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书会 论坛 现在全面开放!漫画区 全面开放!(使用uc浏览器看不了漫画的请换用别的浏览器)
论坛 漫画区


《落花若雨》 - (七十八)赴险

评分: 100 / 100来自 987个打分

更新于
轉換爲繁體

  柳琇琳平生头一遭感受到了危机感,居然是为了抢男人,而且在柳女王的心
里,这是第一重要的事。自从看了苏姀等人的照片,就隐隐觉得说不准什么时候
又会添上别人的,当然也会是极品中的极品,万一……万一自己变成了柳老六,
柳老七甚至柳老八,堂堂女王颜面何存?这一场战争事关重大,绝不能输!可这
又是场属于女人的战斗,比的是容貌身材,家世背景权力地位一概不灵,虽说一
向自负天姿绝色,,但对手是苏氏姐妹,黄蓉,祝姿玲等人,着实没有必胜的把
握。

  欲先攻其事,必先利其器。所以,柳女王起了个早,打了会球,叫来专用美
容师,仔细保养着一身吹弹可破的雪肤。美容师对柳琇琳并不陌生,知道这位大
人物不但脾气大,而且美得不像话,可当给裸身伏在软床上的美妇做护肤的时候,
仍会感到眩晕。柳条般的腰线下,丰肥粉嫩颤巍巍的雪臀突兀隆起,触手即弹,
如同凝脂白玉,身为女子尚且心动不已,怎会有男人受得了?小心翼翼地涂上乳
膏,忽听柳琇琳说道,「把那里剃掉!」

  美容师一愣,「您说什么?」

  「我说把那里剃掉!」柳琇琳回手指了指粉胯间的毛发。

  「哦。」

  美容师不敢耽搁,取来用具,仔细地完成美妇指的指令,不剃则已,一剃之
下,美容师的小心脏几乎蹦了出来。一个年过不惑还曾生育过的妇人,怎会拥有
如此粉嫩的小穴?那雪白的长腿间,好似用粉色画笔轻轻描下一道细线,若有若
无,两片薄薄的花瓣高傲的咬在一处,捍卫着蜜道。

  「让我瞧瞧。」柳琇琳说。

  美容师拿过几面镜子,折射过后,柳女王看了看摄人魂魄的方寸之地,满意
地点了点头,双目泛水,俏脸不由红了一红,身旁的美容师忽地懂了,这位贵妇
定是有了情人,只是不知什么样的男人才配得上这样的艳福?
~~~~~~~~~~~~~~~~~~~~~~~~~~~~~~~~~~~~~~~~~~~~~~~~~~~~~~~~~~~~~~~~~~~~~~~
  有着这样艳福的男子正享用着另一处艳福,月光传媒董事长室,李若雨架着
方澜的双腿,巨龙深深插在淫汁四溅的小穴里,疯狂的肏弄着。每次到这,干一
次方澜已成了惯例,美妇端庄知性的气质总能勾起男人的欲火,更别提因为邵雪
芝的事让李若雨无比的郁闷了。半个多小时的肉搏,方澜已是上气不接下气,粉
面被高潮冲击得一片潮红,丰满的臀部抖了几抖,李若雨停止了抽插。

  「你又在哪里受了气?却来欺负我!」方澜抱着男人,腻声说道。

  李若雨懊恼地摇了摇头,对方澜讲了被邵雪芝仙人跳的事,方澜听罢,瞪大
了眼,几秒钟后吃吃地笑了起来,一直笑到李若雨罕见地腼腆才停下,拧着男人
耳朵,「活该!你个色鬼,亏得你自诩做事谨慎,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定是
色迷心窍丢了魂,不过姐姐要说的是你近来一帆风顺,莫要得意忘形,这个仇我
一定帮你报,让你把那个邵雪芝玩个痛快!」

  「有劳澜姐费心!那我就先走了,得回家一趟。」

  「快去吧,我也要工作,下午刘晓丽要来做访谈。」
~~~~~~~~~~~~~~~~~~~~~~~~~~~~~~~~~~~~~~~~~~~~~~~~~~~~~~~~~~~~~~~~~~~~~~~
  文华酒店大堂,一行人簇拥着位黑裙女子急匆匆进了电梯,升到顶楼,那女
子摘下墨镜,一张极尽艳丽的脸上露出不耐烦,冷言道,「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去,我累了,需要休息会儿。」

  几名助理乖乖地站在电梯里一动未动,只有一个男子悄声说,「我还是去看
一下吧,您知道……」

  女子大怒,尖声叫嚷着,「我知道什么?难道睡觉也要你们看着?滚!都滚!」

  说罢甩手而去,打开套房的门,啪的关上,摔出重重的声响,电梯里的人走
也不是,留也不是,个个愤懑,却也不敢发作。套房内的女子锁好房门,在门口
听了听,确定无事,长出了口气,还未转身,便觉细腰上一紧,被一条手臂搂住,
回眸一笑,伸出根手指竖在唇边,身后现出一个高大男人,也不做声,笑着把女
子揽到怀中低头便吻,两人唇舌相缠,越发激烈,女子面红耳赤,高挺的乳房紧
贴着男人,蹭来蹭去,男人拉起女子的长裙,两条光嫩的修长美腿只穿着条黑色
T字裤,胯间竟已隐约湿了一块,男人二话不说,松开长裤,放出根粗长至极的
肉棍,把女子按到墙边,便要奸了这骚媚的美妇,正这时,套房门被敲了几声,
女子僵直身体,一脸的不高兴,眼神凶厉起来,嚷道,「又怎么了?我说过要休
息,烦不烦?」

  「先生找您,让您给回个电话。」

  「知道了知道了,别再来烦我!」

  女子边说着边媚笑着摸向男人的大肉棍,极是饥渴,四处扫了眼,弯腰去捡
地下的皮包,男人顺势一扑,两人滚倒在地毯上,美妇从皮包中掏出电话,拨了
个号码,放到耳边,抱着男人滚了个圈,骑到上面,雪白肥臀扭动着,两片湿漉
漉的蜜唇夹住大肉棍,表情淫浪,狠狠向下坐去,噗嗤,巨大的胀痛与酥麻让美
妇闷哼一声,上体挺得笔直,一手按到自己的一颗高耸乳峰,「喂,找我了?」

  美妇面孔变换着表情,时而皱眉,时而舒爽,不紧不慢通着电话,娇嗲异常,
蜜穴徐徐套动肉棍,一股股淫液被挤出。

  「人家坐飞机累了嘛,想要休息会儿,那帮做事的总来打扰,讨厌死了,唔
……人家去睡了,下午要去做访谈,会乖的啦,放心,玉菲不是陪着你嘛,88。」

  挂断电话的瞬间,男人的大肉棍狠狠顶到了花心,美妇紧咬银牙,肥臀剧烈
地抖动着,伏到男人身上,男人扳着美妇的肥翘的肉臀,轻笑道,「你真是个地
道的骚货!老头子看你这么紧还是看不住。」

  美妇撇了撇嘴,「你别占了便宜还卖乖,不过跟你干真爽,比那老不死的强
了一万倍!」

  「我比任何人都强一万倍!」

  男人猛烈地抽送,美妇低沉的浪叫,忽地,男人停下,「问你个问题,你跟
你女儿谁更紧些?」

  「少打玉菲的主意,老不死的看她看得更紧。唔,快插人家啊,痒……唔
……反正人家不会比玉菲差的。」

  男人抱着美妇站起身,边插边走,走向卧房,「你在花雨拍那个美魔女时候
没跟李若雨勾搭上?听说他也不赖。」

  「是嘛?总不会比你强吧?不信,哎呀……顶的好深,干我……好舒服…
…」
~~~~~~~~~~~~~~~~~~~~~~~~~~~~~~~~~~~~~~~~~~~~~~~~~~~~~~~~~~~~~~~~~
  李若雨回到别墅,却没推开门,敲了敲,里面传来娇媚的声音,「老公找谁?」

  男人一愣,随即便知一定又是苏姀在作怪。

  「知道老公来了还不快快开门,小心打你的屁股!」

  「咯咯,我看小色狼是想摸姐姐的屁股吧?就不开!不说找哪个就不开!」

  正无可奈何,门吱的声开了,苏姀撅着小嘴,苏柔满面歉意,姐妹俩都穿着
嫩绿色修身短T,白色热裤,一样的魅惑众生。李若雨一手搂住一个,在苏姀嫩
得要流水的肥臀上狠狠拧了一把,笑骂,「好大的胆子,竟然把老公关在门外,
玲姐呢?我找她有事。」

  「你瞧你瞧,我就知道,乖玲玲,快去洗白白,准备侍寝啦!」

  很快,祝姿玲拿着手机从二楼跑了下来,一件纯白罩衣,堪堪遮住丰臀,胜
雪的长腿三步两步跑到李若雨面前,温婉一笑,眉目皆是情意。

  「若雨,我正要找你呢。」

  「哦?巧了,我的玲姐宝贝儿有什么事?」

  「方才婉琼给我来电话,说要转些东西给我,结果她转来的是一大笔钱,还
说这是我的,要是……要是……」

  「要是什么?」

  「婉琼说要是你不是个男人就尽管拿走……」

  李若雨一听鼻子差点气歪,这位谢大公主做事真是损了点,怎么办,拿还是
不拿?拿了被人笑话,不拿跟古正平他们的合作就又要推了,自己遇到的女人怎
么就一个比一个让人头疼。

  「玲姐,你先留着吧。」

  「你惹婉琼生气了?要不要我去说说?」

  「不用。」

  李若雨和三女闲聊了会儿,便准备回恒信看看,刚到大厦停车场,就见一辆
车走下两人,前面一个正是安全局的粟铁,男人不禁眉头一皱,心知十有八九麻
烦登门,果然,粟铁径直来到李若雨近前,低声说道,「你准备准备,去香港。」

  「不行,我公司的事忙着呢,再说是你们要我帮你们,我可不是你的属下。」

  「没什么比你搞定蔡紫轩更重要,而且,而且据我所知,铁路的人连着写了
三封信给上面,说翁同的死跟你有关系,你不想出去转转?」

  「清者自清,他们的胆子还真不小,搞到我头上来了。」李若雨一阵冷笑。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他们可不是兔子。」

  李若雨沉默了会,看着粟铁,「看起来如果我不去的话你们就要把我绑去?」

  「没错。」粟铁毫不让步。

  「好吧,不过我要先去处理些事务。」

  「什么事务?」

  「你管得太宽了吧?」

  「李先生,既然你为我们工作了,就得遵守我们的规矩,而且必须保密。」

  「我能不能带几个人?我好歹也是有些身份的。」

  「不行。」

  李若雨忽地眨了眨眼,笑着说,「告诉你个小秘密,我每天晚上都要有女人
陪的,不然就浑身不舒服,你说怎么办?」

  「我给你安排。」

  「呦,这算是奉旨嫖娼,难道我交的税就这么花了?不讲价,必须带一个,
不然你就把我绑去。」

  见李若雨甚是坚决,粟铁想了想只好退了一步。

  「那就依你,只能一个。」

  粟铁答应下来李若雨却发愁了,带谁呢?最适合的当然是祝姿玲,可苏姀一
定会大吃干醋吵着跟去,考虑再三,决定带上苏柔,苏柔一生凄苦,从未有远行
的机会,该带她走走,于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编了几句谎话,哄了哄苏姀跟祝
姿玲,让粟铁派人去接苏柔,自己则赶往粤山会馆,与葛氏兄弟简单说了下,便
向机场赶去。

  就在李若雨一行的车驶入机场,一位穿着素雅的贵妇正急匆匆走出候机大厅,
贵妇似乎担心着什么,低着头上了辆计程车,马上拿出手机拨打,遗憾的是没有
接通,贵妇失望地看向窗外,而在目光所不及之处,文华酒店套房,到处散发着
淫靡的气息,身无寸缕的美妇人被男子紧紧压在身下,即使高潮了几次,但丰臀
细腰仍饥渴地扭动着,淫液横流的紧窄小穴贪婪地吸吮着粗大的肉棍,激烈的喘
息声,撞击声充斥着每个角落,男子不住暗叹这美妇的确是个极品,无论姿容身
材还是床上的浪劲,似乎比自己家的大美人何丽萍丝毫不差甚至更胜,至于许如
芸,那是另一个层次的女人。清脆的手机铃声男人不是没听到,只瞧了一眼便放
下未接,嘴角抿出丝笑意,全心肏弄着身下呻吟的美妇。

  飞行顺利,抵达香港。频繁的往来让李若雨对这座城市一点都不陌生,而苏
柔则是第一次离开内地,怯生生地紧紧拉着男人的手不肯松开,生怕自己丢了。
早有人准备妥当,把李若雨等接到酒店,其实李若雨本想住到祝姿玲的私宅去,
但知道粟铁一定不同意就算了,安顿好一切,李若雨坐下休息了会儿,苏柔好奇
地在窗边看着香港,粟铁来了。

  「李先生,我希望这次能有进展,你能不能把想法说说?」

  李若雨拿起手边的一份苹果日报,没有理会粟铁,认真地看了起来。

  「李先生?」

  「你看看这个。」

  李若雨把报纸递给粟铁,粟铁看了几眼,没有表情,像是早就知道。报纸上
一个版面转摘了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说的是国内几个家族详尽的资产状况,甚
至化名持有的公司股份都有,李若雨已经是第二次看到类似的东西,之所以关心,
是因为自己的名字也赫然出现在蓝氏家族中。

  「你……看过?」

  「没有,我不关心,也没资格关心,总会有人关心的,我只关心你打算怎样
拉近与蔡紫轩的关系。」

  李若雨没有回答,确切的说他也并没想过到底怎样完成粟铁所托,虽然勾引
女人近乎于本能,但这时的心思却一直放在报纸上,男人隐隐觉得似乎与自己有
什么牵连,但又说不出所以然,也许问问黄蓉和方澜会有答案。

  傍晚时分,李若雨赶到铜锣湾置地广场,据粟铁说,蔡紫轩这次依旧是陪嫂
子孙翠珊来的,为孙的个人品牌站台。当男人来到置地广场负一层,粟铁他们就
消失了,李若雨并不奇怪,只是自己忽然也成了间谍,还是出卖男色的间谍,感
觉有些不舒服。孙翠珊的个人品牌叫STARBYSUN,走的是时尚潮流路线,
门口挤着一大群人,有拍照的有看热闹的,目测一下,一半都是内地游客,李若
雨好不容易进到里面,安全线内十几家媒体记者拿着长枪短炮对着位美女狂拍,
那美女一身豹纹短裙,栗色长发,戴着两只硕大的金色耳环,烟熏妆,烈焰红唇,
低胸长腿,身段妖娆,野性十足。是孙翠珊没错,可环顾左右,没见蔡紫轩的身
影。仅就对李若雨的吸引力来说,孙翠珊要比蔡紫轩更强,甚至当初在上海路易
威登秀上,孙翠珊与蓝雪瑛对阵还略胜了半筹,此女出身豪富,嫁入世家,个性
又强,显然不是易与之辈,而蔡紫轩的背景才是粟铁他们的目的,像上次一样冒
充酒店服务生可不是好办法。正踌躇间,记者们又忙碌起来,安全线内来了位风
姿绰约的美妇,李若雨一看认识,如果说祝姿玲是港姐历史上的第一人,那第二
位的恐怕就是她了,楚雅欣。美妇身着白色抹胸长裙,留着标志性的过肩长发,
看起来嫁进豪门后过得不错,气色颇佳,跟孙翠珊挽手并肩,甚是熟络。李若雨
心念一动,挤到最前排,微笑着看向楚雅欣,美妇扫视记者时发现了李若雨,不
由一愣,心想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活动的时间不长,很快孙翠珊和楚雅欣就挥着手准备离去,李若雨想着怎生
才能找机会,发觉楚雅欣似乎对自己眨了下眼睛,是幻觉吗?再想确定,人已走
了。来不及多想,李若雨找到记者群中一个拿着凤凰娱乐标识的,悄声问,「她
们会从哪离开?」

  「当然是贵宾通道,但那里不许进的。」

  「多谢。」

  李若雨快步离开,马上给粟铁打了个电话,果不其然,粟铁不知用的什么办
法立刻将李若雨送到了贵宾通道,男人转了一圈,也不知楚雅欣是否走了,等了
十多分钟,忽见一男一女一前一后护着楚雅欣走到辆保姆车旁。美妇在活动时穿
的裙装外加了件褐色风衣,衣摆下露着一小段纤细雪白的小腿,见到李若雨却没
有吭声,男人心想难道是错觉?这娘们没对我眨眼?管她呢,索性咳了声微笑着
走上前,「楚小姐,别来无恙,您风采更胜。」

  楚雅欣停下脚步,看了看李若雨,惊讶地说,「呦,李先生,您怎么会在这?」

  男人瞧瞧楚雅欣身旁的两人,顿了一顿,美妇吩咐道,「你们先上车等我,
我跟李先生聊几句。」

  那两人上了保姆车,李若雨道,「楚小姐,我特地在此恭候您。」

  「这是为什么?」

  「等您教我七十二般变化。」

  楚雅欣瞪大了那对出名的大眼,掩口笑道,「不懂不懂。」

  「楚小姐,我读书少,但也知道三笑留情和悟空学艺的故事,唐伯虎我肯定
不是了,没准孙猴子还能做做,您说呢?」

  「李先生,您的意思是我让您来着等我?」

  「是。」

  楚雅欣脸色一变,冷冷说道,「李先生,您开什么玩笑,我们不过见过几次,
请不要搞这种把戏,破坏我的名誉。」

  李若雨恨得牙根痒痒,楚雅欣偷眼观瞧,心下一阵得意,这时,一群人簇拥
着孙翠珊也来到了贵宾通道。

  「Reis姐,你还没走?」孙翠珊娇呼着拥抱了楚雅欣。

  「哦,Aimee,我遇到一位朋友,在聊天。」

  「是这样啊。」

  孙翠珊瞧见李若雨,点了点头。

  「这位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Aimee,你忘了,在上海的路易威登秀,李先生是嘉宾。」

  「孙小姐好,鄙人李若雨。」

  孙翠珊大大方方地跟男人来了个贴面礼,转头却说,「不对,不是在上海,
还在别的地方见过,就是记不起来。Reis姐,那你们聊,我要走了。」

  「好的,明天的Party见。」

  孙翠珊一阵风似地走了,李若雨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处,忽听楚雅欣噗嗤一笑,
「你想一直在这指挥交通吗?」

  男人心里一动,敏锐地感觉到一向照顾自己的幸运之神又要显灵了。楚雅欣
招了招手,示意李若雨登上保姆车,宽敞的车厢内只有二人,司机和助理都坐在
前面,隔板也已放下。在娱乐圈里,保姆车几乎象征着女星的地位和走红程度,
楚雅欣的这辆在李若雨所见过的,只有樊冰冰能与之相比,改装过后奢华异常,
李若雨坐在楚雅欣对面,默不作声。

  「你……到底有什么神奇?香港社交圈里都在传言说祝姿玲为了你抛家弃子,
谢大小姐也对你青眼有加,能不能跟我讲讲?」

  「楚小姐不觉得有些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吗?」

  楚雅欣沉默了几秒,接下的发生的事让李若雨惊讶万分,那美妇盈盈起身,
跪在了男人面前,芊芊玉手去扯李若雨的皮带,三下五除二把巨龙拉了出来,拍
打了几下,淡淡地说,「让我见识见识它是不是那么神奇!」竟垂首含住了巨龙。

  李若雨这辈子勾引过无数女人,也没少被女人勾引,风骚的,矜持的都曾见
过,可楚雅欣这般直接的还真是头回见,与刘韵婷那种近乎动物本能的需求不同,
楚雅欣是那种淫荡被美丽掩盖,让人绝想不出她会做出这种举动。

  美妇的唇舌吸吮着巨龙,十分娴熟,巨龙迅速的肿胀,直到小嘴再也容纳不
下,「原来如此,真是宝贝,果然神奇!」

  楚雅欣眼波欲滴,几乎呻吟着赞叹,小手勉强把住巨龙,探出舌头舔来舔去,
贝齿忽而轻咬,男人倒吸口气,对这突如其来的艳福渐渐接受,伸出只手揽在美
妇颈后,巨龙不停跳动,示威,楚雅欣艰难地含住半个龙头,猛地一吸,男人顺
势一送,巨龙几乎顶到喉咙,美妇连忙吐出,周而复始,唾液粘连着体液,发出
淫靡的哧哧声,李若雨看着楚雅欣那张美艳中透着清丽的脸,已经涨得绯红,伴
随着一种淫荡至极的光彩,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着娘们居然如此骚浪,索性不
断将巨龙在美妇口中抽插,楚雅欣边吞吐,边用手上下撸动,虽说技巧娴熟,但
李若雨的能耐她还不知,足足弄了二十多分钟,不但丝毫没有射精的征兆反而越
发的粗大到了骇人的程度,怪的是美妇虽然惊讶但却越发的兴奋,像是发现了宝
藏,玉手仍抓着巨龙,慢慢起身,靠在李若雨身旁,解开风衣扣子,把抹胸裙向
下拉了拉,露出半颗雪白坚挺的乳峰,「你一定很能做吧?就靠这个把祝姿玲迷
住了?让我尝尝味道好不好?」

  李若雨眉头一皱,神色变冷,凝视着淫妇般的楚雅欣,手狠狠抓住了美妇乳
房,很滑,弹性很好,美妇喘息渐盛,两个人对视着,僵持着,却都没有进一步
的动作,良久,楚雅欣手酸痛不已,只见那巨龙昂然挺立,威风凛凛,哪知李若
雨忽然将楚雅欣的头按到胯下,巨龙一挺,插到嘴里,快速抽动,顶得楚雅欣呜
呜做声,几乎窒息,大股浓稠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喷射到美妇口内。

  待到发射完毕,李若雨才松开楚雅欣,美妇喘了口气,舌头一抿,居然把精
液咽了下去,似乎在品尝美味,极其满足。楚雅欣坐回李若雨的对面,回味了片
刻,慢慢掀起裙子,双腿很长,很直,很白,很嫩,窄小的丁字裤旁露着些许毛
发,小穴附近湿漉漉的一片,淫水流到了浑圆的大腿上,原来已经高潮了一次。

  「你该下车了。」

  楚雅欣回复到庄重的神情,从皮包里抽出一张卡片递给男人,「明天的Pa
rty。」

  李若雨没有说话,只是接过卡片,转头便下了车,站到路旁,依旧身在闹市,
很快,一辆黑色商务车停下,粟铁探出头招了招手,李若雨上了商务车。

  「你是不是搞错了目标?」

  「我从不拒绝漂亮女人。」

  粟铁沉默许久,叹了口气,「我现在的确相信没找错人了。」
~~~~~~~~~~~~~~~~~~~~~~~~~~~~~~~~~~~~~~~~~~~~~~~~~~~~~~~~~~~~~~~~~~
  北京,蓝宅。

  赵开天垂手站在斜靠在罗汉床上的蓝若云身旁,接过一只白得几乎透明的手
递来的茶杯。

  「大小姐,时间晚了,喝太多差回影响您睡眠。」

  「若雨……去香港了?」

  「是。」

  「我急着叫你回来是要问你件事,香港国银那桩案子已经结束,但前些日子
柳尚武来跟我谈若雨跟柳雪的婚事,说送给我个礼物,那个失踪的交易员落到了
他手里,能不能把这个人找出来?」

  赵开天想了想,「难。」

  蓝若云悠然道,「如果我没猜错,那人是被白素送出香港,但柳尚武不知用
什么手段找到,会藏在哪呢?我不希望再起波折,雪瑛终归是要接下恒信的,你
也去香港吧,白素那里会有线索,找到那个人,让他消失。」





81 章节
Read all
  • Read now

《落花若雨》 - Playlist

by 1 更新于 2018-02-05 05:30:14
  1. (一)夜战
  2. (二)车震
  3. (三)偷香
  4. (四)往事
  5. (五)返乡
  6. (六)意外
  7. (七)人妻
  8. (八)进京
  9. (九)酒会
  10. (十)初见
  11. (十一)听雨观澜
  12. (十二)沪上偷欢
  13. (十三)表姐进城
  14. (十四)现场直击
  15. (十五)黄浦扬帆
  16. (十六)花雨之夜
  17. (十七) 波澜初现
  18. (十八) 病里破冰
  19. (十九) 天赐绑匪
  20. (二十) 大师赐字
  21. (二十一)  蛾扑火
  22. (二十二)  香江花
  23. (二十三)  销魂处
  24. (二十四)  媚无双
  25. (二十五) 凰求凤
  26. (二十六) 胆破天
  27. (二十七) 花丛戏
  28. (二十八) 燕还巢
  29. (二十九) 笑伦常
  30. (三十) 朱门会
  31. 〔三十一〕 惊鸿豆蔻忽来晴
  32. 〔三十二〕 金屋藏姿玲
  33. 〔三十三〕
  34. (三十四)谁人不色
  35. (三十五)初会双冰宴
  36. (三十六)送美迎艳多情事
  37. (三十七)谁人新妇谁家郎
  38. (三十八)萧墙生变
  39. (三十九)波谲云诡
  40. (四十)  冰雨漫天香满路
  41. (四十一)  美人如雨
  42. (四十二)  横祸忽临
  43. (四十三)血中血,雀后雀
  44. (四十四)  缘由因果
  45. (四十五)齐聚
  46. (四十六)命中注定
  47. (四十七)姀娇玲俏
  48. (四十八)欢场纵横
  49. (四十九)出师半捷
  50. (五十)盛筵
  51. (五十一)提亲
  52. (五十二)申城有雨
  53. (五十三)梦中温柔
  54. (五十四)尔虞我诈
  55. (五十五)柳样风情
  56. (五十六)纷沓而至
  57. (五十七)现实很骨感
  58. (五十八)帷幕徐开
  59. (五十九)行行有难处
  60. (六十)离别
  61. (六十一)玉女来袭,福祸相倚
  62. (六十二)台风天,学桌球
  63. (六十三)棋局
  64. (六十四)桃花重寄
  65. (六十五)墨格拉的火把
  66. (六十六)蓝与白的天空
  67. (六十七)角力与选择
  68. (六十八)欲望阶梯
  69. (六十九)倒计时
  70. (七十)请君入瓮
  71. (七十一)疑阵
  72. (七十二)黄蓉有刺
  73. (七十三)冰融火炽
  74. (七十四)混沌未来
  75. (七十五)黄粱(上)
  76. (七十六)黄粱(下)
  77. (七十七)弱点
  78. (七十八)赴险

  79. 七十九章 香气
  80. 八十章 得失
  81. 八十一章 再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