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已经全部修复)免费在线看HD高清AV视频,请去视频区!
视频区


《妻淫罪在谁》 - 第七章


更新于 2018-03-05 06:39:32
轉換爲繁體

    也难怪只是通着电话就足以叫小丽会如此心神荡漾,酒店里的一幕实在是太
火爆不堪了,宽敞的套房完全被肉光和性味沖袭着,只怪那御姐周婷屄中的一根
巨物实在蛮狠,一次次顶得她屄心连泄烫汁,顶得她握着来不及挂掉的手机,就
已经忍不住喊了出来。……小……小丽……我……等下打给你……啊啊……不行
了……啊啊啊……

  唉!这洋相出得实在离谱了!一切还得回述到周婷收到丈夫短信那时说起
……

  正因为王晟的妻子周婷太不一般,所以郭俊和肖文一开始就不会介意和这个
良家同时发生关系。即使郭俊一直在虐怒周婷的过程中同时刺激着肖文,但为肖
文铺路的计划始终都还在进行着。必须趁热打铁了。

  见婷握着手机正为丈夫的短信百般忐忑,郭俊硬是没留给她分秒时间,瞬间
一拢已将这欲火缠身的女人抱到床上,一边摞抱着她迷人丰翘的玉体一边躺下,
双手正好抓住她两片肥硕雪白的屁股瓣儿掰得更开,血气方刚的怒根也趁势直朝
那饥渴得不能再饥渴的大骚屄奋力顶去,咕叽一声,整根都进去了!龌龊到极点
的男人,明知道人家还思虑着如何给丈夫回信,竟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肏起来了!
蛮狠的肉棍果然争气,瞬间就像蛟龙一般在那湿润的肉缝中狠狠摩起,一连串
「噗嗤噗嗤」的声响,周婷纠结的表情已经再无法遮掩陶醉。

  啊……啊……啊啊啊……

  夸张的床喊散尽整个屋子的时候,她无助的花心转眼又失陷了,这般疾虐问
世间有几个女人能够招架,周婷虽在职场个性张扬,而此刻,小肚子里满满的酥
麻和快感交错纵横,G点麻死得叫整张脸再次变形,比前一刻更夸张,但信息又
怎能不回给家中的老公,两条柳弯的眉稍皱塌之际,委屈的泪水也止不住从她双
眸中溢出。她紧搂着郭俊的脖根,连哭带喊地说出那样一句话来:

  「……啊……啊……让我先把消息……回给他吧……啊……啊啊……俊!
……求你了……啊……啊啊啊……」。

  婷又输了,输得没有余地,高潮是没出来,但一次次加重的快感就是叫她原
本纠结的表情越发变得享受,在那羞耻而又愧疚的一刻,她都搞不清自己对这恶
毒的男人是否已有爱意,但真的是舒服得不行了。

  「俊!……俊,你!……你怎么能这样……啊啊……啊啊啊……嗯……啊啊
啊……啊!」

  郭俊得意而又深情地望着婷,他完全无视这女人的内心世界,恰恰又摸得极
准,猛壮的肉根就是在她几欲喷汁的骚屄里狂肏着,顶着!嘴边的刺激也步步跟
进着,「回呀!……谁不让你回了……嗯?!……」,那种语气就是要折腾她玩
弄她的。

  相比之前那开场的一段,此刻一屋子的淫声显然是更激烈了,苦的是肖文,
光是听着,就欲火难泄了,更难熬了,这时候,他不得不给郭俊这传说中的「肏
屄王」一个服字。服了他的狠,服了他在这样一个女人面前还能如此把持自如,
也的确,玩得再火,那郭俊始终没忘记自己的使命,他绝不会叫周婷这样就高潮
了。

  仅仅一个「好」字的消息发出去的时候,婷已经再握不住手机,满脸飘飘欲
仙的丑容,哎,她居然还在担心,担心丈夫会打来电话。但无论如何顾虑,乳头
还是绑硬了,连屁眼都不由自主地绽开了,甚至还没高潮,屄液就一次次被那鸡
巴带了出来。唉,这不争气的身子。

  「啊……啊…啊……不行了……麻死了……麻死了呀……俊!……俊!…
…」

  手机屏幕被泪水沾湿了,桌面是婷和丈夫在海外的合影,婷无从去看,她苦
苦地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丈夫在房事时从未有过这般的狠猛,或许她自己
不知道,但实际上两片肥屄都已经被肏得膨胀了,酥软了,郭俊自是感觉到睾丸
被这女人的爱液越溅越湿,为她抹泪,口吻却又奚讽,问她:「……骚货……你
的水还真不少啊……嗯?!……这才是你的本相……还跟老子装正经……嗯?!
……你再装呀!……」

  太丢人了,婷不想,但一切还能由自己吗,玉肤的媚背正在明显映出潮红,
一切的失控叫她连声春喊中说话也变得无伦次,不再矜持:「……止不住呀…
…俊,我止不住呀!……啊…啊…啊啊啊……要丢了……要丢了……吻我……吻
我……俊……吻我!……啊啊……」

  女人美丑聚焦的神韵往往都是在高潮的前一刻,郭俊极懂她,手指刚要去触
碰她的屁眼,顿时收住,跟着整根鸡巴直接从那屄中抽了出来,再不收敛,真的
要出事了,但事情也真巧了,恰恰又是这样的节骨眼上,手机居然又响了!还不
是信息的提示,竟然真的是来电的铃声!

  特有的铃声提示电话是闺蜜小丽打来的,婷甚至都没看一眼鸣叫中的手机,
只是一再苦苦哀求郭俊,哭着求他把鸡巴快点再送回去。

  「别……别这样啊!俊……别这样啊……求你了……俊……求你了呀……」

  唉,多么贱,多么叫人发指的场面,肖文火了,火得差点都从那黑暗的衣柜
里冲出来,不怪肖文会如此反应,这事情要是发生在其他女人身上也算了,偏偏
是那爱夫如命向来端庄矜持的周婷。

  湿漉漉的壮根在周婷那极要的屄口抖了半宿,直到相同的来电再次响起,郭
俊突然一个奋力,已经摞起御姐身子,将她雪白的大肥屁股凌空托起直接站到了
床边。托着近百二十来斤的丰盈玉体,满身肌肉的郭帅竟是站得极稳,鸡巴还真
刺回去了,一个瞬间只见睾丸还晾在穴口。

  一副赤裸裸的美人裹树的姿态,丑极了,又是在这种时候,不是要周婷好看
么,她又能怎样,为了摞紧郭俊,只能前倾身子,抬起大屁股满胸脯扑在这男人
身上,绷得两片丰盈的肉瓣儿直直岔开,屁眼口都裂开了,整个屁股就宛如一朵
雪莲在空中盛放着,屄恰是又被填满了。

  郭俊不等婷说什么,瞬间爆发,全部蛮力顿集腹胯,显然不再留情,转眼间,
房间里又是交乐大起,床喊声,撞击声,纵横交错,一切都好比此刻周婷的那张
脸,顷刻已全然失控。手机依然还在响着!

  ……啊啊……麻死了……麻死了呀……啊啊啊……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如此凶肏着,郭俊还柔雅地不断问她:「舒服么?嗯?!……舒服么?…
…嗯?!嗯?!」

  「啊……啊,要丢了!……要丢了呀!……要丢了呀!……啊啊啊……老公!
……」唉,连老公都喊出来了!

  「电话怎么办?嗯?……是小丽打来的,要不要接?……又打来了……嗯?」

  「……不要!……不要呀!…啊…啊啊…」

  「真的不理么?……嗯?!」

  「……不呀!!…不要!…啊,啊啊……」

  「要么边接边肏?……!嗯?!……!」

  「……不要呀!……会出洋相的呀……求你了呀……俊……」

  「出洋相?……是么?!……嗯?!」

  「……我……要丢了……要丢了呀……要出洋相的呀……老公……啊……啊
啊……」

               啪啪啪啪-

  俊是更加得意了,无论婷如何摇头哭饶,他就是来劲了,彻底沉浸在凌辱这
女人的过程中,鸡巴是力中带狠了,语气是柔中带刚了。电话终于第三次响起,
周婷那部充满女人韵味的手机已经显示电量不足,但叫人想不到的事也跟着发生
了。

  郭俊一个半蹲纵是从床头撩起手机,竟接通了!还硬生生塞到周婷手中,手
才托回她屁股,鸡巴之狠连忙再起,啪啪啪狠得仿佛这一刻就要将她的屄肏烂一
般!歇斯底里了!

  唉,事事难如预料,这不是要周婷好看么。

  哎,话说那小丽也不好,什么时候不好联络婷姐,偏偏选在这个时候,难怪
短暂的通话会会叫妮子如此尴尬。周婷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自己向来是端淑人
前,对那闺蜜再想掩饰,屄就是被肏得不行了,再怎么抑制,喊声就是趟不住了!
好不容易才中断了通话,一切还是晚了。周婷生来从没出过这般洋相,脸真是丢
到家了。心里再怨恨郭俊的过分,在那一刻,一道道烫汁还是洒出了屄口,高潮
是没出来,地毯却湿了大片,估计晚点来打扫的工作人员也会感到棘手。

  总算郭俊没在通话时再说上几句,小丽是熟知周婷老公的声音,要是让她听
到电话那头是别人的声音,可想而知,要御姐还如何做人呢。

  也就是在这时,肖文终于按捺不住了,再不等不及了。翘着怒根,这同样下
流的男人迈过了卫生间的门,搁着墙角狼狈地一头往床边望去,当时就傻了。

  落差感太大了!肖文还清晰地记得不久前的事情,餐厅里,周婷端雅地说着:
「肖总,我老公的事,就拜托您了。」。多么高雅端庄委婉动人的良家,而此刻
的她……披洒着秀发映满潮红的丰盈玉背,裹着腹链依然是肉光曝晒的纤纤盈腰,
两片大肆展开的白皙臀瓣儿间屄都被肏出汁水了,屁眼都绽得完全失去防备了!
一切都是这样一览无遗。仅是那屁眼儿,就足以叫肖文能想到,此刻周婷那张脸
会有多么淫贱。

  肖文是见多了女人呢,但面对如此袭人肉色,如此视觉冲击,他挡不住了,
鸡巴都差点立炸了。

  郭俊见肖文身影,倒是不慌不忙,没有阻止,反到抱着满脸淫容的婷再次回
到床上,是故意给出肖文暗示。

  肖文来到床前,撩起了床单上那条几乎湿透了的蕾丝裤衩,在鼻前闻了又闻,
嗅了又嗅,自半年前在公司年会上遇到良家周婷,肖文是没敢奢望什么,当了解
她人格后,更是觉得可遇不可求,而此刻,捏着她褪下的裤衩,嗅着那满满一裤
裆女人动情的味道,肖文是狼狈极了。再回想起不久前她在餐厅里那副矜持的样
子,硕大无比的鸡巴还能忍吗。

  肖文爬山上床尾时,周婷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身后已经多了一根,也不
怪她,只怪郭俊太狠了,这一刻,他终于使出浑身解数,将这女人往死里肏了,
掰开她合不拢的屁股,中指对着屁眼抵了上去,给她颜色了,片刻间,只见周婷
是面目全非,秀目紧闭,柳眉微皱,玉唇裂张,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甚至话都
说不稳了,喊声凌乱了!这高潮势必会来得极猛极猛!一对凌空甩抖的大奶子都
快胀爆了。

  家里的沙发舒适极了,王晟才依靠了没多久,居然困乏了,也对,接连的压
力累计是叫他难熬,心里惦记着太太,但身体还是跟不上节奏。这不,还不到1
0点就想睡了。他伸着懒腰来到卫生间,一把冷水脸后终于精神了一些。再次回
到客厅,又看了一下时间,是当晚第几次看时间,他自己都忘了。离九点半还有
三分钟,但手机仍旧在茶几上,没有一点动静。晟还是犹豫了,这电话是打还是
不打呢……妻子的同学聚会到底结束了没有……打过去,她会不方便吗?可仅仅
一个同学聚会又为何会如此异常。……王晟忽然感觉脸很烫,都烫到耳根了,不
由自主将手机握起,犹豫着。

  夜空被云层弥漫着,美中显得有些宜人,酒店里人来人往,幸好那个层面那
时没人走过,要不必会被最大的套房里传出的一声夸张的潮喊惊到。那是一声仿
佛憋了很久的喊声,让空气都颤抖了。

  「!到了呀!——到了呀!——啊!~~~~~~~~啊!~~~~~~~~~~~!」

  高潮了,这潮来得如此猛烈!周婷的脸都扭曲了,她紧揉着郭俊,咧嘴长鸣
着,小肚子禁脔了,奶子膨胀了,两粒硕硬的大乳头被同时被拽着,搓着,麻得
再体会不到痛感,也正是这般刺激,叫她急来的潮久久无法退去,她甚至都全然
不知屄里鸡巴已经不是原来那根。爱液竟是飘射出来的,凌乱地,瞬间将里外两
根鸡巴都打湿了!床单都湿了!

  整整被折腾了一晚,再加上几天没做的积蓄,享受着如此不堪的高潮,婷脑
子空白了,什么都不想去想,什么妇道,什么忠贞,这一刻,她全都放下了。然
而,天昏地暗的一刻还是紧跟而来了,是肖文的鸡巴过大,过壮,也或许是肏得
角度关系,忽然间,婷还是意识到了什么,她暮然回首了,却纵然惊呆了,她简
直疯了!这纵然是一个想也不敢去想的事实。

  惊慌失措了!泪水却滮射了出来,将大片白皙的乳脯洒湿了,甚至都洒到了
郭俊的脸和枕头上。

  「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啊!~~~~~~~~~啊~~
~~~~~~~~~~~~~~~~!」

  婷真的要崩溃了!潮却是一时难以退去。

  婷其实一直都在回避着什么,但有些东西早在她潜意识中生根。和其他女人
一样,对肖文这倜傥杰出的男人,婷早就怀有爱戴和仰慕的,光贫他那英俊不凡
的卖相就能让婷心动,在床上和老公谈及肖文时,屄不由地流水就证明了这点,
但婷却回避得在日记中都不敢提及这般丑恶。而此刻,恰恰是因为肖文,叫婷羞
耻到想死了,自己最害羞的部位,竟然一切都尽在他眼底了,屄竟然还是被他肏
着!

  当看清肖文的脸,失控的高潮,豁然叫婷再分不清是享受还是煎熬了,丈夫
外的男人,光是郭俊一人就足以让她深感愧疚,又怎样再豁然去面对肖文的加入,
他还是老公的集团老总啊。

  「啊~~~~~啊~老公~~~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呀~~~啊~~
~~~~~~~~~~~」

  「呃……呃……没……没事的,王太太……我们不会让你老公知道的……呃
……呃……」

  肖文边肏边安慰着惊慌失措满脸顿挫的周婷,早在龟头上抹过了持久药巾,
他才敢如此疯狂,要是平时,面对周婷如此背影,如此肥硕无暇的屁股,如此淫
荡不堪的屁眼,他或许已经忍不住射了,而眼下他就是丝毫不逊于郭俊,一次次
叫周婷负罪身子在羞涩相当中舒服得不行了!舒服得她再想挣脱,还是几乎没有
一丝反抗的力气了。何况手臂又被擒着,腰被摞着,屁股被掐按着,甚至连两只
大奶子都被拽着,两个男人,四只手,足以叫她动弹不得。

  话说郭俊那根是被晾在了外面,但因为始终紧贴在肖文那根被它来回一进一
出摩擦着,是依然兴奋不已,配合肖文,他手却不闲着,来回将周婷两只喷胀的
大肥乳拽到两边成橄榄状又放掉,再拽,百般刺激更见周婷丑容满脸,问她:

  「宝贝,肖总的鸡巴怎样啊?啊?!……爽不爽啊?这时候还想到你老公,
你太2了吧!嗯?!……就像你这奶子一样2,看它们都大成什么样了,你平时
还真敢出门啊。」

  这一说更是触到周婷心痛,满颊享受的怪韵,泪水却流个不停,而郭俊也亦
是保持着那份冷静,不是不想自己鸡巴再闲,看到那肖总越肏越来劲,脖子都爆
出筋条,怕他会这样就泄了。

  于是郭俊也来得再次果断,二话不说,直接拽出了肖文火辣的蛮根,连忙又
将自己那根狠狠送进了周婷屄穴里去了!……果然一是为给肖文停缓片刻玩得更
加持久,二来已经又又啪啪啪接二连三在这女人肚里肏出闪电,是非要将她再送
出九霄云外。的确犀利,还不到几十回合,啪啪啪啪啪,只见周婷是流泪满面,
但屄口烫汁还是一次次洒了出来,郭俊成就感十足,手不再虐待那对放荡的大奶,
任它们跟着肏速肆意抖帅,不到分钟只见这女人潮容又一次堆满莹颊,连忙金蝉
脱壳,连根拔除,又换进肖文那根……

  一连数回交换,两根大弯胀鸡巴是你进我出,马不停蹄,一次次在御姐骚屄
中接力换棒大肆恶肏,转眼间,洁白的床单都被她止不住的爱液洒湿成片了。周
婷是实在性福,但又可怜,自己都搞不清到了几次了,却始终还念着家中的丈夫,
愧疚附身排山倒海般压来,直到泪水干枯欲哭无泪,她真希望自己能暂时忘却,
却偏偏无法做到。高潮迭起,快意缠身,屄液飞溅,她是不想再在两个男人面前
丢人丢精,但又抵不住他们倜傥魅力,更无法趟住两根肉棒子的十足魅力。是爱
是恨,一时间,自己都麻木了。

  「不要……不要了呀……叫我怎么对得起我老公,怎么对得起呀!……不要
了……不要了……啊~~~~~~~~~~~~~~~」可说着,喊着,语无伦
次着,居然还是又高潮了。

  肖文是夜店的常客,玩弄女人的高手,下流个性丝毫不低于郭俊,看着这样
的周婷,是乐到心窝子里去了,自己那根刚进去,连忙问她:

  「王太太别骗自己了,呃……呃……你是喜欢我这根,还是郭老板这根呢
……嗯?!……呃呃……呃……」

  「啊啊啊……啊……啊…………别……别问了……别问了呀……啊啊啊啊啊
……」

  见周婷回答语气正被肏得失控,一脸贱容,郭俊倒是觉得刺激,一手高高撩
起,对着这女人正被肖总肏得波然不惊的大肥屁股一片雪莹的硕肉狠狠一掌上去。

  啪——的一声脆响,声音大得都能传到门外去了。见婷一脸苦涩又掩不住放
荡,接着又是一掌!

  啊!…………

  正是这样,直叫周婷一对砰然硕大的豪乳是兴奋到极点了,乳晕大片触起,
颗粒映出,乳头矗立比正常时要长出一倍,羞得她恨死自己身子会这样不争气,
有苦难言了。

  瞬间郭俊内心龌龊更是被激发,忽然一个念头闪过,他自己都觉得离谱,觉
得出格,但还是下手,真是叫肖文也有所不及的所举。只见郭俊不像刚才几次,
他索性不再从周婷屄中拽出,已经硬生生地将自己的直接挤送了进去!

  唉,常人难以想象也无法接受的事情,就这样在这两男一女中发生了,周婷
啊周婷,是要可怜你呢,还是羡慕你呢。这不还没生过孩子,阴道还不至于松弛
到那份上,但恰恰两个男人的鸡巴竟真的都挤在里面了。还不是一般人的鸡巴,
肖文和郭俊向来是生意场上的女人杀手,泡良族里的精英分子,那硕蕉般的两根
火辣辣的阳具还就这样,真的同时塞到周婷的骚屄里去了。

  周婷是哭天喊地,无论身体是否能承受,心里是根本无法接受这般丑事,
「不!不要啊!……你们这样,叫我怎么还能面对他,怎么面对我老公呀!」

  可郭俊那根进都进来了,肖文心中是忌讳,但哪还管得了那么多,刺激就好,
就像郭俊所想的,玩了再说,所以两人上来就达成默契,完全不顾周婷反抗,肖
文为能使出力气,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学着片子里那三明治的姿势,直接从这女
人身后站起,在她肥腚后上方跨开双腿往下压进。这样一来,一上一下两根驴物
交叉一根阴道里,都将周婷两片阴唇推得腿根处去了。

  果然不是盖的猛男,一人猛还真办不到,偏偏遇到这样能玩的两位集团首领,
的确两根挤在一起摩擦,是十分别扭,起初是压力相当,但摩了几下感受了几下,
两人还找到感觉了,就这样边摸索边干起来了,甚至一上一下贴着周婷的脸,边
肏边抚慰她:

  「呃……呃……呃,忍着,忍着哦……马上就舒服了,马上哦……呃……呃
……呃」

  好在周婷阴道本来就滑润,不到几下,两根鸡巴已经越发找准规律和感觉,
很快就越肏越顺,越肏越猛了,还真别说,直到交错进退,一抽一插节奏一致,
居然都咕叽咕叽连连摩出响声,也就在唉那时,郭俊发现,周婷原本痛楚原本煎
熬的神韵居然越发变得享受了,虽然还在叫着「不要啊……啊啊……啊……不要
……」,但就是和前一刻不同了。

  对女人来说,心中再难受,这绝无仅有的体会是不法阻挡的,还没几下竟然
已经出潮了!G点始终都被摩着,就是石女也抵御不了啊,何况她本来就敏感,
一进一出两根同时交替,阴道直到G点的酥麻闪电般散开,只往屁眼送,哪里知
道,数秒一次,数秒一次,整个小腹全是高潮的颤抖,哪里还管得住表情,嘴里
喊着什么,神韵又是另一副风景。

  「……屄要坏掉了呀…………要坏掉了呀…………啊……啊啊……」竟然这
样喊着,眉尖已经下垂,涩唇也跟着裂开,她还是对着郭俊抱了上去,抱得死死
的,屄液三秒五秒地被那两根狠毒的鸡巴带出来,乱飘乱溅,溅洒得相隔寸远的
床单都湿了,湿得很惨,这分明是在享受,享受得都要不行了。郭俊,肖文眼观
周婷神色,蛮力倍增,是越发极猛了。

  转眼又是一波,「啊~~~老公,对不起对不起呀!~~~~~啊~!~~
~~~~~~~~~~~~~~~~~~~~~~~~」

  唉,都到成这样了,两个男人还是皆没有射意,管周婷如何囧姿,依然棍棍
着力,次次凶狠,不等她前一波散去紧接送她一波,边肏这还边火上浇油,一人
吹其耳垂,一人啄其玉唇,叫她屄液尽情飞溅,也无视那床单最终会脏成何样,
反正这房间会有人来打扫。

  老婆在和两个猛男做爱,一个是她少时恋人如今五百强集团大佬,一个是自
己公司的第一把手,王晟又在干些什么,这绿透了的男人当然是怎么都想不到的,
他始终还在顾念妻子的同学集会是否已临近尾声,或者妻子是否已在回家的路上,
手机在手中握了数分钟,他终于等不下去了,决定打过去问个究竟。不过,什么
时候不打,偏偏又选在这个时候,不是时候的时候,正逢郭俊和肖文肏得正是兴
起,而妻子又正是最舒服得忘了所以然的时候。

  听到老公的来电!周婷纵是被吓到了,可高潮才刚来,她以为郭俊会像接起
小丽电话一样,潮喊着已经在苦求他不要那样做,周婷知道自己掩不住的,要是
真接起了,这婚姻多半是完蛋了。

  「啊~~~~~~~~~~~~~~~别~~~接呀!~~~~~啊~~~~~~
不要呀~~~~~~~~会让他发现的呀!~~~啊~~~~~~~~」

  哪想两个男人倒是出人意料,也怪了,像是早就沟通过一样,不约而同地急
刹车了,硬是将周婷苦撩在潮口,鸡巴都还塞在她阴道里,但一致都几乎停下了。
高潮到一半,周婷难受极了,又怎会去接丈夫的电话。

  郭俊到好,连问都没问,一把接起已经将手机搁在了周婷耳边,周婷素手无
策,囧得不知该说什么,电话那头到是先传来了的男人声音。

  「婷?!……你……你在哪?」

  这情形,还真是难倒了周婷,身子都因为那半吊子高潮难受死了,还要在这
时候去对老公撒谎:「我……我还在……」不想,丈夫心急已经插上话来。

  「同学聚会结束了吗?婷?」

  「我……我……我在……」吱吱呜呜挤出了几个字,周婷心中如打翻了苦水,
丈夫的语气急切,却明显带着关怀,也明显没有一丝质疑之音,这恰恰叫屄中正
塞着两个男人鸡巴的良家周婷更加负疚,泪水止不住了,周婷更要强忍,而那猥
琐的肖文他的脸当时正和周婷的脸贴着,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才停下的鸡巴
居然又动了。好在肏得缓慢,还能让周婷勉强掩饰住呻吟。

  「老~老公……我还在那呢。」

  「哪?!%」

  郭俊见肖文这般行为,自然也跟着慢慢挪动起自己那根,一时间是看到周婷
神韵的巨变,抿着嘴说不出话了。

  「婷?!……你怎么了?!……是不是喝酒了,不舒服了吗?要我来接你吗?」

  两根肉棍子无意识地就提速了,不管他们在想些什么,这样下去,是非要周
婷好看了。

  「…… …… ……」

  「你怎么不说话?婷,你听见我说话吗?!」

  「……我,我肚子不舒服,在……在卫生间里……我,我等会打给你。」

  周婷艰难地回答着,双眸苦苦哀求郭俊将电话挂掉先,求他别这样,可郭俊
哪里会理会,不但不挂,反而将那手机更近地凑到她嘴边,鸡巴依然在狠狠提速,
和另一根一起狂摩她的肥屄。没搞错吧,两根啊,即使光是塞在里面不动,叫她
这样和丈夫通话也够她受了,何况就这样肏起来了。顷刻,满腹满屄的快感交织
在阴道里,屁眼又麻开了!他们在想些什么,这样搞,她还能忍多久,要是真让
王晟发觉妻子在外面和人睡觉,对大家又有什么好处。但就是这样开肏了!

  甚至郭俊都抱着周婷雪白的大屁股腹胯都肏耸了,肖文正在并在她背后,始
终贴着她的发髻,重心压低缕缕发力,顷刻间,只见两根阳具交并在那可怜的屄
里频率像打蛋般地虐着,安静的屋子里,顿时可以清晰听到「咵呲,咵呲……」
激烈的摩擦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婷瞬间满脸哭腔,已经再掩不住喊声,王晟却无幸倾听到,因为郭俊终究
还是在她太太出丑前一秒将通话终止了。显然这玩笑是开得有点大了,好在只是
个玩笑而已。(要是就这样露馅了,故事不就结束了么。题外话)

  「呃……他还会打来的,呃呃呃……再打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嗯?!」郭
俊说道。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求你了!求你了!……俊……我不要和他
离婚……求你了呀……啊……啊啊啊……」

  「再打来接吗?……嗯?!……接不接呢?」

  「关机呀!……啊啊啊……关机呀!……求你了关机呀!……」

  「那每周都出来和我们开一次房间?……呃……嗯?!或者去我办公室?!
……至少一次?!」

  「听你的……都听你的!!……啊啊啊啊啊……俊求你了呀!……啊啊啊
……」

  周婷的手机关了,再没有骚扰这好事的铃声了,六尺的柔软大床被三人压得
陷下了一片,从床位看去,那只雪白丰盈的大屁股都被那两根蛮物虐得全然铺开
了,毫无防备了,爱液一道道飞溅出来,屄都快被肏烂了,周婷心如刀绞,屄却
忙得忘乎所以!

  女人惊人的床叫响彻整屋,两个男人并力的吼声也是交错而起,实为凶狠,
正是将这良家往死里肏,一个酒店的工作人员从门外经过,他停住了脚步,听着,
听着脸色变了,变得尴尬,裤裆更是不由跟着隆起了。工作几年了,这样夸张的
动静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那只放荡的雪白的大屁股几乎是对着门的,这3P场面,要是真有私家侦探
或是扫黄组破门而入的话,唉,真是囧得可想而知。

  说到抓奸在床,其实对于郭俊这事业有成的男人来说,她太太是早心有余悸
了,她不笨,知道丈夫外面不可能没有女人,也把那些野鸡的女人多半的底子都
摸清了,而这些日子来,周婷的出现,真叫郭俊的太太是下了不少心思,甚至叫
眼线把周婷底子也给查了,知道她是丈夫初恋女友,更是耿耿于怀。这晚,她是
无知丈夫回沪,要是真派人前去扬子江酒店抓个现场,碰到如此震撼场面,唉,
杯具了。太难堪了吧!两男一女还是个良家,要是传了出去,传到网上去了,登
微博了,企业老总名誉扫地罢了,真正苦的还不是那王晟吗,以后还如何做人呢。

  值中班的小伙子正是空闲,他小心翼翼地守在门外,门柄上挂着「请勿扰」
的牌子,小伙血气方刚,上海话方言的叫床声隔着门是含糊不清,但就是听得他
忍不住想自慰了,忽然间,那声音越来越急了,越来越促了,停顿了几秒,忽然
间……

  啊~~!啊~~~!~!~!~!~!~~~~~~~~~~~~~~~~!

  这一到到得周婷面目全非,身子不禁痉挛着,两个男人是贴着她的脸,在她
耳边,激语刺激着来得冲刺,他们自己也都忍不住了,先后两声狂吼,腿都软了。

  挤在那阴道里,两肉棒抽搐着慢慢变软了,滚烫的精液几乎要将那花心冲破
了,要是怀上了,还真搞不清是谁的种呢。好在周婷自己知道身体正处在月经刚
过的安全期,心痛却没有太多戒备。心痛什么,她心里很清楚,不过话说回来,
要是非要王晟做个乌龟父亲,还非得在郭俊肖文两人中选一个种,她倒希望那人
是肖文。题外话,按周婷的个性,她绝不会让野种出世的,太爱王晟了。

  婷软倒在酥软而又潮湿的大床上,心中七上八下的,泪水几乎始终在外溢,
这非同寻常的合作,郭俊和肖文都累了,各自喝了几口房间里的精装洋酒,也各
自抽了一支烟,肖文却还不尽兴,略歇了半刻,他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根来自东京进口的有三个头的震棒子,这家伙居然随身携带这宝物,
显然是为周婷准备的。先往电视柜上一搁,他来到床前,鲁莽地一把将周婷拉扶
到了地上,此时神情反抗的周婷已是无力地任人摆布,甚至站都站不稳了,摇摇
晃晃被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扶着才站稳了。

  什么丈夫的工作,什么和郭俊的桃色交易,此刻她只想离开,但又能怎样,
哪里还能反抗,还能挣脱,被他们夹持着,任由他们轮替地强吻,同时地抚慰,
只知道是被吻着,亲着,却不知道他是谁,是谁还重要么。

  一场东京A片里会有的镜头又一次上演,郭俊肖文又来劲了,他们包着周婷,
一边一只拽着她喷胀硕大的乳房,肆意凌辱,肆意安慰,抓,拍,抽,拽,很快
将那敏感大乳头又搞硬了,搞立了,乳晕也跟着胀了,膨了,周婷不想再这样下
去,但在两个男人同时去咬她两边的奶子,去啄去吮乳头的时候,呻吟声已经溢
出焦唇,神韵同样跟着陶醉了。她原有的个性在那一刻几乎荡然无存了。

  肖文实在趟不住,鸡巴又翘了,他一直被这对怒挺得既要破衣而出的大乳深
深吸引着,如此面对它们,才知道这真材实料的丰硕是隔着衣饰根本想象不出来
的,乳神青山菜也只不过如此,肖文贪婪地咬着其中一只,一边已经提来那三头
的震棒,开到最大档顶在了周婷的小腹上,才触到卵巢位置,嘴里的乳头豁然更
硬了,跟着颤抖的呻吟,周婷没再挣脱了。

  肖文边咬边说:「这次,这次不仅让你老公留守,我会把经理的位置也给他,
来抓住我的鸡巴,快抓住!」

  「噢……噢……我,我能信你吗?」

  「信不信,你有选择么?嗯?!……」郭俊咬着另一只,他插进话来。

  「~~~你,你们~~~~~~~~~~」

  见周婷神韵大失,肖文即时将那震头朝下屄口滑去,竖过来,另一头还可以
留在卵巢的位置上,嗡嗡的,忽然两人不约而同同时又去吻她,已经她两只大椒
乳一把拽开,拽着绑硬的乳头拉向两边。

  「下周你就知道,原来那个性张的,我会调派出去的,嗯?!满意吧?王太
太?」

  「噢~~~~~~~~我,我和我老公快要孩子了……噢~~~~~~,我
不想,不想再和你们……」

  「我从不喜欢勉强人做事,以后的事先不提,告诉我,王太太,你现在是不
是又想要了?嗯?!……」

  跟着肖文正将她的奶头搓了又搓,拧了又拧,轻轻拍打了几下,又拽了上去,
继续搓着:「是不是又要了?嗯?!……」话语十分温柔,且带着杀气。

  「噢~~~~~~~~~~~~~~~~~嗯,啊~~~~」

  周婷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答应上去了,两只手竟还不知不觉地一边一根握
住了他们又硕壮起来的鸡巴,脸又红成片了,好大,大得她从未想过亚洲人中原
来还有这样的蛮物。

  「好,就让我这泡良高手,让给你来个必杀技,呵呵,这玩样,一般女人我
还不想用。」说着肖文已给郭俊使去眼神,一把将周婷扶到床尾,叫她躺下,掰
开她雪亮迷人的双腿,把两腿掰成M字母形状,叫郭俊按着其中一条,自己按着
另一条,迫使周婷大露玉鲍和羞滴滴的屁眼儿。如此在两个男人前暴露私处,周
婷是羞,但已无法再闭掩,屁眼想收也收不紧了。

  「郭总,这可是我的绝活啊,等会你帮我搓她乳头啊,一粒就行啊,给你看
场好戏。」

  郭俊看情形,知道肖文是要帮这女人潮吹,心想这玩法自己早在办公室就让
她尝过了,没说什么,坏笑着就答应了。

  周婷也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点犯憷,她担心会在他们面前大丢脸,嘴
里连忙说:「肖,肖总,别,别啊,会弄痛我的。」

  「不会的,舒服呢,马上你就知道了。」肖文哪理会她,边说边俯下身,又
说:「呵呵,这打扫的看来是有的忙了,这房间是要歇停几天了。」说着,动作
十分利索,手掌一摊开,中指和无名指一夹已经朝周婷无法防备的屄口插了进去,
这一插倒是温柔,几乎没弄痛她。轻轻来回一挪看她搐了一下,神韵变得很囧,
知道G点是找对了。

  「王太太,来了喔,啊,放松,放松啊……你这骚点还挺外面的,来了哦~」

  房间很静,说罢只听那手指和屄肉的摩擦已经咕叽咕叽慢慢响起,渐渐地,
渐渐低,变得越来越急,越来越急,直到那手豁然猛提速提力的瞬间,周婷两弯
眉跟着反皱了,嘴也裂开了,无颜再和这男人对视,头也扭过去了。

  「啊~~~啊~~~啊~~~」喊声起初还柔,到那手最狠的时候,声线忽
然大了,一次次在拖长,「啊~~~~~啊~~~~~啊~~~~~~~」

  「舒服吗?王太太……嗯?!……舒服吗?!」肖文开始反问,语气恰是温
柔,又杀气缭绕,手是拼命在往死里加速地插。

  「嗯~~~~~~啊~~~~~~~~~~~~嗯~~~要坏了,要要坏了
呀~~~~~~~~~~~」

  肖文见她丑态尽出,苦容明显,另一手放开她不再并紧的腿,连忙拿起旁边
的震棒,原来那开关旁边还有一个疾速按钮,在最大档的情况下肖文又激活了那
按钮,嗡嗡重重响起,三个震头被竖排地按到了周婷小腹上,那小腹依然凸起,
上面那头就对在卵巢位置,而下面那头恰恰正好顶准了阴蒂,哇塞,这不是要她
好看么,郭俊是明白了,心想:肖文,你这招也太狠了吧,叫她阴蒂和G点一起
高潮,真要她命啊。想着,便跟进了,拽起周婷一粒爆胀的乳头紧紧一捏,开搓
了。

  周婷敏感要欲的身子又怎么经得起这般折磨,喊声豁然惊到门外了,都颤抖
了,「啊!~~~~~~~~~啊~~~~~~~~~~~~~~~你!~~~~~~~~
你~你们~~~~~~~~~~啊~~~~~~~~~~~~~~~~!」

  「王太太!怎么样?!啊?!舒服么?嗯?!……舒服吗?!感觉来了吗?
嗯?!……是不是像触电一样?嗯?!」

  「嗯嗯~~~~~~~~~~~~~嗯~啊~~~~~~~~~~不~~~
行~~~不行了要~~~不行了~~~啊~~~~~~要不行了~~~~」

  「噢?!……是吗?!……那就让你到个彻底!!!到个尽兴!!!」

  肖文这话忽然说得极狠,一手持着震棒,另一只手在她屄里对G点的刺激是
豁然加剧加剧了!

  「要到了?嗯?!……要打了嗯?!……骚屄!……要到了?!嗯……嗯?!」

  话越越来越狠,见周婷丑容剧变,肖文自以为可以算准时机,脸才想避让开
来,不想周婷松软的屄口,一道急猛的烫汁已经滮射出来了,迎面打来,溅得一
脸,正在那时久憋的一声喊叫已从周婷口中窜出!

  「啊~~~~~~啊~~~!~~~~~~~~~~~~~~!~~~~~~~~~~~~~~~~~~~~~!!!

  这般猛的潮吹,还真叫郭俊这老手也惊呆了,竟这般猛烈,滮得那么夸张,
肖文即湿了一身,索性破罐破摔,不管了,对郭俊说了一声:「不要停啊!继续
搓!继续搓!」,自己已略侧过身,而插屄的手的力度竟然还在加大,筋都爆出
在手腕上了,边施力边说道。

  「你这屄!水还真多!啊?!……」

  「啊!~~~~~~~~~~~~~~~~~~~~~~~~~~啊~~~~~~~~~~~~
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啊!~~~~~~~~~~~~~~~~~~!!!」

  「王太,这要问你自己!」

  如此高潮,周婷恰是到得实在不行,嘴里终于并出几个字来,不想被两个男
人如此一配合,潮得停都停不下来,止不住喊声,更止不住屄中一道道滮溅出来
的爱液,乱七八糟飘出来,竟啪啪得将一米多远外的电视柜都打湿了,而屁眼还
哪能收敛,全然张开着,任由可耻的汁水流淌,下面床单一塌糊涂了,周婷是不
知羞了,只觉得要炸了,小肚子要炸了。

  足足三十多秒啊,就一直这样到着!停下时,周婷已经不省人事,昏死过去
了,郭俊是彻底看傻了,不想肖文比自己还疯狂,床单也不说了,就连地毯,电
视柜是湿得惨不忍睹,甚至连电视屏幕也被溅到了!不是尿啊,乳白的无味的,
肖文自己也傻了。

  直到房里再没传出声音,偷听的小伙离开了,他迈步来到员工洗手间,爽爽
地自慰了一把,他是没看见进那套房那女人丰韵摄人的样子,要不恐怕今后都要
靠她意淫了。

  夜空变得格外幽静,被霓虹灯染印的光芒渐渐少去,周婷醒来时已是11点
了,自己整躺在熟睡的两个男人中间,婷疲乏地在盥洗室里冲了很久,思绪万千
想了很多,洗完后又觉得意识是空白的,回去再说吧。手机也不开了,她想好了
应对丈夫的说法,手机也没电了,所以换上事先准备好的整洁衣裤,走时,她还
特地喝了一口桌上的洋酒。郭俊送的昂贵的蕾丝裤衩和性感晚礼服,当然不要了,
就留给他们和那个屄汁横流肮脏不堪的套房吧。

  的士在宽敞而又整洁的马路上朝家的方向飞驰而去,周婷坐在后座上打开了
一小截车窗,清凉的夜风吹进来轻抚在周婷微微带着酒红的脸颊上,她清醒了不
少,但越是清醒,思绪就越是难以平静了。

  想到了太多东西,周婷感到怕了,怕什么?!怕老公总有一天会知道这事?
还是怕那两个男人今后会利用刚才的事继续威胁,继续要挟?怕肖文的承诺只是
空口谎言?还是怕无止境的新问题会不断出现?是在怕什么,一时间,周婷理不
清了。

  刚才发生的一切,挥之不去地浮现,想到肖文时,周婷崩溃般地耻着,在这
样个潜意识里就怀有好感的男人面前,自己竟会出尽如此洋相,不管他是个怎样
的男人,身体全让他看见了被他肏了,竟还丢成那样,丑到极点了!而郭俊,他
又怎么了,直到进酒店时,周婷还始终以为这个龌龊的男人是爱自己的,然而
……却是他亲手将自己卖了,卖的是那样彻底,那样赤裸,恨他么?在这铁一般
的事实面前,沉浸在对丈夫万般的愧意中,这一刻周婷又能恨谁?自己错了就是
错了,完全可以脱身离去的,但还是……,甚至高潮了几次,自己都搞不清了。

  百般地悔恨,百般地愧疚,周婷只留有一丝寄托,丈夫工作的事情会像肖文
说的那样顺理成章地兑现么?会么?要是真兑现了,至少还可找出为自己洗脱罪
恶的理由,但要是没兑现呢,只是肖文的无稽之谈呢?!只是他们的一场骗局呢?!
刚才,在那曾和老公度过婚房良宵的酒店,自己做了什么啊?!想到这,周婷心
流血了。不错,直到这一刻,周婷依然还在回味,回味那前无仅有的可耻体会,
同时和郭俊、肖文发生关系,被两个男人同时爱抚的体会,那是多么美不堪言,
多么叫人难忘,更不可否认,她是爱死了那种屄让两个男人一起狂肏狂虐的感觉,
真的爱死了!但此刻,周婷不敢去想了,她毅然地告诉自己:不管将来发生什么,
自己再不会这样荒唐,不会了,不会和他们任何一个再有越轨行为,不会了!婷
太爱王晟了。

  不知不觉地,车已经来到了联洋社区豪华的大门前,婷没叫司机继续开进去
就下车了,身子再疲惫,她只想在进家门前能让自己彻底平静下来,她更希望丈
夫已经入睡了。

  社区的花园十分安静,很远就能听见婷清脆的哒哒的脚步声,因为跟太细太
高,几乎每走一步周婷都会感到累,小肚子里始终还感到有些不舒服,而屄口还
是火辣辣的。来到丈夫停在楼下的宝马前,周婷发现客厅里的灯还亮着,柔柔的
光透过窗帘映射出来将树叶子都照绿了。难道他还没睡吗,一直还在等吗?是不
是刚才那通话叫他猜到了什么?!又或者是小丽已经打过电话来,无意让事情穿
帮了?难道小丽已经知道那个男人不是王晟了?假设着,担心着,婷心跳加快了,
脚步也不由放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