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武林花劫》 - 第八章大意的代价


更新于 2018-02-17 07:09:24
轉換爲繁體

  王吉此次前来小孤山,由于深知香魂玉魄的厉害,本来已经设计了一整套对
付她们的办法,但是能否成功却殊无把握。没想到也许当真是天亡香玉门吧,居
然让他在这武功奇高的两大长老相互安慰的当口及时赶到,这一下得来全不费功
夫,香魂玉魄纵有天大的本事,也唯有任由王吉鱼肉!

  云姬笑声如铃:「哎哟风弟!今日终于见识了江湖盛传玉洁冰清的香玉门人
原来是这般清纯……不过风弟,这两个骚婆娘的艳名倒是所言不虚,三十好几的
人尚能保持如此美貌,连姐姐都有点羡慕呢!」

  「云姐何必过谦,却不知这两个婆娘床上功夫又保持得如何?我想能有云姐
一半能耐就算是出类拔萃了!」

  这时王吉走过去将二人的身体转过来,让她们仰面朝天直对着自己。以卓临
风面貌出现的他俊俏非凡。但香魂玉魄在武林中是何等身份?!十数年来二人受
尽江湖中人仰慕,如今却浑身上下被一个浪子肆意品评,心中羞愤可想而知!

  二人之中毕竟是万香魂比石玉魄老练得多,震惊稍过之后,心中马上盘算起
脱困的之计,她一边潜运起明月神功想要强行冲开被王吉封住的穴道,一边开口
骂道:「狂徒!你既知道我香玉门之名,最好一剑将我们杀了,不然我门之人定
会将你碎尸万段!」

  王吉的嘴角浮现起一丝冷酷轻蔑的笑意,他当然知道万香魂心中打的如意算
盘,无非是想吸引自己多跟她废话,这样她便可以多争取时间冲开穴道。所以王
吉走到她们面前,二话不说地便将自己身上的衣衫慢慢脱去。

  「两位想必知道,最近江湖上有个人处处与香玉门为难……」

  「你……你便是」风剑「卓临风?!」石玉魄忍不住喊了起来。

  王吉冷冷一笑,「正是在下……两位既然知道在下的身份,想必对在下的行
径也略知一二吧?」

  此时王吉身上的衣衫已经尽数除去,呈现在香魂玉魄面前的,是一具完美男
性的雄壮身躯,特别是胯下那条男人雄风的标志,更是夺人心魄。

  两人之中石玉魄尚是待嫁之身,一看之下大叫一声,想要转头不看,但苦于
穴道被制,哪里动得了分毫?而万香魂寡居已久,对男人的性具却稍有一点了解,
比起她那死鬼丈夫来,眼前这根东西长了何止俞倍?一念及此,尽管自知十分不
妥,万香魂还是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王吉观颜察色,已知两人中无论武功心智均以万香魂较深,而石玉魄则较为
单纯,便决定先行将玉魄征服。这样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万香魂的信心。

  于是王吉走到玉魄面前,蹲下身子,伸手拨弄着她下身的芳草,并道:「云
姐,听闻香玉门玉魄长老三十许人仍是小姑待嫁之身,不知可是真的?」石玉魄
方才和万香魂厮混之时阴毛之上沾满她们两人的淫水,被王吉魔手一摸登时差点
晕了过去。

  万香魂大叫道:「淫贼!你要是敢动我师妹一根寒毛,我万香魂做鬼要不会
跟你甘休!」

  云姬一听不禁发出一阵轻笑:「香魂长老,你说我风弟现在动的,算不算是
贵师妹的」寒毛「呢?咯咯,我看你还是省点力气吧,待会我风弟那根宝贝可不
是一般人能够受得了的哦!想运功冲穴?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说完移前两步,
在香魂的穴道上又补上了两指。

  一时间万香魂不禁万念俱灰,而且马上的,她便看到了让她更是伤心欲绝的
一幕:她心爱的师妹,被一个臭男人肆意地奸淫。

  王吉在玉魄的身边躺下,马上感觉到她的身上传来一阵阵的颤抖。王吉伸手
在她的裸体上摸索着,石玉魄那从未被男人触摸过的身体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王吉心里好笑,回过头来对云姬道:「云姐,我看这玉魄长老还真是一个处
女哦,三十好几的人了,被我一摸就紧张成这个样子。」

  云姬笑道:「风弟,你不知道,这女人表面上紧张,内里可是骚浪得很哦…

  …「说完探手在玉魄的淫穴上摸了一把,伸手到王吉眼前,果然玉魄刚才王
吉在抚摸之下又泄了一些淫水出来。

  王吉心中对奸淫玉魄的期待不禁又深了一层,毕竟要找到处女不难,可是三
十多岁而且如此貌美的处女就是可遇不可求了。王吉侧躺着身子,同时将玉魄的
身子也侧过来面对着自己,玉魄如花的面容离他便只有咫尺之远。看着玉魄楚楚
可怜的样子,王吉心中不由也涌起一股歉意。但是为了范柳芸造下的孽,石玉魄
作为香玉门的长辈就必须付出代价!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在心里又给自己找到一个理由之后,王吉柔声对石玉魄道:「玉魄前辈,你
还没有享受过男人带给你的乐趣吧?!你放心,我保证会比你跟你师姐两人磨镜
快乐百倍……」

  石玉魄天性单纯被动,如今心中知道被奸淫的命运已是不可避免,只求眼前
这个恶徒不要带给自己太大的痛苦,「你这个恶……公子……我还是第一次……

  求你不要太……「说到这里一阵羞愧涌上心头,再也说不下去了。

  万香魂看到师妹如此惨状,想到不一会同样的厄运就会降临到自己头上,饶
是她性格如何刚强,也只能愣愣地流下泪来。

  王吉抱起玉魄的一条玉腿,让自己的肉棒慢慢的探入她未经开发的桃源圣地,
不一会已停在她的处女膜前,王吉肉棒的前段轻抵着玉魄的处女膜,享受着这保
存了三十五年完好无损的肉膜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阻挡,玉魄的肉壁包容着王
吉的肉棒,处女的紧窄果然非同寻常,令王吉的肉棒不其然地一阵抖动。

  王吉在玉魄的耳边轻语道:「前辈,你看我的大肉棒就让顶开你的处女膜了,
从此以后,你就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你做我的女人吧!好吗?」玉魄何曾被男
人在耳边如此温柔地轻语?何况说话的内容又是如此地羞人?心神不由大荡。而
这时王吉的肉棒的每一下轻微的抖动都随时有攻破她处女膜的危险,偏偏却并不
真的进入,这令她产生难以忍耐的痛楚,玉魄不禁低声地闷哼出声。

  这时王吉知道已是夺取玉魄处女身的最佳时机了,于是他轻轻地让肉棒刺穿
玉魄的处女膜,直入她的阴道,玉魄珍贵的处女之血沿着王吉的肉棒滴落在地上,
在地上留下一个血的印记,便如同是玉魄失身的标志。

  玉魄三十五岁初次人事,便遇到王吉这根远超常人的宝贝,其中痛苦可想而
知。好在王吉心中对奸淫她此事毕竟尚有歉意,加之对她又颇为怜惜,因此动作
已是尽可能地温柔,饶是如此,玉魄一时间也是疼得死去活来。

  王吉停下动作,待到玉魄痛苦稍停,便继续在她耳边轻语:「前辈,现在最
痛苦的一段已经过去,接下来我就要让你享受人间极乐……你不要太紧张,放轻
松点,这样会更加快乐的哦……」玉魄这时哪里还有精力念及其他?王吉的话刚
说完,她便愣愣地点了几下头。

  王吉心中大乐,便开始继续深入玉魄阴道的深处。在前进的过程中,他明显
地感觉到有一种开垦荒地般的快感和成就感!玉魄紧闭的穴肉,随着王吉肉棒的
深入而逐寸逐寸地开放,她的感受也随着王吉的动作而慢慢地改变。从一开始的
痛斥心扉,渐渐地变成开始享受王吉插入的快感。

  终于王吉的肉棒顶到了玉魄的子宫口,他在此停止动作,问她道:「前辈,
我的宝贝已经顶到你的花芯了哦,你是不是可是感觉到爽了?」玉魄的脸不由羞
得通红,但是那两只娇艳得如同要滴出水来的眼睛,却把她内心的渴望完全无遗
的表露了出来。

  王吉让肉棒在玉魄的阴道中来回抽送了两次,龟头接触到她紧压的肉壁,使
他的欲火更加高涨,王吉渐渐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玉魄此时已经开始能够享受
王吉肉棒带给她的无比快感,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阵阵闷骚的哼声。

  王吉知道第一次交合不宜给玉魄太强的刺激,这样以后恐怕会在她心中留下
恐惧的印记,何况在她之后还有一个香魂要满足,于是他加快抽送了几十下,把
玉魄送上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便想要抽出肉棒,但在抽出前的刹那,他看到玉
魄被自己奸淫得秀眉紧辍的样子,心中爱煞,便将精关一松,将一股稠热的精液
射入她的子宫之中!

  玉魄被王吉精液一冲,登时再次到达高潮。王吉射精之后,让肉棒保持坚硬,
在玉魄的花芯上又旋磨了几周,玉魄那堪如此的攻击?顿时昏了过去。

  王吉站起身子,再走到一直在一旁观看他奸淫自己师妹的香魂面前,王吉让
沾满玉魄淫水的肉棒在香魂的乳尖上挫了几下,香魂成熟的乳房马上产生反应,
乳尖高挺了起来!

  对香魂王吉就没有像对她师妹那样的温柔了,他说道,「你的师妹可还是处
女阿,你这婆娘早就嫁过人了,骚穴不知被干了几次?少爷今天大开善心,帮你
把后面的处女开了吧!」说着将香魂的身子翻转过来,先用手指拨开她后面的菊
穴,使它稍微张开些许,然后就让自己湿漉漉的肉棒一下插了进去!

  王吉的肉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入万香魂菊穴,万香魂惨叫一声,她的身
子经受不起如此激烈的撞击,猛地向前扑去,王吉急忙伸手将她抱住,让她不至
于跌倒在地。然后便开始了对她后庭的开发。

  万香魂毕竟是年近四十的人了,虽然练武不辍,身材得以保持完好,但是她
的养生之道无论如何是无法和云姬相比,王吉明显地感觉到她的臀肉已经有点松
弛,手抓上去感觉已经没有什么弹性。但是这样反而让他那深处她菊穴中的肉棒
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王吉一边让肉棒一下下狠狠地轰击她的后庭,一边用右手
一下下的拍打她的臀部,很快的香魂的屁股已经开始呈现红色,这让王吉的兽性
更加高涨,不自觉得加重了肉棒上的劲道。

  万香魂一开始还随着王吉的抽送而发出一阵阵的悲鸣,但是不久后便再也无
声无息,王吉只道她在自己肉棒的奸淫下已经昏死过去,便也不以为意,大肉棒
依然在她的后庭中不停纵横驰骋。

  开垦香魂后庭的感觉比方才夺取玉魄处女时更加的强烈,王吉渐渐地便全心
得融入到这种奸淫的快感之中,脑中再无其他,只剩下眼前这个美艳的徐娘那一
下下不停抖动着的雪白玉臀。

  世间的事往往便是如此,但一个人做某件事过于顺利的时候,便会失去应有
的自觉和警戒,而当他面对的对手拥有相当的实力之时,失去警戒便要付出沉重
的代价。古人给这样的情况起了一个贴切的名字:「乐极生悲」 .

 王吉开始发现不妙是源于肉棒感觉到在香魂的体内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的流

  动,起初他以为是她在自己奸淫下的正常反应,但很快地他就发现自己错了,
而且错得是非常的离谱,他注定要为此付出代价,沉重的代价!

  原来,由于在奸淫香魂的菊穴时毫无怜惜之心,王吉不知不觉地将真气融入
在肉棒的冲刺中源源不断地输入她的体内。香魂的明月神功已达到第七重境界,
真实功力不要说胜王吉甚多,就是放眼天下,当今在她之上也只有寥寥四五人而
已。而王吉跟云姬因为这段时日对付香玉门实在太顺利了,尽管嘴里不敢轻视香
玉门,但是内心深处毕竟已经有点不把她们放在眼里!以为连续点了万香魂两次
穴道便可高枕无忧,那想得到她的明月神功已经到了只要稍有一点外力,便可纳
为自己所用,从而一举冲开两重封穴的程度?

  方才香魂在王吉的屌干下假装昏迷,原来就是在运功冲穴,王吉的肉棒感觉
到的气流就是她运功时的迹象,可笑王吉还自以为是的不放在心上!

  这时,冲开穴道的万香魂猛地转过身来,眼里满是仇恨的怒火,王吉大惊之
下,双手本能地往外一推,想要让自己的肉棒离开她的身体。可惜这一切都太迟
了!香魂追魂夺命的一掌已经当胸劈到!王吉欲避无门,胸口硬生生地承受了七
重功力明月神功的雷霆一击!这一击就算是王吉先有准备,凝聚全身功力去接也
非受伤不可,何况是在全无防御之下?一击之下,王吉顿时鲜血狂喷,向后踉跄
了好几步,再也站立不住,只得无奈地向后倒了下去。

  事出突然,在旁的云姬待要相救,已经来不及了!这时她见香魂已经侵上想
要再补一掌将王吉了断,忙飞扑过来,帮王吉挡下了接下来这致命的一击。万香
魂未能如愿击杀眼前大仇,怒火如同要四散喷出,施展开全身功力,一着着向云
姬疯狂地攻去!

  云姬心里暗暗叫苦,看王吉受伤之重,一时半刻绝难起身。香魂的武功又比
自己高出不只一筹,这时她如果只求自己脱身而去当然绝非难事,但是经过这段
时日来朝夕相处的神仙时光,云姬的内心早将王吉当作比她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
的存在!她一边勉力接着香魂的攻势,一边不停盘算着解危之计。

  不消片刻,云姬计较已定。只见她长袖飞舞,使出她的独门绝技「招蜂引蝶」 ,
顾名思义,这一招是从云姬天下无双的媚术中演化而来,便如同她施展媚术时花
芯会有强大的吸力一般,此招一出,四周顿时潜流暗涌,将她们二人紧紧裹住,
就这样牵引着香魂向洞外移去。

  万香魂片刻间已知云姬的想法无非是要将自己引开,让王吉有多一点的时间
恢复以便逃命。便狠狠的道:「云梦淫妇,今天你们两人休想能有一人活命!」
说罢手上加紧,只求将云姬立毙掌下,但是云姬全身功力凝聚的「招蜂引蝶」又
岂同寻常?香魂的身体还是身不由己地一步步向洞外移去。

  这时王吉真气急转,可是明月神功的一击又岂是好相与的?王吉爆气数次,
也只能勉强支援着坐起身子。

  香魂和云姬的声音渐渐地远去,此时王吉心里的真是五内如焚。他深知云姬
的武功,在香魂这样的攻势下,她最多也只能支撑半个时辰。既心焦云姬的安危,
又苦于再也无法动弹分毫,一时间他的真气竟无法凝聚。

  也许「祸不单行」这句话真是千古真言,就在王吉身处如此的危机之中时,
他发现了一件更加可怕的事:方才在他奸淫下昏死过去的石玉魄,竟然悠悠醒转
了!

  难道自己真是如此不幸?壮志未酬……

  王吉自知无幸,索性也不再去做那徒劳的努力。只是脸上带着一种似笑非笑
的表情,平静地看着石玉魄。

  玉魄醒来之后,马上就发现师姐和另外的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洞中只剩下
眼前这个全身赤裸的男人和同样全身赤裸的自己。而且从下身传来的阵痛和床上
的点点落红,无不表明了自己的处女之身就是葬送在这个男人手上的!

  玉魄的眼神中只剩下一阵空洞,按理说,她应该一掌将眼前的淫徒击毙。但
是无知为何,当她看到王吉嘴角那淡淡的微笑时,便会想到不久之前在床上同王
吉的抵死缠绵,尽管并非出于本意,但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印记已经深深地烙入了
她的脑海。

  这时王吉看到玉魄眼中的迷漫,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线生机,他勉强调和自己
的呼吸,慢慢开口道:「玉魄前辈,晚辈冒犯佳人,如今只求一死……能死在前
辈玉手之下,当真是作鬼也风流……如果前辈今后能不时想起晚辈曾和你有一夕
之欢,晚辈此生无憾亦……」

  玉魄听到王吉如此痴心的倾诉,生平不知男女间之情为何物的她又怎能分辨
真伪?此时她只觉心乱如麻,一掌击毙眼前之人固然易如反掌,但是之后呢?之
后自己又能如何?毕竟这个男人的影子今生是再也挥之不去了……一念及此,玉
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失声哭了出来。

  王吉喘息片刻,接着柔声道:「晚辈今日死在晚辈掌下,九泉之下若有人问
我可曾后悔……晚辈必答之曰死而无悔!……能同尚是处女的前辈效鱼水之欢,
就算是为此而死,又有何撼?」

  看来王吉的温柔攻势已经收到了功效,而且意外地给他带来了生机!这时玉
魄竟悠悠地道:「你……公子……所言可是句句是真……」

  王吉心知一味强调自己句句是真只会带来反效果,便不再作声,只是尽量温
柔地注视着玉魄。

  玉魄内心的情感一时在王吉的引导下尽数爆发出来,伏在他的身上大哭起来,
王吉轻轻地啃着她的发端,鼻子闻着她秀发的清香,嘴唇在她耳边轻轻地撕磨。

  这时玉魄发现王吉的伤是她师姐的明月神功造成的,王吉便轻轻将他被香魂
击伤、云姬暂时将她引开之事说给她听。

  玉魄一听之下十分紧张:「那你要尽快离开……师姐的武功太强,我也不是
她的对手的……」王吉微微一笑,「玉……能够得到你的心,就算死我也是开心
的……」

  玉魄玉面不由羞红一片,但是她立刻又道:「不行的,我一定要救你!不要
想其他的,凝神接受我的真气!」说完拿起地上的衣衫,先自己穿戴整齐,再帮
王吉也着好。然后运起明月神功,将真气不断输向王吉体内。

  这一来果然有神效,王吉感觉玉魄的真气正渐渐将香魂的明月神功逐出自己
的体内,按这样计算,只要再又半个时辰左右,他就可以恢复功力了!

  可是天不遂人愿,就在玉魄帮他疗伤一盏茶功夫之后,王吉发现洞外已经有
一个人在接近,他知道那绝对不是云姬,而且从玉魄激动的反应中,王吉知道那
来人除了万香魂外不可能是另外的人!

  天意……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