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书会 论坛 现在全面开放!漫画区 全面开放!(使用uc浏览器看不了漫画的请换用别的浏览器)
论坛 漫画区


《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 - 美母的淫辱出国行(四)螳螂捕蝉

评分: 100 / 100来自 987个打分

更新于
轉換爲繁體

  此时我妈还瘫软在浴缸之中,回味着高潮的余韵。收起修长的双腿蜷缩在浴
缸之中,丰满的大奶子上下起伏着,白嫩的娇躯透着一抹粉红。妈妈轻咬着左手
食指,右手在自己的下体处无意识的游荡着,刚才的自渎完全无法满足这一成熟
肉体的需求。反而更加的感到空虚,火热了一整天的身子,急切的渴望着被填满。

  妈妈站起身子,面对着浴室的镜子,望着自己这令男人着迷的美艳娇躯,双
手握着胸前那一抹丰满缓缓揉动。可下一秒,却是摇了摇头,放下双手,打开了
冷水阀门。冰冷的感觉,暂时压抑住了火热的欲望。匆匆的洗了一个冷水浴后,
走出浴室,来到箱子前。开始了女人最大的烦恼,「该穿什么衣服」。

  妈妈裹着浴巾,在行李箱中不断的翻找着衣物。不得不说的是,即使是跑路
出来避风头,可是身为女人的天性,我妈依然是打包了一大箱的衣服,连高跟鞋
都带了好几双。好在坚哥订的机票是头等舱的,这个行李重量才没有超标,不然
肯定超过了托运的行李重量额度。不过也幸亏是带了好几双高跟鞋,之前穿的那
一双,因为浸满了那个工作人员的精液,现在完全穿不了了。妈妈之前被迫穿着
这双精液高跟鞋,导致里面的精液已经完全干涸在了鞋中,现在高跟鞋散发著一
股混合了皮革香味及精液腥臭味的古怪味道。妈妈只能心疼的把这双喜爱的高跟
鞋放到一旁,也不知该怎么处理来消除掉精液的异味。

  「这一件有些不搭。」

  「穿这件好像有些热。」

  妈妈面对着一大箱子衣服纠结不已,裹着浴巾始终是有些不方便,便先选了
一套内衣穿上。灰色的透明刺绣内衣,穿上后依然能隐约看到两点粉红,以及下
体的美鲍。一条同色系的灰色珠光连裤袜,握着袜尖,妈妈细心的把脚套进去,
小心翼翼的向上提拉。对着镜子调整一下丝袜,以及内衣的位置。

  「啊!对了,有一双新买的高跟鞋还没有穿过呢,就穿那一双吧。」妈妈来
到箱子前,蹲下身子找出了装着那双高跟鞋的布袋,打开袋子拿了出来。这是一
双浅粉色的露趾高跟鞋,女人梦寐以求的红底ChristianLoubou
tin高跟鞋。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女人高跟鞋底的那一抹红色的设计,就是
来自于这个设计师的这个牌子。(说起来我知道这个牌子还是因为我老婆,有一
次我问她,为啥我那些女同事也有红底鞋,人家的怎么没有你的那么贵。结果被
喷了一顿,又给我科普了一顿。)14公分的细长高跟使得那双修长的丝袜美腿,
比例变得更加诱人。前方是精巧的方头开口露趾设计,透过小巧的鱼嘴开口,能
看到薄如蝉翼的丝袜包裹下的玉趾。

  「浅粉色的高跟鞋,就要配浅色系的衣服了。」妈妈边喃喃自语着边找着合
适的衣服。

  「这件吗?好像有些太短了吧?不过……就这件吧。」妈妈拿在手中的是一
条米色的连身短裙。

  身材不好的人穿起来就会显得平庸的短裙,穿在我妈身上却有着吸引男人眼
球的魔力。胸前大面积的裸露,每边都露出大半个乳球出来。紧绷的下摆在挺翘
的肥臀处,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视线继续向下移动,则是那一双修长的丝袜美
腿,在闪着珠光的灰色连裤袜包裹下,让人看了血脉喷张,恨不能先舔为敬。

  换好衣服之后,开始描眉画目,梳化了一个精致而不显浓重的妆容。忙完着
一切,妈妈来到门前,对着入口的全身镜最后检视了一边自己的打扮。扯了扯腿
上的丝袜,拉平了一下裙子下摆的些许褶皱自己有好久没有这么着紧于自己的妆
容和衣服了吧?这种忐忑不安,内心急速跳动的感觉,上一次出现是什么时候了?。
妈妈深吸了一口气,内心也不明白为何自己会有这种紧张的情绪。摇了摇头,拿
上手袋出门向坚哥的房间走去。

  「嗒嗒嗒」

  狭长的酒店走廊中,回响着熟妇脚踩高跟的脚步声。空荡的通道中,熟妇摇
摆着那性感的身姿,带着忐忑的心情向男人的房间走去。相似的场景,在同一天
中第二次出现了,只不过这一次有着那些许的不同。

  「笃笃笃」

  熟妇玉手轻抬,叩响了紧闭的房门。

  「谁啊?」

  「是……是我啊。」

  「啊,快进来。你来得正好,我叫了客房服务。不用出去吃了,直接送上来。
我刚刚开了……支……酒……现在……喝……正好。」坚哥边说着边打开了房门,
结果开门后见到我妈的这身性感装扮,也不由得为之一呆,说话变得有些结结巴
巴的。

  「呵呵,你挡着门口,我怎么进去啊。」看到坚哥呆愣的样子,妈妈娇笑了
一声,倒是很好的缓和了内心了紧张忐忑的情绪。

  「哦哦」坚哥听到后让开了房门,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坚哥手拉着房
门,只是侧过身子让开了半个身位。

  妈妈侧身进了房门,坚哥陶醉的深嗅了一口我妈发梢的香气。妈妈那挺翘的
肥臀在经过坚哥身边之时,还蹭到了坚哥的下体,二人都不由得一抖。

  「你……你今晚很漂亮。」坚哥关上了房门,转过身子看着我妈说道。

  「哪……哪有。」妈妈有些害羞的低头拉了拉裙子的下摆。

  这一低腰,使得胸前的春光显露得更多了,看得坚哥喉咙有些发干,用力的
吞了口口水,一时也忘了要说些什么。

  「你不是说开了支酒吗?」还是妈妈开口打破了这一沉默的氛围。

  「啊,对对。我开了支红酒,挺不错的酒庄出的,没想到这间酒店会有。我
已经提前开了醒酒,现在喝正好,我去拿。」说着,坚哥向吧台走去。

  坚哥拿起醒酒器,向杯中倒去。殷红的酒液流过水晶的杯壁,直到注满了小
半杯后才停手。他转头小心地向后看了一眼,右手一抖,偷偷把药下在了其中一
个杯子中。这个药也不是第一次出场了,正是我那美艳熟母上次拍那辑情趣写真
时喝下的催情药了。

  坚哥拿起两杯红酒向餐桌走去,一边走一边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

  「喝红酒之前,你要先摇一摇杯子,先看。接着再把杯子举起来,放到鼻子
前,再闻。最后才是喝进去,别急着咽下去,让它在舌头多留一会,仔细品味它
的味道。」坚哥边说着,边把那杯下了药的红酒放到了我妈面前。

  妈妈按照坚哥的讲解和动作,拿着那杯红酒旋转闻香。

  「好了,现在可以喝了。」坚哥看着妈妈的动作,估算着现在红酒中的媚药
多半已经彻底融入了杯中。

  许是希望通过喝点酒来消弭紧张的情绪,妈妈三两口就把这小半杯红酒给喝
掉了。

  「怎么样?这个酒不错吧?来来来,再喝点。」坚哥自然是巴不得我妈多喝
些红酒了,立马拿过醒酒器,把空了的红酒杯满上。妈妈也没多想,拿起来就喝
了。

  「笃笃笃」就在妈妈喝着第二杯红酒的时候,房间门再一次被敲响。

  「多半是我叫的客房服务到了,我去开门。」坚哥摆摆手示意妈妈安坐,他
站起身子去开了房门。

  「Roomservice。」

  开门后伴随着这句话进来的是一辆银色的食物推车,随后进来的穿着白色厨
师服的人赫然正是那个拿了我妈丝袜还偷看她自慰的行李员!不得不说他还真是
大胆,居然还敢出现。不过当时坚哥也只是看到了一个背影,且那时很快就把注
意力放到了捡到的手机里偷拍我妈的那些淫照上去了。现在这个犯人只是简单的
换了一身衣服,便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二人面前。不过准确的说现场能认出来
他的也应该就只有坚哥一个人,妈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肉体被人看了个精光。

  行李员一进来就看到了坐着的我妈,眼睛亮了一下。目光落在了我妈交叉翘
起来的那双丝袜美腿之上,隐秘的舔了舔嘴唇。

  他推着食物推车到了餐桌旁,打开了保温食物的盖子,一样样的把餐车上的
食物放到了桌子上。最后拿出了一瓶香槟,放到了冰捅里。

  「这是我们酒店赠送的欢迎香槟,感谢你们入住我们酒店。」说完,他便站
在了一旁,等着接着服务。

  可是此时药效已经开始在我妈身上发挥功效了,妈妈此时一副很热的样子。

  脸颊上已经开始沁出细密的汗珠,抬手微微扇着风,两腿交叠在一起不自觉
的微微摩擦着。

  坚哥一看,急忙抽出几张钞票塞到了行李员的手中,把他往房门推去。

  「谢谢,有什么需要我们会再叫你的,你可以走了。」

  行李员脸上看起来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被坚哥推出了门外。关上门后,坚
哥快步走回餐桌旁。

  「怎么?很热吗?要不要我把冷气调大一些?」坚哥明知故问道。

  「啊?没有,可能一下子到了热带国家有些不适应吧。」妈妈拿起餐巾抹了
抹身上的汗。

  「那来喝点冰凉的,这个香槟被他们放在冰桶里冰过了,试一试。不过,喝
香槟不能用红酒杯,要用香槟杯,我现在去拿啊。」说完,坚哥又向吧台走去,
从柜台下面找出了两个香槟杯。

  琥珀色的液体顺着细长的杯壁流入杯中,细腻丰富的泡沫很好的掩盖了坚哥
放入的药物溶解。

  「来,试一试,这个香槟我看过了,不是便宜货。的确是法国香槟产区的酒
庄出品的,虽然不是什么大酒庄。不过比起国内的那些招摇撞骗的香槟,要好得
多了。」说着,坚哥递过香槟给我妈。

  妈妈接过香槟,想都没想就把一杯都给喝光了。坚哥笑眯眯的看着妈妈喝光
杯中的香槟,殷勤的又帮妈妈满上。接着,又把餐桌上的一碟东西推了过去。

  「这个是我特地点的深水牡蛎,这个可不是养殖的。就这样生吃最肥美了,
只需要滴一些柠檬汁在上面就可以了。而且……据说还有催~ 情~ 的作用。」坚
哥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舌头舔舐了几下手中的牡蛎,舌头一卷,把肥美的牡蛎一
下就吸入了口中。

  「来,试一下。」坚哥举起一个生蚝,半强迫的直接送到了妈妈的口中。我
妈只是脸带潮红顺从的吸入坚哥手中的生蚝,白嫩的蚝肉一下子塞满了我妈的小
嘴。看着面前的熟妇迷离的眼神,鼓胀着小嘴,些许汁液流了出来,挂在嘴角向
下滴去。坚哥知道已经差不多了,是时候进行下一步了。

  他拿起一个遥控器一按,房间里顿时响起了音乐声,正是阿根廷的探戈名曲
「PorunaCabeza」,翻译成中文叫一步之遥。在「闻香识女人」中,
阿尔帕西诺正是在这首曲子的演奏下与美丽的英伦女郎跳了一支性感的探戈。

  坚哥站起身子,走到妈妈面前,左手被在身后,半弯着腰,伸出右手到我妈
面前。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可是……可是我……我不会跳。」

  「没关系,我带着你跳就行了。」

  妈妈低下头想了想,羞红着脸把手放到了坚哥的右手中。坚哥笑了笑,右手
一用力便把妈妈拉到了怀里。被男人揽入怀中,即使这个人是坚哥,也还是让我
妈有些不自在。坚哥也感觉到怀里的娇躯微微有些僵硬,也猜到是因为什么。

  「别紧张,放松你的身体。把一切都交给我,让我引领你的舞步。」坚哥的
嘴巴靠在我妈的耳旁说话,炙热的男人气息直接喷撒在妈妈敏感部位上,白玉般
的耳垂一下子就如同染了胭脂一般变得粉红粉红的。

  不过坚哥的话好似有魔力一样,真的让我妈放松了身体,开始配合起了坚哥
的舞步。因为我妈从未跳过探戈,一开始的时候还能明显的看出来有一些局促,
表情也有些僵硬不太自然。但在坚哥的引领下,妈妈的舞步开始渐入佳境。脸上
开始绽放出了笑容,开始非常完美的配合著坚哥的动作,可以看出她很享受这种
跳舞的状态。

  探戈据说最早是属于情人之间的秘密舞蹈,不可避免的会有很多身体的接触。
特别是在坚哥手上,更加是变得无比香艳。坚哥的手不时的抱在我妈那挺翘的肥
臀之上,或者是拉住我妈膝盖把那修长的丝袜美腿向上一提,两人的胯部还紧紧
的贴在一起。(不时很会描写跳舞的状态,总之大家可以展开想象,就是那种男
女间性感的舞步。)对于坚哥放肆的身体接触,我妈却完全不在意,反而是看向
坚哥的眼神带上了一些暧昧的情欲。

  情欲、媚药、舞蹈以及身体的挑逗,种种作用之下,两人像是从水里捞上来
的一样。全身上下汗津津的,米色的连身短裙变得更加的贴身,湿漉漉的贴在妈
妈那凹凸有致的诱人娇躯之上。胸前露出来的那半边白嫩乳球之上布满了细密的
汗珠,像是饱满多汁的水果,让人充满了想要咬上一口的欲望。

  音乐慢慢的拉至尾声,一曲完结,舞步也随着停了下来。可是两人还是紧紧
的揽在一起,没有分开。两人面对面的贴在一起都有些气喘,向着对方交换着自
己呼吸的气息,暧昧的气氛布满了整个房间。

  直到坚哥终于忍受不住,低头直接把嘴印到了妈妈的樱唇之上。妈妈初始还
略微有些抗拒,微微攥起拳头轻轻的打了几下坚哥的胸口,之后就直接迷失在了
坚哥高超的吻技之下,软倒在了坚哥的怀里。莹润姣美的唇瓣也微微张开,任由
坚哥的舌头闯入。涂有水晶唇彩的娇艳朱唇被坚哥吸来舔去,玩得不亦乐乎。而
我妈那在媚药影响下敏感的娇躯也变得酥软无力,懒懒地任由坚哥施为。坚哥的
手也从妈妈的腰间慢慢向下滑去,直到把双手按在了我妈身后的翘臀之上揉捏了
起来。慢慢地还把短裙的裙摆微微上提,把手伸了进去,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连裤
丝袜捏弄着妈妈的肥臀。同时,坚哥下体那早就挺立起来的灼热肉棒隔着裤子若
有若无的顶在了妈妈的下体处磨蹭。

  良久,唇分。妈妈还有些迷醉,懵懵的眼神望着坚哥,微张着双唇,舌尖还
有着一丝不知道是谁的晶莹。

  「来,我们进房间里去。」说完,坚哥直接抱起面前的美艳熟妇进了主卧室。
卧室里是一张「KingSize」的超级大床,坚哥把妈妈温柔的放倒在床上,
直起身子站在床前急不可耐的脱着自己的衣服。而我妈则已经完全陷入了媚药营
造出来的情欲旋涡之中,樱唇吸舔着自己右手的手指,左手则是在自己全身的敏
感部位不断游走。两条修长的丝袜美腿交织在一起,缓缓地相互磨蹭,不断发出
「咝咝」的丝袜摩擦声。坚哥看到我妈这么一副骚浪模样,更加受不了了。衬衣
的扣子实在太过麻烦,干脆双手用力一扯,直接把衣服扯开。脱掉衣服后,立马
猴急的上了床。他把妈妈短裙的肩带向下一拉,一双傲人的豪乳便出现在他的面
前。双手向后一伸,「啪嗒」两指极为灵活的快速解开了胸罩的搭扣。

  坚哥解开了胸罩,立马便把头拱到了妈妈的胸前。整个脸全埋到了大奶子里,
手口并用,吸、舔、咬、捏、抓一起用,轮流在两边的乳房上施为。妈妈一手抱
着坚哥埋在自己胸前的头,一手放在坚哥裸露的背脊上,闭着眼睛口中不断发出
酥媚入骨的呻吟,长长的红指甲在坚哥的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抓痕。

  坚哥的右手离开了妈妈的胸前,慢慢向下摸去,妈妈的短裙其实已经被卷到
了腰间,丝袜包裹着的下体已经露了出来。灰色的蕾丝小内裤包裹着挺翘的肥臀,
前边的刺绣图案盖住阴部。可是也仅仅只是遮住了很小的一部分,内裤的前边大
部分为蕾丝镂空设计,除了刺绣仅有三根细带连接。

  坚哥看到如此性感的内裤,刺激得双眼通红。微微用力在连裤袜的裆部扯开
了一个口子,撇开内裤到一边,手指伸到妈妈的肥屄上一摸。

  「小骚货,你下面都湿了,你看看都是水。」坚哥把头抬到了妈妈的颈部,
凑到妈妈的耳旁说道。男人的炙热呼吸气流喷在妈妈敏感的耳根上,不仅如此,
坚哥还伸出舌头吸舔起我妈的耳垂。妈妈不由得左右微微摆头,痒得有些受不了,
躲避着坚哥的刺激。坚哥便把带着淫水的手指伸到了妈妈的口中,强迫她吸舔的
同时还控制住了头部的摆动。

  妈妈被坚哥吸舔得有些受不了,唯有把手伸下去,慢慢摸索寻找到了坚哥的
肉棒。她右手的五指握住了坚哥挺立起来的肉棒,一上一下的轻轻撸动着。受此
刺激,坚哥的肉棒好似又涨大了少许,青筋暴起胀得通红。马眼处也开始分泌出
了些许前列腺液,流到了妈妈的手上帮助了撸动的润滑。

  「嘶……」突然收到我妈这么主动的服务,坚哥爽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淫妇,是不是下面想要了啊?」

  「喔,好……好痒,啊~ 呵……轻点,给我吧,不要在逗我了,快点来吧。」
此刻,妈妈下体的淫水早已泛滥得一塌糊涂,丝袜和内裤早已完全湿透了。

  「好吧,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吧。不过你可要叫我老公才可以哦,我的小骚
货老婆。」说完,坚哥握着自己胯下的肉棒,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妈妈那湿透了
的阴户上「啪啪」作响,却又不急着插入,而是不断的在穴口处徘徊挑逗着。

  「老……老公,别逗人家了,快……快点插进来啊。」妈妈在媚药的作用以
及坚哥的种种挑逗下理智早已消失的荡然无存,现在的大脑已经被情欲所占据,
终于是说出了坚哥想听的话语。

  「好,好,好。小荡妇,老公来了!」说着,坚哥扶着肉棒对准了妈妈的蜜
穴口,腰部一用力向前一顶,粗大的肉棒在妈妈淫水的润滑下很轻松的一插到底。

  「哦……!」对于我妈的身体,坚哥可谓是觊觎已久了,这次终于成功插入
这梦寐已久的紧致小穴,不由得舒爽的叫出声来。腰部开始有节奏一上一下的律
动,肉棒在蜜穴中快速的抽动着。

  「啊……好……好粗……好……好舒服啊……快……

  快点……再快点……老公再快点。」下体的空虚终于被填满,粗大的肉棒带
来的快感使得妈妈放声浪叫。空虚了一天的小穴,终于迎来了抚慰。也不知道是
因为到了国外的关系,抑或是媚药带来的影响,妈妈今晚在床上表现得特别的开
放。

  那双修长的丝袜美腿被坚哥扛在了肩上,原本穿在脚上的那双浅粉色露趾高
跟鞋有一只已经随着动作掉在了床上,剩下这一只则是随着坚哥在我妈蜜穴中的
每一次抽插而晃动。十个秀美的脚趾向内绷得紧紧的,极力抵御着快感的冲击。

  「啊……!不……不行了……要……要去了!」随着叫声,妈妈原本绷紧的
脚趾也放了松,全身都微微的哆嗦了几下。却是没想到药效这么的强烈,这么快
就来了第一次的高潮。

  坚哥也没料到妈妈这么快就高潮了,停下了抽插的动作,低头在妈妈的脖颈
间吻了一会儿,待得她回复了些体力。便让我妈双手环抱住他的脖子,他一下就
坐了起来。妈妈的丝袜长腿结实的盘在了坚哥的腰上,与他深情的接吻着,能看
到两条舌头缠绵的交织在一起,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坚哥的下身就像安装了电动
马达一样,快速而又有力的不断撞击着,紧致的蜜穴在肉棒的大力鞭挞下滋滋作
响,淫水四溢。妈妈也跟着配合的蠕动着自己的丝袜肥臀,在神秘人的调教下训
练有素的肉穴内壁有节奏的按压收紧,像是无数个触手在吸附坚哥的肉棒,给他
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坚哥有些快坚持不住了,看着怀中美艳的骚熟妇,以及
下体那越来越强烈的吸附快感。他知道自己得悠着点来了,不然自己很快就要
「缴枪投降」了,一时间抽插的速度不由得慢了下来。妈妈还有些不明所以,睁
开美目一看,发现坚哥额头挂着的汗水,以及咬牙切齿的表情,多少也猜到是怎
么回事了。原本晃动着的肥美丝臀也停止了动作,蜜穴收缩的力道也为之减弱。
抱着坚哥头部的双手。按摩着他紧绷的神经,帮他回复体力。

  熟女温柔的抚慰多半起了功效,坚哥也是吃过见过,大风大浪里闯过来的花
中好手了。很快就回复雄风,重整山河了。他拍了拍妈妈的丝袜肥臀,靠在她耳
边说了几句话。妈妈点点头,松开了手离开了坚哥的怀抱。找了找跌落了的高跟
鞋,重新穿回丝足上。转过了身子,跪爬在了大床之上。牢牢的并紧了双腿,高
高的翘起了丝袜肥臀晃啊晃的,丝臀不住的磨蹭着坚哥的肉棒。

  「小骚货,让你知道知道老公的厉害。」

  恢复了雄风了的坚哥拍打了几下在他面前晃动着的丝袜美臀,把重新又变得
像钢筋一般硬实的肉棒对准蜜穴口捅了进去。坚哥半跪着身子,抱着妈妈的丝臀
一阵暴风疾雨般的抽送。每次抽送肉棒都是连根没入妈妈的蜜穴之中,硕大的龟
头更是直抵我妈那娇嫩的子宫口处。如此激烈的抽送,给双方都带来了极大的快
感。坚哥也是憋了许久,今天才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我妈这成熟诱人的肉体,自然
是拼了命的猛干了。

  妈妈努力夹紧自己的双腿,以使得蜜穴更加的紧致。同时还向后挺动丝臀,
配合著坚哥抽送的节奏。一来一回间,两人无声却有默契的相互配合著,在方寸
间跳着又一曲性感的探戈。

  坚哥一边抽送,一边抽打着妈妈的丝臀。并将妈妈已经脱了大半了的短裙全
部撸到了腰间,他左手抓着腰间的短裙就像是骑手握着缰绳,右手一下又一下的
抽打着妈妈的丝袜肥臀,透过薄丝能看到白嫩的臀肉都已经抽打得发红。妈妈跪
着的双腿都已经被干得有些发软,勉力用手肘支撑着身体。两人的身上满是小粒
的汗珠,身下的床单都已经被各种液体打湿了。整个房间中都是男人咬牙的吸气
与女人酥媚的呻吟。

  坚哥咬了咬牙,实在是有些坚持不住了。唯有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狠狠的拍
打了两下胯下的丝臀。妈妈也极为有默契的会了意,尽力把自己肥美的丝臀向后
耸动,全力按压蜜穴中的鸡巴。

  「好……好老公,快……快点……快点干死我吧。」妈妈此刻也是即将达到
了二次高潮,口中不断的说着淫词秽语刺激着坚哥。

  「嘶……小骚货,老子来了,射……射死你!」坚哥也是终于来到了高潮,
精关一松,一股股精液飞速的射了出来。妈妈翘起的丝袜肥臀以及背上都有一滩
白浊腥臭的精液,甚至栗红色的发尾上都沾有点点精斑。原来坚哥多年搞人妻的
经验在重要关头发挥了作用,知道没套不能内射,在射精的前一刻拔了出来,射
到了妈妈的身上。

  双双达到了高潮的两人抱在一起,瘫软在了床上喘息着恢复体力。连续泄了
两次身子,妈妈却好像有些回复了神智,突然想起了自己是有妇之夫的身份。

  「你……你好坏啊,还让人家叫你老公。」妈妈握起小拳头捶打着坚哥的胸
口。

  「刚刚不知道是哪个小骚货叫着老公快干我,还晃着个肥臀求我呢啊?是不
是你啊?」坚哥摸着妈妈的丝腿说道。

  「哼!还不都是你,那样逗我!」

  「哎呀,你看啊。我们这不是在国外嘛,又不是在国内。在这里你就不是别
人的妻子了,你是完全自由的。你看看,你的手上不是没戴有戒指吗?」坚哥拿
起妈妈的左手,指着她那空荡荡的无名指说道。

  妈妈这才想起,自己来找坚哥前,在化妆之时就已经把戒指摘下来放在了梳
妆台上。难道自己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想到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可……可是……」

  「别可是了,我们快快乐乐的享受一下这个假期不好吗?你也重新享受一下
单身的乐趣吧。」

  妈妈躺在坚哥的怀中,有些犹豫,可还是羞红着脑袋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吧,及时行乐。你看看,我可是又来了啊。」坚哥拉起妈妈的手
放到了自己的胯下。

  「怎……怎么又起来了?这……这么快!」妈妈握着坚哥又再次勃起的阳具
吃惊的说道。

  「我可是还没爽够呢,来来来,让我们梅开二度,今晚我要给你来个帽子戏
法。不过这次我们来玩点不一样的。」说完坚哥靠在妈妈耳边又小声的说了几句,
不过妈妈却是摇着头不肯答应。坚哥唯有拿出多年来哄女人的经验,抱着我妈软
磨硬泡的来回劝说。在强大的劝说攻势下,妈妈这才咬着牙羞红着脸答应了。

  坚哥兴奋得搓了搓手,立马跑下床。从行李箱中拿出了早已准备多时了的各
种性爱道具,妈妈只看一了一眼便有些害怕的不敢在看。坚哥拿过来,一样一样
的放在床边。

  坚哥先是拿起一副手铐把我妈给拷在了床头,妈妈看着手铐就想起了今天早
上在海关时被凌辱的遭遇,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子。

  「别怕,别怕,放轻松,一会儿你就舒服了。」说着拿起一管药膏,挤了一
些在手上,凑到妈妈的小穴前,均匀的抹在了蜜穴之上。妈妈一开始只是感觉到
有些凉凉的,可是不一会儿就开始觉得下面像是被蚂蚁爬一样,好痒,蜜穴也开
始不断的分泌骚水。

  「舒服吧?来把这个戴上。」说完,坚哥就把一个眼罩戴到了妈妈的脸上。

  手脚被控制住,现在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妈妈有些害怕的并拢着丝腿,下面
痒得更厉害了。

  坚哥用手轻抚着我妈那双性感的丝袜美腿,心理万千感慨。不容易啊,想了
那么多的办法,花了那么多的时间,终于是得到了这具美妙的肉体了。双手在我
妈的大奶、蜜穴、丝臀等敏感部位不断游走,仔细体会着面前这个美熟妇的美妙
之处,值了!花这么多的心思一点都不亏。妈妈因为什么都看不到,而且双手也
被控制住了,完全不知道坚哥的手会从哪个地方伸过来,会摸到自己的什么部位。
这让妈妈无所适从,娇躯瑟瑟发抖,小脑袋晃啊晃的惊叫连连。不过这一不确定
感,反而带来了更大的刺激及快感。坚哥对于妈妈的反应也觉得极为有趣,拿起
放在一旁的用来逗弄的羽毛,专门逗弄起了妈妈的各个敏感部位,搞得妈妈娇嗔
不断。

  玩了一会儿,坚哥却是感到有些口渴了。也是,经过了之前的激烈「运动」

  ,缺水也是正常的。他想起外边还放著有香槟,便放下了羽毛。

  「小骚货,老公我有些口渴了,去喝点水。不过为了怕你寂寞,先给你玩玩
这个吧。」说着拿起了一根黑粗粗电动阳具,一按开关便开足了马力,「嗡嗡嗡」
的高速旋转着。坚哥拿着这根阳具在妈妈的蜜穴前蹭了蹭,沾足了润滑的淫水,
一用力便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

  「啊……这……这是什么啊……快……快拔出来啊……好……好胀……啊
……」电动阳具在妈妈的蜜穴中疯狂的震动着,搅动着分泌出来的骚水,哗哗作
响。搞的妈妈把两条丝足并得紧紧的,丝足的大腿内侧肌肉不断的颤抖,口中也
不断地发出呻吟声。

  「来来来,再把这个戴上。」坚哥却是拿起了一个口塞器,塞到了妈妈发出
浪叫的口中,口塞器的中间是一个可以插入肉棒的空洞,两根带子在脑后一扣上。
这样我妈就只能张大著嘴吧等待男人肉棒的插入,却说不了任何的话了,最多只
能发出「嗯嗯」的声响。

  坚哥站起身子,看着面前被束缚住的美艳熟妇,满意的点点头,拉开卧室门
出去了。来到餐桌上,拿起杯子倒入香槟,一边喝着冰凉爽口的香槟,一边盘算
着一会儿接着该怎样玩弄我妈的肉体。顺手叉起一块切好了的牛排,嚼着牛排喝
着香槟坐到了沙发上,心思却全在卧室里。可是不一会儿,却是一股困意袭来,
脑子上一秒钟还在想着怎样在熟妇身上驰骋,下一秒钟却是一黑,瘫倒在了沙发
上。

  此时,整间房间变得极为安静,卧室里妈妈还沉缅于电动阳具之中,客厅里
坚哥却是失去意识的睡倒在了沙发之上。看他紧闭的眼皮下疯狂蠕动的眼珠,多
半在梦中继续玩弄着我妈的肉体吧?

  「滴滴」一声,却是有人用房卡开了房间的电子锁,缓缓推开的房门,走进
来的正是那个行李员!

  「呼,总算等到你倒地了。」行李员走到沙发前拍了拍坚哥的脸,确认他到
底是不是真的睡倒了。

  确认无误之后,开始翻找起了东西。东翻四找的,终于拿着一样东西站了起
来,原来却是那部被坚哥拿走的手机。他立马翻找了一下,发现没坏,一看自己
偷拍的照片也没有被删除,满意的笑了笑。这个时候,却是听到了一点声响从卧
室传来,蹑手蹑脚的偷偷拉开卧室门一看。眼睛顿时瞪得大大的,手不由得伸到
下面摸了摸挺起的鸡巴,嘴角一弯划过了一丝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