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女友小恩之异国恋》 - 女友小恩之异国恋(十六)


更新于 2018-02-05 05:29:39
轉換爲繁體

  张经理又一次给我直播了他玩弄小恩的全过程,亲眼目睹了小恩的小穴再次
被他的大鸡巴贯穿,还将精液全部灌进了我女友的子宫。

  我真的很担心,如果没有任何避孕措施的话,危险期的小恩会不会已经因奸
成孕?经过前几日的事件,小恩已经对我彻底失望,并且把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
了张淩宇。

  只是不知道,小恩是否已经彻底变心了呢?自己胡思乱想也没什么意义,但
小恩目前显然不想理我,我如何能知道她的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呢?突然,我想
到了之前用来了解小恩的私密日记,好久没看过了,小恩会不会有更新?我登录
了小恩qq小号,密码并没有改,果然有所发现!小恩从看望我回国以后,更新
了好几篇自己可见的日记!「回到家了,又变成了我一个人。这次去陪他经历了
很多,也发生了意外,我的身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被人玷汙了,我不知道他是不
是真的不介意。我比起那个女孩儿,已经不再完美了,可是我又好想他,好想一
直陪在他身边。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回来后我的越来越不能控制身体的欲望,转
移註意力也不行。我好想要老公陪在我身边,抱紧我,抚摸我,爱我。呸,小恩
啊小恩,你怎么变成这么脆弱的女人了。」

  这是小恩回去后的第一篇日记,我看到了就懊悔不已,原来那次异国强暴时
间对她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影响,原以为小恩以前的性经验可以让她不那么介怀,
但看来这次的性质特殊,而我并没有及时关怀她。

  「本来我已经不想和淩宇有过多的纠缠了,但他在工作上一直帮助我,支持
我,就像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也许对他来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过客
吧,这样我也能轻松许多。今天我准备的材料出现了一个重大失误,险些给公司
造成损失,幸好张经理他及时发现,最后居然也没有批评我,只是在私下悄悄告
诉了我。这么成熟稳重善良的男人,真的好难和那时床上的色鬼联系起来,讨厌
我又在想什么啦。」

  「这一段时间经常被淩宇叫去参加应酬,我也没有多想,毕竟这也是工作的
一部分。而且淩宇总是很照顾我,基本上没让我喝醉过,最后会送我回家。老公
啊老公,有这样的人帮你照顾我,是不是要感谢人家呀?可是今天我真的喝醉了,
最后怎么被淩宇送回来的都不知道。我还做了个羞羞的梦,梦见老公把人家剥了
个精光,然后趴在我身上,谁知道后来那张脸变成了淩宇,天啊,我是不是疯了!」

  「哎,最近真是不走运,租的房子被房东收回去,说什么也不续租。幸好淩
宇愿意把他的空房给我暂时住,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至少有个着落吧。老公似
乎不太高兴,谁让你不在家呢。」

  「最近越来越怪了,身体变得好像要,真的快要忍不住了啦!淩宇今天来家
里看看,提出要给我按脚,谁知道他把我的脚放在脸上闻,好变态啊,可是我的
身体居然有了一些反应,最后还要洗澡时自己解决,幻想的对象就是淩宇。天啊,
我不想这个样子,老公,快回来吧!」

  我越看心理越难受,只剩下最后一篇日记了。

  「今天我和淩宇做了,好舒服。」

  非常简短,但却如一根针一样直刺我的心,难道小恩的心理就是这样简单直
接吗?这就是她的所有感觉吗?她没有任何纠结、后悔和复杂的心情吗?我真的
后悔要找出小恩的日记看,不仅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反而让我的难受。

  不行,我真的不能这样等下去了,我要找小恩问个清楚,看她到底怎么想的?
我看了看时间,小恩那边应该已经睡醒了,不会到她会不会接呢?我拨过去了国
际长途电话,没想到居然接通了!「喂?」

  居然是男人的声音,是张淩宇,他还在小恩旁边!「你!把电话给小恩!」

  我生气地说到。

  「好吧,没办法,小恩你接一下。」

  张淩宇的声音透露出一丝嘲弄。

  「喂,有什么事情么?」

  小恩冷冷的说。

  「小恩,你听我说,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你要再想想这个事情,不是你
想的那样……」

  「好了不用说了,我知道,我也都认真想了。」

  小恩打断了我。

  「你,你认真想了什么?」

  我紧张地问。

  「你不值得我浪费时间,你就是那个样子,不会改。你不会给我幸福,以后
也请不要联系我了,好么?」

  「不要啊小恩,你不能这么做!」

  我都快要哭出来了。

  「那我要怎么做?继续让你欺骗我?让你和你的小情人一边在那里亲亲我我,
一边用你那亲完别人的嘴说爱我吗?」

  小恩的语气终於有了一些波动。

  「我为你付出太多,经历太多了,现在我觉得这一切都白费了。不过无所谓,
我已经想开了,也许你我根本就没有缘分。」

  见我楞住了,小恩说道。

  「我无论如何不会和你分手的!」

  我歇斯底里地说。

  「无所谓啊,你爱怎么想怎么想,跟我已经没关系了。嗯……不要这样……

  淩宇你别。「

  小恩说着说着,居然发出一声娇喘,她旁边的张淩宇不知道又有什么举动!

  「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选择那个混蛋?我不是都告诉你了你他是什么
人了么?」

  「是……。是啊……混蛋,别,别舔那里………可是,有这样一个男人照顾
我,不是也挺好么?嗯………你怎么又………啊啊啊,嗯……啊。」

  小恩的喘息声音开始急促起来,难道两个人又开始做了?「跟他说清楚吧宝
贝。」

  只听见张淩宇的声音。

  「嗯……好……舒服………我……我要换个人试一试………啊……我在你…

  ……身上付出的东西……啊啊………都要给………给淩宇,啊啊,他,应该
不会……辜负我……。啊啊,好大哦……嗯。「

  小恩断断续续地说道。

  虽然看不到画面,但声音给我的刺激也是非比寻常!我刚想说什么,谁知通
话戛然而止,看来小恩挂断了电话,开始专註地享受性爱的快乐!这意味着什么?
难道我就这样彻底失去了女友,而她投入了别人的怀抱?还是小恩和以前一样只
是赌气,毕竟她还没有真正说出分手,也没有说成了张淩宇的女友。

  我抱持着最后一丝幻想,之后几天持续联系着小恩,但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
回复,难道我只能等着张淩宇联系我才能得到小恩的消息?果不其然,在我焦急
的时候张经理联系了我,说不清楚我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嗯,给你看看今天我们的日常活动吧。」

  说着,张经理发来了一段视频。

  只见画面上是小恩和张淩宇一起回到住处,难道他们已经同居了?只见小恩
上身穿着一件运动短袖,下身是露出大腿的短裤,脚上穿着运动鞋和白袜,看来
他们两人刚刚出去跑步才回来。

  「嗯啊,有点累呢,出了一身汗,我先去洗个澡。」

  小恩说道。

  「先别,我帮你按按脚放松一下。」

  张淩宇抚摸着小恩的肩膀,邪邪地笑着说。

  「讨厌,你又想干什么啦,等洗完再说啦。」

  小恩撒娇的说「不行,不听话要打你屁股喽。」

  「好嘛,真烦人。」

  说完,小恩坐在了沙发上,伸出脚。

  「反正一会儿要洗澡,把衣服脱了吧。」

  张经理坏坏的说。

  小恩嘟了嘟嘴,解开白色慢跑鞋的鞋带,慢慢脱了下来,露出穿着白棉袜的
可爱小脚丫。

  虽然拉住T恤的衣角,大大方方地从头上脱下来,露出纤美的腰身和运动内
衣。

  然后站起身,把短裤从修长的美腿上除下,小内内也暴露了出来。

  就这样,小恩只穿着内衣裤和白袜,把美妙的身材暴露在了张经理面前。

  然后小恩擡起脚来要脱袜子,被张经理制止了。

  「别,留着袜子,把内衣内裤脱了。」

  他还是坏笑着说。

  「变态。」

  小恩嘴上这么说,还是老老实实地脱下了运动内衣和内裤,全身上下用以遮
挡的居然只剩下脚上的白袜,显得既清纯又淫荡。

  小恩坐在了沙发上,张经理上前又捧起了小恩的白袜脚,放在鼻子边陶醉地
闻着。

  「好香啊。」

  「香什么啊,跑步都出汗了,臭臭的。」

  小恩害羞的说,想要缩回脚丫,却被张经理牢牢把握在手中。

  「对啊,有点臭臭的,我好喜欢。你身上的所有部位和所有气味我都喜欢。」

  张经理温柔的说着,双手温柔地把玩着小恩的棉袜小脚,并开始慢慢地做足
部按摩。

  这一招对於小恩很是受用,我知道她的脚底也是敏感带之一,被技术高超的
张经理这么玩儿,小恩的脸上浮现出害羞与舒爽的红晕,赤裸的身体放松着躺倒
在沙发上,任由张经理处置。

  张经理玩儿够了白袜小脚,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那雄伟的大鸡巴,爬
上了小恩身体。

  「又要来……」

  小恩知道接下来自己的命运,但表情明显是有所期待。

  张经理俯下头开始亲吻小恩的脖颈,肩头,以及胸前那两点嫣红,弄得小恩
身体慢慢蠕动,急需释放自己的欲望。

  两个人应该已经做过不少次了,张经理也了解小恩的身体已然最好随时接受
自己鸡巴的准备,将粗长的阳具埋在小恩的胯间,向前一顶,小恩发出了一声娇
吟,鸡巴顺利的进入,比前几次我看到的都容易的多。

  难道说小恩的小穴已经如此适应张淩宇的巨棒了么?但尺寸的优势还是发挥
了出来,鸡巴一经进入,小恩的双腿就不由自主地盘到了张经理健美的腰上,那
对棉袜小脚随着鸡巴的动作蜷缩起来,脚趾向内紧紧地扣着,诉说着它主人此时
的兴奋逾越。

  张经理操干着小恩,突然将小恩的双腿放在自己胸前,这个姿势使得小恩的
下体紧紧地夹住鸡巴,快感倍增。

  同时张经理把棉袜小脚放在嘴边,一边贪婪地舔弄闻嗅,一边大力地向前沖
刺。

  「啊,不要……啊啊啊,这个姿势,好,好深,太深了啊啊啊。」

  全身赤裸只穿着棉袜的小恩被干的惨叫连连。

  张淩宇并不答话,而是将小恩脚上仅剩的棉袜脱去,露出一双光滑美妙的赤
裸脚丫,我的小恩此刻已经真正意义上全裸了!被脱下了的棉袜被张经理塞进了
小恩的嘴里,小恩的眼神也露出了一丝惊讶,含着自己刚刚运动时穿的袜子,这
种羞耻以前可是从未有过!张经理变得更加兴奋,一边伸出舌头舔弄着小恩赤裸
的足底和脚趾,一边不知疲倦地加快鸡巴沖刺的速度。

  「呜呜,呜,呜!!」

  小恩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闭上了眼睛任由眼前的男人玩弄自己
的身子。

  这种别样的刺激显然加快了快感增加的速度,很快小恩便身体剧烈颤抖,达
到了高潮!视频也到此为止了。

  「我和小恩每天都变着方法做爱,她已经完全爱上我的身体了,下一步我要
让她完全爱上我。」

  张经理又发来信息。

  「你什么意思?」

  「和你提前通知一下,下周我和小恩要出去一起旅游,可能会有你意想不到
的事情发生。」

  发完这条信息,不管我如何谩骂,张经理都不再回复了。

  这几天我的失魂落魄也让思思有所察觉,她询问我情况,我简单和她说明了
一下。

  思思一再劝我不能多想,考试在即,一定要先完成学业,回国再去解决这些
事情,她会和我一起面对。

  我也试图骗自己这一切都是小恩对我的考验,但无论如何也静不心来。

  而让我更烦恼的事情果然到来了。

  不出意外,张经理再次联系了我并发送了照片,这次并没有什么露骨的画面,
只是他和小恩在海边的照片,看位置应该是在东南亚一带。

  两个人的自拍照上,小恩看起来非常的开心和自然,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是亲
密无间的情侣。

  一张照片上,小恩穿着仙气的沙滩裙,张开双臂,露出了美丽的锁骨和一点
点酥胸,显得大方自然而又充满魅力。

  「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我没好气的说。

  「没什么,让你欣赏一下小恩的美丽,不好么?」

  「用不着你来让我欣赏。」

  「可是没有我你怎么看得到小恩呢?」

  「你不要欺负她。」

  「怎么可能,小恩来到这里真的好放松好开心,在床上的变化也很大呢。」

  「你为什么要一直给我发这些?有完没完?」

  我有点不耐烦了。

  「我说过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我就是要让你看着小恩怎么一步步完全属於
我,今天晚上就让你看场好戏。」

  我已经麻木了,看就看吧,我的小恩此刻已经完全让我无法把握,她究竟是
在张经理的性爱调教下不断沈沦,还是处於报复心理故意让我痛苦?这些我都无
从知晓了,因为我连直接和小恩对话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等到那边的晚上,我看到张经理发来的视频连接已经没有太多的惊讶,默默
地点了接受。

  之间画面上出现的是一个装修颇具风格的酒店房间,小恩站在一扇玻璃推拉
门前,外面依稀可以看到沙滩和大海。

  小恩身上穿了一件浴袍,正背对着镜头。

  「慢慢脱下来。」

  张经理说道。

  「别拍了啊,烦人。」

  小恩说着,双手解开腰间的布带,然后让浴袍慢慢向下滑落,只见小恩的香
肩、裸背、腰窝和臀部上沿一一展现,我已经明白接下来的画面。

  果然,随着浴袍彻底的滑落,小恩赤裸的身体再次展露在镜头前。

  小恩转过身,沖着镜头还摆了单手掐腰的姿势。

  「好了,可以来服侍我了。」

  张经理命令道。

  「好的。」

  小恩小声说。

  「嗯?要叫我什么呀?」

  「嗯……好的……主人……」

  小恩说着,走了过来,跪在床前的地上,小手抚摸着面前硬挺的鸡巴,微微
一笑,伸出香舌开始舔弄。

  舔着舔着,小恩的表情逐渐变得魅惑淫荡,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小
恩伸长了舌头,绕着圈滑过棒身,还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仿佛在享受人间美味。

  小恩含住肉棒开始吞吐,由於张淩宇的鸡巴很粗,小恩的小嘴都被撑成了O
形,双眼还向上看着面前鸡巴的主人,像极了AV女忧。

  我的小恩,你怎么能在别的男人那里展现出这种样子!经过一段时间的服务,
张经理的鸡巴已经硬挺无比,他示意小恩停下,让小恩重新来带面对大海的玻璃
门前,双手按在门上,屁股翘起,身材曲线展露无遗,小穴和屁眼也一览无余。

  「你是我的什么呀?小恩?」

  张经理到小恩身后,抚摸着她光滑的翘臀。

  「我是你的………小女奴。」

  小恩答道。

  「那小女奴今天要献给主人什么呀?」

  「小女奴要献给主人……我的……我的最后一个洞洞。」

  小恩娇声说道。

  「那是什么呀?」

  「那是小恩的………屁眼。」

  小恩耻辱的说。

  张经理满意的笑了,然后从旁边拿出一瓶润滑液,显然他也不想让小恩受伤。

  我在此刻心中一缩,什么,小恩这样就要把身上所有的穴洞奉献给别的男人?
以前小恩被人肛交时不是强奸就是胁迫,除了我之外她还没有心甘情愿的让人这
样。

  张经理的手温柔的把润滑液倒进了小恩的臀缝,用手指在里面涂抹着,还把
手指插入到屁眼里,把小恩弄得娇喘连连,扭动着臀部。

  「准备好了么?」

  「嗯。」

  之间张淩宇把他的大龟头顶上了小恩的菊穴,不知道经历过几次肛交的小恩
能否承受呢?张经理慢慢地向前顶!一点点的,小恩的菊花如绽放一般迎接了巨
棒的入侵!「啊……。慢点……有点疼……。啊,太大了,嗯………」

  小恩侧过脸说道。

  「过一会儿就不疼了,会很舒服的。」

  张淩宇说着,继续让肉棒前进,四分之一,一半,四分之三,直到全根没入!
「呜………嗯………」

  随后,张淩宇将手机放在一边的洗手台上撑起来,让我可以从侧面观看这刺
激的场景。

  之间小恩的双乳被张经理抓住,从后面用力操干着她的屁眼!「啊啊,那里
……。好奇怪,啊,嗯好像,好像会传到前面来……。嗯啊啊啊。」

  「自己摸一下自己的小穴,会很舒服的。」

  小恩按照「主人」

  的指导,一手握着玻璃门把手,一手摸向了自己的小穴,一边自慰,一边让
身后的男人肛交!小恩的声音与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淫荡,最后干脆闭上眼,
尽情享受着全身的快感!「啪!」

  张经理居然一巴掌扇在了小恩的屁股上,力气不小,扇出了一个红印。

  「啊,别……别打我。」

  小恩哀求。

  「为什么不打你,说,你怎么错了。」

  「我……女奴太……啊……太骚了……勾引……勾引主人……」

  「哼,是这个原因么?」

  啪!又是一巴掌。

  「呜,疼……啊啊。」

  「说,你的屁眼是不是被别的男人用过?」

  张经理说道。

  「啊……别……是的………我错了啊啊啊主人。」

  「所以你本来应该怎么样!」

  「我本来……应该把屁眼……留给主人……啊啊啊,啊!」

  「说你的屁眼以后只能是主人的,不给别人操!」

  「啊,我的………屁眼以后……。只能是主人的,不给,不给别人操啊啊啊
啊。」

  张经理得到满意的答复,拔出了大鸡巴,尚未得到高潮的小恩被弄得不上不
下,十分难受,之间张经理拿起手机走到床边,把手机放在床头,示意小恩过来。

  小恩顺从地又走过来,张经理躺在了床上,鸡巴直直挺立着。

  「坐上来,自己动,要尽量骚一点。」

  小恩爬到床上,慢慢蹲下来,把小穴凑近了鸡巴,湿润的小穴滑不留手,在
龟头上来回磨蹭。

  小恩迷离着眼神,舌头舔着嘴唇一副欲女的样子,已经和之前我的清纯女友
判若两人。

  只见小恩慢慢把龟头放入小穴,居然一坐到底,发出啊的一声。

  小恩调整了一下,开始在张淩宇身上扭动起来,那美妙的屁股不断加快着节
奏,仿佛画圈一样套弄着男人的鸡巴。

  然后又上上下下地用自己的蜜穴口满足着主人的兽欲。

  「双手摸自己的奶子。」

  张经理说。

  小恩双手抓住自己的双乳,用力抓弄着,还时不时捏着自己的乳头,头向后
仰,秀发也甩到身后,下身的动作不断加快。

  「嗯,啊,呜,嗯嗯,啊啊啊,给我,要,我要啊啊啊。」

  小恩已经接近疯狂了,她疯狂的需要性爱!「真骚,你是不是我的小母狗?」

  「是!啊,给我,给我主人,我是,是你的母狗啊!」

  小恩已经什么都不顾忌了。

  「你是不是我的妓女?给我一个人操的妓女?」

  「我是,我是用身体满足主人的……妓女……主人的鸡巴好大!好舒服,啊
啊,要,我要主人的鸡巴,啊啊啊!」

  「那如果别人想操你呢?」

  「我……。不给他操……只给主人操,啊啊,嗯,呜嗯啊,好深,都顶到,
最里面了啊啊。」

  不知道这个别人包不包括我。

  看到小恩淫荡的样子,不争气的我又默默掏出了肉棒,打起了飞机。

  「那最后一个问题,你愿不愿意做主人的妻子?」

  张淩宇突然问道。

  「什么……主人你,啊啊啊,怎么问这个,啊啊啊。」

  小恩也是惊讶不已。

  张经理坐了起来,鸡巴还插在小恩的身体里,抱着小恩的屁股站起来,走到
旁边桌子上把小恩放上去,在操干小恩的同时,手拉开抽屉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嫁给我,好么?」

  张淩宇对着小恩说,然后手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鉆戒!「你……呜!」

  小恩刚想说什么,被张经理吻上了嘴,我也想问,哪有在这种时候求婚的?

  张经理用鸡巴持续征服着小恩,同时用热吻不断发动着温柔的攻势。

  渐渐的,小恩的右手和张经理的左手十指交叉,像充满爱意的情侣!两个人
的战场又转移到了床上,此刻采取了正常的体位,张经理发挥着他男性的优势,
用巨棒用力贯入美人的芳穴!「啊啊,嗯,啊,好,好舒服……」

  「怎么样,考虑好没有?」

  张经理问道。

  「好……好突然……。啊啊啊,嗯啊。」

  「说你愿意。」

  张经理一边干一边说。

  「我……。愿意什么啊,啊啊啊。」

  小恩都快被干的神志不清了。

  「说你愿意。」

  张经理重复着,用手抓起小恩的左手。

  「我……。啊啊啊,快……淩宇,快要到了……。啊啊啊啊!」

  张经理看时机快到了,加快了抽查的力度和速度,小恩在这样的攻势下很快
即将达到高潮!「说你愿意!快,让我们一起到好么?」

  「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愿意啊!啊啊啊啊!!!」

  小恩放肆的叫着,身体终於达到了高潮,张经理也忍不住射了精,但与此同
时,我赫然看到戒指已经戴在了小恩的左手中指上!小恩经历了高潮,摊在床上,
张经理淡定的拿起手机给我拍摄赤裸躺在床上的小恩,之间那微微张开的穴口流
出精液,这是我熟悉的画面,而无力垂在一边的左手上,却戴上了象征订婚的鉆
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