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书会 论坛 现在全面开放!漫画区 全面开放!(使用uc浏览器看不了漫画的请换用别的浏览器)
论坛 漫画区


17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上海辣妈》 - Playlist

by 1 更新于 2018-02-28 07:44:06
  1. 第一章
  2.   就如同童话一样,每一个人在选择自己另一半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很绚丽的
    梦,男人会有公主梦,女人会是王子梦,只不过绝不多数时候,青蛙不一定会变
    成王子,被叫做公主的,也不一定就是你心中的白雪公主。

      我不是王子,当然更不是青蛙,只不过我的家中有一只华丽丽长成了天鹅的
    丑小鸭。

      我跟妻子是中学同学,只不过她是城里的小姑娘,我是乡下来的臭小伙。可
    能因为自己小学就开始寄宿,独立比较早的缘故,很早就接触了一些成人的东西,
    在阅图、阅片无数后,我练出了一双火眼晶晶,不是说我能发现美,而是不管掩
    盖在怎么宽大丑陋的校服下,我都能一眼看出对面女生的身材是好是坏,在这一
    点上,我很佩服自己总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细节,只不过再

  3. 第二章
  4.   到我们取照片的时候,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走进去时还没那么多人,待我
    们到了以后,感觉似乎在影楼里的男工作人员都出来了似的,有事没事都在大厅
    里打转,而且大家的眼光都在偷瞄着妻子,一些人的眼神明显带着色光,这让我
    更得意洋洋了。待相册拿到手,我们非常满意,真的拍出了女神的感觉,我满意
    的翻看着相册,边感受着周围还没有离开,明显带着浓浓妒意的眼神。

      " 是这样。" 在我们准备付款的时候,工作人员有些期待的对我们说," 因
    为我们影楼刚开业不是很久,也希望能够打响我们的知名度,所以老板决定给你
    们打七折。" " 真的吗,那谢谢了。" 那会儿我们经济状况也就一般,虽然这一
    套照片下来也就几百块钱,不过能打折也是令人开心。<

  5. 第三章
  6.   接了女儿回到家,女儿在客厅看天线宝宝,妻子进了厨房做饭,我则坐在客
    厅角落里上网。最近我无意中注册了一个叫" 夫妻缘" 的网站(没这网站,别搜
    了),一下迷了进去,倒不是说我对暗地里流行的换妻有多大的爱好,骨子里我
    跟妻子都还是很传统的人,我可舍不得把钟爱的妻子换给别人,爱上这个网站主
    要还是因为里面能够看到很多舞骚弄姿的夫人们,有的身材确实火辣,丝毫不亚
    于妻子。这大概就是所谓男人的通病了:眼中最美的永远是别人的老婆。

      一个小时前,一个新注册不久的网友刚刚发了一组老婆的照片,一下引起了
    站内的轰动,短短一个小时围观人数就上千了,跟帖也达到了数十条。那是一组
    他老婆身穿黑色连体开档情趣内衣,脚穿红色高跟鞋的照片,照

  7. 第四章
  8.   第一次发帖总体来说还是让我很意外,尽管几乎没露,但一众老司机还是发
    现了端倪,并且满怀期待的等待着我的下一次发帖,而满屏赤裸裸又不失幽默的
    回帖又让妻子既抗拒又好玩,不过我估计,好玩可能还多过了娇羞。因为当我说
    要挑选第二贴的照片时,她竟羞答答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不能一次性太露,可
    以性感,更要美感。这让我很是有些惊讶和鸡动,不过也有些酸酸涩涩的。

      看得出妻子对发出的照片有些高要求,想让她摆拍几张内衣照或性感照,她
    却打死不干,一句话:"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将我堵得哑口无言,让我又
    着急又失落。这让我有时又有些迷惑,搞不清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理,貌似我的
    底线就只在将妻子的性感照放上去供人评鉴上,至于更进一步

  9.   那晚撸完那一发后,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感觉特别空虚,有种慌乱的不知
    所措和归心似箭的焦急,我少见的一个人坐在床上抽了烟。

      接下来几天,我加快了工作进度,终于将返程的时间整整提前了五天。

      回到家时,妻子还没回来,因为妻子一个人在家,照顾不过来,这一段时间,
    女儿都住在幼儿园里。家里很乱,应该很久没整理了,客厅的桌子上还倒着几个
    酒瓶,看来妻子是真的遇上什么难题了。

      我麻利的收拾好房间,进了厨房,准备了几个她爱吃的精致小菜,又开了一
    瓶红酒,最后开始做我精心准备的甜品,这可是她的最爱。差不多时间时,我听
    见了客厅的开门声,我探出头去,是妻子回来了,她的模样让我吓了一跳,整个
    人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头

  10.   三叔公就这样在我们家住下了。因为曦曦的存在,让他少了几分陌生感,多
    了几分笑容,正好也闲在家里没事,他自然而然就承担起接送曦曦和在家做饭的
    任务,曦曦也挺喜欢这个太叔公,觉得他好好玩,会给她讲故事,还愿意陪她做
    游戏。可能因为长期在家做饭的原因,三叔公的手艺还不错,至少深得妻子和曦
    曦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的赞赏。

      时间是冲淡一切悲伤的最好法宝,很快,在家里,三叔公的笑容越来越多,
    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倒真有几分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感觉。

      " 三叔公,我来吧。" 同往常一样,我跟妻子刚下班,一进门就看见三叔公
    在厨房里忙活着,妻子赶紧走过去想接手,曦曦坐在客厅里玩自己的芭比娃娃,
    按三叔公的说法,小孩子少看电视不

  11.   晚上9点多,将女儿哄入睡,我回到了卧室,妻子已换了睡衣坐在床上翻看
    着公司的时尚杂志。

      " 曦曦睡了?" 妻子问。

      " 还不睡该打屁股了。" 我说着,也上了床。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我妈打过来的。

      " 喂,妈。" 我边接听电话,边将毯子盖在自己身上。按照惯例,我妈每个
    月都会打次电话询问下情况,不过这一次打得特别长,尤其我爸也接过了话茬,
    问了三叔公的情况,一个电话打去半个多小时,才好不容易挂了电话。

      " 爸妈打来的?" 妻子有些好奇的问。

      我点点头。

      " 这次打得够长的。" " 还不是操心三叔公,怕他在这边不习惯。" " 爸妈

  12.   第二天的工作,我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脑海里始终浮现着监控视频里,妻子
    红到耳根的娇羞模样,还有三叔公那异于常人的巨大和坚硬。我有些害怕,不知
    道这样的偷窥继续下去,会让我崩溃,还是激发我内心底更变态的欲望,更担心
    妻子会在这样的游戏里变成什么样,如果真的有一天就像小说里写得那样,沦陷
    了,沉溺其中,我是否能够接受?我反复的自问着,内心深处那种刺激与酸楚的
    复杂交织让我没法找到答案。在这样的纠结中,我还在想,妻子是否会给我打电
    话说明此事,还是羞于开口,将此隐瞒下来,从而成为她与三叔公两个人之间的
    小秘密?万一她又打电话过来了,我该持什么样的态度?对此,我又颇有些患得
    患失。

      这样的矛盾在下午被妻子的电话打破了,一看

  13. 第九章
  14.   西北的工程进展非常顺利,在提前结束工期并完成验收后,我准备返程时,
    地方领导又找到了我,说是对我们的" 天眼" 工程非常满意,准备再将2个县的
    布网交给我们,这让我又喜又忧,喜得是我的年终奖又要有大幅的增加了,忧得
    是我只能短暂的在家呆几天,又得返回西北。

      回到上海,给公司将情况进行了详细汇报,公司领导当即奖励了我2万大毛,
    还给了三天假。我的归来也让妻子开心许多,尽管只有三天,加上在公司的一些
    工作交流,我得到在家停留7天的难得时间。

      妻子也专门向公司请了假,因为三叔公左手尽管还不能碰水,但基本能活动
    自如了,妻子也不需要再那么集中精力来照顾他,所以早几天将女儿接了回来,
    而我的回来更让女儿喜出望外,

  15. 10
  16.   妻子大口的喘着粗气,人渐渐从情欲的高潮中苏醒过来,她没有看三叔公,
    而是推开了他的搀扶,略带冷漠的站直了身体。

      " 爽完了还不出去。" 妻子的语气仿佛没带任何感情的,冷淡而陌生。这让
    三叔公有些不知所措,依然光溜溜的站在那里。

      " 出去啊。" 妻子对他轻吼道,眼中泪水夺眶而出。

      三叔公吓一跳,赶紧退出了浴室。

      妻子反锁了浴室的门,捡起胡乱掉在地上的衣物,全部扔进了角落的垃圾桶
    里,然后叉开双腿蹲了下来,那双腿间仍沉浸于兴奋的玫瑰红般的肉穴边,还散
    挂着几簇男人乳白色的精液,妻子尽可能将双腿叉开着,并微皱着眉头,用手指
    伸进了自己的下体内,她在试图将男人射进自己体内的精液给抠出来,很快

  17. 11
  18.   赵妮走了,就如同她突如其来的出现一样,毕竟她只是我人生当中的一个过
    客,我们可以是朋友,甚至是炮友,但究竟不会是一路人。很多人不明白,我为
    什么会浓彩重抹的回忆起与她的这段淫乱的3p性爱,这是因为我很快就发现,
    这一次相遇对我的影响会有多大、多深。

      赵妮走以后,我陷入到短暂的一种迷惘和失落中。晚上我反复的做着同一个
    梦:我又跟另一个男人在同时干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一会儿是赵妮,一会儿是
    另一个陌生女人,而让我害怕的是,最让我兴奋的竟然是:方绮彤,我的妻子。

      好几次妻子在别男人身下婉转呻吟的娇啼让我从梦中猛的醒来,醒来时大汗
    淋漓,这种感觉让我害怕。

      家中的视频我已很少看了,三叔公走了,也没有再监

  19. 12
  20.   晚上8点多,曦曦跟三叔公道了晚安,乖乖的回到自己房间去睡了。

      " 到我房间里来。" 妻子轻声对三叔公说,这让我一下就紧张起来,也让三
    叔公明显有些激动,差点就要忍不住脱衣服了。

      我赶紧戴上了耳机,把声音调大。

      不过待我把画面切到房间,显然我是虚惊一场,妻子衣服穿得好好的站在房
    间里,这也让三叔公明显有些失望。

      " 你跟徐夏梦是怎么回事啊?" 妻子看了三叔公半天,终于忍不住纠结,开
    口问,我注意到她也没有用敬语。

      " 啊?" 三叔公没想到妻子突然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 她?没怎么啊。

      " " 还没怎么,一个女人三天两头往你房里钻,还没怎么。" 妻子看不到自

  21. 13
  22.   人类婚姻的基础是人的自然本能,性欲冲动和爱的激情。

                                                            ----罗素

      在妻子这一次前所未有的疯狂以后,似乎她又有些后悔,第二天,三叔公又
    试图来找她,但被她严词拒绝了,只说他不是拍了很多照片,要他对着照片自己
    去解决,这让三叔公有些沮丧,因为实在搞不懂她是在想什么。不过妻子最后一
    句话对他说了一句话:" 你不许天天去做,身体不比年轻人了,最多一个星期2
    次,否则,以后你别来找我。" 看似在关心三叔公的身体,不过倒让他隐约懂得,
    事情似乎不会就此结束。

     

  23. 14
  24.   妻子拉开了门,然后一脸惊讶的懵在那里,我还没看清楚,就见一个人影嗖
    得窜了进来,飞快的把门关上了,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扑了过去,一把将
    妻子扑在了墙上,就吻了上去。

      " 唔——" 妻子的双手被冲进来的男人摁在墙上,唇也被吻住了,她拼命的
    挣扎着,扭头躲开他的亲吻," 你放开我,放开我!" " 不行,我忍不住了,我
    实在受不了了,今晚我一定要干你!" 是三叔公的声音,原来他关掉视频是为了
    第一时间冲过来。

      " 不要,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妻子低声狠狠的对他说,身体拼命扭动着,
    但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已被欲火焚身的三叔公。

      就像第一次一样,三叔公再次用身体压住了妻子,只是这一次,他的双

  25. 15
  26.   三叔公的拔出,似乎瞬间掏空了妻子所有的力气,原本准备起来再去洗澡的
    她,就若瘫成一团烂泥般的半趴在那里,根本无法动弹了。而三叔公则斜躺在那
    里喘着气,眼中依然闪烁着贪婪和索求。

      好半天,妻子终于缓过一丁点劲来似的,有点力气开口说话了:" 那个,你
    去下面帮我买个药。" " 买什么药?" 见妻子没像上次被干以后的情绪激动,还
    能跟自己说话,这让三叔公很是开心,手不由自主的又抓在了妻子仍然保持微翘
    的嫩白圆臀上。

      " 丹媚,又叫左炔诺孕酮,你说丹媚,药店的人都知道。" 妻子没有打开三
    叔公的手,任由他在自己的圆臀上摸来掐去。

      " 干嘛使的?" 妻子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 避孕的!" 三叔公一

  27. 16
  28.   下午我有些累了,在家休息,没去接曦曦。一个人躺在家里时,翻来覆去在
    想究竟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我得承认,从骨子里对妻子的隐瞒还是有些介意的,只是我却不能让妻子知
    道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她跟三叔公的事,毕竟,她骨子里还是个一心要当贤妻良母
    的传统女人,要让她知道我其实早就发现了,弄不好,她会走上自杀的极端。但
    任由现在的样子发展下去,我又心有不甘,谁能担保妻子不会真的完全沉沦其中?

      要知道,尽管三叔公比我大很多,但当侦察兵出生,从小身体素质就好,加
    上天赋异禀,要论尺寸、论能力,可比我强得多,这要玩得不好,可就是鸡飞蛋
    打的结局。

      我越想越觉得有些心浮气躁,想睡一会儿,结果怎么也睡不着,思来想去,

  29. 17
  30.   不知不觉,又3个月过去了,天气开始渐渐变冷,妻子也似乎渐渐恢复了正
    常,我们一家又像回到了过去的小日子,温馨而甜美,但却少了一点点激情,就
    连两人性爱也变得没有规律起来,甚至有时显得匆忙而索然无味,我们应该都意
    识到了,只是彼此都没有去讨论这件事,很默契的回避了这个话题。

      算一算,三叔公也有快2个月没来我们家了,也一直没跟我联系,这让我又
    开始有些好奇了。

      " 最近三叔公在忙什么啊?怎么好久没来我们家了。" 这天晚饭时,我突然
    问。

      " 他能有什么忙的。" 妻子嗤了一声。

      " 你怎么显得对他有很大意见似的?" 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 我能对她有什么意见?" 妻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