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我和黑人床友的往事》 - 3、饼干


更新于 2018-02-13 06:18:32
轉換爲繁體

  自从那次为我庆祝生日后,我们又见了几次面。基本上就是吃饭,看电影,
泡吧这些普通男女在一起时都会做的事情,再以一个晚上的翻云覆雨结尾。都说
黑人男不仅工具大,活儿也好。其实这个还真不是适用于所有人——我认为我见
过的几个黑人男中只有两个算得上工具大,活儿好的只能他一个人。

  可是,活儿再好,如果没花样也会慢慢变得无趣。可能各位已经发现了,我
经常喝酒。但是我并不真的喜欢喝酒,很多时候喝酒只是为了助性。

  而且我去体检时,医生说我的肝脏功能比较差,建议我戒酒,我答应了。

  自从戒了酒,我感觉好像性生活总是缺了点什么。大概我平时还是比较内向
害羞的性格;反倒是酒精上头时,话也多,戏也多,胆子也大,在床上也更野。

  我戒酒之后,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跟他没有见面,大概有数月之久。我偶
尔会看到他更新Facebook上的自拍,背景总是不同的国家。偶尔回到纽
约,也是停留一两天就走了。

  说实话我还真的有点想他。特别是当我约了别的男人做爱时,总会有意无意
得把他们放在一起比较,比较完的结果就是更想他了——他的吻,他滚烫的身体,
还有那根又大又粗的肉棒。

  有一天周末,我正在家百无聊赖,突然收到他的信息:「我一会儿就要在X
X平台直播,有空过来支持一下吧。」

  不说我还真忘了,现在他主打中国市场,不仅弄了微信微博,还经常在国内
各大直播平台直播。

  这样一来也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他工作时会是什么样子呢?我去那个网站注
册了个账号,等着他直播开始。

  过了十分钟左右,他的直播开始了。没想到他这个直播看得人还不少,不一
会儿功夫就有一万多人进了直播间,直播内容主要是他在翻唱一些hiphop
作品(他平时也做一点音乐)。可能是在中国的直播平台不太经常能看见美国黑
人,很多网友都在评论里跟他聊天。

  突然间我想出一个坏主意,于是我把名字改了一下(原本是用我的英文名)

  ,也开始在评论里跟他聊天。

  「嗨,好久不见!」

  过了一会儿,他在直播里说,「是啊是啊,最近很忙啊。」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回复我,于是又发了一条:「你现在在哪儿呢?」

  有几个网友也问了一样的问题。他说,「我现在在三藩市,明天我的俱乐部
在三藩市的分店要开业啦。」

  看来这种问题不够劲爆。我想了想,写道,「你什么时候回纽约呀?我可想
你了。」

  我发现他盯着镜头大概愣了一秒钟,然后马上用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说:
「新店的开业活动要持续三天,结束了会回到纽约总店。」

  看来这次成功得引起了他的注意,我一边偷笑一边又发了一条:「对了,谢
谢你的生日礼物,真的很特别。」

  当他这次看到我的发言时,他停止了原来在说的话,用迟疑的语气问道:
「XX(我临时起的网名),你是我在纽约的朋友吗?」

  我大笑着回答,「是啊,我还欠你五杯酒呢,下次给你补上。」

  这次,他应该不会不知道我是谁了。只见他略显尴尬得清了清嗓子,然后对
着镜头说,「我想把这首歌送给我的朋友。」

  (粗口和跟性爱有关的内容是hip hop的一大特点。)

  「I met this girl, her name I neve
r know……
  She said she loved me and she wan
ted me.
  She is sexy, she gets big titties
. I love the way she fucked my dick
.
  I took her home, and she was drun
k.
  She asked me fuck her like a beas
t.
  She is crazy, she is hot, she is
a beautiful girl with straight blac
k hair.
  I wanna tell you that I need her
and I really really miss her…」

  (歌词大意:我遇到一个女孩,她的名字我并不知道;她说她爱我,她说她
想要我。她很性感,乳房很大,我喜欢她操我鸡巴的样子。我把她带回家,她喝
醉了,她让我像野兽一样干她。她很疯狂,她很热辣,她是一个有黑长直发的美
丽姑娘。我想告诉你,我需要她,而且我真的真的很想她……)

  我中途就退了直播。过了几天,我又收到他的信息,约我晚上出来看电影,
还说准备了好吃的。好吃的?难道是棒棒糖吗?

  我们看的是刚上映的一部喜剧,凯文?哈特主演的。我问他好吃的在哪儿,
他神神秘秘地拿出一块饼干,掰了一小块儿给我,说这是从加州买来的好东西。

  我尝了尝,樱桃巧克力夹心,味道还真是不错。我让他再分点给我,他说第
一次不能吃这么多。我纳闷,为什么不能吃多?怕我发胖吗?

  不过我本身也不爱吃甜食,就从包里拿出一袋薯片吃着。

  电影看到一半,我感觉有点异样:虽然没喝酒,但是我的头开始发昏,身体
也轻飘飘的。我还以为是电影院里太闷了,于是想走到外面去透透气。

  没想到,一站起来我就差点摔倒。我扶住过道边的扶手慢慢走了出去,感觉
脚下发飘,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等走到了外面,发现我的听觉和视觉都变得奇
怪了——我感觉所有的声音都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的,而周围的人们也都变成了
慢动作。

  我走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洗脸,旁边一个女孩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我抬
头看了看镜子,发现自己眼白发红,神情恍惚。

  我赶紧走回了放映厅里,那种飘飘忽忽的感觉还是没退。我推了推他,「我
感觉不太舒服,怎么回事啊?」

  「是吗?这么快,看来真的是好东西。」

  「什么跟什么……」我突然想起来电影开始之前他给我的那块饼干,「你刚
刚给我吃的是什么??」

  「那个啊,你不知道吗?是大麻饼干。」

  大麻对于我这种从中国来的人相当于毒品,我吓得心脏差点骤停,压低了声
音对他说,「你怎么不告诉我呢?我从不碰这种东西的啊!」

  「是吗?这里可是纽约,别告诉我你从来没试过。」

  「我可不是那种人!」

  「哪种人?」他的语调有点不高兴。「这不是毒品,如果是毒品,怎么会在
大街上的商店里卖呢?」

  「这些是从商店里买的?」我吃惊得问道。

  「当然了,都说是加州来的了。这东西在加州是合法的啊。」

  我半信半疑,心里还是有点忐忑。「好吧,可是我感觉不太舒服……」

  「你第一次试,可能有点嗨过头了。没关系,如果你不舒服的话,我可以带
你回我家休息一下。一般睡一觉就好了。」

  「那我们快走吧。」我觉得剧场里从来没有这么气闷过,不停地催促他快走。

  回到了他的住所,我坐在沙发上开始发呆。他问我要不要喝水,早就口干舌
燥的我赶紧点头。他去倒了一杯水给我,我贪婪地喝了起来。他坐在我旁边,把
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的身体不知道怎么了,这样一个轻轻的肢体接触好像
被电到一样。我一个激灵,水就呛到了喉咙里。我开始剧烈地咳嗽,他连忙帮我
拍打背部。我咳得面红耳赤,直不起腰来,他就顺势把我搂在怀里抚摸我的后背。

  可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大麻催情」吧,我的身体本来就敏感,现在的敏感
度好像提升了几个量级。我感觉我的全身都变得和乳峰一样敏感,等我终于停止
了咳嗽,才感觉到仅仅是抚摸后背就给我带来了强烈的快感。

  我轻轻呻吟,在他怀里扭动着身体。我的脸好像在发烧,看起来一定很红。

  我抬起头来,刚好对上了他炽热的目光。想都没想,我就吻上了他。

  我们的吻比以前的哪一次都缠绵悱恻,我发现在大麻的作用下,我变得十分
主动,攻击性也更强。比如这个吻,从头到尾都是我在掌握着节奏,他只能乖乖
配合我的动作。接吻的时候,我的手也没闲着,而是去解开他的腰带和裤子,把
他早就硬得像石头一样的肉棒拉了出来,放在手里套弄了几下,然后低下头含进
了嘴巴里。

  我先把龟头含进嘴里吮吸,手在下面玩弄他的阴囊。等到龟头马眼中分泌出
了咸咸的液体,我才开始慢慢把整根肉棒往嘴里深入。一边深入一边不忘用舌头
在阴茎上绕着圈圈地舔着。

  终于,我把整根肉棒都吸进嘴巴里。我发现由于大麻的作用,我的喉咙变得
不再敏感,被刺激时也不会产生想要呕吐的感觉。于是我把龟头卡在喉咙下面比
较狭窄的地方,用舌根压住龟头末端,开始快速的上下运动。

  这招果然是绝杀,他在我的攻势下发出了兴奋的吼叫声。把我的头用力压在
了他的胯下。这下子我没法上下运动了,于是我开始左右摇晃我的脑袋,让龟头
继续在我的喉咙里摩擦。嘴唇也紧紧吸住他的肉棒,发出响亮的吮吸声。

  我想起来我以前在纽约性爱博物馆里看见的一幅海报,好像是历史上第一部
以口交为主题的成人片。海报上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美女含着粗大的鸡巴,而
题目就叫「喉咙里有阴蒂的女人」。我当时觉得,这无非就是男人想出来哄女人
的玩意儿,深喉不吐就不错了,哪里会像「有阴蒂」一样有快感呢?

  事实证明,我还是经历的不够多啊。此刻我好像把男人的肉棒当成了天下最
好吃的东西,不停地吸吮,发出嗯嗯的声音表示我的满足。

  他突然按住我的头,让我不要动,然后把鸡巴从我嘴里抽了出来,开始大口
喘气。

  「想射了?」

  「是啊,你的小嘴太厉害了,太美了。」

  「射到我嘴里嘛,我想吃。」

  「真的?你会吃下去吗?」「是的,求你了,射到我嘴里嘛。」

  他用手撸了几下,然后猛地把鸡巴塞进了我嘴里,迫不及待地开始射精。我
也按照约定,把浓稠的精液一口口咽了下去,还帮他把鸡巴上剩下的精液舔干净
吃掉。

  他一边发出满意的呻吟,一边托着我的脸看着我吞咽他的精液,又把手伸进
我内裤里抠挖着。我下身早就分泌了好多粘稠的液体,他用手指插着我的阴道,
「宝贝,你今天太骚了,连小穴都湿成这样了。」

  我已经情迷意乱,顾不上那么多了。我自己脱掉了下身的衣服,爬到他身上
想像上次一样坐他的鸡巴。没想到他等我爬上来后突然把我抱起来反压在沙发上,
鸡巴一下子操进我骚水泛滥的小穴。我吓得尖叫了一声,他则开始用力操干我的
阴道。他一边大力抽插,一边说「骚货,我要先操你,还轮不到你操我呢。」

  我被他干得欲仙欲死,口里无般不叫,身体在下面像蛇一样扭动不停。几分
钟后就达到了我的第一次高潮,我发出销魂的喊叫声,「啊……你再用力一点嘛
……我要……啊……哦……」他被我刺激得兽性大发,把我整个人都撞击得差点
掉到地板上。

  他又压着我大力操了几下,然后一下子把我翻转过去,让我趴在沙发靠背上。
他把我的头压下去,然后粗暴地拨开了我的两瓣屁股。

  我知道他想干什么,去用力拨开他的手,「不行……不要弄那里……」

  他用力抽打了几下我的屁股,我疼得没有力气再去推开他的手。他趁机把我
的两个手腕抓住,用皮带捆了一起来。

  我发出了哭喊声,这下我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只好任由他用手指揉按着
我的后庭小洞。那里传来酥酥麻麻过电般地快感,我的淫水更多了。突然,他把
一些凉凉的东西滴在了我的屁洞上,我心里怕得要命,毕竟我的后庭还没被开发
过。然后我感觉他拿着一个软软很有弹性的东西慢慢戳着那里。「我从来没做过
后面的……」「真的吗?那我会让你爽的,相信我。」

  他顺着润滑液把那个东西塞了进去,我的屁股瞬间感觉被撑满了,然而这种
感觉意外地很舒服。他接着把肉棒也塞进了我的阴道里,这下我两个洞洞都被填
满了。

  两个棒棒一起插我,我还是第一次试。真的好满足,不到几分钟我又高潮了。
这次是双重高潮:我的后庭和阴道同时达到了高潮,两团小火焰结合成了燎原大
火,我的身体燃烧了起来。我头用力往后仰着,下身猛烈收缩,嗓子里发出了满
足的喊声,真个身体都僵直了。

  他等我的第二次高潮结束,就拔出了放在我后庭里的东西,拿出来时发出了
像拔出酒塞一样的声音,我才看出来那是个肛塞。

  我还以为结束了,没想到他趁着我后庭湿滑全开时把鸡巴直接插了进去!我
痛得大叫,于是他没有像刚才一样插得那么深,而是在外面轻轻抽动。他一边干
我的后庭花,一边把一个震动假阳具塞进了我的阴道里。阴道的震动同样刺激着
后庭,我的阴道又像上次一样喷水了。他看到,立刻把自己的鸡巴换进去感受我
潮水的冲击。

  就这样,我的三个洞被他轮番玩了好久,而我的手也一直被皮带绑着。直到
他终于再一次把精液射进了我的嘴巴,才想起来要给我松绑,这时候我的手腕已
经被勒出红印了。

  我们歇了一会儿,又大战了一次,才彻底把欲望释放干净。

  后来,这种小饼干就成了我们做爱前的保留节目,而我也和他享受了前所未
有的性爱体验。





3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