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 - 6、堕落的母亲


更新于 2018-02-08 06:13:57
轉換爲繁體

  疯狂归疯狂,不眠归不眠,再漫长的夜晚也注定会过去,就在太阳高升的第
二天上午,伊晓岚月与她的长子伊晓诚开着私家车回到家了,看他俩轻松惬意的
样子,应该已经在外谈妥了一笔生意。婆婆与丈夫的归来,对寂寞数天的洁芮雪
来讲,这算是一个惊喜,也是一个解脱,当她在别墅的家门处看到他俩归来之时,
她仿若觉得自己有千言万语要讲,但不知为何,冥冥之中,又感受似乎有股不知
名的力量在告诉自己不该将某些事情披露出来,尤其是当着那两人的面……

  「芮雪,你怎么了,尽看着我发呆?」伊晓诚面带微笑,一脸好奇地询问着
高洁优雅的娇妻。

  「还不是因为太想你了,一看到你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了。」门外,
伊晓岚月从车上的驾驶座走了下来,面带和蔼可亲之色地来到了儿子身边,并示
意在台阶上迎接的美熟女仆杰奎琳接手将车开进地下车库。

  「婆婆。」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洁芮雪颇有点不好意思,在她眼里,伊晓家
的一家之主总是那么地从容淡定且高贵优雅,也正因为如此,这位小有名气的言
情小说家也愈发地为对方的境遇所感到不值。

  「岚月。」然而,未等洁芮雪从遐想中完全回过神来,已然响起了博尔巴沉
稳淡定的声音,但见这位貌不惊人,且令前者生厌的黑色光头男子从旋转阶梯上
走了下来,前来迎接自己的端庄妻子。

  「亲爱的,我可想死你了。」伊晓岚月立刻走了过去,然后双眼闭目,在楼
梯口处与自己的黑色丈夫来了个深情热烈的拥抱,好一会儿才冉冉分开。

  稍一会儿,伊晓诚也走了过去,与自己的中年继父热情地打着招呼,后者也
毫不含糊,亲切地回应着,和蔼可亲地与之交谈起来,还轻手拍在了年轻继子的
肩膀上一下,其氛围之和睦贴切,完全不会让他人联想到这个家庭里的成员之间
会有什么裂痕与变故。

  与此成鲜明对比的……反倒是洁芮雪,但见她神色淡定站在门口之处,略显
漠然地注视着热情交谈的家人,出于对博尔巴的厌恶,她虽不好当面发作,但也
不想自己走近这位黑色公公,可这位新婚人妻在这么做的同时,却好像显得是她,
而不是博尔巴在给这个和睦的家庭制造裂痕。

  不过,洁芮雪的异样终究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尤其是一家之主伊晓岚月的
注意,而后者与博尔巴在楼梯口处逗留些许时间后,便亲密无间地相互挽着对方
腰部走上楼去了,其去向不用明看都知道,除了夫妻卧房还能是哪。

  「芮雪,你今天好像有点儿怪怪的。」伊晓诚走近自己的娇妻,顿见他脸上
的关切之色比之先前更显凝沉。

  「放心,诚,我没事的。」洁芮雪勉强一笑,搪塞起自己的丈夫起来,但也
许是对丈夫的多日思恋之谷,但见她在深情地注视着对方些许过后,便迫不及待
地一把抱了过去,靠在丈夫的身上,脸上也顿时浮现起宛若想倾诉依靠的小女人
式神态。

  领会其意的伊晓诚没说什么,心有灵犀地一把抱起身姿妙曼的娇妻,走向了
旋转阶梯,而躺在丈夫怀里的洁芮雪也是一脸的幸福满足,憧憬着接下来要做的
事。

  夫妻卧室里,伴随着那荡漾不止的销魂呻吟之音,是一场无比激烈翻腾的性
战,在此之前,也许是数天来没有得到性爱滋润,一身肉欲无处发泄之故,伊晓
岚月在随手关上身后之门后,便迫不及待地褪下一身的端庄外衣,外加那令人沸
腾的销魂内衣,然后便面带颇有点儿意图展示自我的骄傲心态,将同样赤身裸体
的博尔巴扑倒在床上,像在宰割顶板上的鱼肉一般将自己的黑色丈夫压在舒软宽
大的卧床上,其举动之疯狂热烈,就如同一只刚从牢笼里解放而出的发情雌兽。

  虽平时一向在性爱中爱好主动,但博尔巴也不是说每次都非得在交媾中占据
强势地位,比如这一次,他就很享受自己所处的被动地位——什么都不用多想,
自己就这般平躺在舒适柔软卧床上,放松着全身的神经,感受着成熟美妻手嘴并
用间,给自己胯间所施加的种种快感。

  毫无疑问的是,在伊晓岚月那娴熟无比的手法之下,博尔巴胯间的黑根巨蟒
自是很快高昂勃起,圆润硕壮的黑褐龟头更是有如怒吼的龙头般桀骜不驯,当然,
伺候着黑色丈夫的她眼见如此,其投向那根大黑鸡巴的动情目光更是泛起非一般
的眷恋。而后,在灵魂深处的欲望驱使之下,伊晓岚月骤然双膝支起自己颤抖不
止的身躯,让自己欲流不止的私密下体对准着一柱擎天的黑色巨龙,便满怀期待
地端坐了下去……夫妻卧室里立刻回荡起了这位成熟美妻久违的呻吟之音。

  腰肢在扭,肥臀在摇,丰乳在摆……伊晓岚月那接纳迎合大黑鸡巴的一举一
动,外加其高亢不止的兴奋淫叫,每时每刻都在昭示着她对高潮的渴望有多深,
不过令这位伊晓家的一家之主欣慰的是,黑色丈夫的巨阳黑屌从来没有令她失望
过,虽然这根宛若只有恶魔才能拥有的巨大凶器还在昨天征伐过杰奎琳母女,分
别在这两处子宫蜜穴里射出过数之不尽的淫欲之液。

  也许同样体会到美熟娇妻对快感的渴望,博尔巴毫无征兆地一个起身,反手
将伊晓岚月压在身下,改女上男下之势为传统的男上女下之势,一改先前的被动
姿态,以无比迅猛的力道抽插冲撞着对方的子宫最深处。由于与自己的性奴美妻
已酣战交媾多年,巨阳黑魔早就对各种性爱姿态了然于胸,即便是这种最为普通
的交媾体位,他也能轻而易举地将对方送上性爱高潮,果不其然,伴随着巨阳黑
屌那愈发凶猛的冲撞之道,伊晓岚月的呻吟之音赫然夹杂起喜极而泣的呜咽之声,
之后在一记阳精的猛烈爆发中攀上了愉悦的高峰。

  数天积累下的性欲洪流终于得到了宣泄,伊晓岚月也似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但见她在气喘徐徐间,平伏了下自己的呼吸韵律后,便依靠着在丈夫肩旁躺了下
来,其成熟优雅的右手更是放在对方健壮宽阔的胸上,而后,柔情如熙的她便显
得若有所思,喃喃地问道:「亲爱的,我发觉芮雪对你好像颇有敌意,难道你还
没有把她拿下来吗?」

  「我不打算强上,所以进度还没那么快。」博尔巴解释着,其言外之意透着
胸有成竹之感。

  「即便你要强上,我也不会怪你的。」说着,伊晓岚月的目光更显深情动人,
宛若不觉得自己刚才的言语是多么地廉耻下贱,而后,她便以心甘情愿地认命语
气柔声道,「谁叫我很久前被你的大黑鸡巴给彻底操服了,已无可救药地成了你
的胯下性奴。」

  「不过就最近几天的话,施加在洁芮雪身上的药效也该起作用了。」博尔巴
在自言自语之余,一个翻身,将身边的爱人压在身下,动作娴熟地对准了那口诱
人遐想的阴道蜜洞,挺着胯下的黑根巨蟒,重重地顶了进去,由此可见,即便杰
奎琳母女,在昨天也没有彻底地满足这位巨阳黑魔的欲望。

  「啊……啊……」伴随着伊晓岚月二度放声高亢而起的呻吟之声,其香汗淋
漓的脸上也重新弥漫起感激涕零的幸福神情,她稍后开口问道,「亲爱的,你是
指美颜花吗?」

  「嗯。」博尔巴轻哼一声,以示自己的回应,与此同时,他胯下的大黑鸡巴
继续着深耕作业,即便是那两瓣紧密吸附于巨棒表面的娇艳阴唇,也无力阻止这
条黑根巨蟒的继续深入。

  「放心,在我离家之前,我已经指示杰奎琳与安琪拉在饭菜里加的美颜花分
量加倍……其药效的成果,应该在今天就会有所展现,啊……啊……」伊晓岚月
在好不容易说出这段话后,重新陷入于淫欲的泥沼中,纵情呻吟着。

  博尔巴听罢,先是微微一怔,然而便满意一笑,以宠信爱奴一般的语气道:
「岚月,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停地给我着惊喜。」

  「亲爱的,这么多年了,你仍然操得我欲仙欲死……啊……啊……」感受着
黑色丈夫的巨阳黑屌已然冲撞起自己的子宫最深处,伊晓岚月骤然脚趾微屈,将
自己分开的修长玉腿悠然抬起,呈交叉之势缠上对方的熊腰,情到深处地展现着
自己的依依不舍之感,其颦然动情的柔情双目也宛若透着一股异样的升华。

  「喔,你认为芮雪与诚现在在干嘛呢?」其实当初身在楼梯间时,身为巨阳
黑魔族中一员的博尔巴便感受到了缠绵于那两人身上的性欲,他这么问不过在戳
破一层心知肚明的掩饰而已,

  「还用说吗,铁定在干着与我俩相同的事,不过由于美颜花所带来的药效…
…芮雪很快就会发觉自己的性欲已变得比以往高得多了,仅凭诚的肉棒已经在相
当程度上无法满足她的需求了……就像当初的我一般……呵呵……」但见伊晓岚
月悠然一笑间,将摊开在身体两侧的修长双臂优雅抬起,环绕于黑色丈夫的颈后,
其身姿之娇艳缠绵,便犹如一朵无比依赖于苍天大树而存在的娇艳牵牛花。

  「怎么,都这么多年了,还在意当初我在你饭菜里下美颜花的事?」听到爱
妻提到久远的昔日之事,博尔巴故作深意地问道,当然,他仍旧不忘挺立着胯下
的巨根黑蟒,重击着对方柔软敏感的子宫底,继续将身下的爱人置身于快感的风
暴之中。

  伊晓岚月听罢,脸上顿显出一阵幽怨,只不过的是,那些个幽怨仅在转眼间
便化为乌有,隐没于更为兴奋堕落的神情之下,而她整个人回应于黑色丈夫的话
语也带着无比的亲密与温柔,完全听不出有任何的一丝不快:「美颜花对淫魅荡
女有长保青春,迟缓衰老的效果确实不假,但它也会激活后者天生的淫奴本性,
让她们身上的性欲不由自主地变得高涨起来……亲爱的,当我前夫还在世的时候,
我记得你那时还只是伊晓家的男仆,可却已在偷偷地在栽培室里捣鼓美颜花了,
然后将它们放进饭菜,让我不知不觉地着了道。」

  「喔,那你真打算因为这件事而怪我一辈子?还是说……你觉得自己很对不
起诚。」说着,博尔巴脸带毫无愧疚之意的笑意,在爱妻的诱人肥臀上轻捏了一
把。

  「啊……」感受到从丈夫指尖处传来的火热力道,伊晓岚月立时轻吟一身,
成熟典雅的脸庞上也流露出陶醉的神情,似透露非一般的回味之意,但见她悄然
一笑,轻语道,「怪你,我怎么会怪你呢?实际上,我还要感谢你呢,如果不是
你用美颜花诱发我身上更强的性欲,然后趁虚而入勾我上床,我还不知道自己身
为一个淫魅荡女,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呢……至于诚的事,我更应该感谢你呢,要
不是你偷偷地在他脑海里植入绿帽意识,潜移默化一般地将他慢慢转变成一个由
衷喜爱NTR 的龟儿子,真不知道他会恨我这个堕落的母亲恨到什么程度。」

  「岚月,有一点你说得很对,诚还真是个龟儿子——一个无比孝顺我的龟儿
子……哈哈,他连自己的爱妻也可以让给我操。」

  博尔巴若有所思说着的同时,一个毫无征兆的后仰起身,改男上女下的传统
结合式为男女相视的跨坐式,而在同一时间,伊晓岚月依然杏眼迷离,一脸无比
眷恋地跨坐在对方的胯间,但见她一双修长玉腿上肌肉绷紧,呈交叉之势缠绕在
黑色丈夫的熊腰背后,至于其矫健的藕臂,则放在了博尔巴宽阔结实的双肩两边,
呈深情依赖之势。

  「还不是你对诚洗脑得当,让他知道自己身为一个绿帽龟儿子,将自己的爱
人奉献给继父操,将会是件多么惬意开心的事。」听到对方对自己长子道着言语
上的轻蔑羞辱,伊晓岚月不仅没有流露出丝毫震怒或不满,反而在春情弥漫的脸
上泛起一阵更显堕落狡黠的媚笑,就像一位已然失去道德底线的无耻妓女,但见
她嘴里骤然哼出一丝娇叱的语气,继而说道,「不过你好像对诚这孩子做得有点
过分了,先是用大黑鸡巴把他敬爱有加的母亲,也即是我,操成了一只荒淫堕落
的母狗,然后又看上了对他关爱有加的杰奎琳阿姨,将其调教成了一只下流淫秽
的母狗,之后在诚初恋的时候,又对年轻的安琪拉出手,也将之驯服成了一只沉
溺于你胯下的小母狗。」

  「过分?我怎么记得第一次当着诚面前操你之时,那小子可是兴奋得不行,
甚至用双手将胯下的小鸡巴撸出了精液,而当他看到自己曾暗恋过的杰奎琳阿姨
也被我操得高潮迭起之时,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可见他对我征服他深爱之人的
行为可是享受得很。」说着,博尔巴爱抚着爱妻臀部的黑色大手顿时用力一压,
让深入着对方腹地的黑根巨蟒又给予了其子宫最深处的猛烈一击。

  「啊……」跨坐在黑色丈夫胯上的伊晓岚月再度高亢淫叫起来,其迷情莫测
的脸上也流露出被巨硕性器征服所带来的迷醉快感,但这位伊晓家的一家之主似
还不满足,宛若想将这场诱人发狂的谈话继续下去,所以在平息了下席卷于自己
肉躯的快感狂浪后,便继续开口说道,「原来诚还暗恋过杰奎琳呀,怪不得杰奎
琳曾对诚说过那样的话。」

  「什么样的话?」博尔巴故作疑惑,绕有兴趣地问着。

  「对不起,少爷,我知道你对我的爱意,可你我之间是注定不可能的,因为
你还没有成年,肉棒没有完全长大,实在太短太小了,还满足不了我。」伊晓岚
月骤然眼神微变,仿若换了个人似的,其说话的语气也是大变,在歉意万分的婉
拒之中,却隐隐带着羞辱他人的兴奋之感,就如同被那时候的杰奎琳附体一般。

  博尔巴微微一怔,很快便回过神来,继而以一种虚假负气的语气道:「原来
你知道呀,可惜在我当着诚的面操了他的初恋安琪拉之后,安琪拉可是说了更加
打击诚,也更加令他兴奋的话,我打赌你肯定不知道。」

  「谁说我不知道,我就偏偏知道——安琪拉那孩子把她怎么抛弃诚的事都告
诉我了。」伊晓岚月狡黠一笑,微翘的嘴角处带着一丝高傲的得意。

  「既然你知道安琪拉曾对诚说过的话,那就说来给我听听是什么。」博尔巴
依然乐呵呵的,挑逗着堕落的爱妻说出自己早已心知肚明的东西。

  伊晓岚月听罢,当即眼神一变,又宛若变了另一人似的,但见她用一种假装
出来,显得决绝且歉意的嗓音道:「诚,在被你的继父狠狠操过好几番后,我终
于想清楚我爱的是谁了……我爱得是你的继父,而不是你,个中原因你也知道,
你的阳具相比于起你的继父,显得又短又小,而且持续的时间也远远不够,所以
在与你的几场性爱中,你都远远没有让我尽兴……而你的继父就不同了,每场性
爱都令我高潮迭起,甚至乎令我兴奋发疯得想哭……所以你我的恋爱关系还是到
今天为止好了,因为……若要我安琪拉真正爱上一个男人,那这个男人首先得能
把我的阴道与子宫给彻底征服,很遗憾的是——那个人不是你,而是你继父……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你的肉棒太渺小羸弱了……」

  说到此处,伊晓岚月的声音顿时停住,且带着一丝哽咽之意,宛若在为自己
的长子的悲惨遭遇所悲哀,可诡异的是,她望向自己丈夫的目光却更显深情与亲
密。

  「……你的肉棒太渺小羸弱了……安琪拉竟说出这么毒的话,还真有些过分
了……」说着,博尔巴嘴角处浮现出一丝回味的邪笑。

  「不过也正因为诚的肉棒过于渺小羸弱,所以在我那个没鬼用的前夫死了之
后,我更是发誓要嫁给你,即便做你的妻奴母狗也在所不辞,因为我一定要生下
一个更强大的后代,最好能像你那样,拥有一条无与伦比的大黑鸡巴……」伊晓
岚月朦胧悲咽的语气骤然间回复到往常的沉稳与宁静,就像在谈论一件理所当然
的事情一般,其动情深邃的双眼里赫然带上了一种狠下决心般的坚定,以示自己
并不对当年的沉沦选择有丝毫后悔。

  博尔巴开口说道:「那伊晓天应该没让你失望,他可是我与你的亲生儿子,
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巨阳黑魔。」

  伊晓岚月听罢,面露欣赏赞许的微笑,以示自己对次子的喜爱,但见她立刻
接过黑色丈夫的话头,喃喃道:「伊晓天当然不会令我失望,仅凭他的阳具比诚
的大得多这一点,他就比诚强大太多了,也正因为如此,我爱他更甚。」

  「你这做母亲的还真是条母狗呀。」博尔巴虽微微话中带刺,脸上却泛起了
满意至极的微笑。

  「我本就是条母狗,不是吗?」

  伊晓岚月的喃喃笑意中顿时流露出小女人般的怄气之意,似带着负气的意味,
不过在这颇有玩笑意味的较劲举动之下,又足可看出她对黑色丈夫的深切爱意,
很快,这位身心早就堕落多时的淫荡母亲便挨了上去,无比深情地吻上了对方的
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