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书会 论坛 现在全面开放!漫画区 全面开放!(使用uc浏览器看不了漫画的请换用别的浏览器)
论坛 漫画区


《上海辣妈》 - 14

评分: 100 / 100来自 987个打分

更新于
轉換爲繁體

  妻子拉开了门,然后一脸惊讶的懵在那里,我还没看清楚,就见一个人影嗖
得窜了进来,飞快的把门关上了,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扑了过去,一把将
妻子扑在了墙上,就吻了上去。

  " 唔——" 妻子的双手被冲进来的男人摁在墙上,唇也被吻住了,她拼命的
挣扎着,扭头躲开他的亲吻," 你放开我,放开我!" " 不行,我忍不住了,我
实在受不了了,今晚我一定要干你!" 是三叔公的声音,原来他关掉视频是为了
第一时间冲过来。

  " 不要,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妻子低声狠狠的对他说,身体拼命扭动着,
但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已被欲火焚身的三叔公。

  就像第一次一样,三叔公再次用身体压住了妻子,只是这一次,他的双手都
是健全的,他的手在妻子身上乱摸,嘴凑过去胡乱的吻着她的脸颊,她的耳垂。

  " 三叔公,你放开我!我要喊人了。" 妻子挣扎着低声威胁着。

  " 你就算把警察喊来老子今天也要干你。" 三叔公无比坚决的说,边说右手
边挤开妻子弯曲阻挡在胸前的手,伸进了妻子的睡衣里,按在了她的胸上,我知
道,刚刚出来时,妻子只套了睡衣,没穿胸罩。

  " 不要,你到底要怎么样,你放开我。" 妻子身体一阵颤抖,嘴里还在徒劳
的抗拒。

  " 你会要的。" 三叔公喘着粗气,咬住了妻子的耳垂,这也是她的一个敏感
处,乳胸和耳垂的失陷让妻子猛的像被抽干了力气,差点无力的跌下去,却被三
叔公给抵住了," 刚才同时跟你老公和我视频自慰,你兴奋吧。" 三叔公在妻子
的耳廓一舔,说。

  " 没有……" " 没有?没有你湿得那么快?想不到飞仔那么控制不住自己,
也太快就射了。" " 这不关你的事。" 听到三叔公调侃我,妻子有些恼怒的,差
点忘了自己的乳房还在别人手中。

  " 怎么不关我的事。" 三叔公今天胆子特别壮,按在妻子睡衣里的大手一阵
按揉," 女人兴奋了不宣泄可对身体不好。我来帮你解决。" " 你混蛋!" 妻子
愤愤的,虽然还是低声的,却" 啪" 的打了三叔公一耳光,一下两个人都愣了,
对视着僵持在那里,三叔公的手还伸在妻子的睡衣里。

  三叔公凝视着妻子,很久没动,估计妻子也没想到自己怎么会突然出手打三
叔公,这让她略微有些不太好意思。

  " 不是……我……" 她有些讪讪的。

  她的话音未落,三叔公突然动了,他猛地将妻子的睡衣往上一撩,妻子的一
只乳房一下子就颤巍巍的跳了出来,抖动着还未停下就见三叔公手一握,先握住
了妻子乳房底部,固定住不乱弹,再头一低,口一张,妻子玫瑰色的乳头便消失
在三叔公的口里。

  " 啊……" 妻子一声难以抑制的低呼,伸手去推他,却又怎么推得动?

  " 哧溜哧溜" 我的耳机里传来三叔公像在吸果冻一般的声音,那是他在吮吸
妻子的乳头,本来就很敏感,好不容易在浴室里通过淋水将欲火压下去的妻子怎
么挡得住三叔公这样的狂热,没吸两下,她的手便由推变成抱了,胸部不时被吸
得颤抖着一收一缩的,稍微缩回去后却又忍不住的挺起胸来。

  她抱住了三叔公的头,轻吟着低头看着三叔公像个孩子一样在自己的乳房上
吮吸,不知什么时候,她睡衣的另一边也被撩起来了,三叔公的另一只手正在那
丰岸的山峰上攀爬,手指还快速的在她乳头上弹动。

  " 啊……" 妻子被乳房一吸一弹刺激的差点呻吟出来,只能仰起头,用手捂
住嘴,试图阻止口里发出莫名其妙的声音,这让三叔公更得意了,他一直在亲吻、
舔弄妻子乳房的同时,眼上翻着在观察妻子的表情。

  见妻子的反应越来越顺从,三叔公乘势握住了妻子的双乳,不得不说,妻子
的胸真的很大很圆很挺,三叔公的手即便很大也不能一手尽握,乳坡顶部仍有很
大一部分露在外面,这倒便宜了三叔公,他贪婪的伸出长长的舌头,反复的在妻
子两粒乳头间来回的舔、含,甚至轻咬,不时用嘴唇夹住妻子的乳头往外拉,或
者伸出舌头在妻子的乳晕上围着乳头打转,转了几圈后,用舌尖抵着乳头根部往
外推,妻子的乳头被他玩得通红,身体也无法控制的不断颤抖着。

  " 不要……嗯……放开我……" 妻子也不知是在求饶,还是在呻吟。

  她的嘴里抗拒着,身体却在迎合。而几千公里外的我,心里酸涩发苦,肉棒
却胀得发痛。

  妻子的身体越来越软,肤色越来越红,三叔公明白,他最后攻陷这座让万人
垂涎的堡垒的时刻已经到了,他的口猛的松开了妻子的乳头,拉着妻子就向客厅
的沙发奔去。

  " 不要,不要在这里。" 妻子见他似乎想在沙发上做,有些惊慌,她害怕会
吵醒了曦曦。

  " 那去哪里?去我房里?" 三叔公贼贼的盯着妻子。

  " 不要……" 妻子徒劳的摇摇头。

  " 那就去你房里。" 三叔公说完就拉着衣衫不整的妻子往我们的卧室走去,
妻子微微的挣扎了一下,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我飞快的切换了画面,我们的卧室里我藏了三颗摄像头,竟在这种场合上,
发挥了完全意料之外的作用,仿佛我就是岛国动作片的导演,在导一部经典的动
作片,只是主角变作了我的妻子。因为刚刚射过,所以尽管也刺激的不得了,但
并没有那么迫切的射精欲望,这让我更加沉溺于这种病态的窥视和刺激。

  画面里,妻子几乎是被三叔公扔到了床上,妻子一下站立不稳,倒在了床上,
刚准备坐起来,就被扑上来的三叔公给推倒下去。

  " 不要…你放开我……" 我们主卧床头高高挂起的那张巨大的夫妻婚纱照似
乎让妻子从情欲中清醒过来,她又剧烈的抗拒着,只不过这一次,三叔公异常的
坚定,而且没有去攻击妻子的上半身,而是一把抓住了妻子的睡裤边。

  " 不要…你放开……" 妻子惊慌的拉住自己的裤子,不让三叔公去脱,不曾
想三叔公乘机又摸到了她的胸前。妻子" 啊" 的一声又去回援自己胸部,谁知这
才是三叔公的声东击西,他猛地抽出自己的手,飞快的回到妻子的腰间,准确无
比的抓住妻子的裤边,用力往下一扒,妻子的睡裤一下就被扒到了大腿部,双腿
间淡灰的毛发顿时露了出来。

  " 啊!" 妻子一声惊呼,拼命的弹动着双腿试图阻止三叔公,这种反复似乎
将三叔公有些惹恼了,他再次发力,猛的扳住妻子的双腿朝着妻子头部用力往上
一压,一只手抓住机会瞬间伸到妻子臀下,用拇指勾住裤边同时顺势往上一提,
妻子双腿间的洁白亮晃晃的闪耀在房间里,就连那中间潺潺水流的小溪沟都露出
来了,不待妻子再挣扎,三叔公来不及仔细观察又一口含了上去。

  " 啊——" 妻子一声长呼,最敏感部位的突然失守仿佛瞬间抽走了她仅剩的
所有气力,本该去推挡、抠捏三叔公的双手无意识的揪住了床单。

  " 哧溜哧溜" 三叔公像个贪吃的小孩,在妻子高举的双腿间吃舔着,此刻的
妻子已彻底放弃了抵抗,或者说,开始默默的承受这种撩拨,她侧着头,闭上了
双眼。她的变化显然也让三叔公发现了,因为妻子本来需要他用力去摁住的双腿
不知何时已变成她自己无力的翻举,只需要三叔公轻轻扶住就行了,这让三叔公
得以放轻松下来,也慢慢的抬起了头。

  监控画面里,三叔公头抬起处,妻子的双腿间亮晶晶闪着湿漉漉的淫光,有
三叔公的口水,更有妻子无法抗拒分泌的蜜汁。

  " 好美。" 三叔公痴痴的看着妻子的下体,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见到
妻子的下体,我知道妻子的阴户很窄,阴门处会有几道玫瑰色的肉褶挡住最中间
的蜜穴,平日里大多时候都是紧闭的,即便偶尔兴奋了,也只会微微张开一条缝,
略微露出中间的一丝嫩芽,整个阴户很规则的分布几条褶皱,显得干净而媚美。

  也无怪三叔公会似看痴了一般,赞叹着。而此刻,因为妻子双腿朝着臀部的
上翻,却是连下面暗红的后庭也给翻出来了,因为紧张或激动,还看得出在一张
一合的。

  他抬起头来仔细观察的整个时间,妻子都紧闭着双眼,没有再挣扎,甚至因
为第一次被另一个男人这样近距离的观察,而恼羞的将头偏向了一边。这让三叔
公能够从容的又看了好一会儿,才又将头俯了下去。

  " 啊。" 妻子一声轻呼,将握拳的手抵在了自己的口边。

  这一次,三叔公没有猴急的猛舔猛咬,而是伸出自己长长的舌头(真的挺长
的,让我怀疑是不是舌头长的人,屌都很长),用舌尖靠后的位置抵在了妻子因
兴奋微微露出的淡粉色嫩芽上,然后拖着一路往上舔过去,又接着扫回来,来回
几个往返,舌头始终没有离开妻子的肉缝,这让妻子如何能忍受得住,整个人都
在剧烈的颤抖。

  很庆幸,卧室里的有颗镜头是可以调焦的,虽然不是很大,但总算能够拉近
一些看清妻子下体的反应。

  那是妻子兴奋的蜜汁吗?三叔公舌头刮过处,都是一片狼藉,还没插入,妻
子肉穴两边的阴毛都已被浸湿了,卷做了乱糟糟的一团团,阴毛顶端是闪亮的稠
滑粘液。

  " 呼噜呼噜" 三叔公停在妻子阴户的最下方,那是她的阴道口,在那里开始
快速的舔扫,吸玩。妻子有些受不了了,睁开了双眼,微微抬起头,努力想去看
自己双腿间的三叔公,却又被下体无法抑制的敏感给抽去了力气,又倒了下去。

  她没有注意到,自己此刻双腿紧紧夹住了三叔公的头部,随着三叔公在自己
阴户的拨弄,屁股无意识的往上抬着,迎合着三叔公的舌头,好像在寻找让自己
更舒服的姿势,但越是如此,妻子越是全身难奈的扭动着,她无法看见,但我和
三叔公都看见了,一股亮晶晶的液体随着三叔公舌头的刮过从妻子阴部的最下方
流了出来,挂落在她暗红的菊门口,三叔公还满怀恶意的用手指头点了点那液体,
并在妻子菊门口一抹,让妻子害怕的夹了夹臀。

  三叔公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知道,自己赢了。而需要为此吹响号角
的是他下体那根已膨胀到极致的肉棒,他硬挺挺的站了起来,带着胜利者的骄傲
半蹲在了床上,那竖起的旗杆巨大而狰狞,这也是我第一次清晰的看到三叔公的
尺寸,巨大到让我有些吃惊,虽然无法掌握具体的尺寸,但就凭此刻他站在那里
与妻子的比例就知道,绝对比我要至少大上一号,我真有些担心,妻子能承受下
来吗。

  下体那温润湿滑的突然离开让妻子瞬间有些空虚,她又睁开了双眼,然后吃
惊的看着三叔公硬挺的巨大肉棒,有些害怕的想往后缩,腿却被三叔公给擒住了,
而她根本再没有任何余力去挣扎。

  " 我要来了。" 三叔公轻声对妻子说。

  妻子没有回答,而是用手肘撑住自己上半身,吃惊而紧张的看着那根巨大的
肉棒离自己的双腿间越来越近,妻子害怕到想逃而无力可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三叔公在自己双腿间滚了下来,轻轻一分,就分开了自己的双腿。

  妻子全身再次剧烈的颤抖起来,因为紧张,她阴门在抽搐般的张合,害怕到
连水都没了,看起来确实太大了。三叔公没有急着插入,而是缓缓的将龟头从妻
子阴门上方闪过,让阴茎落在了她阴户门口的两片嫩肉上,慢慢的上下摩擦,以
便让妻子能适应,果然,在这样的摩擦中,妻子很快就能适应了,两片紧闭的嫩
肉也背叛般的微微张开,将三叔公的阴茎给裹住。

  妻子的喘气越来越粗,她努力的抬起头,看着三叔公在自己双腿间的动作,
再抬起头,看见了三叔公脸上胜利的笑容,她啐了三叔公一口,不服气般的将头
偏向一般,却忽然如倒吸一口冷气的全身紧绷住了,头高高的仰起,那是三叔公
将自己的龟头慢慢卡进了她的阴道口,其实没有进去,但应该让妻子足够敏感了。

  " 舒服吗?" 三叔公问。

  妻子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有出声。三叔公下腹又用了用力,挤的妻子皱
了皱眉,忍不住又低下头去看自己的双腿间,三叔公又进去了一点点,但依然还
有大半根露在外面。

  " 舒不舒服?" 三叔公淫笑着再次用了点力,又进去一截,也再次让妻子倒
吸了一口气。

  妻子还是敌视的看着他。三叔公笑了笑,忽然下身快速往后一退,整根都退
了出来,激灵的妻子一个冷战的重重倒在了床上,妻子有些气恼的刚抬起头来想
要呵斥三叔公,又突然整个上半身全力的往上躬起,口里仿佛都要断气一般的发
出一声长长的闷哼——三叔公并不是很快速,但坚决无比的整根忽然插进了妻子
的阴户。

  不得不说女人的容量如海般深邃,看去简直都能将妻子捅穿的肉棒真正插入
妻子体内时,她竟然同样也能全根而没,一直抵到阴毛抵阴毛。

  其实这样的刺激也让三叔公兴奋的不得了,全部进去以后,他也不敢再动,
生怕自己也会如我一般把持不住,那就实在太浪费这次机会了,所以,在妻子适
应他的肉棒时,他也在静静的适应妻子的紧致包裹。

  妻子剧烈的喘息着,默默的感受着直插最深处的胀满。

  " 舒服吗?" 三叔公又再次问到。

  这一次,妻子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喘息着。然后,三叔公开始缓缓的动起来。

  " 啊…别动……" 妻子受不了的一声娇呼。

  三叔公赶紧停了下来,半截在里面,半截在空气里,这种不上不下的空虚和
半饱满让妻子又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见三叔公半天不敢动,她羞红了脸轻声道:
" 你…你倒是动啊。" " 一会儿叫我别动,一会儿又要我动,你到底是要我动还
是不动呢?" 三叔公没动,贼笑着问。

  " 你……" 妻子刚要回答,却见三叔公深深的用力一插,刚刚抽出的半截阴
茎又全部插了进去,激灵的妻子又一声" 啊——" 的长长娇呼。

  然后,三叔公再也按耐不住的开始有节奏的抽插起来,因为粗长的缘故,在
妻子身上进出的三叔公显得起伏幅度很大,每次抽出插入都会像持续一个过程一
般,这种从未有过的深度和力度让妻子很快就意乱情迷了,她按住自己的嘴,拼
命想堵住不发出异样的声音,却无法阻挡那不知所云的哼哼不断从口中冒出,在
妻子显然适应了他的巨大后,三叔公也开始加大了他的力度和频率,他的肉棒一
次又一次的从妻子的阴道里抽出,又狠狠的插入,没多久就将平日妻子几乎不会
显露的粉红嫩肉给带了出来,宛若一张贪吃的小嘴,舍不得肉棒离开一样的包裹
着被翻出。

  三叔公的每一次重重的插入,再抽出时都会像抽水机一般带出大股的蜜水,
很快就让妻子的屁股湿漉漉的了,再没多久,床单也开始慢慢湿了。

  三叔公趴在妻子的身上,双手捧住妻子的头,赤裸的上半身挤压着妻子的一
对丰乳,都挤变形了,他的臀部一上一下有力的耸动,妻子的双腿没有任何支撑
的分开举在空中,期间她曾经被插的无力举起,而盘腿缠住了三叔公的腰,结果
没多久似乎发现这个姿势有些阻碍三叔公的插入,也让自己无法感受到内心最深
处的骚动,她的双腿又离开了,继续保持着高举的姿势。而身上的三叔公在狠狠
干着妻子的同时,也在观察着妻子的表情,从她默认的承受,到隐忍的咬唇,再
到紧闭双眼的享受,直到后来,她的双目空洞的看向半空,口里吚吚呜呜的发出
没有意义的呻吟。这样的妻子让三叔公无法抗拒,他猛地俯首下去,吻住了妻子,
如同他所料的那样,妻子瞬间就张开了嘴,忘我的跟他湿吻在一起,口里还在呜
呜的呻吟着。

  三叔公屁股在狠狠的上下,嘴里吻着妻子,两人在忘我的亲吻中缠绵,即便
三叔公松开了妻子的嘴,妻子也忘我的不舍弃的追逐了上去,主动吻住了三叔公,
并将自己的肉舌伸到三叔公嘴里,让他含住吮吸。

  三叔公几曾见过妻子如此主动,怎么能控制的住自己,他松开了妻子的嘴,
直起身来,握住妻子的腰部,开始大力抽插,不,那该叫抽打,握住妻子的腰部
后,两人一分一合的节奏明显快了很多,也有力的许多,那根狰狞的巨龙快速、
有力、坚决的一次又一次的捅进妻子的阴门,两人的身体发出" 啪啪" 的剧烈撞
击声,很快两人撞击的部位都变红了。

  " 哼…啊…嗷……" 恐怕妻子都不知道自己的嘴里在发出什么声音,忘我的
呻吟从嘴里被从未有过的癫狂兴奋压制到了喉咙里,妻子的双手死死扯住床单,
用力到手背的青筋都凸了出来,如果不是床单质量还可以,要是在酒店,床单都
该被她扯破了吧。

  " 舒不舒服!舒不舒服!嗯?!" 三叔公狠狠的干着妻子,喘息着再一次问。

  " 舒服…啊…舒服……" 妻子所有的抵抗都已土崩瓦解,整个沉溺在了这种
从未有过的畅快性爱之中,妻子洁白的肌肤上开始露出一团一团的暗红,那是女
人兴奋到极致的一种表现。仍在妻子阴道中快速进出的肉棒早已没有了原来的颜
色,而是包裹着一圈又一圈的乳白色浊液,那是如打奶泡一般,需要搅拌成百上
千次才能搅出的乳泡,那浊白还在流着,代替之前透明的粘液挂在妻子的菊门上,
至于之前的粘液,早已浸透在身下的床单里。

  我不知道妻子有多兴奋,只知道,除了那浸泡在乳白色浊液里快速进出的肉
棒,每一次重重的插入,都会在三叔公的大腿和撞击的妻子臀瓣扯起长长的粘丝。

  妻子兴奋而忘我的呻吟着,脖子胀得通红,紧扯床单的双手已没有力气再拉
床单了,只能无力的扶住三叔公撑在自己身体两边的手臂。

  " 好爽。" 三叔公也开始呻吟起来," 飞仔媳妇儿,你下面会说话吗?啊!

  好爽,你在咬我,你淫穴里还有张口在咬我,啊!啊!好爽!" 三叔公的身
体也开始变成红色,兴奋到不知疲倦的抽插进出," 飞仔媳妇儿,你就是男人的
毒品,会让男人上瘾的,就算爽死在你淫穴里也是值了!" 三叔公的话似乎让妻
子更兴奋了,她的身体无意识的扭动着,小腹随着三叔公的每一次撞击往上抬起
迎合,而三叔公的撞击是如此之狠、如此之快、如此之深,以至于用力过猛,突
然从妻子的下体脱了出来,还没等三叔公用撑住身体的手去调整,妻子已伸过手
去,握住了那根巨龙,塞进了自己的体内。这让三叔公很是开心,兴奋的凝视着
妻子,妻子在承受着他的进出时,也眼神迷离的注视着他,两人相互凝视着,上
半身几乎没动,而下半身则在彼此作死的缠绵纠缠,忽然,妻子动了,她抬起上
半身来,双手捧住了三叔公的脸,主动吻了上去,两人重重的倒在了床上。

  三叔公忘我的在她脸部四处亲吻,然后搂住不知何时早已一丝不挂的妻子,
翻了个身,变成了女上男下。妻子双手撑在三叔公的膝盖,稍稍让自己保持好平
衡,开始蹲在那里,淫穴含着三叔公的肉棒臀部开始上下起伏,这个姿势更能显
出三叔公肉棒的巨大,因为每一次妻子臀部的起伏都会持续一个高度,这很快就
让她有些累了,三叔公也看出来,双手扶住她的臀部,示意她别动,然后他开始
上下" 啪啪" 的抽动,妻子立马就蹲不住了,嘴里呜呜的发出一种似哭似痛苦的
呻吟,身体也情不自禁的往下迎合起来。从背后看去,丰润的圆臀肥美而多汁,
确实是多汁啊,流出的蜜汁将三叔公的肉弹都给打湿了。

  妻子忽然开始大声的呻吟起来,三叔公进出的速度也飞快的,几乎只能看到
一个残影,妻子呻吟着,手扶着三叔公的肋部,蹲着不能动弹,只随三叔公飞速
的在自己下体上下翻飞进出,然后,妻子忽然" 哇" 得一声哭了。

  " 唔…我不行了,放过我,唔……" 但显然,三叔公没有丝毫放过她的意思,
而是又将她推倒在床上,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妻子也感觉到了,忽然一阵害怕,
连哭泣也收回去了。

  "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啊…不要射在里面,今天是我的危险期…啊…啊
…啊——!" 妻子的恳求显然没有起作用,在一阵疯狂的抽插后三叔公忽然全力
的往前一顶,忽然像打尿颤一样的一阵抖动,他也射了,画面里我甚至能看到他
睾丸的抽搐,那是在将皮囊里储存的无数精子喷进妻子体内的最深处,一股股火
热的液体喷射在妻子身体最深处我从未到达过的地方,那种滚烫的浇灌瞬间让妻
子也高潮了,她忘我的挺起下腹,死死顶住三叔公的肉棒,让他的精液如喷射般
无所顾忌的浇灌进去,两人几乎同时高潮了。

  高潮过后的两人无力的相拥在床上,三叔公射精后尚未完全软下的肉棒还舍
不得拔出的泡在妻子泛滥润湿的阴道里,两人仍在喘息着。

  许久以后。

  " 我的澡又白洗了。" 妻子还在喘息的说。我和三叔公都没想到出轨并高潮
后的妻子第一句话会是这个,都有些愣了。

  " 还不拔出来,我又得洗澡了。" 妻子微转过头说。

  " 等一下,让我再泡会儿。" 三叔公有些舍不得拔出的,搂着她,手在她丰
乳上又开始摸来摸去。

  " 快拔出来啊,我都告诉你了今天是我危险期,你还射在里面。" 妻子不满
的。

  " 你怎么不自己拔出来?" 三叔公笑得很阴险。

  " 我没力气了。" 妻子有些害羞的说。

  " 就没力气了?这才开始呢。" " 不行不行,不要了。" 妻子被吓了一大跳。

  " 为什么?怎么就不要了?" 三叔公奇怪的。

  " 你的太大了,我好痛。" " 那你还那么兴奋。" 三叔公的话换来妻子反手
在他身上一掐。

  " 快起来了。" 再次要求三叔公的妻子,语气里透出一丝慵懒和娇媚。

  " 好好好,听你的,我拔出来。" 三叔公无奈的将下身一退,虽然已软下,
仍大的有些吓人的肉棒从妻子的下体里拔了出来,随之而出的是一大股一大股粘
稠浊白的精液,射进去的量之多,让人惊讶,一下就喷涌着流到了床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