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书会 论坛 现在全面开放!漫画区 全面开放!(使用uc浏览器看不了漫画的请换用别的浏览器)
论坛 漫画区


《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 - 美母的淫辱出国行(二)耻辱的肉体搜查

评分: 100 / 100来自 987个打分

更新于
轉換爲繁體

  飞机缓缓降落在素万廊尼国际机场(地名为虚构,各位读者就当做是一个热
带海岛国家就是了),妈妈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盖着的毛毯,脸上好似有些感动。
早已醒来却还在装睡的坚哥偷眼看到我妈的反应,心下暗喜嘴角划过一丝浅笑。

  「起来了,别睡了,飞机已经到了。」妈妈拍了拍还在装睡的坚哥,样子活
像个小媳妇在叫醒自己的丈夫,难怪飞机上的空姐会误会他们是夫妻。

  「哎呀,睡得真舒服。」坚哥伸了个懒腰,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装作一副
刚刚睡醒的样子。

  「谢谢你的毛毯。」妈妈拿过坚哥的毛毯,一边叠好一边说道。

  「我带你出来的,自然是有责任要照顾好你。好了,下飞机吧。我来拿行李
。」说完,坚哥站起身子从行李架中拿出随身携带的包。

  「一会儿我去拿托运的行李,你先等我一下,我已经办好签证了,拿完行李
我再带你去办你的落地签证过海关。」坚哥一边走下飞机,一边向我妈交待道。
坚哥下了飞机便推着推车去行李运送带那里等托运的行李出来,因为那边人多又
挤,便没让我妈过去。

  妈妈站在一旁等得有些无聊,手机又因为还没有换卡而无法使用。正好这个
时候有人在前面用中文喊「办落地签的都来这里领表格了,排队过海关啊。」话
音刚落,便有一群人向前涌去。

  结果我妈便傻傻的随着人流向前,忘记了坚哥的交待,也许是觉得与其在这
里空等不如去提前排队还可以节省一点时间。妈妈到了前面拿了表格填好,随着
人潮慢慢向前挪动。这个岛国也算是一个旅游胜地,特别是这个季节,全球很多
人都来这里的海边游玩。不过好在机场也是对于这种人流习惯了,安排了很多个
闸口,所以不一会儿就轮到了我妈。

  妈妈拿着表格站到柜台前,工作人员是一个本地人,皮肤微黑,头也没抬的
便接过了妈妈递上前的表格。

  「你来的目的是什么?入住哪里?」看到表格上国籍填写的是中国,这个工
作人员居然还用了一口有些蹩脚的中文发问道。

  「旅……旅行,入住……入住……」妈妈有些紧张,而且都没有问到坚哥具
体订的是哪间酒店,现在根本回答不上来。

  工作人员听到我妈支支吾吾的回答感到有点问题,抬起头来看了我妈一眼。
结果却发现是这么一个成熟美艳不可方物的大美女,不由得眼前一亮。就算是出
国来避风头,我妈都还是精心打扮了一番。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身短裙,胸前
的开口能看到两个嫩白的半球挤出来的深深乳沟。下体的裙摆很低能隐约看到修
长的美腿上穿着的那双长筒玻璃丝袜的蕾丝边,脸上还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在
一众人潮里显得十分惹眼。

  「你,跟我们走,去检查。」工作人员叫来一名同事,两人用当地的语言互
相交流了几句。被叫过来的工作人员B用眼睛从上到下扫了我妈全身一边,点点
头,出声说道。

  妈妈此时有些被吓到了,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只是傻乎乎的跟着他们。三人
越走越远,此时已经到了一个偏僻的走廊,除了三人外已经没有其他人在这里,
特别的安静。走廊的灯光昏黄的照射在妈妈性感的娇躯之上,显得那一件性感的
黑色连身短裙更加的抢眼,这个背影是那么的充满诱惑力。妈妈身上的这件短裙
十分的贴合身形,紧紧的包裹住身后的肥臀,显得又挺又翘,像一颗成熟的蜜桃
让人恨不得紧紧的抓上两把。脚上穿的是一双十公分高的米色鱼嘴高跟鞋,整条
安静的走廊只能听到「嗒」「嗒」「嗒」的高跟鞋的声音。十公分的高度拉长了
美腿的比例,使得这双滑嫩的丝袜美腿显得更加修长,整个腿型变得更加的漂亮
。而且也因此使得我妈走路之时的姿态左扭一下右扭一下,屁股摇摇摆摆的更加
增添了诱惑的魅力。

  工作人员A与妈妈贴着并排行走,贼溜溜的双眼则是不时的望向妈妈的胸口
,盯着露出的那一抹白嫩半球猛看。而另一位工作人员B则是走在妈妈的身后,
双眼一直盯着妈妈身后挺翘的肥臀以及修长的丝袜美腿。还偷偷拿出了一部手机
,镜头对准我妈的下体,按动着快门,对着妈妈的屁股和美腿就是一阵连拍,真
是大胆。至于我妈则只是右手紧紧的抓着挎着的手袋的带子,用力到泛白的指节
显得内心极为紧张。

  又走了一会儿,终于到了,工作人员B从裤腰带上拿下一串钥匙,把锁着的
房门给打了开来。

  「进去吧。」工作人员A用手推了我妈一把,把她推入了房间里。

  此时的房间还没有开灯,有些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妈妈突然被这么
一推,也没有任何的防备就踉踉跄跄的被推了进来。房间太黑加上没有防备,脚
下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惊叫着摔到了地上。

  「把灯打开啊,这么黑什么也看不见。」工作人员B拍了一下A的肩膀说道


  工作人员A挠挠头,抬手按向墙壁上的开关。也许是这件屋子许久都没人使
用了,挂在天花板上的灯管闪了好几下才亮了起来。灯亮后两人看向地下,一名
性感美妇此刻半躺坐在地上,用手揉着自己右脚的脚踝,透过灰色的长筒玻璃丝
袜能看到白嫩的脚踝有些红肿。这个姿势更加凸显了妈妈窈窕性感的身材曲线,
两人灼热的视线把我妈从头扫视到脚。胸前微微颤动着的雪白豪乳,身后被裙子
紧紧裹着的挺翘肥臀,一双交叠在一起的修长丝袜美腿,无一不让二人大吞口水
。妈妈这时才看清了绊倒自己的是一根橡胶棍,那根黑粗粗的罪魁祸首此刻正躺
在她右脚的高跟鞋旁。她有些气恼的拿起棍子看了几眼,又抬头看看工作人员A
,既气这根绊倒自己的橡胶棍,又气推了自己一把的工作人员A。

  「干嘛?干嘛?拿武器想要袭击我们啊?」工作人员A走过去劈手夺过我妈
手中的棍子。

  「没……没有,我……我只是想要捡起来而已。」妈妈才想起自己现在是什
么处境,连忙的否认。

  「好了,站起来,回答我们的问题,还有把你的护照拿出来。」工作人员B
挥挥手,让我妈站起来答话。

  妈妈摸了摸自己的右脚,好在问题不是很严重,勉强站了起来。而弯腰起身
之时胸前露出的那一抹晃动着的雪白半球,依然没能逃过二人的眼睛。

  「冯慧芳,年龄42?这是你的护照?」工作人员A接过妈妈递过来的护照
,打开看了几眼,语气有些惊讶的问道。

  「这本护照是我的,对的。」妈妈有些怯弱的说道。

  「看起来不像啊。」工作人员A看了看我妈的脸颊,又看了几眼她那凹凸有
致的身材以及那性感的衣着,语气中有些不相信。

  「你是不是用假护照?或者是假借她人护照来我们国家从事非法卖淫活动?
」工作人员B拿过A手中的护照看了几眼,突然语气不善的对我妈发问道。

  「没有啊,没有啊。这本真的是我的护照啊。我来这里真的是来旅游的啊,
冤枉啊。」妈妈慌忙说道。

  「你衣着这么暴露性感,样子根本与你护照上的年龄不相符。又是独自一人
来旅行,而且连订的是哪家酒店都说不出来。」工作人员B振振有词的说道。

  「不是的啊,我有正当职业的。我和我老公是开茶餐厅的,而且我这一次不
是我自己一个人来旅行的,酒店不是我订的,是他订的,所以我说不上来酒店的
名字。」

  「开茶餐厅的?你怎么证明?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假话?你是跟你老公
一起来的吗?」工作人员B听到我妈妈不是一个人来的,语气好像有些稍稍放软
了。

  「不……不是,我……我……我是跟男性友人一起来的。」妈妈想到自己是
跟坚哥一起来的,语气不由得有些心虚。

  「男性友人?结了婚的人会不跟自己的丈夫家人一起出国,而是和一个男性
友人独自出国吗?我看你说的根本全都是假话!这个所谓的男性友人就是皮条客
吧?」工作人员B听完我妈的回答,放软了的语气又开始强硬了起来。

  「没有啊,我说的都是真的啊,我真的是开茶餐厅的,而且我真的结了婚了
。不信你看,这是我和我老公的照片,这是茶餐厅的照片。」妈妈突然想起手机
上有和我爸的合照,以及茶餐厅的照片,连忙从手袋中拿出来给那两个工作人员
看。

  「照片能证明什么?我还有这个机场的照片呢,难道这间机场就是我的吗?
你说这个和你合影的男子是你丈夫是吧?好,别说我们不给你机会,你现在打电
话过去,我来问问看。」工作人员A看完了我妈手机上的照片后说道。

  「我……我的电话没有办理全球通话,打不了的。」妈妈接过手机,心虚的
答道。

  「那你就用我这台打,我这个可以拨打国际长途。」工作人员B从裤袋中拿
出了之前用来偷拍我妈妈的丝袜美腿及翘臀的那部手机,递了过去。

  「我……我老公他……他可能还在茶餐厅里面忙着,听不到电话铃声的,联
系不上……」妈妈看着面前的手机没有接过来,而是找着各种借口推脱着。

  「叫你证明你有正当职业你又证明不了,叫你打给你老公,你又找这么多借
口,不敢打。我看你说的都是假话,你就是来我们国家卖淫的!」工作人员B看
到我妈连手机都不敢接过去,语气越发的强硬了。而工作人员A则是站到了B的
身后,借着他遮挡我妈妈的视线。鬼鬼祟祟的伸手从裤子口袋中拿出了一小包东
西,里面装着一些药丸,拿出来后把它抓在掌心之中。

  「好了不要再解释了,现在我们要搜查你的手袋。」工作人员A把那一小袋
药丸藏在手掌心后,便走上前说道。

  妈妈也只好把挎着的手袋交到他的手中,却不知道他已经做好了栽赃的准备
。工作人员A接过妈妈递过来的手袋,把它放到了桌子上,拉开拉链伸手进去搜
查,趁机把掌心的那一小袋药丸藏到了包包深处。藏好之后,他也不急于找出来
,而是先假意搜查了起来。这一搜查,反而找到了另外的东西。

  「怎么有这么多美金,你知不知道这个数额已经超出了允许带入境的额度了
!这个是违法的,你带这么多美金是不是要进行什么非法的交易?」工作人员A
找到的正是之前我妈从家里的保险箱中拿出来的美金,这个数额也的确超出了允
许带入境内的额度,工作人员A对于这个发现感到很兴奋的样子。(这里说明一
下,的确有很多国家对于个人带入境内的现金是有限额的。)

  「这……这我的确不知道带入境的现金是有限制额度的……」妈妈看着那些
美金,呐呐的不知道该如何说。

  「哼,你的问题大了,我看看还有没有其他违禁品。」工作人员A把美金放
在一旁,继续搜查起了手袋。

  「你说,这包东西是什么?没想到你还藏毒!」此时工作人员A从手袋中搜
出来的,正是他之前偷偷藏到我妈手袋之中要用来陷害她的那一小袋药丸。

  「这……这不是我的啊,我……我……我没有带这个啊!」妈妈看着那袋药
丸,急得说话都带有哭腔了。

  「没想到啊,之前只是以为你卖淫,现在还搜出这些。你带那么多美金,是
不是用来购买毒品的?」

  「我……我真的没有啊!」妈妈的小脸此刻急得通红。

  两人看到我妈的反应,嘴角带着奸笑互相打了个眼色。

  「你不用多说了,你非法携带大量美金及违禁药物入境。现在我们怀疑你身
上还藏有违禁药物,我们现在要搜你的身!」

  「你……你们怎么能这样,你们不能搜我的身。」妈妈听到后,十分害怕的
双手抱胸,这一动作反而使得胸前的一对豪乳挤得更加巨大。

  「你是不是想要坐牢?我告诉你,聪明的就现在乖乖的转过身子,双手扶墙
,两腿分开让我们搜身,不然你就等着坐牢吧!」工作人员A拿起之前绊倒我妈
的那根橡胶警棍,用它指着我妈的脸说道。

  妈妈看着悬在自己面前的橡胶警棍有些害怕,又被工作人员A的话语这么一
吓。唯有乖乖转过身子,按照他们的要求,把手扶在墙壁上。两名工作人员没想
到面前的这名性感熟妇居然真的听从了他们的吩咐,乖乖的转过了身去,一副任
人宰割的样子。看着这个肉欲十足的背影,二人喜上眉梢,还偷偷的互相对了对
拳头。

  工作人员A走上前来,拿起手中的橡胶警棍一下子拍打到妈妈挺翘的肥臀之
上。虽然用的力道不大,但依然吓得我妈全身抖了一抖,口中「呀」的惊叫了一
声。

  「叫你两腿分开,你是没有听见吗?」拍打完之后,工作人员A说道。

  妈妈只好听话,双脚岔开。工作人员A满意的点点头,右手握着的橡胶警棍
拍打了两下自己左手的手心。迈步走上前去,来到妈妈身后。突然将手中的橡胶
警棍插到妈妈腋下,接着又慢慢向下,最后停在妈妈的胯边。这个突如其来的袭
击,让我妈立刻打了个冷颤,口中「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谁知道,这根橡胶警
棍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不断来来回回的骚弄着。妈妈只好强忍着,身子微微颤
抖的抵抗着橡胶警棍的逗弄。过了一会儿,工作人员A才好像玩够了,停了下来


  「现在对你进行搜身,你最好不要有任何反抗,不然就是罪加一等。」工作
人员A轻咳了几声,用手中的棍子拍了拍我妈翘起的肥臀说道。

  他说完后,便把左手直接放到了我妈那高高翘起的肥臀之上。见我妈好像也
没什么反应,便开始大胆的揉捏了起来。

  「喂,你也来捏捏看,看看这个骚货是不是在里面藏了东西,所以屁股才这
么翘。」工作人员A光自己摸还不足够,把工作人员B也叫了过来一起「搜查」


  揉捏了一阵,工作人员A示意工作人员B继续。他自己却开始转移阵地,右
手上的橡胶警棍从我妈的翘臀慢慢向上滑过去,掠过我妈腰间的软肉,最后停留
在了我妈那鼓胀的胸前。他先是用棍子捅了几下我妈挺翘的乳房,接着他居然直
接把橡胶警棍直接从妈妈那件短裙的胸前开口处插了进去。而且是对准了我妈胸
前那道深深的乳沟捅进去,插进去之后,还拿着那根橡胶警棍不断的上下抽动。
这个画面看起来简直像是我妈在帮那根橡胶警棍做着乳交一般,黑粗的橡胶警棍
与我妈胸前的白嫩的乳肉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很快那粗糙的棒子表面,就把
她胸前的嫩肉摩擦得有些泛红。

  而面对工作人员A这一轻薄的举动,妈妈也只是暗咬银牙忍了下来,没有说
什么。工作人员A见到我妈懦弱的表现,便把那根棒子抽了出来,干脆直接自己
上手。左手直接按在了我妈的胸前,禄山之爪开始大力的揉捏了起来。

  「妈的,这么大的奶子。你是不是为了能够多吸引一些嫖客,卖淫的时候多
收一点嫖资,所以去做了隆胸手术啊?」他一边揉捏着我妈的大奶子,一边还说
着风凉话。

  「没……没有……我不是卖淫的,我的胸部没有动过手术。」在这种时候,
妈妈居然还有心情回答这种问题。

  「哦?天然的啊。我不信呐,让我来好好检查检查。」隔着衣服揉捏已经无
法满足他的欲望了,工作人员A现在居然直接把手伸到了我妈的衣服里面,大力
的摸索揉弄。

  「嗯?好像里面有颗东西。喂,你是不是在胸部藏有违禁药物啊?」

  「没有啊,没有啊。啊!你轻点啊,别……别捏……」妈妈此时被他的左手
揉捏的满脸羞红。

  「没有?哼,我看你就是在狡辩,明明摸到有东西。喂,你也过来一起摸摸
看,你摸她右边,看看是不是用东西。」他对还在揉捏着我妈翘臀的工作人员B
说道,两人一左一右两只大手占据着我妈的一对大奶子,疯狂的揉弄着,进行着
所谓的「搜查取证」。

  「怎么样?是不是有一颗东西?」

  「对对对,的确有一颗东西,捏起来感觉还挺大的,你捏捏看。」

  「哦?是吗?让我也来捏捏,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嗯,捏起来软软的,的
确不小。喂,你快点交待,你藏在胸前的这两颗东西是什么?」其实哪里藏有什
么东西,不过是这两个人捏着我妈的两粒乳头在那里装傻。

  「没……没有藏东西,这……这两颗,这两颗东西你们也有的啊。」胸前的
两点被他们一左一右的捏在手中,妈妈此时说话都有些喘气。

  「我们也有?你不要扯开话题啊,我现在问你,胸前的这两颗东西到底是什
么?」两人还在装傻,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手指捏弄着我妈粉嫩的乳头。

  「啊……停……停啊……不……不要……不要再捏了……求……求求你停啊
……」妈妈被两人捏弄得都有些站立不稳了,两条大腿夹在一起有些不自然的扭
动摩擦。

  「那你讲清楚这颗东西是什么啊」工作人员A看着我妈的反应,微微奸笑,
口中还是不依不饶的问着。

  「就……就是……就是乳头啊!」妈妈被捏得实在受不了,眼圈泛红带着哭
腔屈辱的回答。

  「哦!原来是乳头啊!你早点说清楚嘛。」说着,工作人员A把手从我妈胸
前抽了出来,放到鼻端闻了几下,脸上的表情十分享受。

  「你继续搜查她的胸前啊,不要遗漏了什么东西。我来看看其她地方。」工
作人员A手拿着橡胶警棍,又重新走回到了妈妈的身后。

  「大腿夹着干什么?尿急啊?分开,分开。不要妨碍我们的搜查。」

  工作人员A边说着边蹲到地上,两眼的由下向上,望入我妈短裙里面。手上
的那根橡胶警棍带着「莎莎莎」的摩擦丝袜的声音由我妈的小腿处以超慢的速度
一路向上滑到我妈的大腿内侧,令到我妈又是浑身发抖的打了个冷颤口中「啊」
的惊叫一声。

  「弯低点腰,屁股翘高一点。」他拿起手中的警棍,一下子拍打在妈妈的肥
臀之上。

  妈妈咬咬牙,强忍着屈辱弯低了腰。随着地心引力的影响,胸前那对雪白的
大奶子重重的垂了下来。

  「不够高!翘得再高点!」工作人员A站起身子,手中的橡胶警棍又是一把
拍打到了我妈的肥臀之上!

  「啊!好痛啊,我……我已经翘了啊。」虽然力道不是很大,可是我妈依然
感到很痛。

  「叫你翘高一点,快点!」说着,又用橡胶警棍打了一下。

  妈妈只有又微微翘高了一点,可是工作人员A还是不满意。好像是在发泄自
己的虐待欲望一样,连续不停的用手中的橡胶警棍拍打我妈的肥臀,口中不断的
命令「再高点!再高一点!」每打一下,我妈都痛得「啊」的叫一声出来,同时
在努力把自己的肥臀抬高一些,好免受这一皮肉之苦。

  打了一会儿,工作人员A好像才发泄够了,停了下来。而我妈则是已经喊得
有些有气无力的了,身后那被裙子紧紧包裹住的丰满肥臀,也高高的翘了起来。
此刻那裙子里的肥臀一定跟那些成熟了的蜜桃一样,白里透红了吧!

  「这样才对嘛,都跟你说了要配合我们的检查。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早点
翘这么高,我也不用打得这么累了。」得了便宜还卖乖,工作人员A喘了几口气
,用手松了松领带结,重新蹲下了身子。

  「我看看丝袜里有没有夹带有东西。」我妈穿的玻璃丝袜明明一眼就可以看
透里面有没有东西,可是他依然以这个为借口,把手摸到妈妈的丝袜美腿之上。
而我妈也因为之前被打得没了气力,闭眼喘息任由得他施为。

  此时工作人员A的眼中只有我妈的这双修长性感的双腿,薄薄的灰色玻璃水
晶长筒丝袜紧紧的裹在双腿之上,看得他血脉喷张。左手颤抖着摸了上去,大手
在我妈的丝袜美腿上不断来回抚摸,享受着高档丝袜的顺滑以及熟妇美腿的柔软
肉感。

  一边摸着,他还慢慢偷偷的把头凑到我妈的下体轻轻嗅着,妈妈下体散发出
来充满极度诱惑力的费洛蒙被他大量的吸入。而且他一抬眼就看清了我妈的裙底
,一条紧绷绷的白色蕾丝系带丁字裤正吊在那刚刚被他打完的翘臀之上。丁字裤
的带子深深的陷入了妈妈肉感的臀缝之中,丁字裤前面的蕾丝布料则是紧紧的贴
在蜜穴之上,将整个形状完整的勾勒了出来。而这一块近乎透明的白色蕾丝布料
完全起不到任何遮挡视线的作用,将我妈的下体暴露得一览无余。那诱人的粉嫩
蜜穴与工作人员A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蕾丝布料,这下子让他彻底控制不住自己了


  右手握紧手中的橡胶警棍,伸到妈妈的双腿之间,贴着那条蕾丝丁字裤,不
停的摩擦,就好像在拉小提琴一样,时不时的还顶几下。这个变态,居然拿那么
粗的橡胶警棍淫辱我妈的下体。

  「你……你……你干什么啊!不要……不要啊!快……快拿开啊!你!你这
个变态!」妈妈之前的不作为助长了他们的气焰,导致他们一步步越来越大胆的
占她的便宜。但是下体是妈妈的底线,她一感觉到下身传来的异样,立刻左摇右
摆的晃动着肥臀想要避开,口中还大叫了起来。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动作
,反而更加诱人。

  「检查完上面,当然是开始检查下面了。就让我看看你是不是把什么东西藏
到里面了。」工作人员A看着面前那不断晃动着的肥臀,淫笑着说道。手中的橡
胶警棍停了下来,左手伸到了我妈的裆部,隔着那层薄薄的蕾丝布料,玩弄着我
妈的蜜穴。

  这一动作,让我妈有了更加激烈的反抗。因为工作人员B还在揉捏着我妈的
大奶子,上半身被他控制住无法动弹。于是我妈抬起那修长的丝袜美腿,向后踢
去。

  「哎哟!啊呀!你这个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居然敢袭击我!」妈妈丝
袜小脚上穿着的鱼嘴高跟鞋正好一脚就踢在了工作人员A的小腿迎面骨上,落下
来后那高高的鞋跟又正好踩在了他的脚面上。双重打击之下,他也顾不上玩弄我
妈的小穴了,抱着自己的左脚在那里痛呼。

  「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袭击海关人员!」工作人员B也停止了对大奶的
揉捏,抓着我妈扶在墙壁上的双手往她身后一别。接着按着她的脊背向前一推,
一下子就把按到了之前扶着的那面墙壁上。

  「不……不关我事的啊,是……是他……非礼我……下面。我……我才下意
识的反抗。」妈妈被按在墙壁上动弹不得,侧着小脸蛋解释道。

  「喂,你没有事吧?」工作人员B向抱着脚一脸痛苦状的工作人员A问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痛。」边说着边慢慢站起身子,向被按倒在墙壁上的我
妈走来,一边走还一边从背后拿出了一副手铐。

  「我要让你知道,踢我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凑到我妈的耳旁,恶狠狠的说
道。

  接着他示意工作人员B松开我妈,他拉着我妈到墙角。一把将我妈推到在地
上,拉起我妈的左手铐到了手铐上,然后将手铐穿过了墙角的水管,再铐到了我
妈的右手上。

  「我看你还怎么踢!」锁好了我妈的双手之后,他把我妈的两只丝袜小脚拉
到了怀中,脱下了穿在上面的鱼嘴高跟鞋,狠狠的扔到了地上。

  「你……你想怎么样?」妈妈挣扎着晃动手铐,发现根本扯不动。

  「你刚才踢得我这么痛,那就要用你的脚来缓解痛楚。」

  说完他抓住了我妈的两只丝袜小脚,一用力直接举到了脸前。先是把两只脚
心凑到鼻尖闻了一会儿,接着伸出舌头舔了上去。妈妈被他的这一举动给惊呆住
了,虽然隔着丝袜但仍然能够清楚感觉到自己的丝袜小脚被他的舌头玩弄着。

  「啊~~别~~别舔~~~啊~~~别舔那里啊~~好~~好痒。」

  工作人员A含着我妈的丝袜足尖,舌头灵活的游走于妈妈丝袜小脚上的每一
个地方。我妈的一双丝袜小脚已经完全被他的唾液给浸湿了,丝袜被舔得近乎完
全透明了一般。工作人员A的肉棒也早已在玩弄我妈的过程中高高翘起,而此时
更是被制服西裤顶得难受。他分出一只手拉开了裤子拉链用手一掏,一条杀气腾
腾的黑粗肉棒弹了出来。

  「你……你干什么!救命啊!非礼啊!变态啊!」妈妈看到他已经把自己肉
棒掏了出来,顿时急疯了的大喊大叫。可惜这间屋子本来就隔音,而且又是在一
个偏僻的角落,根本不会有人能听到她的叫喊。

  「嘿嘿,喜欢叫是吧?我让你叫!看你现在还怎么叫!」工作人员A虽然不
怕我妈的叫声能够招来人,可是依然觉得很烦。便挺着肉棒走上前,直接把右手
上的橡胶警棍一下塞到了我妈的口中。硕大的橡胶警棍一下便把我妈的樱桃小嘴
塞得严严实实的,再也无法发出叫声,只留下一节长棍露在外面。

  工作人员A又继续走回去,捧起两只丝袜小脚按到了自己的肉棒之上。涨得
通红的龟头顶在我妈的丝袜脚心上缓慢抽动,两只丝袜小脚在他的控制之下夹着
肉棒做着活塞运动。也许是挣扎得累了,也许是看到他的肉棒只是玩弄自己的丝
袜小脚,妈妈也没在反抗得那么激烈。开始有些慢慢的配合起了他的行动,大概
是希望能用丝袜脚让他出精,自己就可以解脱了的心理吧。

  高档丝袜的顺滑,以及男子刚刚舔弄时的唾液还有现在龟头马眼处流出来的
前列腺液,使得我妈的这双丝袜脚现在又湿又滑。丝袜小脚带来的无法抑制的快
感通过龟头传遍全身,工作人员A这辈子都没有享受过如此舒服的足交,也是第
一次能够玩弄到这么极品的丝袜美足!他一边捧着我妈的双脚操弄,一边用眼睛
死死的盯着我妈的肉体,眼神凶狠像是要把她给吞下肚中一般。

  妈妈被他那狼一样凶恶的眼神所慑,只好任由他的摆布,主动用丝袜小脚夹
着他的鸡巴摩擦,只希望他快些射精,能够早点逃离这里。在我妈的全力辅助之
下,工作人员A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一股强烈的快感从肉棒开始沿着脊椎骨一路
传递向上,他浑身一震「啊」的一声喊叫。从龟头喷出一股股白浊的液体,妈妈
只感到一股热流喷发在自己的丝足上。可是工作人员A依旧抓着我妈的丝袜小脚
死死的抵在肉棒上,仿佛我妈的丝足就是一个天生的精液容器,专门用来接收男
人们射出的精液。他握着肉棒仔细的把上面每一滴体液都涂抹在我妈的丝袜小脚
之上,就像一个赢家在留下一个征服的印记,直到那白浊的液体完全覆盖住了妈
妈的丝袜足底,他才看着这双淫靡的丝足满意的点点头。

  「你满意了吧?可以放开我了没有?」妈妈好不容易才把口中含着的橡胶警
棍弄掉,她晃了晃被铐住的双手,屈辱的说道。

  「放了你?这才刚刚开始呢。喂,你有没有带避孕套?」工作人员A扭头向
工作人员B问道。

  「当然带了啊,在这呢。喂,你行不行啊?刚射完又来?该我了吧?」工作
人员B从口袋中掏出一盒避孕套扔了过去。

  「遇到这样极品的尤物,只玩一次怎么够。来来来,我们一起上,先把套子
带了。」说着话,他拆开包装,拿出一只扔给了工作人员B,自己也戴了一个上
去。

  这个避孕套还不是那种一般的,不知道这两个经常玩弄女人的色鬼去哪里买
来的特制避孕套。那上面附带着的不是一般的凸点螺纹,而是布满了一个个像是
小触手的东西,戴上之后整根肉棒就像是一根狼牙棒一样十分的恐怖吓人。真是
不敢想象这么恐怖的肉棒插进我妈的蜜穴之中,她会被干成什么样子。

  「嘿嘿,平时我们去找妓女,那些婊子都不让我们戴这种套子干。今天开开
荤,让你爽一爽!」他一边说着,一边抖着那根恐怖的「狼牙棒」走上前来。

  「你……你想干什么……不要……不要……那……那么恐怖的东西!你……
你不要过来啊!那……那些钱全部都给你们!求求你不要过来啊!求求你放了我
吧!」妈妈实在不敢想象那么恐怖的物体进入自己的体内,唯有苦苦的哀求两人
放过自己。

  「哼哼!钱!我们要!人!我们也要!你还是乖乖的配合我们,不然可是会
很痛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来,抱起我妈的下体,把那紧紧包裹着的贴身短裙卷
到她的腰间。右手用力一扯,就把我妈的那条可怜的白色蕾丝丁字裤给拉了下来


  「嗯!真是香啊,也不知道是你的香水味还是自然的体香。」他举着那条丁
字裤盖子自己的脸上深深的吸了几口气,陶醉的说道。妈妈就像是一个已经被他
到手了的猎物,他就是那猫在逗弄掌中压着的老鼠。

  「好了,接下来就是吃正餐了!」他把那条丁字裤塞到口袋之中,握着「狼
牙棒」迈步向前。妈妈此时绝望到了极点,泪珠滑过脸颊,浑身颤抖着恐惧的看
着走向自己的二人,确切的说是恐惧的看着那两根「狼牙棒」!

  「咚咚咚」锁上的房门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妈的谁啊,这个时候来敲门,不管他,一会儿没人开门就走了。」

  「还是看看是谁吧,这里只有我们的人才可以进来,要是有什么事呢。」

  「真麻烦,那你去开门吧,看看是谁。」

  「你也先把衣服穿好吧,等我打发走门口的人,我们再接着玩。」

  「好吧好吧,事情真多,走开一会儿都不行。」

  两人慢慢的穿好衣服,走过去开门。妈妈此刻还处在惊惶之中,缩在墙角呆
呆的不说话。

  门开后,走进来一名身上穿着制服,样子颇有威严的中年男子。两人一看到
他,立刻立正敬礼。中年男子只是摆了摆手,环顾了屋内一圈。看到桌子上的手
袋以及被手铐铐住缩在墙角的妈妈后,立马勃然大怒。狠狠的扇了立正着的二人
几个耳光,指着他们用当地的语言大骂。二人被打后也不敢反抗,依然立正站好
。直到中年男子骂完后,才用当地的语言解释着什么。谁知道解释完之后,又惹
来中年男子的几个耳光及又是一顿大骂。妈妈也被吵闹声所吸引,抬头望了过去
,看到二人被打,也是解气的在想着多打几个才好。

  又是骂了一阵之后,中年男子指着墙角的我妈,对着二人说了几句。说完后
工作人员A垂头丧气的向我妈走来,一边走还一边从口袋中掏出什么东西。妈妈
看着他过来,还是害怕的缩了缩身子。

  「你可以走了,拿上你的东西自己走吧。」谁知道他却是从口袋中掏出手铐
的钥匙,解开了我妈的手铐后告诉她可以走了。

  「我……可以走了?」从绝望中看到光明,就是我妈此时的感觉。妈妈揉了
揉手腕,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们放过了自己。

  「听不懂吗?还是说你不想走?想要留下来?」就要进口的肥肉就这么跑了
,工作人员A气愤的说道。不过中年男子还在,他也只敢小小声的说。

  妈妈确认了自己真的自由了,赶忙站起身来,连脚上的精液也来不及擦干净
,找到被丢在地上的那双高跟鞋就穿了上去,双脚如同浸泡在男子的精液之中。
脚下的精液减小了丝袜玉足与鞋底摩擦力,走起路来有些不稳,妈妈走了几步才
习惯。之后赶快跑到桌旁,把上面的被他们之前搜出来的东西全部放回手袋之中
。挎上手袋,急急忙忙的跑出房间。一出门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坚哥,这才知道
自己并不是好运气,而是坚哥找人来搭救自己的。

  「都跟你说了,叫你等我的,你怎么自己就跑去过海关了?怎么样?没吃亏
吧?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坚哥焦急的问道。

  「没……没什么事,他们就是搜了搜我的手袋,想要没收我带的美金。」妈
妈也不想说实话,因为实在太过于屈辱,只说他们贪财。

  「没事就好,下次不要这样了。」坚哥松了一口气,却不知道我妈差点就被
人吃干抹净了。

  「知道了,我下次一定听你的话。快走吧,这里阴森森的,我还是有些害怕
。」妈妈好不容易才逃出生天,此刻还是有些害怕,紧紧的揽着坚哥的手臂,只
想赶快离开这里。

  「好好好,我们走,当地的向导已经来接我们了。」坚哥看到我妈紧紧的揽
实他的手臂,胳膊上都能感受到那抹坚挺的触觉,心中大喜。

  走到拐角之时,妈妈回头望了一眼。见到工作人员A正站在房间的门口,手
拿着那条蕾丝丁字裤闻着香味,眼睛看向自己,那眼神依旧如狼一般凶狠。妈妈
被他一望,浑身有些酥麻,蜜穴微微抽搐,丝袜足底有种火辣辣的感觉传上来。
浸泡在精液中的丝袜小脚有些打滑发软,身子不由得晃动一下。

  「你没事吧?是不是不舒服?中暑了?」坚哥关心的问道。

  「没事,没事。这个地方让我感觉不舒服。快走吧,快点离开这里。」妈妈
抓着坚哥的手臂,站稳了身子。脚下加快速度,只想要离开这个噩梦。

  男子就这么站在门口,轻轻嗅着手中的丁字裤望着我妈那逐渐远去的背影,
嘴角划过一道阴沉恐怖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