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书会 论坛 现在全面开放!漫画区 全面开放!(使用uc浏览器看不了漫画的请换用别的浏览器)
论坛 漫画区


《妻淫罪在谁》 - 第五章

评分: 100 / 100来自 987个打分

更新于
轉換爲繁體

  车来到浦西,路面逐渐拥堵,郭俊嫌气氛沉闷,激活音乐,这样一来,倒是
让车中的气氛更加舒心,柔美旋律即和催性香气交织凝汇。见婷双颊渐渐布满韵
红,俊心中可是难耐,大手忽然摸住她香肌玉肤的美腿,一路向里滑去。事情也
怪,婷心中正是极感羞怒,人却偏偏还是在销魂荡漾中连连软去。几天的干枯煎
熬早叫这女人如饥似渴,一度放开底线的时候再被男人如此挑弄,春心自然是泛
滥得无法收敛了。

  见婷一脸纠意,又没有抵触的意思,俊索性得寸进尺,连忙伸进那开叉的裙
摆,鲁莽寻到她小腹最底之位,刚跃进一块连屄毛也无法遮盖的小棉丝布就已经
触到两片羞唇,直觉那屄唇十分干涩却又正裂嘴大开,肉感十分细腻。红灯的路
口就在不远,俊提前踩下了刹车,看婷正被摸得难掩陶醉,更在那酥暖鲍肉芯上
一阵猛揉,还淫淫地说道:

  「又是几天没做了?嗯?」

  「这关你鸟事?!」口吻虽然刻薄尖锐,但婷偏偏又言行不一,说着这番话,
自己又忍不住和这男人干柴烈火一阵交吻,幸好那时车已停下,郭俊又连忙雪中
送炭,手刚拓开方向盘,一个侧身已经拽住女人大堆乳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
大片乳晕带着乳头直接从衣衫中全部拽了出来。

  「……骚屄,这几天是不是想死我了?」

  毕竟周围还囤满车辆,婷羞措手不及中满颊羞臊,偏偏焦唇还是舍不得松开
俊狂妄的恶嘴,媚喊了一声:「啊……会被看见的。」

  「没事,玻璃是单向透视的。」

  俊连忙安慰,手里更是虐得高兴,顷刻只感那骚浪乳尖硬得有如龟头般敏感,
另一只手同时已经撸开那遮阴衩布,让婷的大骚屄彻底露于车内。

  这女人要是遇到色男,果真是一触即合浪荡不堪。什么真爱,什么忠贞,一
不做二不休万事先爽了再说。婷长那么大还是首次让人在车里调戏,又偏偏是一
个风流倜傥魅力不凡的男人,抵触和刺激交心之际,她早已放下矜持端庄,跟着
爽得连连打开大腿,竟自己甩开了碍事的裙摆。这看来还不到酒店,丑事已经拉
开序幕。

  要不是后面其他车子喇叭催促,两人还真没察觉灯已变绿,车轮再次滚动时,
俊实在是无暇分身,一手难顾,只能空出右手继续做淫,对着那异味芬芳的大骚
屄又抹又拍,半刻手心就泛出了湿光。婷正是舒服得可以,却又无法尽兴,她索
性刮下胸抹,彻底放出整对乳房,一手忙着自慰另一边已经不知不觉摸到郭俊裆
里,捏到一阵硬胀时,心中的欲火更是焦渴难耐,乳头硬了,屄也湿了。

  婷仿似有话要说,又无颜启口,见看车堵得实在厉害,半天都难上高架,终
于还是说了出来:「直接去酒店,不吃饭了吧。」

  俊看透这女人心思,偏偏不理不睬,半会儿才中抽屉中翻出一个栓药大小的
胶状物体,二话不说,直接塞进那不知廉耻的骚屄深处,只留半根天线状的银线
露在外面。见她神情怪异,知道位置正着,立马按下开关,看来这家伙真是有备
而来。

  好戏果然立马上演,婷都来不及好奇,就面目全非了。跟着凤穴穴中「嗡嗡」
直响,她尽失端容,眉陷眼眯又玉唇难合拢,整个身体颤得打起飘来,再用力克
制,喊声终究还是跃出口来。

  「……啊,不要,会出洋相的!啊……啊啊……」

  四周的车辆正是极为密集,婷纠结到家,想拉出那震源,屄又正被俊牢牢捂
着,心中矛盾偏偏那里就是越来越爽,想不到这男人开着车,还能如此「照顾」
自己。俊到好,加大震蛋马力,直推MAX档位,掌心在那穴口大肆乱撸配得更
是惟妙惟肖,重心还每次都压在骚蒂之上,半刻已经就扑哧扑哧连连涩响。他得
意地说道,

  「丢吧,我的车还从没被女人丢过,你可比我太太有福。」

  「……啊……啊……」婷是有话要出,可浪喊既出根本无法再吐出词来,要
不是车窗隔音极好,定是响彻夜空了,百分百还会惊到两边路人。她当然还记得
那次在俊公司里潮吹的滋味,而眼下的刺激偏偏又不下于它,别说在路上,就是
在家中,丈夫也从未展现如此把戏。眼看下个路口正挤满人群,婷想先收住,可
颤韵早已穿透子宫,满腹欲喷更是越演越烈,屁眼也发麻了。

  「……啊,我去了……啊啊……」

  俊见婷正丢,心中大爽,连忙放慢车速只为了火上浇油,他完全不顾车内整
洁,掌心居然在那痉挛穴口连连再下狠功,一阵狂摩狂撸搞得周婷更是丢精不止,
屄水宣泄而出已是四处挤洒。

  脸真是丢到南天门去了,这事要写到回忆录里,婷还有脸回首么,竟然还是
在别人的车里,不知道王晟这时在干些什么,是不是会感到脸烫耳鸣呢。可郭俊
就是恶毒到了极点,明知女人的高潮不会立马收尾,居然在那淫穴刚开喷口远远
还未尽兴的时候,连忙关掉了震蛋,不是要婷好看么。

  「……啊呀……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啦!……」在那一刻,婷难受
得都想去死了,只见她欲哭无泪,满目怨恨,连眼角都浸湿了。(女性读者能明
白文字的意思),这种时候被撂在空中,叫她如何是好。哪知俊倒搞笑,像模像
样还找出了一个理由,他瞭了一眼湿痕乱流的副驾座皮椅和座下脚垫,担心地说:

  「周婷,你这屄还真猛,看把我车弄的!要是让她发现了,八九是说不清了。」

  俊这一说,反怒得婷当场就像敲她,可哪来还有力气,听这男人提到妻子,
心中又不禁想起家中的男人,下面是止住了,上面又忍不住开砸,泪水终于汹涌
澎湃打湿脸庞。

  这时候的郭俊还像男人,二话不说抽了数张纸巾,先上后下替她彻底抹拭起
来,还要分心开车,相当体贴。总算汽车已经云布高架,正逢一路畅通,虹桥的
下匝道口就在数公里不远,应该即刻就能到达。

  话说回来,丑态大出后的周婷,哪里还敢去想丈夫,想到他,自己还算是人
吗?至少在中国国情下,定会被众人唾骂得体无完肤,可让婷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就在这酸甜苦辣五味俱全的时候,身边的男人竟说出了一个让人一时无法接受的
事情。

  「对了,刚忘了和你说了,肖文,呵呵,他正在等我们呢。这家伙貌似非要
见你一面,才肯罢休啊。」

  车里一片寂静,只听见隐隐的引擎响声,再没有任何动静。直到X6行下闸
道,回到路面时,婷居然爆发了。

  「你停车!让我下去。」

  俊哪会想到这女人会如此反应,冷不防吓了一跳,不过总算稳住了车头,说
道:「怎么了,只是吃顿饭而已,你激动什么?」

  「别再说了,你停车!」婷真是焦急万分,这一周来她是想过要见肖文,可
以说是非常得想,可要是由郭俊陪同而去,她担心事情难免会从肖文嘴里传到莫
林上下,要是让丈夫知道同学聚会的那晚,自己竟然是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后
果就不言而喻了。

  俊很聪明,见婷心神恍惚,多少猜出了她那点心思,语重心长地说到:「其
实你放心,肖文早知道是你在求我办事,见不见又有什么区别,他帮了王晟,也
未必要让王晟知道缘由,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肖文从不会会做的。」

  「……你,你告诉他了?」

  「早就告诉了,怕什么,他只知道我和你是同学关系而已。同学互帮很正常
的事情?!」

  婷想想这话也不无道理,但还是犹豫万千:「可,可既然有你出面,我搞不
懂,为什么又老要撮合我和他认识?上次我还以为你在……,你搞什么?」

  「呵呵。」

  「我说了这事你要不帮我彻底搞定,上次和今天的帐,我会一起和你算的。」
婷严肃地说着,不过她也有趣,直到扯平裤裆将屄遮严,都始终还是让那栓物留
在阴道,不知是忘了,还是故意的。

  俊当然在观察婷的一举一动,心中偷笑不止,视线瞥向车外时,已映出一道
冷讽,说:「谁叫你魅力如此惊人,把人家集团老总也给惊到了,再看看你老公,
是不是鲜花插牛粪了啊……好了,不说你不高兴的了,既然他要见你,那就见呗,
这人有财有势,背景雄厚,讲不准以后对你银行业务也有好处,这样的老板多认
识一个,有什么不好的。」

  「真是他提出要见我?」

  「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看你对我老公那事就是没有诚意。」

  「有没有诚意,事实来证明吧。不过说回来,要是大老板真有不良动机,我
可真乐意奉陪啊,反正是间大床套房,只要他争气,我保证这3P定爽得你天翻
地覆!啊?所以……」

  「……你放屁!」

  郭俊只是说了到一半,婷已经面色刷红,破口大骂出来。也难怪一个温文尔
雅的女人会变得这样粗辱。本来和郭俊这龌龊勾当就已经让她对丈夫满怀亏欠,
一个男人足够要命,怎么还容得再来一个。再说婷是个传统女人,想着一女多男
的荒淫行为,就会感到恶心,偏偏郭俊还当面做出如此假设,叫她怎么还听得下
去。总算郭俊连忙转口,才平息了又一场风波。

  「和你说着玩的,急什么,我怎么又舍得……对吧,你懂的,我爱你胜过自
己太太,怎么又会舍得。」

  「少废话了,今晚以后,我和你分道扬镳,互不相干。别报任何幻想了。」

  「好吧,也不知道王晟那小子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

  幽暗的车厢再次陷入安静,X6很快停泊在了路边一个人工管辖的停车区域
上面,车里的女人总算没有忘记翻下顶镜,细细察色了一番容妆,才走下车来,
已是一副高雅端庄袅娜娉婷的矜姿。

  那是一家和扬子江酒店仅隔开三条马路的餐厅,法式风味的欧雅西餐厅,门
前的格调就会让人上来卷入西欧一族的怀抱,里面全是纯木器的摆设,俯着米黄
柔和的射灯灯光,情调罗曼蒂克得到了相当的境界。

  餐厅里的人不多,婷的光彩无疑还是照亮了全场,顷刻间,只见那雪肤白皙
的大片硕脯已经汇聚无数目光,连工作中的钢琴师也走神得险些失手。

  两人穿过舞台朝餐厅深处靠窗的桌子走去,一个身着花格衬衫鼻架金边镜框
的白肤男人正坐在那,道貌岸然地笑迎着他们,这人正是传说中的事业型男肖文。
肖文四十出头的样子,虽说长相斯文,但欧派的气质和高挑的个子,他的俊朗绝
不在郭俊之下。宾至如归地握手示好,两男一女同桌而坐,也正是这奕奕出众的
特殊坐席,纵是给周围那些猥琐之士留下了更多的浮想空间。

  婷始终觉得怪怪的,虽说和肖文此人在丈夫公司年饭时,曾有过一面之缘,
但此刻毕竟不同,不说他亿万身价的高度,光凭郭俊已经向他挑明的关系,心就
难以倘然,此时此刻,丈夫的事情到底是提还是不提,还是静观其变,如果真的
是像俊说得那样,这饭局是肖文刻意安排的,那事情又会不会变得更加复杂?

  面对两位成功男士,婷始终保持着优雅大方秀而不媚的矜姿,心中的一丝警
惕也叫她渐渐忘却了屄中还夹着异物,好在开场闲聊后,话题总算转向两家企业
间的合作,否者这场合还真叫人有些力不从心。

  轩尼诗的魅力很是醉人,婷品着酒香,咀着半熟的精制牛排,心中慢慢舒坦
开来,只是阑珊夜景再是迷人,她始终不敢流连窗外,生怕被路过的熟人当场撞
见。

  郭俊去盥洗室的时候,正是婷和肖文独处的机会,她忽然很想提及丈夫那事
情,要试探郭俊是否真的正在着力此事,但又不知如何开口,正在气氛略显尴尬
的时候,是肖文打破了僵局。他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很庆幸公司的员工,背后会有一位像你这样支持他的妻子……所以,王
太太你可以放心,既然你是又是郭总的同学,相信这事情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肖文始终微笑着,说着咽下了满口的生蚝嫩肉,见面前的女人双眸正凝满感
激之韵,便更显出一副领导风范显尽慷慨。婷当然是觉得唐突,一时紧张得答不
上话,但心里明白,之前的顾虑显然是在杞人忧天了。茅塞顿开的时候,她正是
面如玉冠,矜态地说了一句,

  「太感谢您了,其实王晟他一直都矜矜业业的,我也相信他的表现一定不会
让您失望。」

  「这就好,这就好啊!呵呵」

  跟着气氛一度打开,两人已是欢笑畅谈,天南地北话题辽广,正因为对肖文
不再芥蒂,婷也是恢复了常态,心中的顾虑慢慢消去。她觉得饭局应该只是那郭
俊故弄玄虚,想要显摆一下能耐和诚意而已,至少,肖文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不
堪。

  不知不觉又是一杯冰酒咽下喉去,眼看婷已是腮晕潮红,身子也略略泛起骚
热,她总算是为丈夫那事放下心来,但仍旧十分希望郭俊能快点回来结束饭局,
然后去酒店把事办了。婷是为了遵守规则不想失信于郭俊,也正要趁此好好地泄
一泄缠身的欲火。

  可郭俊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好久还是不见人影,到底去哪了,婷心中想着,
两人又聊了一会,听钢琴旋律恰是轩昂,才默契地不在发言。然而,谁知这和谐
还没有维持半会儿,一件让人极为难堪的事就此发生了。

  当时婷正品着美酒,风雅之韵浸满双眸,突然神色已是剧变,恰像是触了弱
电一般,险些已经吟出媚喊,原来是屄中之物忽然在那作怪。没搞错吧,居然在
这种时候,那郭俊也玩得真是过分。肖文还在面前,周围又布满旁人,好在婷一
阵强忍总算稳住表情,可再克制,那蛋始终还在体内震个不停,还是越来越剧烈,
丝丝潮浪狂袭宫心之际,屁眼都再难合拢了,这潮要是来了,还不让婷囧得天翻
地覆,这人也丢得太离谱了吧。婷心中对郭俊恨得要死,但一时真的是素手无策。

  肖文见婷异样,连忙问她,「王太太,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一番关切反让婷更加坐立不安,眼看就要丢身,神韵再难收敛,她终于放下
刀叉,使劲地说了声:「肖总,我,我失陪一下。」已经起身捂着脸朝盥洗室狂
奔而去。

  好在卫生间里正是空无一人,连个打扫的也不见身影,婷冲进其中一间坐便
包箱,赶忙将门反锁裤衩已经褪到膝上,果真裆间那片正湿得一塌糊涂。婷心中
纵是犹豫,拿捏不定是否要将这厉物取出,但身子偏偏又欲罢不能。等做下决定
一刻,她索性撩出膨胀难忍的两只乳房,一手搓奶一手撸屄,交膝而立连连自慰
起来,哪里还顾淫声放纵。

  「……啊,……啊啊……」

  正巧那时,一名斯文四眼女子进门想要小解,听到如此荒唐喊声,还以为是
有男女正在做爱,吓得憋着尿就逃了出去。婷也正是爽到顶峰,急潮眼看就要奔
泻,可屄中犀利之物就像故意要玩弄她一样,在她慰得最兴起的时候居然不动了,
又一次活生生地将这女人撂在空中不上不下,恨得婷抽出蛋蛋,直接将它扔进身
后的马桶里去了。

  婷回到餐厅见郭俊独自坐着,肖文已不见人影。她总算克制住情绪,轻描淡
写地问了一句,「他人呢?」,不想那得意洋洋的郭俊反倒口不择言,说出了一
句让人无限难堪的话。

  「他有事先走了,怎么?你是不是想他……想他一起去酒店?啊?」

  「去死吧!你……再这样,今晚的事就到此为止吧!」说着婷怒步走出了餐
厅,俊倒是不慌不忙,回首翘望这女人远去的丰姿绰影,笑得十分诡异,买完单
后才跟了出去。

  两人来到酒店的时候已是九点。郭俊出手果真阔绰,那房间太奢华了,超大
的一张欧式白单软床搁在那里,屋子的空间依然显得无比宽敞,墙角摆着桌子,
皮椅,甚至还有沙发,可说是一应俱全。

  熟悉的格调总算让周婷触景生情,想起了结婚时的一些事情,心中难免再次
负疚。但身子毕竟已被反复折腾,再不泻火,真是难受得要死了。

  只见她连澡都没顾上洗,搂住郭俊就是一阵狂抓狂吻,淫声浪语顿时已弥漫
而开,婷心中发誓这定是自己最后一次犯错,偏偏又急得连连替郭俊解开裤带,
一把撩出那厉物,自己已褪得几乎是一丝不挂,唯独一条粉色小裤衩还裹在雪白
丰腴的身子上面。

  当感受到那根肉棒越发胀硬时,周婷如饥似渴到了极点,全然不觉这房间里
正有不对劲的地方,更不知门边衣柜里还有一双充满惊诧的猥琐目光正在连连偷
窥。

  原来这房间居然还有第三个人,还是个男人,郭俊当然明白其中蹊跷,他搂
着周婷慢慢转身,见婷背对衣柜,郭俊忽然出手,猛得撕去了那粉饰裤衩。周婷
浑圆标志的大屁股即刻已是春光大泄,摄人到了极点,看得柜中男人欲火难撩喷
血不止,既要冲出柜门,俊又连忙给他使了一个暗示眼神,仿佛在对他说:先别
急!等下时机到了,我再叫你过来一起。

***********************************

  周婷丈夫王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中的遥控器漫无目的地换着电视频道,
始终没有一个节目让他感兴趣。王晟奇怪,平时太太无论是去聚会也好应酬也好,
过程中一般都会不时发来消息告知情形,而这次,手机却在茶几上始终毫无动静,
屏幕一直暗着。其实,王晟也不是疑惑什么,只是在这低潮的几天里,他更需要
安慰,更需要有人说说话,太太不在的时候,他特别容易寂寞。不过,看了一下
时间,他总算不在想什么,他觉得周婷应该是快回家了。

  也因为知道太太的经期已过,王晟总算抬起倦态的身子来到厨房,给自己泡
了一杯极香浓的咖啡,心情再郁闷,他也不想扫太太的兴,打算等她回,让她舒
舒服服地享受一次房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