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书会 论坛 现在全面开放!
论坛

 

  黄白狂交,这是一个多么让人心驰神往的话题,伴随着人类历史的发展,无
数黄种少年和白种熟女进行充分的交合,诞生出无数狂野无比的性爱故事。

  纵观全人类,对以下的判断几乎是共识,最变态、最充满性欲的男人是日本
男人,最性感、最狂野的女人是巴西女人,如果日本少年遇到巴西熟女,会产生
什么结果呢?

  1908年,一艘载着日本劳工的船只,停靠在巴西的桑托斯港,船上一个叫吉
野秀一的17岁少年用他扁平的双目远眺着巴西的港口,他根本不会知道,在日本
找不到女人、性欲无法发泄的他,将作为日本少年的代表,在这个南美洲的国家
找到自己最狂野的性爱生活。

  那个年代,由于巴西停止了黑奴的使用和贸易,导致大片的甘蔗园缺乏劳动
力,而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打开了国门,开始参与到国际的经济当中,于是日本
天皇派遣大量的日本劳工远赴巴西,开拓种植园,吉野秀一的船就是这样的目的。

  这艘船上不仅仅有青壮年的劳工,还有他们的家属,算是一次殖民式的出海
吧,不过这可苦了吉野秀一这一批没有家室的年轻人。

  吉野秀一是一个孤儿,个字矮小

  「呼~」我喘着粗重的气息,跟着地图静静地穿过绿树稀缺的狭窄小路,一
路上都没有高大树木的遮挡,感受着脑袋顶上的烈日阳光,头发隐隐发烫,后背
也已经湿透大半,心情愈发的烦躁起来。独自走了大半久,夏阿姨也没再追上来
过,只是偶尔几个电话拨过来,但都被我拒接了,又走了一会,我停下脚步,右
手挡在眼睛上方,看向前方近在咫尺的街区路口,即使感觉胜利就在前方,早已
不澎湃的心被晒的早就毫无波动,抓着上衣往外扇了扇,散发掉体内源源不断的
热气,低下头一言不发地继续径直走了过去。走在一半路上,手里的手机又震动
起来,我以为夏阿姨的电话,看都没看就直接按掉了,「真是有毅力,都不知道
挂了多少次了,还打」。挂掉后没过多久,电话又来了,我心里一阵无语,拿起
手机下意识就想按掉,眼睛不经意间扫到屏幕,上面显示的确是母亲的来电,我
思想上反应过来可是身体行动却没有,手一快就已经挂掉了,我心一惊一沉「完
蛋死定了」,连忙回打过去,响了很久,电话才被接通。

  「顾昊轩,你在哪?」电话那头传来母亲平静的声音,虽然声音轻柔但感觉
的出有点恼怒。

  「哈&

  在和自己亲爱的妹妹做完那莫名其妙和微妙的人生商谈后,京介那叫一个心
累。这个傲娇值已经爆满的妹妹,真的是……那叫一个刁蛮任性,自己当初只是
隔着屏幕看动画,没有那么直观的感受,现在他是很明白原来那个京介为什么会
觉得自己妹妹这么烦了。

  不过对他来说,自己这个刁蛮的妹妹除了有点烦外,还是足够可爱的。熟读
原著的他哪有可能会不知道自己这个傲娇妹妹是个重度兄控,只不过比较扭曲而
已。现在看的话,她那些烦人的地方,其实也是证明她真的是个非常别扭的兄控
妹妹。

  京介不仅仅是确认了这点,在商谈的过程,还大饱眼福了。这个刁蛮任性还
笨拙的妹妹,不知道自己这么找上门来的时候,是个怎样的状态吗?热裤小背心,
身上的肌肤粉嫩粉嫩的,看着就像是刚洗完澡出来的样子,脸上还带着红潮,眼
睛湿润,不管是歪掉的背心吊带,还是撩头发时的小动作,那叫一个春情无限。
要是换个男人和她单独相处的话,说不定就要变成野兽扑上去了。可惜高坂京介
是翩翩君子,自然不会对自己妹妹做这样的禽兽行为,当然,让别的男人对自己
妹妹做这样的行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短短的十分钟仿佛漫长半日的时刻,此刻我手牵着睡意瞢瞢的小岚,我们二
人光溜溜地回到了楼下的房门前站着,房中央那张床上躺着的便是双手被绑住的
爸比。

  「爸比,我和小岚要来服侍你了……」。

  话犹未了,我一脸笑淫淫的光着身体,心坎酥麻,瞬间一身毫不害羞地趴在
床上的右侧,而小岚也乖巧地趴在爸比的左手边,我要确保一直以来爸比的右侧
是属于我个人的位置,一个无人能取代的重要位置,即使是他的心肝女儿也不能
取代我的重要性。

  刚前十分钟,我亲自走向她的床边,轻轻摇醒了小岚并且跟她说明了心中的
安排,母女二人打开天窗说亮话,人小鬼大的她也顿时乐得开怀。

  当下她终于对我说了隐藏心底的真心话,她说早已对爸比存有一些爱意,跟
爸比在一起每时每刻会感到开心快乐,少见他半刻又会感到无比落空。

  而我听了后更加相信那份爱意并非一般父女之间的爱情那么简单,毕竟我自
己也是过来人,我和爸比也是从父女关系升华到亲密情侣的身分,我猜想她应该
等不及要跟自己的爸爸发展些亲昵的关系了,她非常渴望学习如何吃他的大鸡巴

  小依在娜娜耳边轻轻地说:

  “听医生说,要让爸他受到强……强烈的性刺激。”

  说完这句话,小伊全身发烫,面如火烧,心如鹿撞。

  娜娜一脸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单纯可爱的小美人,心里暗暗奇怪小伊怎么去
打听这些治疗男性性功能病的心理治疗方法?莫非小伟他也有难言之隐?

  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问道:“哦?那怎么个强烈法?”。

  这个时候的小伊可是心乱如麻,她脸红扑扑地说:

  “听医生说,最好找一些性爱的东西或者找性感的女人挑逗他,刺激他。”

  小伊很奇怪自己能那么清晰地说完自己的想说的话。

  “哎……”

  娜娜一脸无奈地叹了一口起后说:“以前我也试过了,找了好多色情片给他
看,喏,刚才我看的这些色情片就是以前买回来的。娜姨看了就……就很兴奋,
可这个豪哥哥看了就一点感觉就没有……哼……”

  娜娜越说就越生气。

  ‘豪哥哥’三个字娜娜嘴里一出,小伊满脸通红,幸好她背对娜娜,娜娜并
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

  嗯?我心中疑惑,宙斯实验室是怎么知道爸爸在这方面有些研究的呢?

  盛博士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一样,说道:“元周当年的这个想法刚出现,还没有进行立项研究的时候,在科学期刊上发表过几篇可行性报告类的论文。”

  “一开始元周加入卡欧斯计划的时候,他跟国内还是经常联系的,并且对于一些实验的进展也如实对院里汇报。”

  “可是有一天,他忽然与我们失去了联系,经过我们安插在宙斯实验室周围的特工调查,不仅如此,还发现他竟然从宙斯实验室带出了一种尚处在试验阶段的初始制剂。”

  “在他逃出宙斯实验室之前,他与我们联系的最后一次传递的消息是这样的,多物种基因片段增加与替换已有进展,小白鼠活体实验表明,基因同步率超过98%,肌体存活率可达80%,不排除基因同步率占比增大,存活率增大的可能性。”

  “那也就是说,你们当时是知道我爸爸逃出了宙斯实验室?”我问道,心中有些气愤道,“那你们都不派人对他进行保护吗?”

  盛博士面色沉重,缓缓摇摇头,说道:“不,当时他从宙斯实验室逃出来之后,我们的特工也曾护送他,不然仅凭他一个

10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第二天一早,五点刚到,孙元一就起来了。

  关珊雪感觉到动静,微微睁开眼睛,看到孙元一正盯着她看,轻轻笑道:
「你盯着我看什么?」

  「看你好看…」孙元一微笑道,「你再睡一会,我下去酒店餐厅买些早点,
吃了我好送你去机场。」

  关珊雪点点头又闭上了眼睛,有孙元一在,她心里格外安定。

  孙元一很快洗脸下楼,这个时候只有酒店餐厅提供早餐,买了些面包牛奶之
类的就又回了房间。

  孙元一刚出去,关珊雪就又进入了梦乡,但却是做了一个噩梦,她梦见不知
道过了多久,自己与孙元一再次见面,一见面,两人内心的情感就止不住地迸发
出来。

  后来孙元一借口送关珊雪回去,两人刚回到蒋家,就再也无法抑制对对方的
思念,在房间中进行了一场久违的做爱,但没想到的是,两人正在床上颠龙倒凤
的的时候,蒋胜华毫无征兆地从学校回来了。

  这下两人的好事顿时被拆穿,蒋胜华怒气攻心之下竟拿刀砍伤了孙元一。

  梦到了这里,关珊雪就猛然惊醒了,那个噩梦自然也就此中断了,但是这个
梦是如此的真实,好像是真切发生在自

  「夏小婉!你胡闹,你知道吗?你会坏了我的大事。」叶星辰第一次冲小婉
发脾气,但他说完马上就后悔了。

  小婉嘴里正嚼着咔嘣脆的薯片,被突然一吼,顿时张着小嘴傻了,一秒钟后,
她嘴一扁,「哇……哇……呜呜!」

  这下可好了,叶星辰悔的肠子都青了,自己现在有要事在身,一定要分秒必
争,却又不得不在高速公路上停车来哄这个小乖乖。

  「小婉,姐夫刚才说话大声了,对不起!不哭了,都是我不好!」

  「呜呜……你凶我……你还说要照顾我,我要回家告诉我妈!」小婉搬出了
皇太后,想吓吓人。

  叶星辰一看表,现在已经到了山西省境内,再送小婉返回长安的话,是绝对
来不及了。他干脆装作被威胁到,一副恳求的样子说,「小婉,我认错好了吧?

  只要你别告诉你妈妈,我就带你去北京好不好?」

  小婉瞬间对妈妈崇拜地五体投地,心想,「哈哈!原来这个男人怕丈母娘啊!」

  「真的?你带我去北京?」

  「当然了,可是你必须要乖乖听我的话,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怎么样?」

  叶星

  瑶瑶淫荡的话语,纠缠扭动的身体,欲望到达顶点。我快速上下挺动胯部,
带着瑶瑶的腰肢臀部。

  双手胡乱的揉摸瑶瑶的雪白脊背,曼妙腰肢。吃着瑶瑶美味的小巧下巴,又
一口吻住柔软矫唇。

  舌头伸进瑶瑶的性感小嘴里。吸吮着瑶瑶的香舌。缠绵悱恻。

  「瑶瑶……我要射了……射了……喔……喔……哼嗯……」

  「喔……嗯嗯……老公……用力……我要大肉棒,到了……到了……嗯……
嗯……嗯嗯……哼哼……」

  和瑶瑶一起快速的挺动腰部胯部,我明显感觉到一股淫水喷洒阴茎什么。

  我也剧烈喷射了六下,几分钟后阴茎才完全疲软掉,让我大吃一惊,兴奋不
已。

  把姚瑶抱起压在身下,阴茎放在细腰间轻轻摩擦,挤压干净里面的精液。

  低头欣赏着高潮余韵后的瑶瑶,红彤彤的脸蛋娇艳欲滴。性感嘴唇轻声娇喘。

  「嗯……嗯……呼呼……好舒服……老公你今天真棒哦……嗯嗯……呼

1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返回禁忌书屋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撞见女儿在自慰,我用肉棒把她喂】    作者:不详
送交者: 一发入魂[偏将军★☆] 于 2018-08-08 13:49 已读 16180 次 13 赞  大字阅读          
【撞见女儿在自慰,我用肉棒把她喂】
作者:不详
字数:20513

前言:

  觉得这个标题取得不太好……跟故事想表达的感觉有点偏差。可是想不到其
他适合的,只好将就一下。

  以前年轻的时候爱玩,在外面认识了一个同样爱玩的女孩子,两个人认识没
有多久就发展到了最后一步。那时候不懂什么避孕措施,两个年轻人沈迷于肉体
的欢愉之中,经常找到机会就来一场狂野激情的性爱。

  没多久女孩子就怀了孕,被家里的人发现了异状。于是在女方家长的压力下
,我们两个人登记结婚。在我10多岁的时候,就这样结了婚,当了爸爸。

  可是婚后老婆一样爱玩,并没有因为结了婚、生了女儿而收心,还是经常流
留在外,直到三更半夜才回家。我们为这件事吵了不少次,可惜老婆还是没有改
变她的想法。终于有一天,因为

    温阿姨先一步走进了浴室里,把热水打开,然即转过身对我说,「热水放好
了,将你脱掉吧」。

    「额……」,听到温阿姨这句话,我微微有些愕然。

    这段时间以来,妈妈的精神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宛若一个醒着的植物
人,生活上有许多的不方便,都是温阿姨在照顾着妈妈,包括洗澡在内,有时候
我也有帮忙。不过我大部分时间都忙于医院集团的事,因为我信任温阿姨,我相
信温阿姨能把妈妈照顾好,而温阿姨也真的如同一位贤内助一样,将家里的内内
外外都打理得很好,让我免除了后顾之忧,我能在仅仅大半个月做出这样的成绩,
也多亏了温阿姨,才能让我把精力集中在一个方面,我能有所成就,温阿姨功不
可没。

    亦然温阿姨突然要我脱下妈妈的衣服,我不由得有所迟疑,尽管妈妈的身体
我都很熟悉,该做的不该做的我都做了,可是阔别了这久,一时间要我重新面对
妈妈的裸体,即便妈妈的精神不太正常,但我心里还是有些难以形容的感受。

    就像是一对在战乱时期分离了十几年的夫妻,再别重逢时,相信都会有着这
样困窘的一幕。

13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夜幕低垂,明月当空,繁星闪烁,凉爽的清风不时拂过幽静清澈的湖面,带
起阵阵涟漪,涟漪又化作细碎的波浪,涌向沙滩边,洗刷着那里的柔软泥沙。

  得益于星月之光的降临,细腻的沙滩很快便显现出一种别样的银灰色泽,就
如同被蒙上了一层朦胧神秘的银纱一般,令人不禁沉醉其中。

  可对于此时赤裸着全身,挺着胯间巨屌的博尔巴来讲,月夜下的湖光风景固
然美丽,但若与半裸于自己眼前的年青儿媳一经相比的话,就不禁黯然失色了。

  这也难怪,单看外貌与身材,现年有27岁的洁芮雪本就是位难得一见的高
挑美女,还是位才艺出众的言情小说家,其一幅精雕玉琢出来的五官面孔彰显着
艺术般的立体美感,且丝毫不失美貌女性所独有的圆润转折,还透着新婚不久后
轻熟人妻所具有的知性端庄。

  更可况,知性人妻现在还身穿着一套三点式半透明黑色蕾丝内衣,虽然其最
为隐秘淫霏的部位分别为精细绣刺的蕾丝花纹所遮掩,然而,恰恰就是这种半裸
不露的欲望风情,最能令到成年男性身上的荷尔蒙激素暴涨。

  洁美无暇的雪白玉体上,但见两条细窄的黑色丝带纵挂于洁芮雪的香肩锁骨

10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面对桌上的生日惊喜,孩子满心的喜悦久久难以退去,虽然常常都能吃到类
似的蛋糕和甜品,但今天的感觉就是很不同,妞妞连忙拿出小手机来,又是拍照
又是发微信的,迫不及待想和小朋友们分享快乐。

  等爸爸切完蛋糕之后,她还在其中挑了最大的一块,没有给自己,而是很小
心的夹进了妈妈的盘子,她知道甜品也是妈妈的最爱。

  几分钟以后,看到风姿绰约的妈妈正微笑着款款走来,她立马从椅子上蹦了
起来:「妈妈…快来呀,我们来吃蛋糕吧!」

  可是吕建峰却一眼就看出,妻子的脸色似乎有点怪怪的,而妻子那双漂亮迷
人的眼睛里也少了一些平常惯有的自信和神采,明明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去了一
趟卫生间,就这样了呢?

  「怎么了,不舒服了吗?」

  「嘤~没,没什么」

  见他站起身来,美琳淡淡的给女儿一笑,再看向他,表情已经有点娇涩且很
轻声的对他说,「只是今天,白带有点多了,刚巧我带的护垫都用完了。」

  「啊?那要不要我去帮你…」

  「嘤(微笑)不用,楼下就有屈臣氏的,我已经买了。」

  吕建峰向来

  我撩起妈妈的裙子,就看到妈妈的屁股沟在肉色丝袜和蕾丝半透明内裤的掩
映下,显得格外羞涩和诱人,我的鸡鸡硬的老高,实在胀的不行,手也不自觉地
就开始摸了上去。

  妈妈也感受到了我的抚摸,说道:「怎么样?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有什么
坏主意!」

  「妈,明天你就走了嘛,又见不到你了……」我喃喃的说。

  妈妈听到这话,转过身来,侧着身子,看着我,说道:「想我了啊?!」我
知道妈妈这句想我了有两个含义,一个是精神层次上的,另一个则是肉体上的。
我当然两方面都有,所以我点了点头。

  妈妈看我点头了,微微笑了一下,说:「哎呀,走了一天了,今天还热,身
上一身臭汗,都好臭呢!去洗个澡吧!」

  我却很享受妈妈身上的那种味道,若是出汗的味道,恐怕也是香汗的味道!
哪会臭呢?再说有一点气息,还是比较提高情欲的。于是我说:「别洗啊,妈,
我就喜欢那个汗味。」

  妈妈却有点不理解:「汗味有什么好闻的啊,还是洗完了才香香啊!」

  我说:「妈,那个汗味更刺激一些啊,闻起来特有感觉!」妈妈身上的汗味

5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四月的北京,已经进入了春天,所有的寒冬迹象都已褪去,生命的迹象开始
孕育和复苏,街头洗净铅华的老槐树也迎来了又一春。

  第二天是周六,我带着父亲去医院做了检查,父亲红着老脸,一开始还有些
不好意思。

  医院的几个小护士虽然也是见多识广了,但也是第一次看见父亲这样年纪的
老年人来做生育检查,不由得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下午报告就出来了,我仔细地看了报告,62岁的父亲精子数量正常,浓度
正常,活力强度较好,没有基因缺陷。

  老爷子还真是老当益壮,要是这次真的能对妻子授精成功从而怀上宝宝,那
可当真是宝刀不老了。

  看来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立即打电话给妻子向他通报这个「喜讯」,妻子
和我言语了几句以后让我把手机给父亲。

  隐隐约约地,我听到妻子和父亲说了很多,她计算过星期天是受孕的最佳日
子,她还给父亲买了一些固精养肾的补品放在厨房里,橱窗里还有一根千年朝鲜
人参;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要连续几天专心做爱等等。

  「爸这两天你就好好休息,别和欣欣做爱了,养精蓄锐,我们老陈家传宗接
代的重

7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搞什么啊,塞露贝利亚那家伙···居然把我当成垃圾一样了···」

  看着银蓝长发巨乳大美女离去的背影,卡尔只敢在心里吐槽着翻脸不认人的
大美女,明明晚上和自己睡一个帐篷的时候还说可以把自己的小嘴当成他的尿便
器一样使用,到了早就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陌生人,甚至是讨厌的人看待了,难
道昨晚所做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梦么?

  想到这里卡尔甚至一阵惶恐,莫非昨晚经历都是自己的梦境而已?不过回到
自己的帐篷,这里还留着塞露贝利亚简单的行李,看起来至少做完和那位高傲的
银蓝长发巨乳大美女上校同出一室的事情是确实存在的了。摇摇头觉得自己杀掉
了,卡尔又出了帐篷随意在营地里溜达着,如果自己确实和塞露贝利亚同处一室
是真实的话,难道自己做梦的部分是自己和塞露贝利亚的那些亲昵行为吗?

  昨天记得自己还把精液射在了塞露贝亚里亚的黑丝美腿上,今天早上看到她
穿的是长裤,那么塞露贝利亚肯定是在自己睡醒之前换了丝袜,想要证明昨晚自
己真的和塞露贝利亚的确做了那些色色的事情而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幻想,最好的
办法就是找到之前被自己射过

   王杰喜出望外,一看妻子,还蜷着身子躺在沙发上不时地抽搐、喘息着呢,立刻从黄莉莉体内拔出了水淋淋的肉棍,凑了上去。

  “讨厌,喜新厌旧!馋死你……”黄莉莉不服气的轻轻嘟囔了几声。

  妻子还在高潮余韵中抽搐着,对有人凑过来毫不知情,身子还是可怜地蜷着,两瓣白嫩屁股间夹着肥嘟嘟的阴唇,红肿的小阴唇也羞答答地从肉缝里挤了出来,唇间盈盈盛着白乎乎的粘液,有些还粘在小菊花上、流到大腿上、挂到沙发边上…

  王杰看得口水直流,早忍不住了,忙紧挨着妻子侧身躺下,颤抖着从后面搂住娇柔的身躯,硬邦邦的肉棒刚好顶着少妇腿间嫩肉,伸手握住妻子的一只奶子揉了起来,发现小奶头已是挺得硬硬的,心中暗笑:“看来是被肏爽了,这小骚屄!”。

  他一边把硬硬的肉棒往妻子满是白液的肉缝里塞,一边用手指沿着湿缝往上摸到那粒突突的小阴豆,揉了几下,刚刚经历过多次高潮的少妇羞处充血肿胀、异常敏感,在他的挑逗之下,妻子整个身子都软了,只在他怀里微扭着、颤抖着,呜泣声、哀求声也越来越大。

  只见小茹忽然眉头紧蹙、双眼迷茫,扬起下巴“哦……”

9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五个月后。

  一个体格健壮的少年正在抽弄着一个美貌的轻熟女,那个美女扶靠着沙发站
着,肚子明显已经挺了起来,但是肚子挺却还是没有她垂在下面的乳房来得大,
而那乳房还在不断的流着奶水,已经像瀑布一样,地上一滩白白的全都是她的奶
水。

  「啊…好粗…好棒…好丈夫…好老公…茹茹的小穴…好满足…」

  没错,这两个人就是我小俊跟我的妈妈孟桐茹。

  我先慢慢地抽送,插得妈妈不停的淫声浪叫:「干我…儿子…你好会干…逼
…啊…茹茹爱你…嗯…」

  一会儿我靠近妈妈,鸡巴仍然插在妈妈的阴道里面。

  「俊老公…你要…干什么…啊…这样…好爽…」

  我双手用力的揉捏着妈妈的奶子,下身更用力地抽送。

  「俊老公…亲哥哥…这一招…好棒…」

  妈妈一直浪叫不停。

  突然,我抽出鸡巴。

  「不要…你坏…怎麽不插了…茹茹正舒服呢…」

  「妈,我们换个姿势,你在上面,好不好?」

5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花残》 - Playlist

by 1 更新于 2018-07-14 02:07:33
  1. 05
  2. 第四章
  3. 第三章
  4. 第二章

  第二天一早,许思恒和徐娇坐在早餐店里吃着云吞。

  徐娇满面春风,明媚灿烂。坐在许思恒旁边,动作轻快,吃的津津有味。

  许思恒饶有兴味地看着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徐娇,心里既为她感到高兴,也
为自己感到自豪。

  感觉到男人的目光,徐娇把汤匙换到左手,右手垂下,抚在许思恒的大腿上,
叫了一声「老公……」脸上红红的,看着许思恒,欲言又止。

  许思恒笑了一下,拍拍徐娇的手背,安慰道,快吃吧,老婆,上班别迟到了。

  你放心吧,我都给你记着呢,早晚会让你还我的。

  许思恒很了解徐娇——为她所爱的人奉献,比索取更加让她感觉幸福。从他
们相识以来,像昨晚那样,完全是被动享受的情况,徐娇从来没有过。

  徐娇不善言辞,尤其在不熟悉的人中间,更是没有话说。

  同时她的心思很浅,不知道有没有心思浅这种说法,反正是相对于心机深沉
而言的。

  她的思维方式绝大部分都可以用一个简单句来描述——因为……

  所以……几乎用不到复杂的从句,尤其是在面对她所在乎的人的时候

    杨瑛迈前两步,涨红着脸,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在观察着戴辛妮,片刻过后,杨瑛有了答案:“要我猜的话,跟辛妮姐在一起的,一定是李总裁,李中翰哥哥。”

    “有眼光。”我微笑夸赞,心头狂喜,这杨瑛真是个妙人儿,又美又妙的女人可不多。

    正在这时,又有脚步声传来,花影一闪,却是梳着两条羊角辫的李香君,她一把抓住杨瑛的手臂,娇嗲道:“啊呀,瑛子,这是总裁办公室,你东跑西跑干什么,我们走啦,樊约姐姐刚请了假,小兰已经在车里了。”

    小兰,难道是闵小兰?我的记忆一直不错,这个小君居然不介绍一下同学,估计她还生我的气。

    与小君不懂礼数相比,杨瑛有礼貌得多,临出办公室门仍不忘朝我们挥手告别:“李总裁拜拜,辛妮姐拜拜。”

    “再见。”我和戴辛妮都笑眯眯的,可小君与杨瑛的背影还在视线中,戴辛妮就不笑了,而是盯着我问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不请假回山庄?”

    我心想,我是老板,我想回家用得请假吗,不过,我的女神似乎话中有话,布下了机

© 春色书会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