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书会 论坛 现在全面开放!漫画区 全面开放!(使用uc浏览器看不了漫画的请换用别的浏览器)
论坛 漫画区


《妈妈的美会让人疯狂》 - 第一章

评分: 100 / 100来自 987个打分

更新于
轉換爲繁體

  也许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能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一所国家级重点大学会被视
为人生中一次无上荣誉,但对于我而言,这种感觉并没有在我身上发生,又或者
说在我内心深处对于这些事还隐藏着强烈的抵制,当然我肯定不是那种自愈清高
的傻逼,这其中必然有着一些让我无法接受的事,说来也是,从小到大我都是以
绝对的优势碾压同龄之人,至少在我小学到大学期间还没有发现对于学习这个事
上有超过我的存在,这些并不是我自夸,而是事实就是这样。

  说到这里我又不得不自我介绍一番:我,邱瑾瑜,18岁,是一名大二的学
生,2016年本省的理科状元,读书这些年,虽然人前印象一直属于年龄偏小,
可是在当地学术界中还是有些名气,不为别的,就从我6岁上学,10岁初中,
16岁高中毕业,学海十年各种知识竞赛,文艺演讲大大小小的奖项拿到手软,
并且多次代表当地和全国顶尖的学生有过较量,而就在去年我更是以历史最小状
元的称号考入了如今这所名校,这些耀眼的荣誉对于外界而言我便是他们口中所
说的天才,对于我而言这些东西却让我十分厌恶,你问我为什么?

  我也想问,我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这种想法?我想有可能是童年期间
别的小朋友有着大把时间做着游戏,而我必须埋头学习,又也许是当别的同学考
了某科成绩的满分得到了几个小时玩电动的悠闲,而我却不得不立刻投身于学习
更多的技艺,在我的记忆中,似乎从记事起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学习,整整十几年
的岁月,我失去快乐和自由换来的虚名,需要沾沾自喜吗?可以这么说,就在那
天之前,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情,我永远也不会改变……

  七月的夏天格外漫长,今天又是月末,每每这个时候,我就像来大姨妈的女
人一样充满了烦躁,不过嘛!今天似乎有所不同……

  「喂喂喂,我说小鱼(瑜)啊,从我进来到现在,短短十分零八秒的时间里,
你以每分钟傻笑三次摇头一次的频率做着相同的动作,这是得了啥子病哦,呱唧
唧哟!」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不用看我便知道是谁,能够在这个时间
说着一口川普的人除了会里那个活宝陈越还能有谁,不过我也意识到刚刚可能露
出的糗态,回了他一句「你才有病」后便收拾好手上的东西准备离开,因为我可
知道旁边这位大哥的脸皮是有多厚,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后果不堪设想

  冲忙出了学生会总部,我才突然意识到这个月的总结报表还没有完成,回头
看了眼还没关上的会议室,想了想还是算了,我可不想再去面对里面的人,自从
第一次被他坑了以后,我现在是怕的不得了!至于我为什么会这样,还是等以后
再说吧,因为前方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而我身为学生会的一员自然是要去看看。

  说来也奇怪,前方的景点并不是学校里什么人流集中地,平时这里也只有稀
稀疏疏的男女会出现,怎会突然间来这么多人?为了能一探究竟,我着实费了不
少力气,要不是靠我1米80的的身高,还真不一定在人群中挤出站脚的地。可
是当我看清前方的情况也是当场愣住,一种莫名的情绪直涌心头,只见霞光掩映
的湖边,一队美术爱好者正在写生,这放以前本是再稀松平常的事,现在却因为
一位女生变的与众不同,真真正正诠释了什么叫做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
能忘掉你的容颜。

  只见和煦的阳光下,一位秀雅绝俗的女生袭一身白色衣裙,自有一股轻灵之
气,她立于喧闹,身于平静,绕耳青丝,美目琉璃,出尘的气质好似了无挂念,
却又牵动着众人的凡心。她轻轻舞动手里的画笔,只在徐徐微风间将发丝抚于耳
后,露出精致侧颜,那一刻全世界都将安静……

  得此佳人,如在梦里!

  她是谁……

  出于内心的声音,我看着前方的倩影轻轻喊了一句「安妮儿」,然而声音还
没传出便被茫茫的杂音淹没,倒是站于旁边的一位男生多看了我一眼,随后表露
出一副老成在在的语气「学弟,今天你有福呀,我听说安妮儿虽是美术俱乐部的
成员,却很少跟着大家一起出来,你能碰上实属幸运,不过嘛……」说到这,这
位自称为学长的男子还斜视了我一眼接着说道「不过嘛,你要想追求安妮儿还是
放弃吧,因为她未来可是我女朋友哦,哈哈!」

  我听着这人胡言乱语,尤其对象还是安妮儿,火气顿时有点上头,刚想呵斥,
手机却响了起来「你给的爱是最好的,让我的心里暖暖的,我们说好了,以后要
一起走,请乖乖交出你的心……」我看着手机上的来电名字,愣了很久,突然间
想到了什么,随后冷汗立马就冒了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没时间再理那人,平
复了下心情就冲冲离去!

  十分钟后,我火急火燎的跑到校门口,在一个街道旁看见了那辆再熟悉不过
的小车,顿时不安的情绪弥漫着我,我甚至有种想要掉头就跑的冲动。这时车门
打开,一双水润匀称的脚从车里伸了出来,一看就很修长,脚尖上则套着一双和
皮肤相近的裸色高跟鞋,接着细削白玉的小腿也在空中缓缓伸出,而裸露在外的
白嫩肌肤则像剥了壳的鸡蛋逐渐增多,从一寸。两寸直到被车门挡住,画面的延
伸就好像上帝也在揭开某种艺术品。

  最终那双美脚在空中划了个弧度后轻柔落地然后起身,不久,一位气质冷艳
的女性便出现在了车旁,她全身穿着蓝白相间的及膝职业套裙,修长的双腿踩着
高跟鞋,纤细的素腰则挺的笔直,OL的装束将她丰满的胸围以及圆润的臀围勾
勒的前凸后翘,这一出场就给人一种气势十足的锐气!从手上的婚戒来看,这应
该是一位已婚人妻,不过让人惊艳的还是在看到她容颜那一瞬间的恍惚,如梦如
幻竟给人一种想要立刻脱离单身恋爱的冲动,只见她柳眉精细,杏眼撩人,高挺
的鼻梁,红润的小嘴,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
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就算神色间透
着些许冷意,任然挡不住她成熟女性独有的魅力!,没的说这位人妻的样貌实在
是太过出众,出众到光往那里一站就把周围的目光吸引过去,完美到无法形容!

  可就在大家被这位美女勾了魂,生怕下一秒就消失痴迷欣赏之际,唯独我却
将头埋的更低……更低。「妈……妈妈」我怯生生的叫了一声,眼睛都没敢和她
对视。「上车」言简意赅,只是话中的冷意更甚,我没有再去看众人还处在震惊
的表情,一头栽进车里,随后消失在这条街道……

  喧闹的城市似乎和我处在两种境地,自从上车以后一切都显得很安静,只有
沁人心脾的味道弥漫在车里,我才能从妈妈的体香中感受到她仍然存在,悄悄的
瞄了一眼,发现妈妈根本没在注意我时,我稍微松了口气,也许在外人看来这很
奇怪,儿子和母亲的关系怎会变的如此这般,是不是有间接性精神病,如果你们
这样认为,那么就真的错怪我了,至于为什么会这样,那是别人还不了解我的家
庭,或者说是我身边这位女人(妈妈)。

  她,苏煜洁,35岁,是外企一家化妆品公司中国地区本省的直营经理,也
是从小监督我学习,剥削我一切课余时间的最终裁定人。只有在她眼里,我过往
的一切成就都是浮云,就算在考上状元那年,她也能从一些细节中挑出我的毛病。
虽然从男人的角度来说,妈妈的确是长的倾国倾城,美艳不可方物,可是在我的
印象中似乎她就根本没对我这个儿子笑过,总是一副很冷艳的表情,我也记不清
多少个夜晚被她严厉的管教弄得黯然落泪,所以我怕她可以说是与生俱来,尤其
是像今天这种情况。

  「对于一个未来有事业心,对家庭有责任心的男人,如果连一点时间观念都
没有,以后怎能在社会中立足,又怎能照顾好自己的家人,难道我没有教过你吗?」
妈妈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吓的我一阵哆嗦,本来想好的说辞硬是被我支支
吾吾半天说不上来,最后只能小小声声的说了句「我错了」便低头不敢多言,可
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一低头却让我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这让我本就紧张
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开着车的妈妈似乎忘记了今天她还穿着职业装,由于坐姿原因,她及膝
的裙摆被拉的很高,露出了腿上一大截的肌肤,这对于平时就端庄圣洁的妈妈来
说,无疑是很少见的,更要命的是,低着头的我发现原来妈妈那双修长的腿上是
穿有肉色丝袜的,因为太过轻薄,以至于刚刚下车时才没有发现。

  而此时得天独厚的视角让我清楚的看见妈妈白璧无瑕的长腿上正被肉色丝袜严实包裹

  着,丝袜从小脚延伸到大腿之间的距离没有一丁点褶皱,每一处都是拉的很
紧,而皮肤与丝袜,白色与黄色的交融,这让妈妈本身完美至极的腿部曲线有着
致命的诱惑,我不禁感慨,妈妈的腿真的太过性感,每次看见她穿职业装时这双
白质、水嫩又不失肉感的大长腿总会将我的眼睛吸引过去,我想就算是世上最挑
剔的恋足患者也不可能找出一丁点毛病,偏偏这个时候我还在这条美腿的开叉处
看到一抹蕾丝花边的黑色,这让从来没有恋母情结的我,也是瞬间荷尔蒙剧增!

  「听说你最近在学校申请的国家级奖学金失败了?」妈妈显然还没有发现我
的窘态,倒是对我问起了这事,也正好将处于失神状态的我拉了回来,由于刚刚
看了不该看的地方,心里发虚的紧,口齿一下子打起了结。「呃……我……呃
……那是……」「今天你是怎么了!迟到也就算了,现在说个话语言都组织不好
了吗!我看你还是太缺乏这方面的锻炼了,下个月市里会举行一场全民辩论大赛,
你必须报名,待会回去以后,到书房去明白了吗!」妈妈似乎很不满意我现在的
状态,说话时语气更加冰冷!

  「好……好,我知道了!」为了掩饰尴尬,我赶紧答应道。而且对于这样的
事我也早已把它当作是日常任务,可能你们还不知道,其实在我高中分科时,虽
然最后选了理科,但是这几年文科的所有知识我都是在妈妈逼迫下全部学习的,
按她的话说就是,没有人会嫌学的东西多,多一份知识就是多一份做人的道理。
「嗯!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这次失败的原因,到底是在哪些方面输给了对方!」
妈妈见我答应的干脆脸色稍微好了点,不过仍然不依不饶的追问着我奖学金的事。

  「她各方面比我更优秀……」我憋了半天还是决定如实回答,当然心里也做
好了接下来严酷的课外学习之路。「哦?她(他)是谁?」没想到此时妈妈还有
心情问起别人,以往遇到类似的事可是立马就是一顿呵斥啊!不过对于妈妈这次
问起的名字,我的心里倒是突然冒出一股暖意,竟然让我不再那么害怕「安妮儿,
她叫安妮儿,是个女孩,大三的学姐。」我佯装平静的说了一句。

  「安妮儿?好,我明白了!」妈妈说完这话后,竟然出奇的安静了,也没有
给我安排什么特殊任务,这样的状况可不是我所知道的妈妈呀!难道是暴风雨之
前的宁静?「妈妈你不怪我?」最后我还是鼓起勇气问道。「怎么,我应该怪你?」
妈妈倒是反问了我一句,也把我给问懵了,随后她趁着前方十字路口红灯停车之
际,终于是在今天第一次正式看着我,眼里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感情「其实妈妈
知道你这些年很辛苦,但是请相信妈妈,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这一刻我的内心被深深的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