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武林花劫》 - 第十章密室的春色


更新于 2018-02-17 07:18:22
轉換爲繁體

  长沙,香玉门总舵。

  石玉魄眼神呆滞地看着眼前的纱窗,她的眼中已没有泪,泪早已流干。

  这么多年来与她风雨同舟,无论心灵或肉体上均有着最亲密关系的师姐,此
刻正静静地躺在前厅的大堂上,只是永远都不能再起来了。

  师姐的致命伤是咽喉的一剑,据当时目击的人说,凶手是一个剑法凶悍的少
年,当然,也就是本门欲得之而后快的「风剑」卓临风。

  「师姐,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放走了他……」玉魄的声音令人意外地显
得万分的平静,「不过,我求过你不要再去找他的麻烦了………被他……时,虽
然并非出于我的本意,但是他真的让我享受到做女人的乐趣……师姐,这么多年
来,你一直告诉我,男人是多么的肮脏,和男人做那事儿是多么的痛苦,现在我
知道,你无非是想把我留在你的身边……师姐,我不知道该恨你还是感谢你……

  这时,玉魄的耳边想起了轻轻的一声叹息。

  玉魄骇然擡头,只见在她门口的一颗大树之上,一个身影正静静的凝视着她,
尽管她对这个身影并不能说是很熟悉,但是她还是一下就知道了,来者只能是那
个侮辱了她,但也给她带来无限生趣的人。

  王吉从树上一跃而下,径自走到玉魄的面前,玉魄明显显出手足无措的尴尬,
面对着杀死师姐的仇人,按理她应该毫不犹豫的一剑向王吉砍来,但是只要想起
那一次王吉那强劲的臂弯、有力的冲刺、醉心的情语带给自己的无限欢愉,这一
剑又叫她如何能够砍得下去?

  王吉伸出右手,轻轻地将玉魄搂在怀中,他知道此刻身处龙潭虎穴,一个不
小心就会踏上不归路,方才在前方制住一个丫头询问云姬的踪迹,她却茫然不知,
所以他也只好改而盘问出玉魄的住处。比起如无头苍蝇般四处搜索,从玉魄身上
套出范柳芸的下落显然更加方便。

  玉魄感受着王吉温暖的怀抱带给她的安全感,纵是再强的女人,在伤心无助
时最渴望的也无非是男人的呵护,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再一次涌了出来。

  「玉……告诉我她们将云姬囚在哪里了?我们这就去吧她救出来,然后我们
一起去找一个没有别人的地方,从此不再和人动手,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王吉尽自己所能地用最温柔的声音,在玉魄的耳边轻轻地诉说。

  玉魄愣愣地擡起头来,「没有人的地方?不再动手?……永远在一起?真的
可以吗?真的有这样的地方吗?……」

  「有的,我保证我会给你这样的一个地方……」王吉轻吻着玉魄的发端。

  「好吧,我带你去。」玉魄的声音仍然显得那么的空洞无力,也许此刻她的
心中早已失去了应有的主宰吧?

  香玉门称雄江湖垂三十年,自然有它独到之处。长沙总舵在数代掌门人经营
之下,以规模而论绝不在武学渊源的少林寺之下。王吉在玉魄的指引下左旁右绕,
心中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暗暗庆幸没有贸然闯入。

  走了有大半个时辰光景,玉魄将王吉带到一间小屋之中,指著书柜后面道:
「那天师姐将她抓回来后就是囚在这里面的。」王吉感激地冲着玉魄点了点头,
「好吧,那我们进去吧!」

  玉魄伸手在墙上不知什么地方拨弄了几下,只见书柜慢慢地向旁移开,露出
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洞口,王吉跟玉魄对望一眼,更不迟疑,大踏步走了进去!

  「咯咯,咯咯,十年前就名动江湖的一代英俊剑客,多情种子」风剑「卓临
风原来长得是这个样子,而且是如此年轻,咯咯,小女子今天终于有缘一见了。

  声音传自密室尽头的一张椅子上,发声之人,不问可知,就是王吉这次复仇
之行的最终目标:香玉门下任掌门,武林未来领袖,「玉蝶香剑」范柳芸!

  王吉尚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自己欲除之而后快的仇人,眼前的范柳芸眸子宛如
一湖秋水,配上细长入鬓的秀眉,如玉似雪的肌肤,风资绰约的姿态,加上玲珑
剔透的身材,确是罕有的美人。

  凭心而言,若单以相貌而论,范柳芸确是王吉见过的美女中最出色的一个,
比之师姐君燕更要胜过一筹。只是君燕天生的言行可亲,让人不自觉地如沐春风,
这一点却是别人无论如何去模仿也学不来的。

  王吉强抑住自己冲动的心情,展颜笑道:「范小姐,在下一位朋友前日无意
中失落在贵门中,不知可能让她出来一见?」

  「咯咯,卓大侠果然快人快语,好的,这就让你见见你心爱的云姬一面!」
说着两掌一拍,只见在她身侧的一道墙居然慢慢向上移了上去。

  墙后是一场香艳无比的活春宫,只见一个女子的双手被反着绑住,通过一条
长绳高高地吊在地上,那女子的身躯拦腰折着,双膝跪在一张宽长的桌上,上半
身与桌面平行,满头秀发和两个奶子无力地向桌面方向垂着,身体上满布着横七
竖八的抓痕。尽管看不到她的脸,但是从身形王吉一下就可以知道这人必然是云
姬无疑!

  而这时在她的下方,一个中年男子正无力地耸动着他的腰,让他那有点软缩
的肉棒一下下进出在云姬的淫穴中。更惨的是,在云姬身子后面赫然还扒着一只
男人,巨大通红的肉棒在云姬的菊穴里不断地轰击着!这还不止,在她们的前方,
还有一男二女在疯狂的交合著,两个女的王吉也都都认识,分别是曾经被他强暴
过的「香玉门」下「飞花镖」祈若兰和欧阳琳,而那男人年纪轻轻,面貌俊俏,
王吉却没有见过。

  那男子用力地抓着祈若兰的玉乳,让「飞花镖」口中喊出搀杂着痛苦与快感
的呐喊,下身飞快地在欧阳琳开苞不久的秘穴里抽送,欧阳琳也不闲着,像狗一
般的张着口,在祈若兰的下体啃咬着。

  祈若兰受不了这种上下夹攻的快感,胡言乱语的淫声从她的口中不断地传出,
动人心弦的淫声浪语,激发着在她身边的两个男人……

  「喔……小哥哥……你……你的手抓得……抓得姐姐好过瘾喔……小师妹,
姐姐的……姐姐的浪穴……要你啃重一点……啊……爽……好爽啊……嗯……对!

  用力……对!用力一点……咬烂姐姐的小肉洞……喔……好爽……好痛快…
…好舒服……姐姐……姐姐我快……快飞上天……哦……哼……哼……喔…

  年纪轻轻的欧阳琳也是抽空大声浪叫:「啊……好过瘾喔……大肉棒哥哥你
的……你的大肉棒好硬好烫……烫的妹妹的穴心好酥麻……好爽喔……嗯嗯……

  啊呀好痛快呀……「这时在云姬身下的中年人似乎在祈若兰和欧阳琳的浪叫
下又重振雄风,双手猛搓云姬胸前巨乳。并且擡起头去吻云姬葡萄色的奶头,嘴
里发出野兽般的呻吟。

  被干得神志不清的云姬,配合著那男子和背后男子抽插的动作,前挺后迎,
淫水不断的向外猛泻,沿着屁股沟流出,在地上形成一个水滩。

  良久之后,猛插云姬后庭的那个男人,身躯剧烈地摇晃,然后「卜」的一声,
在云姬的后庭里射出了一股又浓又腥的精液……

  密室中的三男三女,除了云姬的面貌无法见到不能判断之外,其他人的眼中
都只剩下一片欲火,很明显是服下了非常霸道的控制心神药物以及春药!

  范柳芸见王吉的眼中神色闪烁不定,得意地笑道:「卓大侠,你可能还不认
识这两位元,来来来,我来介绍介绍,这两位正一起干着你的云姬的是我的代掌
门师叔唐凡唐大侠,还有我训练出来的」巨棒奴「,而这位则是北海世家的二公
子北海鸣少侠。咯咯,那天我将云姬带到这个密室,我师叔说我们香玉门名门正
派,无论如何不可动以私刑,既然如此,柳芸就只好喂师叔一点药物,让他对你
的云姐动动淫刑了;而这位北海公子那天向柳芸信誓旦旦要取卓大侠的人头,后
来却又灰溜溜地跑回来说找不到卓大侠的下落,柳芸就让他和唐师叔一起伺候你
的云姐了……」

  说到这,范柳芸的脸上闪过一丝荡色,「咯咯,没想到你的云姬服了药后浪
劲可也真大,竟然让两个男人都招架不住……咯咯,柳芸只好又找来这个巨棒奴
了,帮她通了后门才算是把她制住……不过这药的效力也真是出乎柳芸的意料,
说不得,只好让这两个和卓大侠有一夕之缘的浪蹄子也来掺一脚,不然他们可是
连柳芸都想侵犯呢!」范柳芸知道卓临风对云姬情真意切,故意将话说得淫亵无
比,目的当然是要让王吉被怒火冲昏头脑,偏偏她说着脸上又显出楚楚可怜的样
子,荡意更盛。

  王吉这时怒极反笑,「」玉蝶香剑「范小姐,如果今天你落在卓某的手上,
你能否给我一个不将你奸淫至死的理由!」说着大踏步向范柳芸所在的位置走了
过去!

  剑光,在昏暗的密室中交织。

  一方是在怒火的刺激下劈出迅雷般复仇之剑的热血少年,另一方是继承了武
林统帅香玉门绝世剑法的绝色美女,这一战,关系的是双方的生死存亡!

  一百招……两百招……两百五十招!

  王吉越打越是心惊,范柳芸的武功,竟然还在他的师叔万香魂之上!若不是
由于白薇身上的神奇力量使得他的功力大增,柔月爆剑的威力发挥了出来,恐怕
此刻自己早已躺在她的剑下!

  却不知范柳芸心中的惊讶决不在王吉之下!因为她本以为凭借着她已经达到
第八重的明月神功,要将王吉拿下并非难事,但是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这个想法
显得是那么的可笑。因此,范柳芸决定使出她安排好的致命圈套!

  只见范柳芸剑法加急,将王吉的攻势稍稍抑制,然后伸手到腰间将一物抛出,
顿时一阵类似丝竹的声音在密室中四处回响。王吉正觉诧异,不知道她此举有何
用意,突然就看到方才还在墙后淫乱的唐凡、北海鸣、祈若兰和欧阳琳四人,转
眼间全都走了出来,然后自觉地拿起摆在墙角的长剑,疯狂地向自己攻了过来!

  情形顿时变成了王吉要同时面对五名高手的合击!唐凡等四人看来在药物的
控制之下已经神智全失,剑法也变得毫无法度可言,招招都是进手招式,但是他
们五人的合力已经足以让王吉应接不暇,毫无出手反击的机会!

  范柳芸看到王吉已经处在了绝对的劣势之下,剑上丝毫也没有放松的意思,
而是更加狠辣的向他攻来。

  顿时,王吉的身上不可避免的四处挂彩,手臂、小腿、肩膀、后背……

  一时间,王吉感觉到失败离他是如此的接近!随着伤口的增多,他的神智越
来越不清晰,但是一个信号却无比顽固的占据着他的脑海:打败范柳芸,为师姐,
为云姬报仇!

  顿时,王吉的心境进入了一个单一的境界,体内的气爆也变得比以往更加的
强劲!手上挥出的剑已经没有招数可言,只是简单地配合著气流爆出的方向划出
轨迹!

  烈阳爆剑、柔月爆剑的最高境界,日月交辉!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王吉这种无招数可言的出剑方式,在对手眼中却变成了
最可怕的剑法!不仅快得吓人,而且攻击的角度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原来,经过体内经脉爆炸的王吉,真气的运行方式已经和天地之间的某种神
秘的真理相通,以往的王吉,只懂得在出手的一刹那运用这种力量,也就是烈阳
爆剑的出剑方式,而如果对手招架住王吉这一击,他就只能运用被强化了的经脉
之力作战。而通过刚才的一番决战,让王吉在危险中悟出了「意随气走,随心所
欲」这至关重要的八字真言!

  攻守之势顿时逆转,范柳芸的脸色也慢慢变得异常难看,王吉的功力突然增
强,显然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啊……」一声惨叫响起,只见北海鸣脸上露出异常古怪的表情,两眼直登
登地看着范柳芸,缓缓地倒了下去,他的左胸口处被王吉一剑刺中,出现一个不
大的血洞,伤势直达心脏,顿时气绝。

  王吉的攻势由于北海鸣的倒下而更加显得凶狠,片刻之间,唐凡、祈若兰、
欧阳琳都被王吉击中穴道,失去了再战的能力,也是王吉心存仁慈,没有取去他
们的性命,只是将他们击昏而已。

  这时大局已定,范柳芸安排下的毒计没有奏效,这就将她置身于死地!

  范柳芸毕竟不愧为一代女中枭雄,惊惶之色在脸上稍纵即逝,马上恢复了往
常的妩媚笑容。

  王吉冷冷地看着她,就想看着一块躺在砧板上的肉,赤裸的肉。

  果然,范柳芸很快的就变成了一个赤裸的女人。

  她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美艳,眼神充满了诱惑的火焰,她樱唇微张,露出
她整齐如玉的贝齿,一只手轻轻的放在嘴唇上,另一只手慢慢的解着身上的衣带,
配合著身躯独特的抖动、从内心深处发出的销魂的鼻息,构成了一幅人世间最具
诱惑力的画面。

  随着身上衣物的渐渐消失,范柳芸离王吉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来到王吉的面
前,范柳芸慢慢地跪了下去,一边擡头用她那水汪汪的媚眼看着王吉,一边伸手
在他的胯下探索着。

  「咯咯,风哥哥,想不到你的武功高强到这个地步,相信你小弟弟的」武功
「也是很惊人的……芸芸的小淫穴真是很想和它交一交手哦……风哥哥,你就把
芸芸收在身边伺候你的小弟弟好不好?有了芸芸的帮忙,凭着风哥哥的武功,要
将整个江湖掌握在手中也是一点不难的……」

  权力、美色、金钱……无论哪一种,对一个男人的诱惑都是难以估量的,何
况面前的情况,是只要王吉一点头就可以全部拥有的。

  但是王吉的眼光却还是那样的一片冰冷,而从他口中蹦出的话也足以让范柳
芸心死。

  「干你的淫穴?会的,我一定会的!不过干完之后,如果你还有一口气留下
的话,那才是人间奇迹!」

  伴随着残酷的话语,王吉一脚将跪在地上的范柳芸踢得仰面朝天,他转头向
着后面的玉魄说道,「玉姐姐,我这样做是不得已的……你也看到了,她对我的
人做了些什么……」石玉魄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王吉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除去,将肉棒放在躺在地上的范柳芸淫穴口上正想插
入,却发现她的淫水早已将她胯下的森林弄成了一片沼泽。

  「真是难得一见的骚货,明知道这是你的最后一次被干,居然还能浪成这样
……不行,玩这么湿的淫穴只会让你这骚货爽死……」王吉环顾四周,突然看见
刚才被他接下放在一边的摇光宝剑,顿时计上心头。

  王吉回身拿过宝剑,范柳芸顿时脸色大变,王吉笑道:「放心,你这骚货只
能死在我的肉棒之下,不会死在剑下……」一边说,一边手握剑柄,将冰冷的剑
鞘插入了范柳芸淫水汹涌的穴中,直达子宫口上。

  范柳芸疼得汗珠在额头上拼命涌出,王吉哪去管她的死活,将她身躯翻转,
让她像狗一般爬跪在地上,长剑撑着地面。王吉走到她的身后,二话不说,肉棒
雷霆万钧地轰入了她的菊穴!

  范柳芸的菊穴明显不是第一次开发,王吉的肉棒并没有享受到披荆斩棘的快
感,好在王吉也不指望她还是原封货,只是要通过这种奸淫给她最大的痛苦。

  「贱货,你好好给我听着,本少爷不是什么」风剑「卓临风,我是」幻剑门
「第十四弟子王吉!知道你为什么要死?因为你害死了我最爱的师姐!燕……燕
……看我怎么给你报仇吧!」

  这时王吉拔出肉棒,转到范柳芸身前,命令她张开口来吸吮自己的肉棒,他
将功力凝聚到下身,使得肉棒硬如钢铁,保证范柳芸即使想咬也无从下口。

  想不到范柳芸这浪货丝毫不顾王吉的肉棒上还沾着她菊穴里的垢污,伸手捧
着肉棒就放进口中。这个骚货的口技当真不错,王吉舒服得闭起眼睛享受起来。

  「好个骚货,口技比我师娘还要行啊,呜……」

  就在这时,范柳芸的脸上浮现出一股得意的淫笑,她突然站起身来,将王吉
的身躯紧紧地抱住,而且在他耳边浪浪地说道:「风……不,吉哥哥,你连你师
娘都上过啊?你放心,你死后芸芸还是会让你销魂的……」

  事情是如此的突然,以至王吉根本没法反应过来,这时王吉看见在旁边的梁
上,一个身影如一道飞虹般俯冲下来。速度之快,令行动被范柳芸控制的他毫不
回避的余地。顿时王吉明白了过来,原来这才是范柳芸最后的陷阱!最致命的陷
阱!

  这时在旁的玉魄大叫一声:「小心!」身形一闪挡在王吉和范柳芸身前,拔
剑向那个身影砍去!

  可惜那个身影实在是太快,玉魄的阻挡显得是那样的无力,「当」的一声巨
响,玉魄的身形直飞出去,一道剑痕从额头直垂下来,顿时香消玉殆!

  玉魄的牺牲给王吉带来了一线生机,他全身的劲力最大限度的一爆,终于将
范柳芸震开,同时王吉急速往旁边一闪,上面的剑光从他胸前滑过,在他的胸口
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痕。

  王吉惊魂初定,急忙擡眼望去,只见那道身影原来是一个身材瘦长、道貌岸
然的道士,而这时范柳芸正伏在他的肩上,笑吟吟地看着王吉,手里把弄着那把
王吉方才将剑鞘插在她淫穴中的摇光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