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黄祸 (武林花劫续集)》 - 第十九章出宫


更新于 2018-02-19 06:16:44
轉換爲繁體

  第二朝清早,令妃一觉醒来,看到一旁皇后和王吉都尚在沉睡之中,床上还
残留着昨晚荒淫时留下的精液斑驳,华贵的凤塌一片狼藉,尚未干透的精液、淫
水在绣着鸾凤合鸣的被子上比比皆是。

  想起这些残留物中间就有自己的一份,令妃便不禁又是玉面霞烧。多年来清
心寡欲,多年来的严守妇道,多年来的母仪天下,竟在昨晚一夜间全部风流云散
去!

  扪心自问,令妃相信自己并不是淫荡的女人,虽然近年来皇帝宠爱德妃,冷
落了自己,但是令妃也从来没有红杏出墙的念头。

  皇家宫禁森严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是主因仍然是令妃多年来根深蒂固的妇道
之念。

  令妃是个聪明且深具智慧的女人,她深知皇上的爱不久长,而且宫闱间的倾
轧永不间断,与其去和三千人争来争去,不如只投钱龙皇帝一个人所好,以退为
进!

  平时她更对每个人和顺温厚,使得皇后都视其为知己。令妃深知宫廷嫔妃的
无奈,女人都怕迟暮,尤其是在美女环伺的后宫!即便是皇后,算算也快四十岁
了,青春不再,当然皇恩也不复当年!

  如此情况之下,「和顺圆融,善体君心」,便是令妃在后宫身居高位的唯一
法门!但是为何昨夜自己便如此的把持不住呢?

  令妃实在百思不解,最后只得长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所谓的冤孽吧……」

  算是在心里给你自己一个不甚满意的答案。

  经过昨夜的狂欢,令妃久旷的思想和身躯都被王吉那条迷人的肉棒完全的解
开,她知道自己已经做不回以前那个温文贤淑的令妃了,她的灵魂、她的躯体,
已经属于这个男人,这个除了皇帝之外唯一能够进入她小穴的男人,贤淑的令妃
已经不复存在,现在的令妃已是这个男人的棒下之臣。

  就在令妃思绪万端的时候,皇后和王吉也都慢慢地醒来。看到令妃若有所思
的样子,皇后向王吉打了个眼色,王吉会意地坐到令妃的身后,伸手从背后搂住
令妃。

  令妃赤裸的身躯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王吉马上体贴地用手握住令妃盈盈一握
的淑乳,然后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娘娘,不知您昨夜是否尽兴?如今天色尚
早,要不要在下再满足娘娘一次?」听到王吉富有磁性的挑逗之声,令妃已经平
复下去的欲火又被无情的点燃起来。这种成熟的夫人便是如此,长日的久旷平时
并不觉的如何,但只要被打开一个缺口,马上便如同黄河氾滥般的不可收拾了。

  令妃在喉咙间小声地「嗯」了一声,几不可闻,若不是王吉此刻便贴在她的
耳畔,实在不知道她是要还是不要。

  王吉得意地一笑,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和皇后一样,被自己彻底的征服,往
后只要他有需要,这个高贵的美妇便会毫无抗拒的脱光自己华丽的宫装,任他奸
淫、任他鞣虐、任他的肉棒插遍她全身的洞穴。只是由于个性上的不同,令妃并
不能向皇后那样完全的忘记羞耻。

  「这样也好,」王吉在心中暗道,「两个贵妇,一个如牡丹般华丽奔放,另
一个如青莲般清丽含蓄;正是各有各的妙处!我王吉可以享此美女,人生还有什
么遗憾?」想到这里,王吉的肉棒已经开始发胀,鲜红的龟头在晨曦的造谣下发
出一阵诱人的光泽,看上去更显得令女人心驰神往。王吉一摸令妃的下体,还残
留着昨夜的余温,淫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现在还尚未干透。

  「如此甚好!」王吉心道,便抱起令妃的娇躯,让她面朝下对着凤塌,双腿
屈曲跪在床上,两手支持,形成狗扒的样式。然后自己跪在令妃身后,两手抓住
她的腰脊,肉棒一捅,从背后捅入了令妃的骚穴之中。

  令妃昨夜至少让王吉在她的骚穴里抽插了两千抽,长时间没人开采的小穴已
是有点红肿不堪,方才一时性起答应了王吉的要求,这时肉棒一入才知道吃了苦
头。小穴里充血的嫩肉被粗大的肉棒再度光顾,其中的苦楚实在是难以言谕!

  好在王吉身经百战,知道令妃目前的情况不容得自己随心所欲,便放慢了速
度,让令妃的身体能够有个适应的过程。

  等到令妃的苦楚稍有减弱,王吉才快马加鞭,用连续的重插将令妃快速的送
来高潮!令妃忘情地发出惊人的狂叫呐喊声,甚至眼泪都忍不住涌了出来,但是
内心的舒爽却是无与伦比!

  等到令妃从花芯的深处喷出一股清清的阴精时,王吉便温柔地拔出肉棒,然
后令皇后上前,分别帮令妃和他自己清理小穴和肉棒上的污迹。

  快乐的时光就在三人的荒淫中度过,此时日头已经升到天空,令妃必须回到
自己的承干宫,否则便会引起宫女太监们的猜度。

  皇后敲了敲床头上的铜铃,门外的乔可人马上便走了进来。可人丫头的神情
有点萎靡,大大的眼睛上有一圈明显的黑眼圈,很明显这个忠心的丫头昨夜就在
门外守了一夜帮皇后和王吉望风。皇后开口道:「丫头,快点帮令妃娘娘更衣,
然后送她回承干宫!」

  可人答应一声,从地上捡起昨夜令妃被王吉除下的宫装,伺候令妃一件件地
穿起。令妃看着王吉,神情中显露出依依的不舍。王吉捧起她的脸香了一下,
「娘娘放心,在下这几天要出宫办件皇上交代的事情,回来后便去承干宫伺候娘
娘。」

  令妃脸上一红,「王侍卫莫要忘了贱妾便好……」说到这,令妃似乎羞得不
敢再说下去,虽然留恋此地,但她也知道此刻不可久留,只得慢慢地转过身子,
再看了王吉一眼,便随着可人离去。

  看到令妃的身影从宫门处消失,王吉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皇后见状,便将
自己赤裸的娇躯交到王吉怀中,「怎么?舍不得令妃妹子?放心,只要王郎你想
要和她交欢,我自然会安排,让你顺心如意……」

  王吉叹到:「王某武夫一个,能得到兰兰你和令妃娘娘的身子,实在是再无
他求……只是这一次,这一次不知还有没有命回来,再和娘娘你相会了!」

  皇后大惊失色,「王郎何出此言?皇上要你出宫去做什么?是不是什么危险
的事情?我马上去面见皇上,求他收回成命如何?」「唉……没有用的,皇上给
我天刃密令,命我去刺杀戚武鸣!天刃密令,如果泄漏出去就是灭族的大罪!你
又如何能向皇上开口?」

  「刺……刺杀戚武鸣?」皇后脸色霎时间变得苍白,她显然知道,这样的任
务是多么的危险,王吉此去,一去无回绝对是大有可能的!

  「我就是有一点不明白,」王吉说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皇上怀疑
戚武鸣造反,要他的人头,却又要保存他的名节,只需下一道秘旨,命戚武鸣自
裁,然后对外宣称他为国捐躯便是。就算戚武鸣想反,只要早作准备,量他也不
敢不听旨……何必派刺客去刺杀他呢?」

  皇后长叹一声,「这其中的盘根错节,王郎你不是皇家之人,自然不会明白
……令尊若在朝中,怕也逃不过这个漩涡!好在王大人先知先觉,远走岭南,实
在是智者之为啊……」「娘娘知道皇上为什么要戚武鸣的人头么?当真是因为戚
武鸣想反?」「王郎且听我慢慢道来。王郎你可听令尊说过光明殿之誓这一往事?」

  皇后道。

  「父亲不久之前和我说过,十三年前,先皇传位给了当今圣上,约好十三年
后,还政于先皇太子。」王吉答道。

  皇后点了点头,「如今已经是第十三个年头了,若是按照盟约,今年年末就
要举行禅位大典,先皇太子登基,圣上便要逊位了。」「皇上不会甘心退位的…

  …「王吉压低声音,小声说道。

  「王郎也看出来了?钱龙皇帝一代枭雄,自然不会甘心将大好江山,交到他
人手中!据奴婢所知,这些年来,皇上处心积虑,处处布置。当年的十二位顾命
大臣,除了你父亲远在岭南,前内阁大学士刘孺四年前病逝之外,其余的十人,
已经有五人归顺到皇上旗下!拥护皇上继续为君。」

  听到这里,王吉问道:「这么一来,先皇太子不是危险得很么?」

  「说起这个先皇太子,实在不是池中之物!虽说今年只有十六岁,但是听闻
文韬武功无不出类拔萃!更加重要的是,他有我的父亲太师容逸的全力辅佐。十
二顾命大臣之中,以我父权力最大、声望最隆,有他辅佐太子,皇上也是无可奈
何……兵权方面,大勤朝八军中,兰州、武汉、广州、成都、济南五军总兵已经
归属皇上,但是最重要的北京、南京、奉天三军还在太子那方面的控制之下……

  王郎,皇上这次命你刺杀戚武鸣,实际上是一石三鸟之计:其一,除掉戚武
鸣,太子方面便少了一名最能征尚战的将军,先被拔掉了一根爪牙!其二,戚武
鸣一死,皇上便名正言顺地可任命自己的亲信为北京军总兵,将北京军收归帐下!

                 「

  「哦……那第三我也知道了,」王吉接着道,「王天琪的儿子杀了太子的得
力手下,那么如果以后皇上和太子正面对抗,王天琪便不得不站在皇上这边了,
那么剩下的十一名顾命大臣之中,就有六人在皇上旗下了!」皇后点头道:「正
是如此……所以这次皇上给你天刃密令,想必也给了你调动天下天刃的权力,就
是要你保证任务绝对的成功……」王吉点了点头。

  「娘娘,戚武鸣是你父亲的手下,我去刺杀他岂不是让你父亲大人为难?」

  王吉开口说道。

  皇后凄然一笑,「王郎,哀家已经是你的人了。无论皇家的恩怨如何,哀家
只要你平平安安!你刺杀戚武鸣也好,刺杀别人也好,只要你能安全归来,哀家
就心满意足了,皇位江山那些,就让父亲和皇上他们去争好了,哀家只要你能永
远地平安,永远地在我身边……」

  王吉不禁一阵感动,他对皇后可说是只有肉体上的欲望,从来没有真正地对
她动过情意,谁知道皇后对他却是如此的情深意重!

  皇后其实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他和钱龙皇帝的联姻,只是一种政治上的交
易,父亲将他嫁入宫中,一方面是联络皇上,一方面也是制肋皇上。入宫之后,
皇上表面上和她相敬如宾,其实却完全地将她冷落了,多年来她从来没有受到过
男人的爱。

  是以等到王吉出现在她的眼前,温柔的攻势马上就将她完全攻陷,使得她死
心塌地地为王吉着想,一心只想要王吉一切安好便心满意足。

  想到这里,皇后突然转身,来到凤塌旁的妆台之上,从抽屉中取出一个精美
的玉盒。然后回到王吉面前,将玉盒打开,只见里面是一个小巧的玉瓶。「此瓶
中有番邦进贡的龙凤回春丹二十粒,治疗内外伤势都要奇效,而且能解百毒,只
须服下一粒,多重的伤势都能慢慢复原!哀家收藏了许久,王郎今后将他带在身
边,以防万一吧!」

  王吉接过玉瓶,打开瓶盖,一阵芳香马上满布整座宫殿,果然不是寻常的丹
药。王吉将玉瓶贴身收好,对皇后说:「娘娘,在下这就出宫了,我和天刃的人
约好午时在宫外会面,一同去刺杀戚武鸣的。」

  「皇上派了天刃的人和你一起执行这次的任务?」「正是,现在看来,天刃
那个姑娘既是助我铢杀戚武鸣,可同时也是皇上派在我身边监视我的了……」

  「天刃的姑娘?你说的可是那个冷霜华?」「正是!」

  王吉诧异道,「娘娘认识此人?」

  皇后长叹了一声,「王郎你要千万小心这个女人!冷霜华是天刃最高级杀手
中,唯一一个以真面目出现的人,相比天刃其他人的躲躲藏藏,冷霜华算是最为
人所知的天刃杀手了,每次她出现的地方,总会带来一场杀戮!我父亲注意皇上
的天刃组织多时,冷霜华可说是天刃执行高级任务的第一人选,可见她的厉害,
而且此人心狠手辣,出手决不留情,那一次永州总兵全家三十七口,上至他七十
多岁的祖母,下至刚出世几天的小孙子,被人杀得干干净净!据我父亲调查,这
件案子是皇上命令天刃暗中执行的,原因只是那总兵被皇上暗中查出曾秘密帮太
子练兵!而下手的人,正是那个冷霜华!」

  「如此狠毒?」王吉不禁打了个冷战,想不到如此娇小的一个姑娘,下手竟
如此的不留情面!

  「总之王郎你要处处小心……皇上位高权重,目前你是无法逆他的命令的。

  只求你顺利杀掉戚武鸣,注意千万不要留下证据,让人查出是你下的手,这
样无论今后皇上和先皇太子争位的结果如何,王郎都可立于安全之地……我会派
人暗中保护你,不过你还是要万分谨慎行事!「

  王吉呵呵一笑道:「娘娘,在下怎么说都是江湖上打滚过来的人物。生生死
死,倒也不十分放在心上……」

  一听此言,皇后秀眉一蹙,泪水竟已经在眼眶中打转,王吉见状,忙柔声说
道:「江湖上要我命的人成百上千,我王吉到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地?要我死没
那么容易!何况如今我知道娘娘在宫中等我,我更会处处小心,平安回来和娘娘
再度相会的。」

  皇后这才止住悲切,依偎在王吉怀中,「王郎快去快回,哀家日日在宫中为
你烧香祈福,愿佛主保佑你早日归来……」王吉又在皇后的樱唇上吻了一下,捡
起了地上的衣服,皇后伺候他将衣服穿好。

  这时门外传来了乔可人求见的声音,皇后打开门来。可人走了进来,说道:
「禀告娘娘,令妃娘娘已经回到承干宫,一路无人发现。」皇后点点头,说道:「

  可人丫头,你这就把王郎送出宫去。「可人应声道:」是。「王吉便起身,
再和皇后道别一声,便随乔可人向宫外走去。

  这时日头已经接近正午,阳光猛烈地照射在皇冠的琉璃瓦上,反射出强烈的
光芒,彷彿昭示着武林中一个光耀照人的人物,正要从皇宫中走出,再度投身到
腥风血雨的江湖杀戮之中!

  经历过和香玉门的殊死决斗,经历过师门中人的围剿抓捕,经历过皇宫中的
勾心斗角,王吉早已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江湖小辈,如今的他,就像是传说中浴
火重生的凤凰一般,他的重出江湖,将给这个已经处处危机的江湖带来什么呢?

  此刻,怕是唯有上天才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