸泡后显得圆润的花刺,每一个部位都给敏感的阴道带来着极度的快乐。

  玫瑰缓缓旋转着向妈妈的阴道之中移动,妈妈紧窄的小穴将那枚隆起的花朵
全部吞了进去,随后阴道肌肉缓缓收缩,重新恢复了紧窄的样子,将细长的尾部
也紧紧包裹了起来,借着淫水的润滑,一枚枚精巧圆润的绿刺旋转了推开穴部的
蜜肉,跟随着花瓣向蜜穴深处而去。

  在她身后,趴着一个同样风韵绝色的女人,正掰开她的臀肉用力舔弄着那粉
嫩的小穴和肛肉。雁婷阿姨的抽送玫瑰的速度越来越快,室内弥散着一股女人的
体香和下体骚香混合而成的淫靡味道,有了妈妈爱液的润滑,那玫瑰显得愈发的
鲜艳夺目,一排排细小的泡沫堆积在花瓣周围,旋即又被雁婷阿姨流淌着甜蜜唾
液的舌头舔去。

  「啊……好舒服……用力啊……」妈妈大声的呻吟着,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
的汗珠。

  很快的,两个女人改变了姿势,她们双腿交叉了起来,将那枚细长的玉髓玫
瑰向双头蛇一般插入了彼此的阴道之中,双腿用力张开又顶下去,两朵绝艳的花
朵紧紧贴在了一起,快速的摩擦了起来。

  我喘着粗气看着这一切,右手在自己粗大的阴茎上来回撸动着。这个姿势,
我在A片里看过,古称磨镜,想不到,在这里居然也能看到。

  妈妈和雁婷阿姨摩擦的力度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似乎随时都要达到性
福的顶峰。

  恍惚中,妈妈似乎感觉有另一个男人出现了,那个男人高大英俊,「阿毅,
是你吗?你怎么来了。」妈妈一手揉搓着雁婷阿姨湿润的阴蒂,一边用春意盎然
的眼眸盯着眼前的男人。

  「我不是阿毅,我是正直啊。」男人微笑着走了近来,一条硕大的阴茎已经
完全勃起了,如同一条吐信的毒蛇般在空中随着那人的脚步摇晃着,紫红色的龟
头顶部似乎有一抹光亮的水渍流下。

  「正直。你的鸡巴好大。」妈妈杏眼迷离的看着那根硕大的阴茎,双腿紧紧
夹住了胯间的陈雁婷,伸手就想去握男人的那根阳具。

  一股腥臭从口中传来,妈妈微闭着双眼,等待着那根硕大的阴茎填满自己的
樱桃小嘴。可是等了半晌,却只有一小截短小的触感传来。

  迷离中妈妈睁开了眼睛,一阵凉风吹过,她似乎恢复了一丝清明,随即她惊
恐的发现,这哪是什么雄茎巨棒,分明是一条短小的肉虫。而那肉虫的主人,也
在瞬间从沈毅变成了陶正直,又从陶正直…变为了…许强!!

  「啊!」妈妈嘴里发出了一声惊呼,神志终于恢复了清醒。

  妈妈在惊叫中慌忙扯住了被单,蓬乱着头发盯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矮胖的身体一丝不挂,下体短小的阴茎正高高勃起着。他狞笑着盯着妈
妈,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江大美人,好久不见了。」

  「许强!」陈雁婷和我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叫。

  来人正是潜逃多日的许强!

  大事不好。我转身跃起就向回来的路跑去,边跑边大声喊着,「来人啊,有
人抢劫!」可是我的声音在寂静的办公区没有丝毫的回应。我憋着一口气向妈妈
的房间狂奔而去,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妈妈千万别出事,妈妈千万别出事!

  我怎么这么傻,这么贪婪,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远离了妈妈,根本没有想
到她需要人守护需要人照顾。

  妈妈!

  而在房间内,许强用手已经捏住了妈妈的下颌,一根短小的阴茎狞笑着向妈
妈的嘴边送去:「怎么了,骚货,刚才不是含得挺起劲吗?怎么,嫌小?」

  妈妈拼命挣扎着,那阴茎在她雪白的脸上刺来刺去,腥臭的马眼中溢出的液
体在她的脸下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水痕。

  「我跟了你这么久,今天,老子要把你干穿!」许强的脸极度扭曲着,多年
积压的怨气和欲火要在这一刻爆发。

  妈妈想要反抗,却只觉得浑身无力,她的意识又一次模糊了,眼前这丑陋的
男人的脸似乎又变回了陶正直的脸,最后又回到了父亲那张沉稳英俊的脸。

  看着父亲的脸,妈妈感觉有些安定了,她笑着对父亲说:「阿毅,你怎么才
来,我都和雁婷玩了好几次了,就等你了……」

  「啊呀,你的鸡鸡怎么变得这么小了,让我把它舔大好不好?」

  妈妈用力吮吸着眼前那根短小的阴茎,似乎想要尽力让它恢复到硕大无朋的
状态。

  「住手!」一声愤怒的暴喝从门外传来,随即是沉重的踹门的声音,一个年
轻英俊的男人踢开了房门冲了进来。

  「淑影!」陶正直嘶吼着箭步上前,一把推开正含着那丑陋男根眼神迷离的
妈妈,一把掐住许强的脖子与他搏斗起来。

  「他妈的,谁又来败老子兴!」许强一声暴喝,挥拳向陶正直的脸上打去。

  室内响起了激烈的打斗声,还有雁婷阿姨害怕的哭泣,而妈妈,仍然意识模
糊的依靠在床头。

  「哼哼,今晚谁都不许坏我的好事。」几番打斗后,许强突然一缩身子,用
一种与他的身形毫不协调的敏捷闪到了陶正直的身后,一把雪亮的匕首霎时间抵
住了他的咽喉。

  「跪下。别耍花招。」一股阴冷的寒气从许强的话语中流淌出来,锋利的匕
首已经擦破了陶正直的皮肤,一缕殷红从刀刃处渗出。霎时间房间里的三个人都
呆在了原地。

  「你别乱来,许强。」短暂清醒的妈妈一手捂住白皙的胸口,一手平摊着伸
向前方安抚着许强。

  「嘿嘿,放心,我犯的事顶多是个无期,我没兴趣杀人,但是如果你们敢耍
花招的话,我也不介意捅了这个小白脸。跪下!」许强一脚踢在陶正直的膝弯,
用刀逼着他跪了下去。

  「陈雁婷,你过来,把这个男人给我铐起来。」许强指着在一旁瑟瑟发抖的
陈雁婷,示意她到自己的衣服口袋中掏出了一副手铐。

  「慢一点,对,拿着这副手铐把这小白脸给我铐在窗台上,慢一点,别耍花
招,否则我马上抹了他脖子。」

  「你别伤害淑影,这座酒店是我们家族的产业,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
要你开口,什么都可以满足你。」陶正直赤裸的胸肌剧烈的起伏着,他用深深的
呼吸控制着自己的心神,用尽可能平缓的语气诱导着许强。

  「哈哈哈哈,什么都可以?哈哈哈哈,你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吗?就是她!」

  许强淫笑着看着浑身赤裸、半跪在地上的妈妈,口中发出得意洋洋的啧啧声。

  「你要我可以,不要伤害任何人。卑鄙的畜生,竟然对我下药。」妈妈紧咬
着下唇,眼神中透露出不屈的神色。

  「哈哈哈哈,我是真的想看一看你江大美人的意志力有多强,你不错,硬生
生捏破自己的手掌来对抗药性,可惜啊,再贞洁的烈女,在我的药面前还不是乖
乖的变成骚货!你等着,我要你自己求着我操你!」许强洋洋得意看着妈妈,狞
笑着又从地下的衣服中掏出了一瓶淡褐色的药水。「李宗瑞算个鸡巴,这才叫真
正的迷奸药!」

  许强拖起瘫软无力的妈妈,一把将她狠狠扔在了床上,双手猛然一分,妈妈
的大腿被羞耻的呈M字大大打开,粉嫩的蜜穴无助的暴露在了他的面前。妈妈美
丽的双眸流淌着泪水,却没有再求饶。

  一根油腻的手指在瓶中蘸了蘸,随后卑劣的向着妈妈圣洁的美穴中探去。本
身就是烈性春药,又是通过阴部粘膜渗透,效果将是立竿见影的。许强美滋滋的
想着。

  「给!我!滚!开!」一声暴喝再次从身后传来,伴随着的还有一声清脆的
骨头错位的声响,许强来不及回头,已经被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撞倒在了床上。

  是陶正直!他忍着剧痛强行卸下自己的虎口和手腕关节,将手从手铐在松脱
了开来,一把撞倒了许强,随即半跪在许强身上,坚硬的头骨直向许强的鼻梁撞
去!

  嘭的一声脆响,血花在许强脸上和陶正直的胸膛绽放。

  许强的鼻梁被陶正直撞断,鲜血不断流淌而出。

  而陶正直,他的胸膛被那把锋利的匕首扎透,直插入肺中,一股血沫伴随着
剧烈的咳嗽从他的口中喷溅而出。

  「妈的,老子给你找机会放弃你不放,真他妈找死!」许强满脸血污的怒吼
着,他心中的暴戾之气被激起了,抓住刀柄继续向陶正直的胸口送去。

  陶正直眼神中匆匆向妈妈一撇,就在那短暂的一瞬,透露出不屈,更透露出
一种诀别。那一眼,似乎包含了无尽的温柔和眷恋。

  他死战不退,一手紧紧握住剩余的刀身,一手死死掐住许强的脖子,整个人
奋力向许强压去,哪怕因此会让匕首更深的插入自己的胸膛。

  「住手!」再一声暴喝响起,是的,是我,我气喘吁吁的奔回了房间,后面
跟着一个同样喘不过气来的年轻服务生。

  我抄起茶壶向许强奔去,许强一脚踢开已经渐渐失去意识的陶正直,一个鲤
鱼打挺跃了起来,一道亮光划破空气,我只觉得小腹一热,那把匕首已经插入了
我的肚子之中。

  与此同时,茶壶重重砸在了许强的脸上,我就势扑倒,张嘴向许强的喉管咬
去。

  「谁也不可以欺负我的妈妈,谁也不行!」我怒吼着,撕咬住了许强的喉管,
如同一头愤怒的猛虎一般。我清楚的感觉到许强将刀抽出,又捅入,再抽出,再
捅入,可是我不松口,死咬着不松口。

  「谁也别想欺负我的妈妈!」我猩红的双眼逐渐无神了,整个人如同跌入冰
窖一般,浑身越来越凉,越来越凉。我昏迷了过去。

  警笛声响起,许强推开了瘫软在他身上的我,捂着几乎被我咬裂的脖子,恨
恨的一咬牙,转身跳入了漫天的风雪之中。

  浑身赤裸的妈妈再也顾不上害羞和避嫌,她跪伏在躺倒血泊中的我和陶正直
身旁,两手分别紧紧按压住我们的伤口,丰满的乳房紧紧贴住了陶正直健硕的胸
膛。

  「淑影,想不到,我和你肌肤相亲的美梦,在这一刻实现了,真好,这辈子
也没有遗憾了。下辈子,我想早点遇见你,在沈毅之前遇见你。」陶正直的脸上
闪现出一丝玩世不恭的迷人微笑,右手轻轻捏了捏妈妈的脸蛋,随后,颓然地垂
了下去。

  「正直!正直!澈儿!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