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黄祸 (武林花劫续集)》 - 第二十章花开并蒂


更新于 2018-02-19 06:17:22
轉換爲繁體

  话说王吉随着乔可人往宫外走去,一路经过无数守卫哨卡,此时正午将至,
正是皇宫中最多侍卫当值之时。

  王吉和许多侍卫都是相识,不敢让他们看见自己,一路垂头望地,紧随着乔
可人走。好在乔可人是皇后身边红人,侍卫无人不识,是以一路上也无人查问端
地。

  但走了良久,却还没有走出皇宫。王吉心中暗叫奇怪,这数月的侍卫生活,
使得他虽不敢说对皇宫的路径了如指掌,但是从坤宁宫到玄武门这段路却是再也
熟悉不过,按理早该已经走出皇城,但是此刻乔可人带路的方向,显然已经不是
走向玄武门的方向,而是兜兜转转,将王吉带到皇宫中一个他从未到过的地方!

  王吉不禁奇怪,小声说道:「可人儿,你这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可人却
又不答,只是从前面伸出手来,在身后摇了一摇,意思是让王吉莫要出声,随她
走就是,然后便又向前走去。

  王吉悄然观察四周的情形,此处离三大殿已远,四下不见宫女太监,周围也
无侍卫巡查,想必是皇城中的某个角落。

  此时可人停下脚步,王吉抬头一看,只见此处是一个小小宫殿,四下极为僻
静,不知是何所在。只见可人走到那宫门外,伸手在门上叩了二长三短地五下,
一个声音在门里面想起,「进来吧。」可人轻轻一推房门,房门应声打开。

  可人回身见王吉愣在原地,没有跟上前去,便巧笑一声:「公子莫要害怕,
我家主子吩咐要见你一面,请跟我来吧。」王吉心中更是狐疑,心想可人的主子
不就是皇后娘娘了么?怎么又出来一个主子?但此刻他好奇心起,也想看看可人
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于是也不作声,随着可人便进入了那座小宫之中。

  进得宫来,王吉游目四望,只见这宫外观虽然不甚大,但里面却显得十分宽
敞,盖因整座宫只分为前后两进:前面是一个大厅,四下装饰并不显富贵奢丽,
引人瞩目却的是厅中靠墙摆着一张极为豪华的大床;而大厅后面就是房间,珠帘
低垂,看不清里面的情形如何。

  王吉开口问道:「可人,这是怎么回事?」乔可人尚未开口,房间内那个声
音再度传出:「王侍卫,可知道我今天找你来此,所为何事么?」声音慵懒柔媚,
显然是出于女子之口,而且声音中似乎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魅力,让每个男人听了
都不由得要心跳加速。

  王吉咳嗽一声,暗道这样的声音显然不是出于少女之口,便答道:「不知夫
人找王吉何事?名人不做暗事,为何如此竟偷偷摸摸?」那房中女子从口中发出
了一阵极大的笑声,似乎方才听到了人世间最大的笑话。

  「王侍卫,你和当今圣上的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都有苟且,正是人世间最大
的『暗人』,何来名人不做暗事之说?」

  王吉大吃一惊,此人如何竟能知道自己最大的秘密?!心念电转之下,一下
明白过来:乔可人既然叫她「主子」,可见她正是受此人指派,那么此人知道自
己的秘密也就不足为奇了。

  想通了这点,王吉反而不再惊慌。扬声说道:「夫人究竟是何人!知道王吉
的秘密,夫人可知道这是人世间最大的危险?」那声音笑道:「王侍卫不用如此
凶霸霸地嘛……素闻王侍卫武功在大内数一数二,不知是否属实?不如让奴家看
看你有多少斤两再说吧!」

  语音未落,只见两条身影从房中飞快地闪出,然后扑向王吉!

  王吉从踏进这个门开始,全身便处于全面警惕的状态,此时看到有人杀出,
更不迟疑,马上身形一退,右手疾快地从背后取出暗藏的宝剑出来。

  「当当当当!」只听见四声清脆的锐器相碰之声响起,王吉已经迅速至极的
挡下了那两条身影分别从左右两方攻来的四剑!

  眼看对手下手如此之快,而且诡异莫名,王吉随即打定主意,先行观察,再
图反击!一念及此,柔月剑法顿时如春蚕吐丝,剑光如织地将王吉全身上下包裹
个严严实实,再无一点破绽!

  那两个身影见王吉采取守势,更不迟疑,两人进手皆全部是进手招数,两把
宝剑快如毒蟒缠身,招招攻向王吉要害!

  可惜在身怀天下第一快剑「爆剑术」绝技的王吉眼中,这两人的剑还是慢得
可怜,若非想从招式中打探出她们的来历,王吉早已反扑。王吉一边防守,一边
偷眼看那两条身影,尽管是一身黑衣,而且皆是黑巾蒙面,但是从她们婀娜的身
姿、轻盈的脚步,王吉还是一眼就判断出这是两个女子!

  可是王吉猜不出的是她们的武功来历,只知道这种四处游走、专攻要害的剑
法,并非中原武学之所有,照王吉估计,那可能是西域或是东海魅国人的武术。

  如是又交了十几招,王吉已经摸清,这二女招数虽精,内力却不足为患。于
是宝剑往外一递,剑式一变,只见一道剑光从左而右如电光般闪了一下,随即便
听到了两声娇呼响起!

  满布室内的剑光刹那之间消失不见,定睛一看,只见王吉满脸得色的站在那
里,手中拿着两条黑色面巾,正是那两个女子用来蒙面的黑纱。而那两个女子愣
在一旁,神色惊讶,彷彿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原来方才王吉浦一转守为攻,出手便使出快剑「爆剑术」来,方才那一闪,
便是王吉的宝剑从左而右地在二女的脸上滑过,将她们的蒙面黑纱挑开,而且劲
道拿捏之准十分惊人,竟然没有伤到那两个女子分毫!这正是柔月爆剑「刚中带
柔」的妙处了。

  那两个女子手摸着脸,心中的惊讶叹服实在是无以复加。她们本来对自己的
快剑极有自信,现在才算见识到了真正的快剑是如何的快法!而在如此之快的剑
法下仍能控制自如,不伤她们分毫,更使得她们对王吉既是佩服,又是感激。

  王吉朝二女看了一眼,不禁觉得眼前一亮!原来,这二女看上去方才豆蔻年
华,满脸的稚气尚未脱去,但却出落的十分的清纯可人。更难得的是二女相貌一
模一样,竟是同胞孪生的一对姐妹!

  此时一阵掌声从房内响起,「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的快剑手!怪不得香玉门
偌大的名气,竟败在你一人手里!佩服,佩服!」王吉冷笑一声,「既然如此,
夫人请速速明言你为何要我到此!否则,别怪王某的快剑无情了!」

  那声音笑道:「王侍卫稍安毋躁,我已派人通知宫门外等待你的那个女子,
说你今日不能赶去和她相见,约她明日再在宫外等候。王侍卫无需担心。」王吉
心中的惊讶更甚,这女人知道自己和冷霜华有约?那么她知不知道自己此行的目
的是刺杀戚武鸣呢?

  想到这里,王吉决定试探一下这个女子,便道:「什么等待我的女子?夫人
既然不肯告知带我前来的目的,那么在下告辞了!」说完后转身向外,作势便要
离开。

  那声音彷彿洞悉了王吉的内心,笑道:「王侍卫不必着急,戚武鸣的人头,
早去晚去,都是你的囊中之物,便听奴家一言如何?」「她果然知道此事……」

  王吉心中暗暗惊讶,至今为止,那女人似乎知道他的一切,而自己对那女人
却一无所知!眼下的局势是敌暗我明,王吉知道此刻自己的处境已经是非常不妙
了。

  「夫人,聪明人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事情的好!」王吉转过身来,冷冷地道。

  不曾想那女人仍是一阵轻笑:「王侍卫太认真了呢……好了,奴家也不再逗
你了。你可知道我找你来此,所为何事啊?」「终于说道正点子上了。」王吉心
里暗道,「愿闻其详!」「嘻嘻,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只是要王侍卫在
杀戚武鸣之前,从他口中套出一样东西的下落。」那女人说道。

  「什么东西?」「一把名叫『大秦之钥』的东西!」「大秦之钥?那是什么
玩意?」王吉不禁奇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奴家多方打探,终于查出戚武鸣身上有着关系『大秦
之钥』的线索,你千万不能在套出秘密之前将他杀死!而且得知秘密之后,马上
便要回宫向我禀告,不可让第二个人知道这个秘密!」说道着,那女人的声音显
得略为紧张,显然那个叫「大秦之钥」的东西对她是非常紧要的物事,是以方一
提起,便不自觉地从语气中表露了出来。

  王吉不禁一笑,「夫人凭什么认为,王某人一定会听从你的号令?」那声音
笑道:「呵呵,想必王侍卫也不想你和皇后、令妃之事传扬出去吧?此事的证人
此刻就在你的身后,王侍卫你想,皇后的心腹丫鬟亲口说的话,皇上能不起疑心
吗?那时,不仅王侍卫难逃一死,恐怕连你远在岭南的双亲,怕都要……」

  说道这,那声音停顿下来,因为她相信王吉已经被她的话镇住。

  王吉暗叹一声,此人能够使得皇后的心腹乔可人听命与她,而且能在皇宫中
为所欲为,权势自然极大,说不定乔可人还是她派到皇后身边的奸细!自己毫无
准备之下,如何能斗得过她?好在她要自己去做的也不是什么十分困难之事,姑
且听她命令,再图后计,倒也无妨。

  此时那声音语调一变,变得更加的销魂蚀骨,竟如同思妇春吟,让男人一听
之下,便勾起床第之思!

  「王侍卫若能助奴家完成了此事,奴家自当侍以枕席,必不令王侍卫徒劳往
返……」言语之下,荡意十足,实是人世间对男子的最大诱惑!

  王吉生性便是万分好淫之人,被此女魔音一侵,顿时欲火勾起。不禁笑道:
「夫人既要王某为你赴汤蹈火,也该在临行前给些许彩头吧?不如先让王某在此
为夫人效劳一番,再行上路如何?」

  那女子从房中发出了一阵花枝招展的笑声,「王侍卫果不负风流之名,怪不
得皇后和令妃都为你神魂颠倒,果然是知情识趣的妙男子、好郎君!可惜奴家今
日身子不净,不宜侍服君子,便让我这两个丫鬟代劳如何?她们二人乃是同胞孪
生,一唤婉怡,一唤婉蓉,皆是奴家一手调教出来的,其中美妙滋味,王侍卫试
过便知……」

  王吉不禁色心大起,转头向方才那两个持剑女子看去。此刻两人似乎已经接
到房中女子的命令,齐齐地脱起身上的黑衣来。

  两条轻盈的腰鼓轻轻一扭,那两袭黑色的紧身衣就像蜕皮似的脱了下来。她
们紧身衣下,竟然是空的,什么都没有穿。日光,立刻透遍了她们象牙般的,赤
裸的肉体。王吉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两条温暖、光滑、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
身子,已经如蛇般将他的身躯缠住。

  王吉苦笑一声,这时房内的声音再次想起:「王侍卫安心在此玩个尽兴,此
地绝不会有人打扰。此二女剑术武功也颇有造诣,就让她们助王侍卫一臂之力,
早日完成任务吧。奴家盼着王侍卫早日归来,好让奴家也尝尝你的雄伟滋味呢!

  嘻嘻……「

  说完那声音已经渐行渐远,终于慢慢消失。而回头一看,乔可人也已经退出
房外,还助王吉将宫门轻轻关上。

  这边二女已经开始助王吉将身上的衣物除去,昨晚连御皇后、令妃二美妇,
若是常人早已经精疲力竭,但王吉精修「爆剑术」,全身劲力无穷无尽,只要淫
心一起,肉棒便能随时如钢般坚硬。此刻在二女贴身赤裸服侍之下,王吉当然也
乐得享受一下这对外貌清纯的淫荡姐妹花。

  王吉细观二姝容貌:一般的清纯可爱,一般的娇小玲珑,实在分不出谁大谁
小。王吉不禁好奇,笑问道:「你们两个,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妹子啊?」二姝
停下动作,其中一女答道:「回公子爷的话,左耳上有痣的是奴婢姐姐婉怡,这
个右耳上有痣的奴婢的妹子婉蓉。」

  王吉仔细一看,果然在二姝一般无二的面孔上,一人在近左耳处有一米粒般
大的美人痣,而另一女则在临近右耳之处有痣,除此之外,别无他异。实在是令
人不得不赞叹造物之奇。

  王吉呵呵一乐,舒服地躺在厅中的大床之上,将二女招到身边,轻轻搂在怀
中:「你们两今年几岁啊?服侍得本公子舒服,本公子将你们收在身边如何?」

  只见二女脸上呈现欣喜之色:「回公子的话:主人已经将我姐妹二人赠与公
子,从此我们就是公子的人了,只求公子莫要赶我们走。奴婢二人今年十六岁
(海岸线法定可插年龄,暴汗,庆幸……)。」

  王吉接着问道:「你们的主子究竟是谁?」二姝脸上的神色马上变得一片苍
白:「奴婢不敢说,公子,只要你完成此处的任务归来,主人自然会跟你说明一
切,但这时奴婢是万万不敢讲的。」

  王吉见二女吓得如此模样,知道从她们的口中套不出什么话来,也就只好作
罢,说道:「既然如此,本公子也就不勉强你们。好吧,就在此地给本公子先消
消火再说……骚娘们儿,弄得本公子欲火高涨,等一下让你们俩知道本公子的厉
害……」

  二女得令,也就不再迟疑,一左一右挨着王吉躺在床上,王吉左拥右抱,一
会香香姐姐婉怡的阴唇,一会低下头吸吸妹妹婉蓉尚未完全长成的淑乳,其中各
种妙处,一时不可言谕。

  温存片刻后,二姝要王吉侧身躺好,王吉依言而做。二女爬到王吉下身处,
姐姐婉怡张口将王吉的肉棒吞入口中,不停地套弄;而妹妹婉蓉则伸出舌头,探
到王吉后面的菊花门上,竟一下下的舔弄起来!

  王吉只觉头皮一阵发麻,从下身传来的感觉舒爽得无以复加。婉怡姐妹二人
看来是经过了长期的床上训练,深知男人身体的各个敏感之处。再加上姐妹二人
一模一样的容颜带来的视觉上的冲击,实在使得王吉爱不释手。

  片刻只见,二女已经将王吉下身两处隐私处清理得干干净净,二女便坐起身
来,一手互抱着对方的玉颈,两张樱桃小嘴紧紧地吸在了一起,不时发出赞叹的
响声,彷彿在交流着王吉下身的污垢之物;而两人的另一手都握住了王吉暴硬的
肉棒,一上一下飞快地套弄,使得王吉的肉棒显得更加的粗壮。

  美女当前,王吉又怎会放过呢?很快的,他就令二女过来,自己仍然躺在床
上,然后将妹妹婉蓉抱起,对准自己那愤怒的肉棒一下挫了下去!

  婉蓉青春的小嘴里面马上发出了一阵愉快的呼喊,王吉则尽情享受着十六岁
少女充满弹性的肉穴。而姐姐婉怡也不甘落后,爬到王吉上身处,伸出妙舌,轻
轻地在王吉两个乳头处环绕舔弄着,更加增进王吉的淫性。

  这时王吉哪还管它什么皇帝的密令、艰难的任务,只是全心全意地享受着这
两具青春洋溢的甜美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