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书会 论坛 现在全面开放!漫画区 全面开放!(使用uc浏览器看不了漫画的请换用别的浏览器)
论坛 漫画区


《黄祸 (武林花劫续集)》 - 第二十一章醉红群妓

评分: 100 / 100来自 987个打分

更新于
轉換爲繁體

  次日近午时时分,王吉率婉怡、婉蓉二姝前往宫外与冷霜华相会,此次行刺
戚武鸣,为免惹人注目,王吉特意除去侍卫服侍,换了一声儒生打扮,他本是文
武双修之人,这一来更显得精神焕发。二姝今日做男装打扮,扮成是王吉身边的
小厮,更是天衣无缝。

  到了宫门外约定相会之处,日已正中,冷霜华早已等着那里。仍然是一生雪
白劲装,脸上覆着白纱,不见庐山真面。

  王吉上前道声安好,行个礼道:「冷姑娘,劳您久等。」冷霜华面无表情地
说道:「你倒好大架子,要本姑娘等你整整一天!」王吉一笑说道:「宫中事务
繁多,卑职身为侍卫,职责所系,不得不处处留神。昨日宫中突有事务,所以不
能前来……冷姑娘,我们这就启程如何?」

  冷霜华傲然道:「凭你也配和本姑娘同行?给我记住,今夜三更,你在汨云
醉红楼等我,若是届时等你不到,小心你的狗头!」

  王吉心里暗骂:「臭婊子如此无礼!」但心想不必和女子一般见识,便陪笑
道:「那么姑娘这就请便,今夜三更,我们在醉红楼不见不散!」冷霜华哼了一
声,身形一动,已经不见踪影。

  王吉苦笑一声,回头对二姝道:「那好吧,我们这就启程,前往汨云吧。」

  二姝应声道是,于是三人骑上快马,向北京军的驻扎地——京郊汨云城奔去。

  这一路皆是通关大道,风驰电掣之间,未及黄昏时刻已经到了汨云。向当地
人打听醉红楼的所在,原来竟是当地最大的一所妓寮!王吉心下嘀咕冷霜华怎么
选了这种地方会面,但心想如今离三更尚有好几个时辰,不妨先去醉红楼寻个乐
子,顺便也当是等那冷霜华,正是两全其美。

  汨云乃京郊重镇,物产富庶,街上更是车水马龙,一片繁华气象。那醉红楼
地处闹市中央,普一入夜,顿时人声鼎沸。王吉见此处如此风光,心下大喜。他
尚是第一次进此等风月场所,见楼中一片莺莺燕燕,虽无国色天香,但却都胜在
风情迷人,不禁让他顿生流连之意。

  这时一个打扮妖艳的妇人迎了出来,想是此间的老鸨,一见王吉,先是上下
打量一番,见他衣着光鲜,又有两个俊俏小厮相随,想必是富家子弟,忙满脸堆
笑,说道:「公子爷好久没来了!几位姑娘都想你想得紧呢!来来来,先喝上一
杯,奴家这就叫姑娘们过来相陪!」

  王吉微微一笑,就中央找个椅子坐下,婉怡、婉蓉二人侍立在他身后。王吉
开口问道:「你这最出名的姑娘是哪位啊?」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五两上下的金
锭,先放在桌面之上。

  那老鸨笑得脸上如同涨开了花,「不瞒公子爷,我这的姑娘都是一等一的美
艳,一等一的娇柔!最出名的,当然是我们『醉红楼』的四红:红香、红玉、红
霞、红芸了,别说是在这汨云,就算是在京城最大的窑子里,公子都找不到像这
四红这么可心的姑娘!如何?不如就让奴家叫她们出来,供公子挑选如何?」

  王吉哈哈一笑,「不必挑了,既然如何,那就让这」四红「都来服侍本公子
好了!」说完再从怀中拿去三个金锭,放在老鸨手中。

  那老鸨心中大叫一声妈呀,这醉红楼开张十几年,就没有见过这么豪爽的客
人!她哪里知道王吉奉皇帝密令行事,手中又握有天刃令,随时可调动各地衙门
的人力物力。这点钱又算得了什么?

  「快……快将公子爷迎进拥美阁。」那老鸨转头吩咐身后的丫鬟,那丫鬟答
应一声,说道:「公子爷请随我来。」王吉一笑起身,随着那丫头向楼上走去。

  登了三层台阶,到得四楼。只见此层独有一房,匾额上书「拥美阁」三个大
字,楼下的熙熙攘攘到此不可复闻。打开房门一看,此阁占地极大,室内的装潢
也是极尽奢华。但王吉看惯了皇宫的富丽堂皇,对此当然不会放在眼中。

  那丫鬟将王吉等三人引入阁中,马上又有几个丫头将精美食物送入阁中,王
吉等她们摆弄完成,打赏了银子,便让她们都先行退出。

  王吉在阁中坐了片刻,只听见房外一片莺歌燕舞,那老鸨推门走了进来。一
见王吉,便高声叫道:「哎哟这位公子,您面子真是大得很哩!我们醉红楼的台
柱子英华姑娘,平素是无论多有来历的客人都不理的,今日见了公子,却主动要
来服侍公子……可见公子真是迷死我们这里的姑娘们了!」

  王吉心中暗笑这老鸨装模作样,便说道:「既然如此,就把这几位姑娘们都
叫进来吧,呆会儿本公子一并打赏便是。」

  那老鸨答应一声,回头叫道:「姑娘们,都进来好好服侍公子爷吧!」王吉
抬头一看,进来的共有五人,其中四女身着同样样式的大红袍子,想来便是那
「醉红楼」的四红了,都在二九年华之间,果然都是美人!

  前面还有一女,一身粉红,王吉仔细一看,此女年齿较那四红稍长,二十许
人,样貌果然不可方物,在那四红之上!想是那老鸨所说的英华姑娘了。

  美色当前,王吉好淫本性顿时便被勾起,他对那英华姑娘招了招手,开声说
道:「美人儿,来,先让本少爷抱抱!」说着一手拉住那英华姑娘,便将她扯到
自己怀中。

  「来,先亲一个……」王吉伏下头去,便要亲那姑娘的小嘴,那英华姑娘娇
笑一声,说道:「公子莫要色急,今夜时辰尚早,我们有整整一夜可以欢乐,莫
要辜负了这良辰美景!先让姑娘们给公子跳个舞助助兴如何?」说完一个灵巧的
转身,从王吉的怀中逃脱了出来。

  一时间王吉心头不禁暗暗地一惊,原来方才英华姑娘从他怀中挣脱的一转,
竟然似乎是隐含了一招灵动无比的步法!尽管方才她做得可说是不着痕迹,但以
王吉此刻的眼光看来,还是看出了些许蹊跷!

  试想以王吉武功之强,若是有意不让那女子逃出,那女子必然就动弹不得,
可是方才那一转却完全的出乎王吉意料,等到王吉想要出手,那英华姑娘已然逃
出。

  王吉心中虽惊,但面上神色不改,仍是那副急色神情。

  那英华对身后的「四红」说道:「姐妹们,难得有像公子这样的英俊风流人
物来我们『醉红楼』,我们千万不可以怠慢了,就以我们最擅长的」

  广袖飘香舞「来招待公子如何?对了,不知公子如何称呼?」「王……叫我
王公子便是。」

  王吉装出一副急不可耐的神情,痴痴地望着五女,这时那「四红」早被王吉
的神情逗得笑作一团,等到那英华一声令下,这才止住笑声。

  英华走到门开,先是将门打开,出手拍了两下手掌,不到一盏茶功夫,从门
外便传来了一阵丝竹之声。英华转身将门关上,那「四红」早就摆好架式,见英
华回来,五人便一同随着丝竹声乐而翩翩起舞。

  王吉一时不禁看得是心旷神怡,这「广袖飘香舞」名头虽然风雅,但其实却
是鲜艳无比,五女长袖飘飘,随丝竹之声,眼波流转,神情带欢,乍一看和寻常
舞蹈并无什区别,但随着丝竹声音的起伏,五女的舞蹈渐入佳境,竟然开始慢慢
地从长袍之下脱下一件件小小的贴身衣物:有的是一方小巧的抹胸,有的是一个
香喷喷的肚兜,也有的竟是泛着微微水迹的底裤……

  总之是长袍下能够隐藏的物事纷纷地出逃,然后五女都巧笑嫣嫣地将它们一
一地抛到王吉身上!偏偏难得的是这些动作又都做得优美之至,五女做来毫不拖
泥带水,而且一举一动无不紧扣着乐声的节拍,实在是难得一见的情形!

  王吉自幼家教严谨,在幻剑门中更是门规森严,哪见识过这样的风流阵丈?

  一时胸中欲火腾升,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在每一个靠近他的艳女身上都摸
上一摸。

  那五女咯咯齐笑,身影流动,不给王吉可乘之机。

  王吉如今的武功何等高明?细心观察之下,便发现这五女皆有武功在身,而
且身形轻灵飘逸,绝非泛泛之辈!

  何以在这风月场地,居然也藏有此等高手?莫非自己身份行踪已经泄漏,这
五女是冲着自己来的?王吉心头惊疑,脸上却仍是那副一无所觉、对当前的美色
垂涎欲滴的神色。

  这半年来屡经风雨,几次三番的死里逃生,再加上云姬的言传身教、宫中的
尔虞我诈,早就已经将王吉从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锤炼成江湖老手。

  「不露声色,静观其变!」王吉决定抱定这八字方针,与这五女周旋。

  此时丝竹声逐渐高扬,似乎是到了高潮部分,五女的舞蹈愈加的显得放浪形
骸。十只白生生的淑乳这时失去了胸衣的束缚,不时地冲破胸前的红袍,在王吉
的眼前如水波荡漾,又似远峰闪烁般地荡来荡去;十条光雪雪的玉腿,在长袍的
开口处清晰可见,隐约现出中间那五处黑漆漆的神秘所在。

  王吉待乐声渐近尾声,突然出奇不意的一下冲上,一把抓住那美妓英华的双
手,将她扑倒在地!

  事出突然,五女皆没料到王吉会如此动作,顿时发出几声惊呼,舞蹈也随之
停止。王吉将脸凑上,直逼英华的美目,一时间竟从其眼中捕抓到一股稍纵即逝
的杀气!这种眼神,数次逃过生死线的王吉决不陌生!这一来更加坚定了他对五
艳妓的怀疑。

  王吉哈哈一笑,右手直伸入英华的长袍中,落在她的丰臀之上不断地捏弄,
「美人儿,跳得凭地热火……来!先让本少爷消消心火再说!」五女见状,方知
道王吉原来乃是性急难耐,心头一松,神情顿时便松弛了下来,放浪之色重回眉
梢,皆道:「公子莫要性急,待我们五姐妹慢慢服侍公子,必令公子欲仙欲死,
如登极乐!」

  王吉这才放开那英华,站起身来,笑着说道:「既然如此,你们要如何让本
公子欲仙欲死啊?」这时,英华也挣扎地站了起来,对王吉笑道:「公子方才吓
煞奴家了,奴家这会儿可先要压压惊,无法侍服公子了。不如公子试试我们姐妹
的『过五关』如何?」

  「哈哈,哈哈!」王吉发出一阵舒心的大笑,「好!昔时有关武帝寻兄长过
五关斩曹营六将,今日我王公子醉红楼枪挑五美,妙!妙得很!」

  英华冲「四红」中的一红使了个颜色,那艳妓会意,凑过身子,对王吉哎声
说道:「王公子既然有勇气迎战我们五人,不如便从奴家开始如何?」

  王吉见那艳妓,圆形脸庞,神色艳丽,一对美目流转,甚有风情。便问道:
「你是『四红』的哪一红哪?」

  那艳妓答道:「回公子话,奴家红玉,乃是『四红』的二姊。」「好!大宋
时有艳妓红玉黄天荡击鼓败金兵,想不到醉红楼也有你这么一个红玉,今日便是
你打头阵了!」王吉说完,便将红玉抱到床上。

  剩下的四女也嘻嘻哈哈得紧随着走了过来,婉怡、婉蓉二姝见王吉又摆开风
流阵丈,虽说她们见怪不怪,但她们知道昨日王吉才和她们姐妹二人欢好了一日
一夜,如今居然还有如此余力,心中实在是敬佩无比。

  王吉将红玉放在床上,方要动手解开自己身上的衣裳,红玉已经飞身扑上,
说道:「不敢有劳公子,一切交给我们姐妹。」说话间五女一齐娇笑,片刻间已
经将王吉身上的衣物除个干干净净。

  这时,王吉身上已经再无遮掩,那条异于常人的怪蟒便赤裸裸地耸立在下身
处。

  五女显然没有料到王吉有如此惊人的本钱,一时间都有点惊讶。

  这时红玉用舌头和玉手开始套弄王吉的肉棒,却时不时地抬头望着其他的四
女,彷彿是用眼神将自己的感受交流给其他的姐妹,而她的神情明明白白地将她
内心的惊讶和喜悦表现了出来。

  本来照五女的计划,是要对王吉进行一场车轮战将其拖垮。现在看到王吉竟
然有如此尺寸,其它的四个人都已经出乎意料,这时候见红玉一人的樱桃小嘴似
乎不能容纳王吉的怪蟒,旁边的另一美妓忍不住地主动上前,帮着红玉一起舔弄
王吉的肉棒!

  「你叫什么名字啊?」王吉用毫不在乎的语气问道。

  「奴家红芸,可是这里的小妹哦。公子请棒下留情……」说着红芸荡荡地一
笑。

  王吉见这红芸鹅蛋面孔,论姿色为「四红」之冠,仅仅稍逊那英华一筹,心
头喜欢,便任由她和红玉合力施为。

  两人舔弄了良久,用尽吸、吮、揉、捏、拉、扯等诸般伎俩,可惜王吉丝毫
不为所动,只得纷纷地败下阵来,王吉的鸡巴经过两人的小嘴洗礼,已经显得愈
加地翘首傲立,龟头上面一点点的水迹闪闪发亮。

  见二妓已经技穷,王吉一把将二女推倒在床上,二女下身早已经湿滑,王吉
抓起红玉双腿,大大的分开,就势将肉棒抵住骚穴洞口,接着慢慢地将肉棒插入
红玉的美穴之中!

  红玉出身青楼,生平见过的各式肉棒不知凡几,粗长、硕大、灵活的都不乏
经验,但从来没有尝试过像王吉这般奇妙的鸡巴!

  柔软的穴肉被王吉硕大的龟头慢慢地分开,肉棒以缓慢的速度向花芯深处进
发,美玉竟然有一种被人再度被开苞般的错觉!想要动弹,但王吉有力的双手扣
住她的腰际,让她丝毫也使不出力道。

  这时她感到从阴道中传来钻心般的疼痛,尽管久经战阵,但王吉无敌的肉棒
还是让她一时难以忍受,只得从口中发出痛苦的呐喊:「啊……哦……痛啊……

  好疼……王公子……你的鸡巴太大了啦………我受……不了啦………好痛啊
……

  别……别这样……别这样……抓着我……我……啊……喔……啊……「

  看到红玉如此凄惨地惨叫着,而王吉依然持续地抽送着,神勇异常,其他四
女不禁面面相觑,她们实在没有料到王吉的本钱如此的雄厚!

  这时但见红玉穴口处两片鲜嫩的阴唇随王吉大鸡巴的抽插不停的翻进翻出,
红玉终于感觉的痛楚渐止,这时王吉肉棒的妙处她才开始一点点地感受出来,王
吉的屌弄使得红玉无比情动,一时粉脸一片烫红。

  王吉伏下头来,尽情地吮吻红玉湿润灼热的樱桃小嘴,红玉的情欲慢慢地达
到了极点,红玉将她的风流解数也尽数施展,滚烫的阴道愈动愈快,而且劲力到
处,小穴的肉壁也开始不断地收缩,紧紧地夹住王吉炽热的大龟头。

  「好哥哥……太美了……美极了……你是我的好丈夫……我从来……从来没
有……没有遇过你这么强的肉棒……喔……喔……亲哥哥……红玉的小穴……美
死了……」

  「呜……好妹妹!我也没有试过……试过像你这么会夹的骚穴……我……我
忍不住了……我……不行了……出……出来了……」

  王吉也大声地喊叫着,下体的动作变得异常的快速,身子不停地打着摆子,
终于在一阵狂风暴雨式的狂抽猛插之后,在红玉的小穴中射出了一阵浓精,然后
伏在红玉的身上,一动都不能动了。

  一时间,「拥美阁」中只能听见王吉和红玉粗长的喘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