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书会 论坛 现在全面开放!漫画区 全面开放!(使用uc浏览器看不了漫画的请换用别的浏览器)
论坛 漫画区


《武林花劫》 - 第九章白薇的回报

评分: 100 / 100来自 987个打分

更新于
轉換爲繁體

  此时香魂的声音如同死神的宣告般地在洞外响起:「师妹,不要再被这小子
的花言巧语所骗……快走开!让我一掌结果了他!」

  玉魄一言不发,手上加劲,希望让王吉的伤势多愈合一点是一点,只是从她
脸上惶急的表情和额头上难以抑制的汗水,王吉不难看出,她也只是尽人事而听
天命而已。

  香魂见状大怒,长啸一声冲进洞中。二话不说就是一掌劈来,玉魄心叫不妙,
身形一闪,用右掌挡下香魂一击。此时她心知再不能迟疑,左手运劲将王吉往洞
外一甩,「快跑,快跑!……」

  王吉不敢迟疑,提起体内残存的一点真气,向山下逃去。

  可惜万香魂明月神功的威力又岂是等闲可比?王吉跑不到数十丈远,就感觉
体内气血翻腾,速度不得不大大降低下来。

  此时王吉真切地感受到死亡威胁的恐惧,一时间在他生命中出现过的人与事
一一浮现在脑海中:师娘的温柔体贴,小师妹的娇憨骄傲,白薇的清纯高洁,云
姬的情真意切……最后,这些影像都渐渐的模糊,慢慢地、慢慢地变成了一个人
的影子——君燕师姐。

  一想起如今尚且生死不明的师姐,王吉心中顿时平添出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望!

  没错,自己还要为师姐报仇,还要灭掉香玉门,还要活下去!

  或许这种精神的力量真的能让人体超越极限,凭借着对生命的渴求,王吉从
小孤山一路逃回了长沙城中。

  进到城中,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王吉不由暗暗地舒了一口气,但是他
知道只要自己的身份一被人看破,所有的香玉门下便会全部找上门来。而以他现
在的身体绝对无法抵挡,所以他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找给地方好好地疗伤。

  此时王吉看看身边的地形,原来在慌不择路之间,他走进了一条巷道之中,
王吉看到左边的一堵红色高墙甚是富丽,便强提积存的真气一下掠了过去。

  进入墙中,王吉不由暗叫一声好运。原来这时一个规模颇大的院子,院中乱
七八糟地摆放了不少花草,只见其多却不见匠心,显得极为庸俗。而前方是几栋
装设堂皇的小楼,从楼中隐约传来的丝竹声和吔笑声,有过经验的王吉不禁一笑,
他已经可以断定这是一座青楼。

 王吉心想万香魂想破了脑袋也不可能料到自己在如此重伤下还会有逛花街的

  闲情逸致,此处当真是最好不过的藏身之处。他看到在院子的角落里有一间
残破的小屋,便走了过去,推开门一看,原来是间堆放杂物和柴火的柴房,用来
藏身真是再好不过。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王吉便这样躲在长沙城中这家妓馆的柴房中疗伤,饥
饿时便遛到厨房随便偷点食物。这间柴房地处偏僻,日常极少有人来到,偶尔有
人来时,王吉早已藏身在角落之中,所以一直也没人发现。

  就这样过了数日,王吉的内伤在不断地调息之下慢慢愈可,功力也渐渐恢复
到六成左右,按照这样的情况看来,只需再有五日左右,他的伤势便可痊愈。

  可是,事情真的会如此顺利吗?

  这一夜,王吉照例在柴堆中调息养伤,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从声音
判断,来者有三人,但是脚步虚浮,显然绝非高手。

  王吉急忙选个阴暗角落躲好,只见门「唉」的一声被打开,然后就听到一声
「给我进去吧!」然后便是有个重物摔倒在地声音。

  王吉偷偷探头出来,只见门口站着两人,一个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另外一
个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鸨婆。

  这时那老鸨模样的人开口骂道:「浪蹄子,进了老娘的门还装什么贞洁烈妇?

  你可是老娘花三百两银子从你哥手里买下来的,不买身?你靠什么还老娘的
钱!「说着探前两步,向方才被摔倒在地的那个女子身上踩了两脚,然后转头对
那大汉道:」阿宽!这个浪蹄子今晚就交给你了,虽然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但是
她的浪劲可也不小,把阿华阿贵都给踢伤了,你是我们春风院的第一大炮,再制
服不了她我可唯你是问!「那叫阿宽的大汉连连点头称是,那老鸨这才转身走了。

  王吉心想这是每个妓馆都有的逼良为娼,平日倒是不妨管上一个抱不平,但
现在是自身难保,只好企盼那大汉快点完事走人。

  这时那大汉走到那女子旁边,脸上露出垂涎三尺的奸像,嘴里说道:「好个
俊俏的小寡妇……你老公死了这么多年,你一定也很想要男人吧?今晚就让哥哥
好好地陪你玩玩……」说完就听到衣服撕裂的声音,显然是在撕那女子的衣服。

  这时那女子也悠悠醒来,发现自己的衣衫已经被撕开,顿时一声尖叫:「你
干什么?!」说着两腿乱蹭,想把那大汉赶开。阿宽淫笑一声,大手一抓已将那
女子的右脚抓住,手上再一加劲,那女子的衣衫又被撕下一块!

  本来已经打定主意不管这事的王吉,却在那女子的一声尖叫下心神狂震!这
个声音怎么会如此熟悉?王吉急忙探头一看!不看尤可,一看之下大吃一惊!你
道这个女子是谁?竟是王吉千里护送到长沙的俏寡妇白薇!

  这一下王吉再不可能保持理智,大叫一声,从角落里冲了出来。阿宽显然没
有料到房里躲得有人,吓得无法再动弹半分。王吉身形一闪已经到了他的眼前,
愤怒的眼神使得阿宽双腿不由自主地不断颤抖,王吉伸手将剑挥出,阿宽哪里能
够闪躲?一下便被王吉一剑拦腰砍成两截!

  阿宽发出一声惨叫,上半截身子缓缓向后倒去,手里一个小包再也拿捏不住,
向王吉的脸上飞了过来,由于距离实在太近,王吉躲闪不及,被那小包击中嘴唇,
原来是一包小小的粉末。

  白薇喜见救星从天而降,待到王吉转回身时,她看清原来是曾经与她千里同
行的人儿时,那种安全感使得她忘情地一下扑到王吉的怀中,失声痛哭起来!

  「王公子!真的是你!……这些日子,我一直在盼着你……盼着你像上次那
样又突然出现……谢谢老天,谢谢老天!」

  王吉心想此刻不能在此地久留,刚才阿宽死前的那声惨叫恐怕会很快将其他
人引来,忙对白薇说,「白夫人,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尽快离开为好!」

  一声「白夫人」使得白薇想起男女授受不亲,羞得她慌忙将王吉放开。王吉
带着她从后院的高墙外逃出,此时他的功力已经恢复了六七成,这样的逃亡当然
难不到他。

  王吉知道这时城门已闭,便将白薇带到城北一个小小的客栈,打算先在此等
到天色亮后再行出城。

  进房之后,王吉才问起白薇别后情形,白薇垂泪将她哥哥不义,暗中将她卖
入青楼以谋暴利的事说了出来。王吉听得怒火高涨,当即答应替她去讨回公道。

  在跟白薇谈话期间,王吉不断地感觉丹田之中有股欲火在慢慢蔓延,他不由
暗暗疑惑,自己对性情高洁的白薇向来十分敬重,当时与她千里同行,并没有丝
毫染指之心,为什么这时身处危局,自己反而难以自制?

  王吉急忙运功想要将这股邪火压下,那知道不运功尤可,一运功全身燥热便
再也无法控制。王吉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白薇见状大吃一惊,忙问他发生了什
么事,王吉急忙一把将她推开,因为他怕一碰她诱惑的身躯,便再也无法控制自
己了!

  白薇看到王吉好似要喷出火来的双眼,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合欢销魂
散?!」她在妓馆中见过老鸨给其他女子用过这种药,据说服用之后,如果一个
对时之内不与异性交合,便会血管爆裂而死!

  原来刚才阿宽丢在王吉脸上的就是合欢销魂散!那本是准备用在白薇身上的
淫药。其实这种散也不过是寻常春药,如果在平时王吉真气足时,这药对他是根
本不起作用,但是刚才他在重伤未愈血行不足的情况下贸然运功想将其压下,反
而让药力随着血液流经全神经络,顿时再也不可收拾。

  白薇见王吉痛苦难忍的样子,心知此时唯一能救他的人就是自己,但是向来
贞洁的她又怎能将清白之躯交付给丈夫之外的人?可是再转念一想,若非王吉两
次相救,这时她早已被人奸污,哪里还有清白可言?脑海中天人交战,脚下却便
无意识地一步步向王吉走过来。

  王吉大叫一声,「走开!不要过来!」伸手想将白薇推开,可是伸手摸到的
却是一座弹性十足的玉峰!原来这时白薇已经下定决心,纵死也要救王吉这一次
以报答他两次相救之恩,所以她自动除去了身上的衣衫!

  顿时王吉脑中积存的几分理性也被白薇的裸体所抹杀殆尽,他一把抱过白薇,
急色地将身上衣衫除去,急不可待地将硬的将要爆炸的肉棒插入到白薇那从不曾
为丈夫之外的人开启的小穴!

  白薇紧咬着牙关,额头上的汗珠一滴滴地不断渗了出来,欢好经验极少的她
哪能经受王吉的大肉棒?何况这时王吉的动作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但是天性告
诉她在做这事是不能开口发出声音的,那样是荡女才会有的事情,于是她咬碎银
牙,却也不肯发出一丝半点的声音!

  这时王吉也管不了那许多了,只晓得一下下在白薇的身上发泄着高涨无比的
欲火……

  ……

  清晨的阳光从房间的天窗直射下来,照在王吉的眼上,把他从深深的睡梦中
拉了出来。

  王吉睁开朦胧的双眼,只见自己正躺在客栈的床上,头下的枕头、身上的被
子都以最舒适的位置摆放,难怪这一觉睡得如此迷醉。

  王吉坐起身来,擡头享受着灿烂的阳光,劫后余生的感觉仿佛使得今天的太
阳更加地可爱,此刻他由衷地感受到生命的可贵。

  白薇这时正在旁边的角落里帮王吉清洗那身满是血污的衣衫,她的神情是那
样的专注,以至连王吉起身都没有发现。王吉看着一粒粒小小的汗珠挂在她雪白
的额头之上,让她清纯的面容更加显得娇艳,心中实在是又怜又爱。

  王吉静静地走到她的背后,慢慢地从后面将她拦腰抱住,让自己雄壮的身躯
紧紧贴住她的后背,然后脸轻轻碰上她的脸颊,轻柔的摩擦着。

  白薇全身如遭电击,不由起了一阵战抖,可是她的身躯在王吉紧贴之下很快
就软化下来,紧握着衣衫的手也慢慢地停在了那里。

  一瞬间,两人都沉迷在这令人心醉的时空中,白薇身上的幽香对王吉而言便
是犯罪的诱惑,王吉努力地让她转过头来,低头吻向她那颤抖的双唇。

  就在两人四片火热的嘴唇接触的一瞬间,白薇的手再也无力拿着王吉的衣衫,
让它掉落在水盆边缘,不幸地将水盆打翻了。

  水盆落地的清脆响声让意乱情迷的白薇猛地清醒过来,她惊呼一声,双手迅
速地用力将王吉推开。

  王吉惊诧地注视着她,白薇右手抚胸急速地大口喘着气,良久,她擡头看着
满脸关怀神色的王吉,站直身子,脸上又回复了与王吉同行之时常有的坚贞神态:
「王公子,昨晚您身受淫毒性命垂危,妾身感公子两番相救之恩才作出……之事,
现在公子身子已经大愈,望公子自重!」

  王吉愕然看着白薇,半晌才道:「那……你今后如何打算?」

  想来这已是王吉第二次这样问她了,上一次问她是在她夫家遭遇惨祸之后,
上次她还有一个兄长可以投靠,但是这次呢?

  白薇显然也想到了这点,一时不由愣在了那里。

  王吉柔声道:「白夫人……不!薇……你一个单身女子,又不懂武功,现在
又是举目无亲,流落江湖叫我如何放心?薇,留在我身边吧!让我来照顾你……

  白薇听到王吉如此深情的倾诉,眼泪再也无法忍受地掉了下来,「妾身是不
幸之人,不敢劳动公子关怀……」

  「不要再说什么妾身公子的了,薇!我记得你小我两岁,今后我就叫你薇妹
妹,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血气方刚的王吉这时只觉得天大的事都没有照顾
眼前玉人重要,师娘、云姬,包括师姐的身影都暂时被抛到九霄云外,他冲口而
出向白薇作出了一生的承诺。

  这时屋顶上突如其来地传来了一个怨毒至深的声音:「一生一世?淫徒!你
连明天都不会有!」

  王吉一听就知道是香魂这个恶婆娘已经追上门来,也难怪,以香玉门在长沙
城中耳目之多,他在妓院中杀死一人的消息她们当然很快就会知道,看来她是凭
杀人的手法断定凶手是他,于是才能追到这里。

  这时王吉运气一周天,发现自己的伤势已经比预期要早地痊愈了!想到云姬
生死未卜和自己受的重伤,他的怒火便再也难以遏制!顾不得自己的武功还不是
万香魂的对手,王吉拔出长剑,一跃上了屋顶。

  「贱婆娘,快说我云姐哪里去了?」王吉一边说话,一边拔剑向香魂砍去!

  「当!!!」一声巨响,两把宝剑相交!

  自从王吉学会爆气之法以后,他还是第一次出剑无法奏效!

  「哼哼,你是说云姬那个淫妇?她现在在我香玉门中,我师侄正找人侍侯她
呢……」

  听到云姬被囚在香玉门中,王吉反而大为宽心,至少知道了她还没死,他顾
虑顿去,势如疯虎一剑剑向香魂砍去!

  香魂施展出香玉门独步天下的剑法,配以明月神功第七重的内功,誓要将王
吉一剑毙命!

  电光石火之间,两人已经互拼了五十剑之多!

  这时王吉心中不由大感诧异!因为按照他原来的战术,是想依靠这气势如虹
的烈阳爆剑让香魂略微后退,将她逼下屋顶,这样他便可以带着白薇趁机逃跑。

  这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功力和香魂尚有差距,而且又是重伤初愈的缘故。那
知道五十剑过后,他竟然发现自己体内劲力爆炸的方式比以前更加强烈,但是出
手之际却又有一股柔劲相随!这就使得他的剑法在以往刚烈的基础上更多了一分
圆滑,使得剑势更加的淩厉!

  「柔月爆剑」爆剑术第二层的「柔月爆剑」

  转眼间又是三十招,香魂的身体已经慢慢地被王吉的剑网笼罩,这时她心里
的惊愕更是十倍于王吉之上!因为几天前和王吉交手的经验告诉她,王吉的武功
并不是她的对手,加上她相信王吉的伤势并不是短短几天时间可以痊愈的,所以
才放心大胆的孤身来向王吉寻仇!但是谁知王吉的武功竟然进步得如此神速,这
时她的心中顿时充满愤怒的惊竦,而这种惊竦正是许多人所谓的「后悔」……!

  但是世上永远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死亡的感觉很快就笼罩在万香魂的头上,
她生命中最后的一个感觉是「奇怪」,因为她发现王吉停止了动作,而她自己却
偏偏无法再出一剑,她低下头,才发现自己喉咙上面的一点剑尖!

  看着威震天下的香玉门第一高手在自己面前慢慢地倒了下去,王吉的心里涌
起了难以言喻的自豪感,曾经因为武功不强而频受白眼的他,如今竟然杀死了如
此强的对手!

  王吉知道万香魂的死讯很快就会传遍整个长沙城,和香玉门的正面对决已经
迫在眉睫!他急忙回到屋中,带着白薇向城外逃去,走时他顺手在客栈主人那里
抢了几百两银子。

  来到城外的一个小村,王吉找到一间无人的小屋,把银子和身上所有值钱的
东西都留给白薇,再对她说:「薇,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我,但是现在我要去
做一件我今生最重要的事,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再回来见到你……这些银子我想足
够你安安稳稳地在这里生活下去,如果我有命回来,我一定实现我对你的诺言…

  白薇这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她扑在王吉身上,火热的红唇饥渴地在
王吉的脸上疯狂地吻着,礼教的约束挡不住汹涌的爱意,对亡夫的愧疚感也被眼
前两人的生离死别赶到了九霄云外,这时她的脑海中什么都没有,唯一的执着就
是要眼前的人儿在她身上留下越深越好的烙印!

  激情如火,很快的两人赤裸的身躯已经纠缠到旁边破落的床上,王吉坐着将
白薇抱在怀中,肉棒从下方插入她的桃源圣地,没有前戏的诱导,没有淫水的滋
润,他的肉棒却无比顺利地一插到底!也许是涌动的激情让彼此的身体都最大限
度地放松了下来,两人的性具在自然而然的情况下就结合在了一起。

  王吉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腰,一边双手用劲,轻轻地一下下抛着白薇娇小的身
躯,白薇的脸上浮现出享受、满足、幸福诸般情感混杂的美妙表情,嘴里缘自内
心地发出了一阵阵欢愉的呐喊:「啊……啊……唔……啊……啊……喔……喔…

  …喔……!「王吉下身动作逐渐加快,上面的头也没有闲着,他张口用牙齿
轻轻的咬着白薇粉红色的乳头,让白薇阴道里的浪潮来得更加的汹涌。

  这时王吉感觉到当白薇的阴道将他的肉棒紧紧的包围时,从她的体内不断地
涌出一种不明来历的力量,通过他的肉棒流传到全身的脉络,和他体内原有的力
量慢慢地融合,然后再缓缓地注入他的丹田。

  顿时王吉明白了自己的功力突然增强以至能够击杀香魂的原因,原来就是由
于昨晚和白薇的一夕销魂,只是昨晚他丝毫没有神志去感受这种情况,所以等到
现在才明白其中的道理。

  据说只有阴女族的女人才能让自己的功力有这样的提高,进入柔月爆剑的境
界,难道白薇恰好就是阴女族的传人?

  这时王吉已经无法顾及太多,他的身心慢慢地全部融入了和白薇的交合之中
……

  云收雨歇,白薇默默地帮王吉整理好身上的衣装,从王吉的眼神中,她知道
没有任何人能够让他不去做那件事,聪明的她知道这时泪水和不舍只会成为自己
男人的阻碍,便平静地说,「好的,你就放心去吧,我做好晚饭等你回来。」可
是她的心里却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等不到你,我就跟着你去了……」

  寻常的话语带给王吉的却是无尽的动力,他毕生第一次感到自己拥有了家的
感觉,他知道自己必须活着回来,活着回来吃这顿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