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书会 论坛 现在全面开放!漫画区 全面开放!(使用uc浏览器看不了漫画的请换用别的浏览器)
论坛 漫画区


《黄祸 (武林花劫续集)》 - 第二十二章龙虎初会

评分: 100 / 100来自 987个打分

更新于
轉換爲繁體

  众女见王吉气喘吁吁,都不禁诧异,见他本钱如此威猛,何以竟如此不济?

  英华向旁边的红芸使一眼色,红芸会意,转身缠住王吉,娇声道:「王公子
果然威武无敌,瞧你把红玉干得魂儿都丢了呢,就让我红芸第二个来迎战公子吧。」

  说完也不多话,扶住王吉的肉棒,对准自己的淫穴便套了进去,然后坐在王
吉的身上不停地起伏着。

  可怜王吉方才射出不久,肉棒尚在半软状态,被红芸淫穴这一套,王吉抖擞
精神,便想鼓勇再战,可惜却是力不从心。勉力抽送了几下,被那红芸的骚穴猛
力一吸,王吉运劲直奔,但是却不济事,肉棒始终半死不活,雄风不再。

  旁边众女看得真切,她们均是阅人无数之人,自然知道这是男人真力不继、
内劲已衰的迹象。那英华更不迟疑,运指如风,连封住王吉五处大穴!王吉顿时
脖子一歪,晕死过去!旁边的二婢见状不妙,娇喝一声便要拔剑,但红香、红霞
二女动作更快,一下便将二婢点倒。

  那红芸见英华已将王吉点倒,荡荡地一笑,将王吉赤裸的身躯从自己身上推
开,见此时王吉的肉棒已经缩小成常人大小,不禁笑骂道:「看起来凭的威猛,
想不到却是个银样腊枪头的货色!只爽快了红玉一个,轮到了我头上却就已经不
行了,真是中看不中用的废物!」

  这时旁边一女笑道:「等问完他话后,喂他吃几颗『坚枪丸』,那时爱怎么
玩,还不是随便你红芸小淫妇?」

  红芸骂道:「红霞你就不爱这么大的宝贝么?有种的等喂了他『坚枪丸』后
你不要来一起玩。唉,可惜服了『坚枪丸』的男人只能活四五天,倒是可惜了这
么好的一条宝贝。」

  英华正容说道:「好了!先把他捆起来,等见过大帅再说。这两个丫头就再
点几处穴道,留在这里便行了,等明日发落。」

  四女应声道是,便取出绳索,先给王吉穿好衣服,然后将他密密地绑了,然
后扛将起来,向外便走。

  四女扛着王吉,一路飞檐走壁,速度飞快,显然都有一身不弱的轻功。跟着
前头带路的英华,一行人很快的就到了汨云城郊的黑水河畔,那里正是北京军的
驻地!

  五女到得军营门口,被守门将士拦住,英华手一挥,将一物事在头领的眼前
一扬,那头领顿时色变,说道:「小人这就引小姐们去见大帅!」于是众女便由
那头领带路,一路直奔中军而去。到得一处大屋之前,那头领先进去通报一声,
片刻便再度出来,将众女迎了进去。

  入得屋来,只见前面一个健硕长者,年约五旬,虽是一身便装,却掩不住的
满脸彪悍之色,自然便是那头领口中所说的大帅了。

  众女将王吉放下,英华快步向前,对那长者行了个礼道:「戚将军,小女子
已经按照吩咐,将那人擒拿了来。」这老者便是王吉此行刺杀的对象、北京军的
总兵戚武鸣!

  此刻他走上前来,看了王吉一眼,对着英华抱了抱拳:「英华姑娘,此人便
是昏君派来刺杀本帅的刺客?多谢姑娘,辛苦了。」

  英华微微一笑,「也没有什么危险的,此人武功寻常得很,何况是个酒色之
徒,竟然自己送上醉红楼来。想必昏君不会只派他一人前来,想必后面还有更加
厉害的杀招。大帅请多加提防,我们姐妹这就回醉红楼打探其他刺客的消息。」

  戚武鸣说道:「多谢姑娘!戚某自当处处小心。」「对了大帅,此人你打算
如何处置?」英华问道。

  「依戚某的性子自然是一刀砍下脑袋干脆,但是人既然是姑娘擒来的,自然
是听凭姑娘发落了。」戚武鸣道。

  英华笑道:「既然如此,英华这便谢过大帅,英华告退!」「姑娘慢走。」

  「姐妹们,将他带上,我们这就回去了。」英华转身命道。

  「是!」四红得命,便走近王吉,要将他再度扛起。

  就在此时,一直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王吉动了!就在众女俯身下来、戒备松
弛之时,王吉的身子突然腾空而起!只见他身体在空中急速地盘旋,然后连环腿
发,连续击中了四红身上的数处大穴!

  此招正是「幻剑门」绝学「佛舞宝轮」,本是剑招,此刻王吉真力充沛,将
其化为腿功使出,四红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王吉这一奇招一举制服,顿时动弹
不得。

  英华大吃一惊,总算她见机得快,身形急退,避开了王吉的连环腿击。英华
「铿锵」一声拔出剑来,护在戚武鸣身前。

  王吉一击得手,站稳身子,带着一丝微笑对着英华和戚武鸣,「想不到吧?

  英华姑娘!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姓王的又岂是银样腊枪头?

  不过是因为一早就看出你们身怀武功,所以特地让你们得意一时而已……「

  英华脸色大变,她实在是后悔小看了王吉,想不到他竟是如此厉害的角色!

  如今之计只有杀掉此人,才能保住戚武鸣!英华突然右手一扬,只听见「哧
哧」风声,几点暗器便直奔王吉胸前!

  王吉吃了一惊,此暗器来速极快,看来这英华绝非庸手!王吉身子一拔,就
势跃到旁边的兵器架旁,取过一个圆盾。这时英华的另几枚暗器已经接踵而来,
王吉忙举起手中盾牌,当当当几声清脆的响声过后,英华的暗器已经全部打在盾
牌之上。

  王吉定睛一看打在盾牌上的几枚暗器,样式奇特,有点像四川唐门铁蒺藜,
又似乎像是青海千手道人的夺命鳞。此时英华已经飞身而上,只见她除去了身上
的一身长袍,露出里面的一声紧身劲装!手中握着一把介乎短剑与匕首之间的短
刃,身影如鬼如魅地侵向王吉。

  王吉暗叫奇怪,看英华的装束兵刃,绝非是中土所有,倒似是传闻中东海倭
国的「忍者」打扮!只不过「忍者」在中土向来只是传说,难道果真有这种人?

  只是眼前的情形已经不容王吉细想,英华身影如电,手中短刃直指王吉胸口
的要害之处。王吉不敢怠慢,手中盾牌脱手向英华飞掷过去。趁着英华闪避的当
口,王吉从身旁的兵器架上取过一把长枪,枪头一抖,便使出古老相传的「罗家
枪法」刺向英华。

  这套「罗家枪」传说是隋朝大将罗艺所创,大唐开国年间,罗艺之子罗成以
此枪法纵横天下,世间英雄,提起「罗家枪」来莫不心惊胆战!近千年来,这套
枪法在江湖中辗转流传,不知经过了多少名家高手的修改补正,到如今已经是江
湖上练武之人的必修武功。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此时王吉见英华手中兵刃极
短极险,深知若容她近得身来,便是十分危险的局面。王吉使用长枪,便是想将
英华逼在外围,不容她近身攻击。

  罗家枪法虽是江湖上随处可见的武功,但以王吉此刻的内力使出,威力又岂
是等闲?长枪飞舞之处,到处都是一片风声四起,那英华便如同怒涛中的孤舟,
风雨飘摇,能够保住性命已非易事,又岂能再近得王吉身旁?

  英华见势不妙,忙叫道:「大帅,快走!」旁边的戚武鸣也看出王吉的武功
实在非同小可,英华万万不是他的敌手,忙往后门便走。

  王吉见状,手上加劲,使出罗家枪法中的夺命绝技「金鸡乱点头」来,只见
铁枪头如暴雨骤降,顿时便将英华全身笼罩得严严实实。英华见王吉如此厉害,
眼前所见到处都是枪头,实在不知如何闪避,只得闭目待死。

  王吉见英华已经没有退路,他不愿滥杀无辜,长枪一转,从外侧向内一扫,
猛击在英华的肩上。只见英华惨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顿时晕死过去。

  击败了英华,王吉抬眼望去,戚武鸣的身影已经快要消失在门后。王吉大叫
一声「休走!」长枪脱手,如奔雷闪电般直飞戚武鸣的背门。由于还要从戚武鸣
口中套问「大秦之钥」的下落,王吉此时并不想取他性命,枪尖所指,乃是戚武
鸣的右肩方向,只求将他击伤擒住。

  戚武鸣武艺虽高,但那些都是上阵杀敌、斩将夺旗的硬功夫,又岂是王吉这
等内家高手的对手?眨眼间长枪已经飞近他的肩部。就在王吉满心以为大功告成
之时,只见那把长枪突然硬生生地在半空中停了下来!而且犹如被人施了定身之
法一般,在空中竟然一动也不会动了!

  王吉大吃一惊,定睛看去,只见一个身影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左手紧紧地
抓住飞行的长枪。王吉这一惊非同小可。此人是从何而来?自己居然一无所知!

  而且王吉深知在修炼了「爆剑术」后,自己的真力已是今非昔比,方才这长
枪的一掷之威,即便是王吉自己也是无力阻止。此人是谁?竟有如此高强的武功!

  这时那人已经缓缓地转过身来,王吉一眼望去,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只见此
人一声贵介公子打扮,右手纸伞轻摇,左手握着长枪,更让人称奇的是,此人相
貌可说是英俊到了极处,气度风范,无不让人心折。更难得的是,此人眉目间一
股英气挥之不去,让人一看,便知绝非池中之物。论起外貌,王吉可说还是在英
俊之列,但是在此人面前,实在是不得不自愧。

  戚武鸣见那人出现,顿时便停住了脚步。那人对着王吉微微的一笑,将手中
的长枪一挺,双手奉到王吉面前,「兄台请勿见怪,方才情非得以,得罪了。」

  王吉接过长枪,不觉愣了一愣,但他毕竟不愧是人中龙凤,一时被那男子的
气度所慑,片刻间便恢复了常态。双拳一抱,「兄台武功高强,令人佩服!在下
王吉,不敢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那人微微一笑:「在下东方翼,王兄的武功,在下也是佩服得紧。」「原来
是东方兄……兄台可是来自东方世家?」「正是。」

  「原来如此,世家风范,怪不得东方兄有如此气度,如此武功!但是在下奉
尊上之命要取此人性命,东方兄,请让开!」东方翼说道:「戚将军于国有大功,
岂能随意诛杀?在下奉家父之命要保其安全,王兄这就请回吧,在下绝不留难。」

  「既然如此,只好手头上见真章了!东方兄,得罪了!」王吉说道,然后也
不再客套,从旁边取过一把长剑,使出烈阳爆剑,飞身而上,一剑劈向东方翼。

  以王吉此刻的武功,烈阳剑使将出来,世上能够接下的人寥寥无几!但东方
翼只是「咦?」了一声,似乎对王吉的剑法颇出意外,但脸上却是神色不变。

  王吉如天外惊雷的一剑劈到东方翼的身边,突然竟感到软绵绵地无处着力,
王吉这一惊非同小可,此刻只见东方翼左手长袖飘扬,竟是以流云飞袖一类的功
夫,硬生生将烈阳爆剑石破天惊的威力卸去。

  王吉虽惊不乱,心神一摄,手中剑沿着东方翼的长袖飞奔而上,直击他的面
门,这正是王吉的看家绝技——「柔月爆剑」的妙用。

  东方翼一见王吉此招,「爆剑术」三字脱口而出,他的武功果然高深到了极
处,面对柔月剑毫无惧色,长袖一收,身子猛地一震,只见王吉手中的长剑顿时
化成了寸寸的碎片。

  王吉大吃一惊,这把剑虽是凡剑,但贯注了他「爆剑」的劲力在上面,已是
无异于神兵利刃,东方翼竟然不用出手便将此剑震碎,可见他的武功,绝非是现
在的王吉可以望其颈背的。

  就在此时,只见一道白光在王吉、东方翼二人面前闪过,直奔躲在后面的戚
武鸣。东方翼喝道:「住手!」左手长袖飞出,身子一跃,直追那道白光。王吉
没想到东方翼轻功也如此高明,竟能后发先至,将那道白光截住。

  此时一个声音在王吉的耳边叫道:「还不快走!」王吉回过神来,知道有东
方翼在,此时已经无法再行刺杀戚武鸣了,于是身子一退,往后面便逃。

  一路奔逃,来到黑水河对岸的一座小树林中,这时彼岸的军营中不见动静,
可见东方翼并没有随之追杀。王吉放下心来,对着旁边树上的一个身影道:「多
些冷姑娘相救之恩!」原来王吉已经听出,方才发暗器引开东方翼,并示意自己
离开的便是同来的冷霜华。

  冷霜华轻蔑地说道:「你倒自在,大事当前,居然还有兴趣嫖妓!而且自作
主张,一个人去刺杀戚武鸣!」王吉呐呐地不好意思道:「想不到戚武鸣身边有
东方翼这么强的高手……」「哼!若不是看你的武功还有些许用处,本姑娘当时
就任由你死在东方翼的手上!」

  冷霜华顿了一顿,自言自语道:「东方世家全力保护戚武鸣,这一来事情就
棘手了……」「东方翼真是东方世家的人?想不到东方世家居然还有如此的高手。」

  王吉说道。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东方世家屹立武林上千年,根基之雄厚又岂是你这
无知之辈可以了解的?」

  冷霜华蔑然道,「你可知道,方才东方翼震断你的长剑用的是什么功夫?」

  王吉沉吟道:「论起武林中的绝世武功,护体气劲当然也不在少数,但要如
此若无其事地震断我的剑,却实在没有哪一家哪一派有这样的武功…除非……」

  说到这,王吉脸色突然一变,「除非是传说的三大神功中的佛门神功:『如
来金刚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