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我和黑人床友的往事》 - (2)生日礼物


更新于 2018-02-13 06:18:07
轉換爲繁體

  自从那次一夜激情后,我们依然会偶尔联系,但是两个人似乎有默契一般绝
口不提那晚的细节。(我约过的一些男人很喜欢跟我在短信中回味做爱的过程和
感受,或者经常要求我发性感照片、再续前缘。)我们偶尔会聊聊最近看的的新
闻、新的电影或者他旅行的见闻(他经常去日本和中国参加一些活动,或是为新
店做宣传),却从来没有聊过性爱方面的话题,或是什么时候再次见面之类的事
情。

  我还想见他吗?我不知道,有时候我会边想那晚的疯狂边自慰,回想着那根
巨大强壮的肉棒蹂躏我洞穴时的感觉。自慰前,我会洗个热水澡,放松身体;也
许喝一小杯烈酒,借着酒精的力量让身体燃烧;然后我拉上窗帘,把房间弄得暖
和;脱掉浴袍,平躺在床上,开始慢慢抚摸自己的身体。

  我并不满意自己的身材。虽然有人说我性感,但是我自己更中意女人消瘦纤
细的身形。可惜我天生大骨架,胸部从青春期发育开始就比别人大,臀部更不用
说。这些特点让我在中学时期没少被嘲笑。虽然我腰腹部赘肉不太多,但是中国
大陆传统的校服设计只会突出我的宽肩膀和大屁股。

  别看我现在敢在酒吧夜店里搭讪陌生男人,和不同的男人一夜激情。我心里
很清楚——这些不过是自卑的反弹罢了。

  我中学时暗恋的男同学,却钟情于同班瘦瘦小小的、身材玲珑的女生。我不
敢接近他们,自卑打败了我。

  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敢把自己陷入到感情里。

  我自卑又自傲:明明不喜欢自己累赘的胸部,却总是穿低胸的衣服;明明不
喜欢过于丰满的臀部,却非要去健身房把它们练得更结实。

  穿着低胸包臀连衣裙的我,好像一个可怜的小丑一样,用滑稽的戏装卖弄自
己,就是为了那零星的几声鼓掌。

  我想爱自己的身体,却又没有力气。

  深吸了几口气,把思绪拉了回来。我闭上眼睛,把自己的手想象成男人粗糙
的大手。一只手在乳房上游走,间或揉捏几下乳头;另一只手则伸向了双腿之间
那片秘密去处。

  我的阴毛不算茂密,但是很长。美国女生流行把阴毛剃光,可是我并不喜欢。
一是我私处的皮肤非常嫩,如果被剃刀刮过就会长出小小红疹;二是我不想让私
密处皮肤和内裤过多摩擦导致变黑变糙。

  我玩弄着自己那几根最长的阴毛,另一只手继续轻轻揉捏乳头。其实我的乳
头不够敏感,我通常不会在那里浪费时间。当我感觉到下面的洞口不再干涩时,
我便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那里。

  我把一只手从大腿下面伸过去,手指拨开一边的阴道口。另一只手在里面抠
挖了几下,一股汁液迫不及待地涌了出来。我用手指把淫水涂到了阴蒂上,阴蒂
立刻变硬了。我用手指在阴蒂上按了按,一阵快感弄得我下身酥酥麻麻的,我不
由得浅浅呻吟了几声。

  我依然用手指上下轻柔地揉搓着阴蒂,另一只手拿起手机,点开了一部A片。
我喜欢看有大鸡鸡男主的片子,那种视觉刺激能让我下身春水泛滥。

  片子里的女人声嘶力竭地呻吟着,一根大肉棒拼命操着她的小穴。我的洞洞
也更加湿润了,开始一张一合。于是我改用一根手指揉搓阴蒂,另一根手指插进
了阴道里。

  虽然手指能刺激到G点,终究不如硕大阳具带来的填充感和满足感。于是我
从床头柜中拿出了我的震动棒——这根棒子专为G点刺激设计,顶端的蘑菇头能
轻易碰到女人的G点,加上震动功能,大概一分钟就能让大部分女人达到高潮。

  可是我喜欢细水长流的自慰,所以我只开了震动的最低档,然后把蘑菇头在
洞口轻轻旋转研磨,等更多水流出来时才慢慢插进阴道里。

  我换了个姿势,趴在床上翘起屁股,这样能使震动棒更容易触碰到G点。我
用一只手抓住震动棒还留在体外的一端,开始在阴道里旋转抽插。

  如果是和真阳具做爱,最舒服的方式是几浅一深或是大起大落,毕竟鸡巴的
硬度还是没法和震动棒相比,而且不会震动。但是身为人造机械的假阳具则非常
坚硬,加上震动的频率高,如果也像平时做爱一样大起大落则会伤到自己,也无
法体会其妙处。所以用震动棒时,慢慢旋转研磨才是最舒服的玩法。

  快感在一点点增加,我又把震动开大了一档。我把棒子稍稍拿出来了一点,
积攒已久的淫水顿时奔涌而出。正在播放的A片里的女主也快被操到高潮了,于
是我把棒子的角度稍微调整了一下,让头部可以直接刺激G点,这种方法可以让
我一瞬间达到高潮。我让自己的呻吟声释放了出来,达到高潮的那一刻我的身体
又开始剧烈抖动,阴部收缩了几下,直接把还在震动的棒子推出了体外。

  关掉了震动棒,我拖着刚刚高潮过的绵软身体去冲了个澡,然后就回到床上
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第二天是我的生日。我是同一届留学生中为数不多成功留在美国工作的人,
相应的,我在这里也没什么知心朋友。这大概是我独自过的第三个生日了吧。

  下班后,我从附近的中国馆子里买了我最喜欢吃的金沙蟹,开了罐啤酒,又
放了一部我最喜欢的剧,勉强算是为自己庆祝了一下。

  要不要看看他在不在,顺便打个生日炮?我拿起手机,找到他的号码,然后
又放下了。

  算了,万一他说没空,那岂不是自讨没趣?

  我又看了几集剧,就去睡觉了。

  接下来的一天是周五,在我住的这块地方(纽约某区),周五晚上就是各式
牛鬼蛇神出来狂欢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着大麻和酒精的味道。

  我正合计着要不要去酒吧喝一杯,这时候手机响了。原来是他发来的短信:
「昨天是你生日吗?」

  「是啊,你怎么知道?」

  「在你Facebook上看到了呀。」

  「哦,原来是这样。」

  「那你庆祝了没有?」

  「庆祝什么啊,老了一岁有什么可庆祝的。」

  「你这个人可真没意思。」

  过了一会儿,他又发过来一条:「10点钟在我俱乐部门口见。」

  「干什么?」

  「你别管了,过来就是了。」

  「是不是要让我帮你们刷盘子?我不去。」

  「你吃错药了吧,十点钟准时。」

  「好吧……」

  算了,反正周五晚上也没事干,去看看他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十点过十分,我到了他俱乐部门口。他正站在外面,手里端着一个小纸盒。

  「你终于到了,不是说好十点整的吗?」

  「唉,纽约的地铁,你懂的。」

  「我拿着这东西一直提心吊胆的,快帮我解决了。」

  「到底是什么啊?」

  「给你庆祝生日。」他打开纸盒的盖子,里面是五个装着琥珀色液体的小杯
子。

  「这是……」

  「我店里最好的威士忌,快喝。」

  「这算什么生日礼物啊……」

  「哎呀别浪费时间了,等下被条子看到可就死定了。」说着他把一个杯子硬
塞到我手里。在纽约户外携带酒精饮料可是犯法的,没办法,我只好一口喝干。

  不愧是好酒,完全不辣,入口回甘。

  「杯子怎么办?」我问他。

  「扔了,越远越好。」他说。然后他拿过我手中的杯子,用力扔到空旷的人
行道远处。

  「这样好吗?」我迟疑着。「过生日就是要做点坏事。来,再喝一个。」说
着他又把一个杯子塞进了我的手里。

  两杯喝进去,我已经感觉到酒劲了。「快,把杯子扔出去。」我也学他的样
子,把杯子扔到了没人的地方,远处传来玻璃碎裂的清脆响声,他哈哈大笑起来。
「好,现在是第三杯。」「就我一个人喝,你都不喝,太不公平了。」「本来就
是啊,是你过生日。」「不行,你也得喝。」「好吧好吧。」他只好拿起一杯喝
掉,然后立刻把剩下的两个杯子塞进了我手里。「都是你的。」

  唉,看来今天不醉不行了。我喝掉了剩下的酒,然后我们一起把杯子砸了。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拉低了我的笑点,我突然觉得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傻透了,
不由得和他一起傻笑起来。

  「喂,还能走路吗?」他冲着蹲在地上大笑的我喊道。我摇了摇头,「我们
要去哪儿啊?」「去我家。」「不行啊,我喝醉了,走不动了。」

  他把我拉起来,叫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扶着我上了车。车上的汽油味儿弄得
我头更晕了,我干脆把头枕在他肩膀上。

  大概十分钟左右,我们到了目的地。他架着我一步一晃地走回了他的寓所。

  因为不是第一次来,我也没跟他客气,直接走进卧室一头栽倒在床上。

  「我去洗个澡,别睡着啊。」

  「好。」我已经醉得不行了,可是我还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只是实
在没法做到「不要睡着」。不到一分钟我就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次醒来时,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扒得精光,一双大手正揉搓着我的双乳,
下面的洞穴也在被一根肉棒用力插入着。

  我条件反射般「啊」得叫了一声,他立刻用嘴唇堵住了我的嘴巴。「嘘,没
事没事。」他一边安慰我,下身却丝毫没有放缓。他把我的屁股托起来,用力分
开我的双腿,好让鸡巴插得更深。他吻了吻我的嘴唇,又把我的头偏转到一边,
开始轻轻吸吮我的耳垂。

  其实我的耳朵也是一个特别敏感的地方,我曾经有过被亲吻耳垂就达到高潮
就经历。三重刺激让我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屁股也开始一挺一挺得迎合他的操
干。

  「不是说让你等我,不要睡着吗?我都操了快半个小时才把你操醒。这么不
乖,要怎么惩罚你呢?」

  他的嘴唇慢慢向下游移,停在了我的锁骨上。接着,他开始轻轻吻舔着我的
脖子。这时候他的手也没闲着,他去床头上摸索了几下,接着我又听到了那熟悉
的嗡嗡声。他暂停了抽插,把一个小巧的跳蛋借着我下身泛滥的春水又塞进了我
的阴道里。

  本来我的小穴已经快被他的大肉棒插到爆炸了,没想到又被塞进来一枚跳蛋。
我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他立刻把震动开大了一点,然后慢慢地开始用肉棒带着跳
蛋重新抽插我的阴道。震动带来的酥麻缓和了一点痛苦,我的身体也在拼命分泌
爱液;慢慢地,痛苦减轻了,取之而来的是双倍于平时的强烈快感。跳蛋的震动
想必也给他带来了一样程度的刺激,他开始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声,原本在我身
体上温柔爱怜的吻在此刻也变成了动物样的舔舐和轻咬。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把鸡巴拔了出来,大口喘着气。「你射了?」
我问道。「当然没有。」他一把把我翻转过去跪趴在床上,把跳蛋重新塞了进去。
我心里又害怕又期待,后入式能带给我无以伦比的高潮,这次可是还有个跳蛋在
里面呢!我会不会爽到昏过去啊?

  他把跳蛋稍微拉出来一点,然后鸡巴顶着阴道上部插了进去。这样跳蛋就直
接被压迫到了我的G点上。他开始快速在我的阴道里抽插起来,跳蛋也在鸡巴一
进一出的带动下不停地摩擦G点。

  我本来就喝了很多酒,已经有一点点尿意了。这样猛烈的刺激下我感觉到了
一阵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我好像快失禁了。「把跳蛋拿出来,好不好?」我
带着哭腔哀求他。「为什么?不舒服吗?」他问道。「不是,我好像……会尿出
来……」说完这句话我都羞得快哭了。也是啊,二十几岁的大姑娘被操到尿失禁,
怎么想都是超级丢人的吧。

  「我知道,宝贝。没关系,让它出来吧,那并不是尿。」他对我说,我也已
经到极限了,果然,好像排尿一样,一股股温热的水流从我的下身喷射了出来…

  …我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大腿,发现都是湿漉漉的。我一个没忍住,委屈地啜
泣了起来。

  他有点慌了,手忙脚乱地把跳蛋和鸡巴从我身体里抽出来。「宝贝,你怎么
哭啦?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只是顾着小声抽泣,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见我没回答,只好胡乱用手摩擦我的后背。突然间,他好像明白了我的心
思,把房间里的夜灯打开,说,「我告诉过你不是尿了啊!宝贝,你刚刚潮吹
(squirt)了!」

  我回过头去看了一下,果然,床单湿了一大块,他的下半身的体毛上也挂着
一些水珠。可是那些水渍是透明无色的。

  「可是,我把你的床都弄得这么湿了。」

  「嘿嘿。」他又发出了那种坏笑。「别担心,我早就在床单下面铺了一层塑
料布。」

  「为什么你会知道……」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逼你喝那么多酒?」

  我恍然大悟,「原来你早就预谋好了!」

  他把我搂进怀里,「宝贝,这是你第一次潮吹吧?」我害羞得点点头,「你
怎么知道?」

  「因为很多女人一生都没有潮吹过呀。

  这才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他说完便吻上了我的嘴唇,我们的舌头缠绵
在一起。我很喜欢轻轻咬他厚厚的嘴唇,他也就随我咬了。

  我们又温存了一会儿,因为湿床单实在不舒服,我们就转移到了沙发上。我
帮他把安全套取下来,然后把他有点软下来的肉棒放进了嘴里。我不敢深喉(喝
了酒,怕呕吐),只是用舌头在龟头和阴囊之间来回舔着。不一会儿,他的肉棒
又恢复了坚挺。这次,他坐在沙发上,让我跨坐在他的大腿上面,然后扶着肉棒
一点一点地坐了下去。

  这次是我掌握了主动权,我搂着他的脖子,用小穴一上一下地套弄着他的肉
棒。我回想起A片里的女主角都喜欢在女上位时转圈扭动腰臀,于是我也试了一
下,他发出了满意的哼哼声。可能嫌我动的不够快,他托起我的屁股,开始用力
向上顶撞冲刺。龟头直接冲撞着我的花心,让我身体开始抖动,不一会儿就到了
高潮。我的高潮持续了很久,我拼命抓着他的肩膀,左右扭动身体,大声急促地
呻吟着。他也快受不了了,翻身把我压在沙发上,猛得操了几十下,终于射了出
来。

  第二轮结束后,我彻底脱力了。我们就这样搂在一起昏睡了过去。





3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