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书会 论坛 现在全面开放!漫画区 全面开放!(使用uc浏览器看不了漫画的请换用别的浏览器)
论坛 漫画区


《上海辣妈》 - 16

评分: 100 / 100来自 987个打分

更新于
轉換爲繁體

  下午我有些累了,在家休息,没去接曦曦。一个人躺在家里时,翻来覆去在
想究竟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我得承认,从骨子里对妻子的隐瞒还是有些介意的,只是我却不能让妻子知
道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她跟三叔公的事,毕竟,她骨子里还是个一心要当贤妻良母
的传统女人,要让她知道我其实早就发现了,弄不好,她会走上自杀的极端。但
任由现在的样子发展下去,我又心有不甘,谁能担保妻子不会真的完全沉沦其中?

  要知道,尽管三叔公比我大很多,但当侦察兵出生,从小身体素质就好,加
上天赋异禀,要论尺寸、论能力,可比我强得多,这要玩得不好,可就是鸡飞蛋
打的结局。

  我越想越觉得有些心浮气躁,想睡一会儿,结果怎么也睡不着,思来想去,
似乎只有还是尽快给三叔公续弦这一条路了,我再尽量多在家里呆会儿,看能不
能减轻妻子隐隐在膨胀的欲望,如果这还不行,那就只能现就这样了,谁让我深
深爱着她,她快乐,其实我也满足呢?心里胡思乱想着,就听见了客厅的开门声,
是妻子和曦曦回来了,我赶紧爬下床。

  " 爸爸!" 看见我从卧室里出来,曦曦惊喜的向我跑过来,猛地就跳进了我
的怀里,我赶紧接住将她抱好。

  " 让我看看我的宝贝儿,又长高长胖没?" " 长高了,才没长胖呢。" 曦曦
不乐意的,惹得我和妻子哈哈大笑,我边笑着边向妻子看去,怎么这个时候她脸
色有些潮红?再一看,三叔公跟在后面,一脸慈祥的笑着。草,这老家伙真有几
分可以拿小金人的潜质,装得真好。

  " 三叔公来了?" 我装作惊喜的,抱着曦曦迎了过来。

  " 你不在,基本都是三叔公去接的。" 妻子微笑着接过了三叔公,今天她穿
了一件紧身的弹力牛仔裤,说着,妻子的表情忽然一僵,整个人都有些绷紧起来,
我扫了一眼妻子身后,三叔公就错开半个身位站在那里,他没注意到在他和妻子
身后是个玻璃酒架,从侧壁窄窄的玻璃反光中,我可以清晰的看到三叔公一本正
经的将一只我应该看不到的手,伸到了妻子的屁股上,隔着妻子的牛仔裤抚摸着,
看得出很用力,他手指间本来被弹力牛仔裤绷起的臀肉都凹陷下去了。

  " 我草。" 我心里暗骂一声,这老家伙有些越来越过分了,竟然当着我的面
猥亵妻子。

  " 我去做饭。" 妻子被吓得声音都有些发颤了,连忙放下曦曦,在弯腰的一
瞬间,我看见三叔公迅速的将手收了回去。

  " 三叔公晚上在这儿吃饭吧。" 我说。

  " 肯定啊。" 已逃似的进了厨房的妻子说,她不敢不这么说,害怕我发现异
样。

  " 我去给你媳妇儿帮忙。" 三叔公呵呵的笑着对我说。

  " 正好,我公司还有个合同刚发给我,要我在网上审一下。" 我给曦曦开了
动画片,在三叔公的注视下进了书房,我一般有公事都会在书房里办,而不会在
卧室里做,因为会吵了妻子休息。厨房里没有安装专门的监控头,仅靠客厅的头
只能看到个大概,所以要靠监控是没办法了。

  不过这难不倒我,我打开了手机监控。

  因为房子的面积不大,加上平时我们很注意饮食的清淡,所以在装修的候有
做封闭式厨房,而是装成了开放式厨房,在厨房与餐厅之间,做了一个半截的台
子做隔断,台子里还仿造整体式开放型厨房嵌了个洗水盆,毕竟没那么多钱。

  画面里,三叔公正站在台子前洗菜,边洗边观察着客厅和卧室的情况,客厅
里曦曦一旦开始看动画片,几乎就是雷打不动了,谁都打搅不了她,而卧室里
……我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一阵乱敲。所有的迹象似乎都表明这是安全的。

  在三叔公转身回去的一刹那,我溜了出来,曦曦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
根本就没注意到我。我站在了厨房左侧的墙边,这个角度刚好与客厅是反方向,
加上有个吊柜遮挡,没刻意走出来还真注意不到。

  " 啪!" 厨房里忽然传来一声轻轻的拍打声。

  " 走开!" 是妻子压低的声音。

  " 让我摸摸。" 这是三叔公有些耍无赖的声音。

  " 你疯了!" 妻子还是压低着声音," 刚才当着阿飞的面你乱摸,差点被发
现了,现在还来?" " 那有什么啊。" 三叔公笑着说," 那才在电梯里,那么多
人我还不是摸了。哎,你刺不刺激?" " 我没你那么变态。" 妻子恼火的。

  " 其实就是因为变态才刺激。" 三叔公呵呵笑着," 说实话,我这么多年都
是一本正经的,不知为什么,就这小半年什么都发生颠覆性的变化了。你说是不
是你的原因?" " 胡说什么!" " 怎么不是你的原因?" 三叔公边说边又将手摸
到了妻子的屁股上," 身为男人,我不得不说,尝过你一次就根本无法自拔了,
而且你还有那种可以将男人藏在最深处的欲望和变态都激发出来的潜质。尻了你,
就真的没兴趣再尻别人了。" " 无聊!" 妻子呸了他一口,却没打开在自己臀部
上肆掠的手。

  " 真的。" 三叔公一本正经的," 我以前真不是这么色的男人,可是久经考
验大家公认的,不知为什么,面对你,他就是忍不住想淫。可能不管是哪个男人,
只要是生理正常,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吧。男人最无法抗拒的就是肉弹诱惑,而恰
恰你又是肉弹中的极品,很多女人胸大了,屁股就小;要不就是屁股好看,没胸;

  或者是粗腰大屁股。而你不同。" 说这话的时候,三叔公先侧头过来看看背
对着厨房,看着动画片咯咯笑的曦曦和静悄悄的卧室,然后又低头看了看妻子的
屁股,在那里,他的手掌正完全张开着在妻子的屁股上摩挲,粗长的中指抵在她
的屁股缝上,一下一下地移动,在顺着手势往下时,抵着臀缝摩擦进妻子的裤底。

  " 拿开。" 妻子咬着红唇想恶狠狠的瞪他,只是脸上又泛起的潮红让此刻娇
艳欲滴的她反而像在跟他撒娇。

  " 不舒服?" 三叔公猥亵的笑着问。

  " 不舒服。" 妻子恨恨的转过头。

  " 你每次都这样说。" 三叔公笑着将手更往下面探了探,直接隔着牛仔裤在
她双腿间用力的抠动," 知道什么叫摩挲不?" 没等妻子回答,他自己解释道:
" 摩挲就是用手轻轻按着并一下一下地移动或用手抚摩。" " 流氓。" 妻子骂到,
屁股却往后翘了翘,手里还麻溜的将一盘上海青倒进了锅里。

  " 这怎么叫流氓了?" 三叔公显得委屈的有些夸张," 这才叫流氓。" 说着,
他抽出手,一下从妻子牛仔裤后腰的位置就插了进去。

  " 啊。" 妻子一声低呼," 你疯了,阿飞还在房里,快拿出来!" " 怕啥,
他还忙不赢呢,而且有台子挡着。" 三叔公往我们卧室看了一眼,然后赞叹道:
" 这手感,啧啧,怎么摸都摸不够呢。肤若凝脂、冰肌玉骨,说得就是你这样的
女人吧。" 从我的角度,能够看到三叔公的手在妻子的牛仔裤里蠕动,不过因为
裤腰的紧绷,让他的手不能深入,只能在后腰下部一点流连。

  " 今早飞仔是不是弄你了,嗯?" 即便如此,三叔公的呼吸也又有些粗了。

  " 关你什么事。" 妻子身体难耐了几下。

  " 刚被我干完不久,再来第二个男人尻,有没有被刺激到?" 三叔公俯在妻
子耳边说,还在她耳廓舔了一下。

  " 没有。" 妻子下本身翘着屁股,微微迎合着三叔公的抚摸,上半身躬起看
似一切正常的炒着菜。

  " 你就是这样口是心非。" 三叔公嘿嘿笑着," 把裤扣解开,让我摸摸,看
是不是没感觉。" " 你混蛋。" 妻子骂到。

  " 我更混蛋的时候你不是爽得不要不要的?快,解开,让我摸摸。" 让我目
瞪口呆的是,妻子竟然真的将左手伸到了自己腹部,我看到,她的牛仔裤腰随着
她手肘的动作,突然明显的跳了一下,松了开来。

  三叔公得意的将手往妻子已经阻拦小了很多的牛仔裤后腰处探了下去。

  " 看,我就说你口是心非吧。" 可以看得出他手伸得很深,手臂将妻子牛仔
裤的裤腰都带下去了,露出一点洁白的臀缝线来。三叔公说完把手掏了出来,他
的中指和食指尖上闪亮着亮晶晶的稠滑液体,三叔公的两根手指还展示般的在妻
子面前张合了几下,那晶莹剔透的粘滑裹满了他的指尖,张合中在两个指尖还拉
出了透明的粘丝,看似往下垂着摇摇欲坠,却始终没有断。

  妻子的脸一下就红了。

  短短2天,妻子的身体就如此敏感了吗?我苦闷的发现:好像确实如此。

  三叔公正要准备再把手伸进她的牛仔裤里,却被妻子一手给拦住,将裤子拉
了上来,扣上了扣子。三叔公有些莫名的望着她。

  " 你手没洗。" 妻子脸红红的说,然后关了燃气灶,向卧室走去,走过去时,
还看了看紧闭着房门的书房。

  三叔公有些垂头的打开了水龙头,挤了些洗手液认真的清洗双手,尤其是手
指,不时看看客厅尽头的卧室。

  不多久,妻子又出来了,身上已换了件深蓝碎花的高腰齐肩肩吊带连衣短裙,
看似保守,却在妻子魔鬼身材的衬托下,显得婀娜多姿,尤其短裙裙摆只到大腿,
露出修长直挺的双腿,有着不一样的媚惑。

  看着三叔公投过来的急切而富有侵略性的眼神,本已脸色正常的妻子,不知
为何,脸又红了,而且竟然有些不敢看他。

  随着离三叔公越来越近,换上了连衣裙的妻子脸愈发的红了,红到仿佛都能
渗出皮肤来,这让不明就里的三叔公心中更如猫抓一般,这让躲在一旁的我有些
奇怪:妻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走过三叔公时,妻子没有理他,径直走到灶台前,打开了燃气灶,又取过了
两枚鸡蛋,准备炒鸡蛋。

  三叔公有些纳闷,不过还是厚着脸皮的挨了过来,贴着妻子站着,然后右手
伸过去一挑,撩起了妻子的下裙摆,手就伸了进去,在裙摆撩起的一瞬间,我看
到了两团白到耀眼的饱满圆弧。

  " 嗯?" 我一惊,竟是光腚吗?!我瞪大了眼睛想再看清楚时,撩起的裙摆
已落下了,不过接下来两人的对话证实了我的惊鸿一瞥。

  " 你竟然……?!" 三叔公脸上露出了意外和狂喜。

  " 万一湿了裤子被阿飞看见。" 妻子臊红了脸低声解释道,没错,就在这连
衣裙下,妻子是光着腚的,只因为害怕自己太过于敏感的淫水泛滥而可能被我发
现。

  三叔公快速的侧过头,看看客厅和书房,确认没有问题后,一把撩起了妻子
的连衣裙就蹲了下来,蹲下的三叔公没有急着做什么动作,而是用手带着下裙摆
扶在了她腰上。

  妻子微分开双腿,站立在那里,光洁的臀,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三叔公和
躲在一旁的我的眼底。

  不记得在那个网站里看到,女人挺翘、圆润、结实是美臀的三大条件,加上
弹性的触感与柔嫩的肤质,结合了视觉与触感的美臀,能燃起多么狂热的性欲之
火。而臀线,则是女人翘臀的最高境界,而妻子恰恰就具备了这最高境界。据说,
臀部曲线的关键在于臀部的形状和臀部弧线的圆滑度,就如此刻我们眼前的妻子,
浑圆的臀部在微微露出的纤细腰肢的映衬下,形成一对饱满弧形的半球状,凹凸
起伏,错落有致,美韵十足,这种半圆但又稍上翘的臀部是最具视觉吸引力的,
再加上妻子细腻白皙的象羊奶凝乳一样的皮肤,仿佛透明的水晶色的新疆马奶提
子一样,晶莹剔透的让人恨不得上去舔、去咬。

  夸张傲人的两道圆弧中间,因妻子的微微翘起,一道紧闭的浅粉色细细肉缝
欲语还羞的露出一点点来。或许从没有让一个丈夫以外的男人如此近距离的观察
自己的私处,妻子显得有些娇羞,边炒着菜,边侧过头来,似乎想看清三叔公蹲
在自己臀下要干什么。可是,三叔公什么也没做,哪怕在困难的吞咽口水,他也
什么都没做,就那么死死盯着足以让绝大多数女人嫉妒的丰润蜜桃圆臀,似乎就
那么能近距离的凑近者女神的神圣之地就足以让他满足了。三叔公那聚精会神的
眼神仿佛实质化了,让裸露了下半身的妻子都能感觉到火热和炙烫似的,不知是
害羞还是暗暗兴奋,她的锅铲握在手中,却没有挥动,头低垂着,轻轻扭动着屁
股,然后我看见一抹晶莹剔透的亮晶晶从妻子的臀底流到了大腿根部,虽然不是
很多,但要知道此刻,三叔公还没有碰她。

  妻子又低低哼了一声,似乎在暗示什么,三叔公这才仿佛从迷醉中清醒过来,
干咳了一声,然后握住了她摇曳弹动的臀肉,像揉面团一样的反方向揉了几下,
每到拇指用力时,都能看到臀底紧闭的那扇肉门渐渐被打开,又一股热流了出来,
还是顺着刚刚流淌过的大腿内侧流了下来,两股热流裹在一起,形成了一大滴,
再也挂不住的从大腿内侧继续流下去,亮晶晶的。

  三叔公笑了。用食指在那粘液上一点,顿时就像寻找到河口一般,凝在了手
指上的一团。

  " 你好敏感,就流了。" 三叔公笑着抬头说。

  妻子轻哼了一声,身体却又扭了一下,三叔公嘿嘿笑着点着手指上她流下的
蜜露在妻子已开始微微张开的肉缝上一抹,妻子身体一阵乱颤,我能看见她屁股
缝用力的往里夹了夹,像是想把敏感的肉缝躲藏起来,却将更多的蜜汁给夹了出
来。

  三叔公忍不住了,紧紧握住妻子的双臀忽然一阵乱摇,那粉白如珍珠般靓丽
的臀肉顿时翻起阵阵波澜,他用力的用双手拇指掰开了妻子紧夹的臀肉,一下两
片媚肉就打开了,连里面难得见到天日的粉嫩肉芽都露了出来。

  " 啊——" 妻子忽然娇呼了半声,因为后半声让她自己用手给堵住了,那是
三叔公蹲在她的臀后,凑上去用滑腻的舌尖刮过她粉嫩的肉芽。

  我的视角毕竟不是日本动作片,可以不停的变换和拉近,从我的角度,只能
看到三叔公整张脸几乎都埋在了妻子的臀瓣里,紧紧贴着,从那下面不时发出闷
闷的" 呲溜呲溜" 声,像在吃面,又好似在吮吸。

  妻子的头高高的昂起,捂着嘴不时紧张的侧过头去观察客厅和书房,身体在
三叔公的舔弄下,不由自主的阵阵颤抖。

  " 妈妈,饭好了没有,我饿了!" 客厅里忽然传来女儿的声音,幸好她只是
微微侧了侧头,没有转过来。女儿的声音把我和厨房里的两人都吓了一大跳,我
赶紧回几步到书房边,装作刚打开门。

  " 曦曦饿了吗?我去看看妈妈饭做好了没有,好吗?" 当我走到厨房时,妻
子已在继续炒菜了,三叔公背对着我不知在干什么,我猜此刻他要是转过身来,
只怕下面的帐篷该顶破裤子了吧?

  这一顿晚餐气氛十分微妙,妻子根本不敢跟三叔公有任何哪怕眼神的交流,
而三叔公也没有往日里的爽朗和健谈,至于我,一时也不知该用什么态度来跟他
们交流,气氛沉默而略显尴尬,唯独没受影响的大概就只有曦曦了吧,因为我的
突然回来而喜悦着一直在叽叽喳喳,不过她也抱怨着今天妈妈的菜炒得不好,几
个菜都有些胡了。

  吃完晚饭,三叔公就匆匆回公司了,他还要值夜班。

  待把碗洗完,屋子收拾好,看了一会儿电视,曦曦也差不多要睡了。按照惯
例,我拿起了一本童话绘本就抱着她回到了她的房间里,开始了睡前故事,也因
为兴奋,她弄了4、50分钟才睡着,差点没把我先给弄睡着了。

  回到卧室,妻子没有换睡衣,还是穿着晚饭时那件碎花连衣裙。

  " 怎么不换衣服?" 我爬上了床,顺手往她裙子里一捞,好家伙,她裙子里
竟然还是光着的,然后妻子就顺势爬到了我身上……

  我不知道已跟妻子做了多久,其实应该也没多久,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是妻子
坐在我身上。此刻,她正双手举过头上,用手盘着头发,挺胸收腹坐在我身上,
肥美多汁的圆臀在我双腿之间磨碾着,她的水很多,每磨过我身上一处地方,都
是湿漉漉、黏糊糊的一大片,她的蜜汁顺着我插入她的肉棍流下,粘湿了我的阴
毛,也浸透了她的私处,我俩的阴毛因为大团大团的淫水而粘连在一起,甚至不
分彼此的一片狼藉。看得出妻子今晚很兴奋,这让我也颇有激情,忍不住的就抬
起屁股狠狠的插她。

  似乎每次一睁眼就看到我让她有些影响感觉,坐着坐着,妻子就蹲了起来,
下体含着我的肉棍在原地打了个转,变成了背对我,然后双手扶着我的膝盖,开
始蹲在那里起伏,这样的姿势让她的屁股显得更肥美圆润了,像极了一颗熟透了
的甜美水蜜桃。

  " 老公…啊…老公…我好舒服……" 妻子蹲在我双腿间,屁股一上一下的抬
起又落下,嘴里发出阵阵呻吟,这让我也更兴奋了,抬起她的屁股停顿好,就是
一阵无法控制的快速起落。

  " 啊!" 妻子被我干的先是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忽然戛然而止,像是一只无
形的手卡主了脖子,难以发出声音来,只能发出几声哑哑的闷哼。

  这样的妻子似乎是我第一次见到,又怎能抗拒住这份激情和诱惑,我猛地一
个加速,还想再来几个起伏,却忍不住的就大喊一声,射了。

  " 不要…不要……" 妻子感觉到了我的高潮,难耐的夹住我正射出的肉棍,
" 我还要…我还要……" 然后她忽然又哇的哭了:" 老公,我变坏了,我越来越
像个坏女人了。" " 不哭不哭,老婆。" 我赶紧搂住她,刚射完尚未完全软下的
肉棍在妻子被搂进我怀里时,脱了出来,引着一股不知是精液还是淫液的甩到我
腿上,黏黏的,我也顾不上擦了。

  " 我不知为什么,现在好敏感,而且好想要,想的有时简直无法控制自己。

  " 妻子哭着说,这让我心里涌起浓浓的愧疚和无力,如果不是当初年少轻狂,
手淫过多,也许现在我就不会这么快了。

  " 这不是很正常的吗,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快充满狼性了。" 我半开玩
笑耳朵说。

  " 不是,我真的变坏了,你不知道,我有时候会想的只觉得不管是谁,只要
是个男的先填满了我再说。" 妻子还在抽泣着," 我好害怕这种感觉,但控都控
制不住。" " 如果哪天我不在,你真这样实在控制不了,就打个野食罢,我不会
怪你。" 没有征兆和考虑的,我脱口而出。这让妻子从我怀里抬起头来。

  " 我都难受成这样了,你还开我玩笑。" " 谁跟你开玩笑了。" 我对她说,
" 咱们老夫老妻的,还有什么看不开,只要你快活就好。" " 你是不是嫌弃我?

  " 妻子也认真的忽然问。

  " 我嫌弃你啥?" 我奇怪的。

  " 嫌弃我身体不干净。" 妻子嘟着嘴说。

  " 胡说八道。" 我在她光洁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停在上面,感受着臀肉的
颤动," 我其实刚开始还是有些介意的。不过不知为什么,到后来,我就不怎么
介意了,而且有时候想想,还会莫名其妙的有些觉得刺激和兴奋,你说我是不是
骨子里是个绿帽男?" " 你这才是胡说八道。" 妻子在我胸口也拍了一下,却没
有接我的话,这让我也只能点到为止,只不过心里却第一次意识到:可能我潜意
识里,真的是个绿帽男——淫妻爱好者。

  我的忽然回来,并没有让公司有什么意见,毕竟,西北的工程也快接近尾声,
正好上海这边又有了新的业务,所以公司索性就要我不回西北了,这倒正中我下
怀。

  那天晚上的激情后,我跟妻子都有意识的回避了我们曾讨论的话题,妻子可
能因为她意识到自己在" 变坏" ,刻意压抑着自己的欲望,没再主动向我索求,
更刻意疏远了三叔公。因为我一直在家,三叔公不敢怎么过来,估计妻子在公司
里也躲避着他,让他无可奈何,期间三叔公给妻子打了好多次电话,也发了无数
次短信,妻子每次都偷偷摸摸,但迅速而坚决了回了他,到后来我听到她一次异
常严肃的告诉三叔公:她不会再错了,绝不会再对不起我,要三叔公死了那条心。

  我不知道事情会不会这样就结束,只觉得妻子只是采取了刻意压抑欲望这种
简单粗暴的方法,想堵,而不是疏——当然,就我而言,真要疏,我还真没多少
本钱能疏通她,这让我再次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到后来,三叔公似乎也就这
么放弃了,很长时间没再骚扰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