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 - 美母的淫辱出国行(五)黄雀在后


更新于 2018-02-11 21:17:02
轉換爲繁體

  话接上回,猥琐的行李员侯三(为了方便取了这个名字,「侯」通「猴」)

  ,偷偷在坚哥的酒杯中下了药,把坚哥给药倒在了沙发之上。原本只是想着
要把被坚哥拿走的手机给偷回来的侯三,拿完手机之后顺手又从坚哥的钱包中拿
走了一沓美金。刚刚准备要走的时候,却是听到了从卧室里传出来的声响。好奇
之下不由得走过去,偷摸着打开了卧室的门。一眼望进去目光不由得一凝,却是
看到了我那被拷在了床上的美艳动人的熟母。

  我妈此刻双眼被眼罩遮住,口中也被堵上了塞口球,只能徒劳的发出「嗯嗯」

  的声响,丝丝晶莹的唾液顺着嘴角向下流去。双手高举过头被人用手铐拷在
了床头,之前穿在胸前的那条灰色的薄纱刺绣胸罩,早已在盘肠大战之中被坚哥
给脱掉,挂在了床头上。胸前那高高挺起的36F巨乳暴露在空气之中,随着妈
妈呼吸的节奏一起一伏。

  侯三看着那两颗诱人的粉红,喉头滚动,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视线向下,终
于明白了自己刚才听到的声音是什么了。面前这个熟妇下身穿着的那双灰色珠光
连裤袜在裆部被人撕开了一个大洞,蕾丝丁字裤也被拨到了一旁,一根黑黝黝的
电动阳具正插在暴露出来的小穴里马力十足的疯狂转动着,搅动着小穴内的淫水
滋滋作响。下身穿着的丝袜早已被流出来的淫水给沁湿,紧紧的裹在修长的美腿
之上。脚踝处绑着红色的棉绳,棉绳的另一头捆在了床尾的铜柱上。丝袜小脚上
穿着的那双浅粉色的露趾高跟鞋许是因为妈妈挣扎的缘故,有些松脱了,仅仅依
靠足尖挑着高跟鞋的前端,纤细的丝袜足板便悄悄的显露了出来。足底隐约可见
些许晶莹的水渍,想来应是小穴中流出来的淫水一路向下流到了鞋内吧。

  本来侯三只是单纯想要进来把自己的手机偷回来的,顺便发点小财的。可是
现在看到这么一个诱人的成熟美妇犹如待宰的羔羊一般,被人捆绑在了床上。丰
满妖冶的胴体加上性感的丝袜高跟,充分散发出了熟妇独具的冶艳风韵。侯三也
顾不得被发现的风险了,被我妈散发出来的大量费洛蒙所吸引,激起了心底原始
的野性欲望。隔着裤子摸了摸鸡巴,心一横走进了卧室。

  侯三迈动的步伐从小碎步逐步变成了大跨步,步履越来越快,来到了床边。

  也许是听到了脚步声,或者是感受到了侯三走过来时带起的风。妈妈好像也
感觉到了有人走到了床边,想着应该是坚哥喝完酒回来了。便挣扎着动了动被捆
绑着的手脚,口中发出「嗯嗯」的声音,要求坚哥解开手铐和棉绳。可是她却哪
里能够想到坚哥被下药迷倒了,现在来到身边的是那个偷看她洗澡拿她丝袜打飞
机的猥琐行李员侯三。侯三自然不会傻到解开妈妈身上的束缚,而是毫不犹豫的
伸出双手,将我妈胸前那两团粉嫩的大奶子握在手中。

  侯三之前偷看我妈洗澡之时,就对我妈胸前这雪白的硕乳垂涎不已。此刻一
手握着一只肉球,自然是肆意地搓扁按圆,双手用力的把乳肉捏弄成各种形状,
尽情的把玩着我妈的大奶子。

  侯三的手掌根本无法完全掌握住我妈36F的豪乳,嫩白的乳肉从他的手指
缝不断露出。可是他的手虽然不大,却是在常年搬运行李的锻炼下极为有力,这
可就苦了我妈了。

  那有力的揉捏在白嫩的乳房上留下一道道的红印,看着让人怜惜,可侯三却
不是像是会怜香惜玉的货色。他那铁钳一样的手指用力夹着我妈粉嫩的乳头一捏,
再旋转着揉捻了几下。我妈不由得发出痛苦的叫声,可是嘴巴带着口塞球,也只
能变成了微弱的哼唧。

  侯三看着翘立起来的乳头以及我妈那痛苦的表情,变得更为兴奋了。半趴在
我妈身上,张开大嘴对着胸前的这两只大奶子又吸又舔。他的舌头从我妈的南半
球开始舔起,一路舔到乳头,留下无数臭烘烘的口水。舌头绕着乳晕飞快的不断
打着圈,舌尖时不时的挑逗下粉嫩的乳头,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把乳头含入口中吸
舔。妈妈的叫声也从痛苦的惨叫变成了模糊不清的呻吟,渐渐的被挑起了春情。

  侯三耳听到叫声的变化,也知道我妈开始发骚了。不由得呵呵一笑,心中骂
道一声贱货。直起身子把下身穿着的裤子连带着内裤一把脱了下来,扔在了地上。

  露出了那带着些许尿骚味的肉棒,他的鸡巴并没有坚哥的雄伟。可是上面却
镶有几颗狰狞的珠子,散发出恐怖的气息,这正是东南亚流行一时的阴茎入珠术!

  他解开我妈脑后的扣子,把塞口球取了下来。在我妈还没来得及说话之时,
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就将整根挺翘的肉棒插入了我妈的口中。侯三一上来
就先来一招深喉,把肉棒深深的插进了我妈的喉咙里。侯三那长满杂乱阴毛的下
体紧贴着我妈那娇艳的脸颊,那根恐怖的肉棒已经全部没入了她的小嘴里,隔着
皮肤甚至能够看到肉棒在她的喉咙部位有节奏的蠕动着。妈妈用力晃动脑袋进行
挣扎,无奈双手都被拷在了床头,侯三的双手也紧紧按着她的头,让她无法脱离
控制。妈妈被眼罩盖着下的双眼已经开始微微翻起了白眼,眼角不断的流出两行
泪水。侯三一脸爽快的样子享受着我妈紧窄的喉部挤压肉棒所带来的快感,一直
到我妈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把肉棒拔了出来。

  肉棒随着一大滩口水一起拔了出来,几道粗细不等的晶莹丝线一头连着狰狞
的肉棒,一头连着我妈那性感的红唇,拉出好长的距离后才先后断开。侯三的肉
棒此刻已经完全翘起,湿漉漉的全是我妈的口水。「唔……咳……唔……唔……

  咳」妈妈低着头颓然的靠在床头上,流着泪不断的咳嗽和干呕,可想而知刚
刚的滋味一定很不好受。

  可侯三并没有就此放过我妈,而是等着我妈刚喘匀了气后,便又把下体凑到
她面前。双手用力按着我妈的后脑,狰狞的肉棒对准鲜艳的红唇用力一顶,再次
把鸡巴塞进了妈妈的嘴巴里。我妈根本来不及反应,猝不及防之下再次被侯三的
肉棒捅了进来。

  侯三双手捧着我妈的小脑袋,缓慢抽动下体控制着速度慢慢抽插着肉棒。这
一次他并没有一上来就把肉棒整根都插进来,而是随着每次插入更深入一些,直
到整根肉棒都完全进去为止。侯三就这样在我妈的口中慢慢抽插,每次插入都深
深顶进她的喉咙,等上那么几秒钟才又缓慢的抽出一部分,然后再次顶进去。

  「唔……嗯……唔……唔……唔……唔……唔……嗯」妈妈的小嘴被侯三的
肉棒给填满,晶莹的香涎抑制不住的不断分泌,随着抽插不断从小嘴里涌出,亮
晶晶的布满了下巴。她奋力想要抬头吐出肉棒,可是被侯三有力的双臂按着根本
无法吐出口中的肉棒。只能紧皱着秀眉尽量张开嘴巴,配合著他的肉棒在自己口
中的肆意抽动,好努力减轻不适感。

  侯三似乎也觉察到了身下熟妇放弃了抵抗,开始配合著适应了自己的动作。

  他满意的拍了拍熟妇的脑袋,腰腹开始发力逐渐的加速抽动肉棒。刚刚的动
作只是热身,现在他就像是一台开始加速运行的机械。一脚油门下去,侯三抽插
的动作越来越快。

  他的肉棒上镶着的那几颗恐怖的珠子,肆无忌惮地在妈妈的喉咙里横冲直撞,
不断摩擦刮弄着我妈那紧窄娇嫩的咽喉。虽然这段时间以来,我妈的肉体被不少
男人玩弄过。可是被如此粗暴的对待却还是第一次,让她痛苦得直翻白眼,想叫
却又叫不出来。只能流着眼泪,默默忍受着侯三的淫虐,脸上布满了痛苦的神色。

  侯三也是一言不发地用力大幅度挺动下体,双手控制着我妈的脑袋配合抽动
的频率前后运动。他用那黝黑的春袋羞辱般的不断击打在我妈的面庞上,两颗睾
丸撞击着妈妈的下巴,发出「啪啪啪」的冲击声。他看着我妈在他那疾风暴雨般
的大力抽插下,那鼓胀的小嘴,那痛苦的神色,脸上细密的汗珠以及眼罩下那不
断流出的泪水,心中升起了极大的征服感。

  「叫你不给我小费,叫你看不起我。怎么样?现在还不是乖乖地在老子的胯
下舔鸡巴?老子让你快就快,让你慢就慢!老子想插……多深!就……插……多
深!你们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又如何?现在还不是一条老子想怎么操就怎么操的母
狗?」侯三一边狠狠地操弄着我妈的小嘴,一边在心中默念着。也许是因为作为
一个底层的行李工被压抑得久了,他将平日里受的那些气全部一股脑的发泄在了
我妈的身上。

  我妈那张被眼罩遮盖下的俏脸在他的脑海中,一会儿幻化成那个平日里总爱
当众高声责骂自己的女上司的脸,一会儿又变成某个喜欢颐指气使的酒店女顾客。

  看着那不断变换的面孔,侯三的脸越来越狰狞,动作也越来越粗暴。

  此刻侯三的身上充满着戾气,抓着我妈的头发开始疯狂抽插了起来。这突如
其来的暴插让我妈又开始不断的挣扎,被狂操的小嘴里不停发出含糊不清的求饶
声。可是侯三被怒火冲红了双眼,依旧不管不顾地暴虐操弄着妈妈的小嘴,无视
她求饶的举动。一边挺动下体,同时一边还在心中怒吼着「臭婊子!干死你!」

  之类的话语。

  好在我妈是个天生的男人恩物,适应力极强,能够不断调整自身的状态来迎
合男人的各种淫辱。此时便是如此,妈妈努力调整着鼻子呼吸的节奏及头部的位
置来迎合侯三粗暴的抽插,以求使得自己更好受一些并让口中的肉棒能够加速出
精。

  暴虐的疯狂抽插虽然爽快可也不能持久,在妈妈的配合下,侯三也渐渐开始
不支。在这一临界点他那丑陋的脸庞越来越扭曲狰狞,下体抽动的速度越发的快
了。

  「啊!!!!!」伴随着一声怒吼,他将平日里所受的怨气附加到精液上。

  一股股白浊的浓精从肉棒喷入妈妈的口中,他将肉棒死死的顶入妈妈的嘴里,
直到确保最后一波精液都已被我妈吞下,才把肉棒拔了出来。拔出来的肉棒湿漉
漉的,一条黏性十足的精液丝线还连接在他那通红的龟头和我妈的小嘴之间。他
用手扶着鸡巴蹭到我妈的脸上,把上面沾着的各种体液全部抹到了她的小脸上,
像是在给我妈打上一个属于他的标志。弄得我妈小嘴周围和面颊上闪闪发亮的布
满各种精斑体液,散发著一种淫靡的气息,看起来淫荡到了极点。做完这一切,
侯三有些脚软,跌坐在床上,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咳……咳……咳……咳」刚才最后时刻的那一段抽插弄得我妈几乎窒息,
接着随后而来的那一股股浓稠腥臭的精液更是要命。数量大到让我妈几乎来不及
吞咽有些还呛到了气管里,使得我妈靠着床头咳嗽不已。

  也许是觉得声音有些恼人,侯三把插在我妈下体的那根还在转动着的电动阳
具拔了出来。他关掉了开关,看了一眼,上面水淋淋的全是我妈小穴里带出来的
淫水看起来油光水亮的。不由得把它凑到鼻端闻了闻,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咂摸
了下滋味,随手又把它丢到一旁。他把手伸进了我妈丝袜裆部的破洞里,摸到了
那条被拨开的内裤。双手一用力就把这条蕾丝内裤给扯烂了,把这条内裤从我妈
身上剥了下来。把玩了一下这条内裤后,他用手捏开我妈的小嘴,把这条沾满了
淫水的内裤给塞到了我妈的嘴里。

  可怜我妈的嘴巴刚刚才恢复自由,现在又被粘有自己淫水的内裤塞住了。

  侯三的手在我妈的丝袜美腿上来回抚摸着,特别是在大腿内侧这里,成熟妇
人所独有的那一点肉感加上高档丝袜的顺滑,手感真是好极了!侯三下体那刚射
完精有些疲软的下体,忍不住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双丝袜熟腿他可是垂涎已久,早前在酒店大堂的时候,侯三就是被我妈的
这双丝袜美腿所吸引。可惜当时的处境跟现在完全不同,身为行李员的他也只能
借着帮我妈穿鞋的机会摸上一把,那一瞬间的滑腻他也是回味了许久。可是现在
不同了,他可以想怎么摸就怎么摸,任意把玩这对丝足。

  侯三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低下身子把脸贴到我妈丰盈的大腿之上不停地磨
蹭着,用力吸着妈妈丝足上的香气,粗糙的脸庞摩擦在丝袜上发出「嚓~ 嚓~ 嚓」

  的声响。吸舔着我妈大腿的侯三一边在丝袜上留下了一排排牙印和无数的口
水,一边把左手下移到妈妈的脚踝位置上。握着我妈那已经脱出了浅粉色鱼嘴高
跟鞋了的丝袜足跟,来回轻轻地抚弄把玩。

  妈妈大腿内侧的嫩肉即使隔着一层丝袜,依然十分的敏感。一双丝足被侯三
吸舔得微微颤抖,粗粗的胡渣隔着丝袜刺在嫩肉上,痒痒的撩人心扉。

  侯三从我妈的大腿根部一路吸舔下来,觉得捆在脚踝上的棉绳实在太过于碍
事,便把捆着妈妈双脚的棉绳给解开来了。妈妈双脚刚一脱困,便急忙奋力抽回
丝足。侯三一时没注意,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手上只剩下那双还留有些许余温的
浅粉色鱼嘴高跟鞋了。不过他也只是猥琐的笑了两声,顺手把我妈留下的那双高
跟鞋放到鼻边陶醉的闻了闻,心道一声「好香啊!」毕竟我妈现在只不过是他砧
板上的一块肉了,还不是想怎么吃就怎么吃,难道还能逃出他的手掌心去?

  他放下手中的高跟鞋,爬上前去,双手一抓边扣住了丝足的脚踝,一用力边
又把妈妈的丝足抱到了怀中,妈妈也想着挣扎,可是长年搬运行李锻炼出来的那
铁一般有力的双臂,又哪是我妈可这种养尊处优的熟妇可以挣脱出来的?

  他看着怀中那双雪白如玉的纤纤秀足,内心登时「扑腾~ 扑腾」猛烈的跳动
起来。15D的包芯丝裤袜手感滑腻之余,裹在脚上也十分的透明,甚至能看到
脚背上隐约映出的几条青筋。保养得当的丝足手感细腻幼嫩,精心修饰过的趾甲
上涂着渐变色调的指甲油,像是十片大小不一的花瓣一般。当真是如玉之润,如
缎之柔。这么一双丝足侯三平日里连这样凑近来看都做不到,更别说能够像现在
这样抱在怀中尽情把玩了。

  侯三的喉头「咕咚~ 咕咚」的连吞几下口水,接着把妈妈的丝足并拢在一起,
抬高到自己的面前,把自己的整张脸都埋了上去。他贪婪的吸着丝足上散发出来
的沐浴过后的清香混杂着些许皮革气味的混合香气,同时舌头也是一遍遍的划过
足底的每一寸,整个丝袜足底都被他的口水给沁湿。

  「妈的!这种高级货就是不一样。这个骚货的丝袜小脚真是比我平时玩的那
些妓女的脚好多了,又细又滑的还带有成熟贵妇的香气。」侯三吸舔着丝足的同
时,还在心中拿我妈跟他平日里光顾的那些廉价的站街女做对比。其实按他一个
行李工的收入,可想而知他往日里能够玩到的那些女人是什么质数。

  也不知道是否他前世做了什么善事积了福,或是上天看他这辈子过得太苦,
给他赐下了这天大的艳福。让他遇到了我这美艳性感而又失去了抵抗能力的熟母,
在这无人干扰的环境下,尽情玩弄着我妈丰乳肥臀的美妙肉体。

  侯三的嘴换了个位置,隔着丝袜轻吻着妈妈的脚背,他的舌头刷过妈妈的每
一道趾缝。虽然隔着层丝袜,但我妈依然能感受到他温热的舌尖玩弄着自己丝足
所带来的每一下触觉,妈妈只好曲起脚趾来减少那种痒痒的感觉。

  「这个骚货,还不老实,还想不让我吸?别人能玩你,我就不能玩?」

  侯三心中不忿,索性把我妈的丝袜足尖直接含到了嘴里。同时将下体那已经
微微翘起的半硬肉棒一挺,直接插到了妈妈两条并拢在一起的丝袜大腿的缝隙中
来。

  侯三此刻好不快活,口中吮吸着我妈的丝袜足尖,肉棒则是在她肉感的大腿
内侧里来回抽动。妈妈柔软的大腿加上丝袜的顺滑,让侯三的肉棒在每一下抽插
都好像触电了一般。有一种酥酥麻麻的快感,从肉棒一路传遍他的全身。

  这个时候我妈已经不敢再挣扎着乱动了,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了男人炙热的肉
棒正顶在自己柔软的丝足之间。虽然隔着一层丝袜,妈妈依然能感觉得到那条肉
棒的坚挺、火热。它就在自己的腿缝中耀武扬威的横冲直撞,无人可挡。之前坚
哥的媚药以及涂抹在我妈阴户上的淫药膏,使得我妈的身体现在变得敏感无比。

  两腿间的嫩肉,随着肉棒的每一次抽插都跟着颤抖。此时天地间好像就只有
一个声音,就是男人坚硬的肉棒与自己丝足摩擦发出的唰唰唰的声响。

  「嗯……」妈妈被自己的内裤堵着的口中发出一声轻哼。

  因为侯三的肉棒滑落了一些位置,现在直接就是贴在了我妈的阴户上摩擦。

  没有丝袜和内裤的阻隔,男人炙热的肉棒就在自己的小穴边来回摩擦。妈妈
几乎要瘫软了,强烈的性欲望在混合作用下从小穴里爆发了出来,一股股的骚水
从小穴中冒了出来。可是侯三的肉棒仅仅是抽插着自己的丝足,虽然贴着小穴,
但完全没有顶进来。真让我妈无比的煎熬,刺激非常强烈但丝毫没有被肉棒插入
填满的快感。这种不上不下被半吊在空中的感觉以及媚药的刺激下,让我妈从未
如此的渴望男人火热的肉棒能够插入自己的小穴。

  侯三的肉棒马眼处分泌的前列腺液,加上妈妈小穴处那泛滥的淫水,两人粘
稠的体液水乳交融在一起。二人的淫液淌满了大腿内侧,随着淫靡的液体沁湿的
范围不断扩大。妈妈腿上那双灰色的超薄丝袜已经被淫液浸湿,变得又湿又滑,
使得肉棒的抽插变得更加的顺滑。小穴中源源不断流出来的淫水就像是那润滑剂,
侯三炙热滚烫的肉棒就是一台永不停止的活塞发动机,在我妈那柔软、湿滑的丝
袜大腿根部不停地做着往复运动,把妈妈抽插到理智崩溃的边缘。

  「哼,真是个骚货婊子,还没插进去就已经这样了。」此时妈妈发情的骚浪
模样在侯三看来就像是一条淫贱性感的母狗,摇晃着尾巴期待肉棒的插入。

  侯三也觉得玩弄得差不多了,面前这个熟妇已经被撩拨的得媚态尽出,自己
的肉棒也是早就坚硬如铁了。他将我妈的两条丝袜长腿往自己肩上一扛,湿滑的
小穴就这样完全的暴露在他面前,任君采摘。妈妈也许感受到了什么,那具因为
发情而酥软的胴体,此刻不只是因为期待还是恐惧而微微发颤。小穴里的肉壁忍
不住的开始收缩,分泌出更多的淫水,准备迎接肉棒的到来。

  侯三握着肉棒,通红的龟头挤开两片阴唇,「滋」的一声整根肉棒没入了我
妈湿润的小穴中去,开始爽快的抽送了起来。

  「哦……原来不带套的感觉是这么的爽。」侯三一边抽动着肉棒一边在心中
感慨,毕竟以前他去找那些廉价的站街女也不敢不带套就插进去。

  「呼……终于插进来了,好……好胀……好热……好硬啊!怎么好像有些不
一样?不……不管了……好……好舒服啊!嗯……啊……嗯!」妈妈的大脑已经
被欲望所支配,已经无暇去思索小穴内的肉棒为什么会有所不同。

  坚硬的肉棒在我妈的小穴内不停的插送,时快时慢的抽插频率,不断地撩拨
着我妈肉体深处的欲火。侯三的肉棒虽然没有坚哥的粗长,可是上面镶嵌着的那
几颗恐怖的珠子,却也给妈妈带来了不一样的快感。那几颗珠子不断的挤压摩擦
着小穴内的肉壁,刺激得紧窄的阴道不断收缩。肉棒的每一次抽送,都能从蜜穴
中带出大量的淫液。

  妈妈绷紧了自己被男人扛在肩上的丝袜长腿,足尖绷得直直的,光滑的丝袜
被她的小脚拉得紧绷,勾勒出来一道美妙的弧线。透过被各种体液浸湿后变得几
乎透明了的丝袜,可以清晰的看到那秀气的脚趾正不断的伸展扭曲,撑着丝袜变
换不同的形状。妈妈的丝足,随着一波波快感的冲击,不断的快速而激烈的抖动
着。美丽的丝袜小脚因快感而不停的摆出各种形状,显得是那么的淫荡而又性感。

  「啊……!嗯……!好……好爽!快点……再快点!好……好硬啊!」侯三
将塞在我妈口中的内裤给拿了出来,被解放了的双唇顿时放声浪叫了起来。

  侯三虽然只是一个酒店的行李员,不过干这一行久了,也会些中文。女人的
浪叫是男人最好的催情药,他下身的肉棒在妈妈淫荡的助威声中加速抽动了起来。

  侯三看着我妈的两瓣娇艳欲滴的红唇,忍不住俯下身子,吻了上去。他一边
抽动着肉棒在我妈的小穴中驰骋,一边还用大嘴覆盖着她的红唇热吻,把我妈上
下两张嘴都给填满占据了。双只大手还在妈妈的豪乳和腰间不断的来回抚摸揉捏,
此刻妈妈全身上下都可以说是敏感地带,没几下就被他挑逗得娇喘连连。不由得
张开小嘴与他激烈的热吻,还主动的伸出小巧的香舌任他吮吸。

  面对我妈如此热烈的回应,侯三自然是毫不客气的伸出粗大的舌头侵入她的
小嘴里乱搅一气,与那粉嫩的香舌交织在一起。四片嘴唇时而紧贴,时而分开。

  两条舌头互相缠绕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一直热情的拥吻了数分钟,两人才分开。妈妈不停地喘息着,有些意犹未尽
的伸出香舌舔了舔自己的唇瓣,最后还做了个咬唇的动作。侯三刚解开了妈妈拷
在床头的双手,一看到这个动作,又是忍不住的吻了上去。

  此时妈妈的丝足紧紧的缠绕在侯三的腰间,刚刚重获自由的双手也是忘情的
搂抱在他的颈背间,两人激烈的拥吻着,下体更是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侯三爬覆
在我妈的身上,黑瘦的身体与她那雪白的肉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样一个猥琐
的男人竟然能够尽情的玩弄我妈的肉体,还让妈妈跟他玩起了法式湿吻,巴黎铁
塔反转再反转。

  妈妈戴在脸上的眼罩已经有些松脱了,侯三索性就一把揭开了,他已经被妈
妈的回应搞得充满了自信。妈妈的眼睛戴着眼罩久了,骤然间见到光明还不是很
适应,眯着双眼一会儿才重新看清楚东西。结果,她才发现趴在自己身上耸动着
下体的人居然不是坚哥!刚才百般玩弄着自己的居然是一个不认识的东南亚人,
自己居然还跟他那么热烈的拥吻!

  「你是谁?坚哥呢?坚哥在哪里?」大量的信息涌入,让我妈的大脑处于当
机状态。双手双脚依然缠绕在侯三的身上,迎合著他的抽插。侯三自然是装做听
不懂她的话语,只是更加用力的抽插着她的蜜穴。

  妈妈这时终于反应过来,想要用力推开他的身子。可是被他操弄得酥软的身
子却软绵绵的提不起一丝气力,抬起的双手最后只是轻轻的敲打在他的身上,反
而像是情人间的打闹。她发现自己的蜜穴居然配合著侯三肉棒的插入而进行收缩,
自己在神秘人的调教下,竟然已经条件反射般的收缩自己的肉壁来取悦任何一个
玩弄自己的男人了。她一边咒骂着自己的堕落,一边却又不自主的迎合著肉棒的
抽动。一股股的麻痒从小穴散发出来,奇妙的入珠探索着妈妈小穴内的G点。

  「啊!嗯……!」口中再次发出了淫叫,欲望再次占据了上风,支配了妈妈
的行为。欲火已经吞噬了理智,现在妈妈只想着止住小穴内的麻痒。

  「啊……受……受不了了……深点……深点……再深点!啊……」火热的肉
棒将我妈平日里保持着的贤妻良母这个外壳给彻底打碎了,把隐藏在其中的淫荡
完全的释放了出来。矜持和贞洁早已被丢弃在一旁,口中说着各种淫词艳语,毫
无抵抗的任人蹂躏。

  「啊……啊……啊……啊……啊……」侯三每抽动一下肉棒,妈妈的红唇就
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呻吟声由小渐大,又由大渐小。初时娇声细语,如同弱女
子不胜雨露的轻叫。之后变大声时,像是成熟妇人被迫曲意承欢,却又不自主得
被操得春情勃发,一声声浪叫中,淫荡里透着无奈,无奈中又不乏淫荡。

  随着侯三一波又一波的猛烈抽插,我妈敏感的小穴此刻已经被冲击得不堪重
负,身子颤抖得如同那风中的花瓣,高潮泄了一次又一次。侯三也是被妈妈紧实
的蜜穴吸得坚持不住了,拔出了在蜜穴里肆虐多时的肉棒,精关一松。一股股腥
臭的白浊精液抽动着喷射出来,飞一样的射在了妈妈的胸部和脸上,部分还沾到
了栗红色的长发上,现在那里不只是有坚哥的精液了。

  侯三将湿漉漉的肉棒伸到我妈面前,还处在高潮余波中的妈妈自觉的将面前
的肉棒吸入口中,把刚刚射完精的肉棒吸舔得干干净净,一切的行为是那么的熟
练,那么的自然。侯三看了看被我妈舔干净了的肉棒,满意的拍了拍我妈的头,
惬意的躺回了床上。顺手将我妈的内裤扔在她脸上,让她自己清洁。

  妈妈拿下扔在自己脸上的内裤,愣愣的看了看。此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
干了什么。自己居然被一个不认识的人给干了,可是身子居然还很享受,事后还
自觉的用嘴帮他清理干净肉棒。屈辱的泪水从妈妈的双眼中流了下来,莫非自己
已经被调教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娃荡妇,一种复杂的情绪在妈妈的心中弥漫。

  「啪~ !啪~ !啪~ !啪~ !精彩!真是精彩!好一对痴男怨女,好一对奸
夫淫妇啊!没想到我还能看到这么一出精彩的好戏啊!」

  躺在床上的二人听到声音,立刻惊慌的胡乱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盖在自己
的身上,同时扭头看向门口传出声音的方向,十足十的像是一对被抓奸在床的狗
男女。

  而那个边鼓着掌边说话走进来的男人,却不是被药倒的坚哥,居然是那个本
地的华裔导游阿生!

  「我……我不是!我没有!我……我以为他是坚哥!我……我根本就不认识
他是谁!」妈妈一边有些惊慌失措的说着话,一边拿起衣服遮挡自己裸露的娇躯。

  可是她的衣物早就被撕得破破烂烂的了,只能勉强遮挡,还是有不少的春光
外泄。

  「你还狡辩?这是我拍下来的视频!这就是最好的证据,你看看,你抱着他,
叫得多骚啊?要不然,我给别人看看,让他来评评理?」阿生一边贪婪的看着我
妈破碎衣物后裸露出来的春光,一边举起手中的手机说道。

  「啊,不关我事,不要找人,不要找人!是这个骚货勾引我的!」侯三却是
被吓到了,完全忘记了刚才对我妈的所作所为。

  「好啊!坚哥呢?你把坚哥叫来啊!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妈妈这个时
候却是清醒了一下,想起了自己是跟着坚哥来这里的。一想到这,妈妈却是没有
那么害怕了。只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坚哥却还没出现,这点让我妈觉得有些
奇怪。

  「坚哥?我又没说是要告诉他。这个号码你认识吧?我要是把这件事情跟他
说一下,再把这段片子传给他看一看,你说会发生什么事呢?」阿生这个时候却
是亮出了一个号码给我妈看,这个号码她又怎么会不熟悉呢?这个号码正是她的
老公,我爸的号码!

  「你!你怎么会有他的号码?你……你怎么知道他是我老公的?」妈妈看着
这个熟悉的号码,不由得大惊失色,结结巴巴的说道。阿生的这一下却是打到了
我妈的软肋上,她或许不害怕让坚哥知道,可是却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让家里知
道。

  至于为什么阿生会出现在这里,不止偷拍了我妈的性爱录像,而且手上还有
我爸的号码呢?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侯三!侯三原本是打算进来偷东西的,所以
按照惯例进房间的时候把门给卡住了,并没有关上。结果阿生来找坚哥的时候,
一敲门就发现门没关上直接就给开了,一进来还看到坚哥躺倒在沙发上不醒人事。

  巧合的是,正好这个时候我爸发来了一条短信,虽然我妈之前把手机调了静
音。

  可是因为刚才侯三翻找东西的缘故,所以手机就摆在了台面上,一眼就被阿
生看到了。

  阿生拿起手机一看,短信内容是「到了吗?一切可好?」发件人显示的是老
公。阿生翻了翻手机里的照片,确认了这部手机是属于我妈的。这个时候,阿生
才知道原来我妈是另有老公的。而且还是背着老公,偷偷和坚哥出国来幽会。

  正巧,侯三也在这个时候拿掉了我妈口中的内裤,所以阿生就听到了卧室里
传出来的女人大声淫叫的声音。他小心的推开一道小缝,往里一瞧。正是我妈抱
着侯三,被他尽情操弄的那一幕。

  阿生也是从见到我妈开始就一直垂涎于她的肉体,只是苦于没有机会下手。

  现在老天爷居然把这么大的一个威胁我妈的手段,送到了他的面前。他连忙
先用我妈的口吻回了一条短信给我爸,接着便是打开了手机的录像功能,把我妈
被侯三操弄的情形全部都录了下来。一直到他们完事,阿生这才拍着手,闪亮登
场!

  「这个号码,我是怎么得来的,你就不要管了。重点是你现在明白自己是什
么处境了吧?」阿生笑嘻嘻的走上前来说道。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妈妈无助的捂着胸前破碎的衣物。

  「我想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吗?」阿生用淫邪的目光扫视着我妈的肉体。

  「就是!你还不知道吗?来,兄弟你上!我帮你抓住她。」侯三已经听出了
阿生的意思,他想着只要不叫人就好。他一把就将我妈捂在胸前的衣物抢了过来,
扔在地下。接着便是用手控制住我妈的双手,把我妈赤裸的肉体完全展现在了阿
生的面前。

  「你……你放手啊……不要啊……不要抓着我啊!」妈妈却是没有想到侯三
会做出这种举动,连忙不断的挣扎了起来。

  「你倒是会来事。」阿生倒是没有想到侯三会这么果断的就出卖我妈的肉体,
目光一下子便被我妈的肉体所吸引。因为不断挣扎的关系,妈妈胸前的两颗巨乳
像是一对小白兔一样不停的跳跃着。阿生不由得伸出双手,把那两只肥奶握在了
手中把玩揉捏。

  「你不要碰我,放手啊!」妈妈的奶子被阿生握在手中后,挣扎得越发激烈
了!

  「啪!」阿生一巴掌扇到了我妈的脸上。

  「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想想不听我话的后果!」阿生用手指着我妈的鼻子说
道。

  「大哥,别生气,大哥!这个女人就是这样,被干爽了就会服服帖帖的了。」

  侯三连忙打着圆场。

  妈妈不知道是被那一巴掌打怂了,还是想到自己有把柄落在阿生的手上。已
经放弃了挣扎,低着头愣愣地不发一言。

  「哼,老实了就好。我当然会干她,不过不是在这里,这里不安全。你把这
些,这些,还有这些东西都拿上,去我的房间。」阿生却是觉得这个房间不能久
待,毕竟坚哥就在外面的沙发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也许是看侯三够狗
腿的,便叫上他收拾东西,跟着他一起转换阵地。

  不一会儿,二人便夹带着我妈,以及那些性爱道具去了阿生的房间。这间屋
子现在只留下了坚哥一人,睡在沙发上做着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