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书会 论坛 现在全面开放!漫画区 全面开放!(使用uc浏览器看不了漫画的请换用别的浏览器)
论坛 漫画区


《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 - 7、疯狂的性幻想

评分: 100 / 100来自 987个打分

更新于
轉換爲繁體

  这边厢的夫妻卧室里,伴随着那愈发高涨的情欲气息,伊晓岚月与博尔巴正
进行着一场无比疯狂的交媾性战,但见这两具香汗淋漓,气喘不息,肤色深浅分
明的肉躯相互交织在一起,直叫他人感到一种难以割舍的意味,而从那翻腾不止
的乳肉,无比有力的黑色阳具冲击,爱液四溅的性器交合,及变换不止的交媾体
位也可看出,这场性战还没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不知到什么时候才会走向终曲。

  在宽阔舒软的卧床上,喜极而泣的伊晓岚月已然做出了四肢趴伏的后入式,
在承受着现任丈夫的大黑鸡巴的猛烈冲击的同时,其高亢不止的情欲之音也在步
入新一轮的高峰,好像在告诉他人……自己的肉欲还没有得到彻底的释放,所以
这场性交还不应该走向终结。

  房间里激荡着这位美熟荡妇的撩人缠绵缭音,无不透着一股诱人血脉贲张的
娇媚音调,而与这间夫妻卧房成鲜明对比的,倒是另一间夫妻卧房,虽然它还残
留着性爱的味道,不过好像在很久前便已走向了沉寂。

  在同样舒适宽阔的卧床上,伊晓诚气喘吁吁地仰躺着,其年青英俊的脸上带
着无比疲惫的意味,好似在先前的一场大战中便已耗尽全身的体力,即便如此,
一旦回味起自己刚才在洁芮雪的阴道里内射数次阳精的美妙感受,他便有种想再
战一番的冲动,只不过可惜的是,不管自己脑海里浮现的景象有多么的甜蜜诱人,
其胯下的平庸阳具就是难以彻底勃起,处于一种半软不硬的尴尬状态,与自己黑
色继父那根爆射多次还能屹立不倒的惊天巨屌一经相比,就如同一条地上软虫与
一条苍天巨龙间的差别。

  至于洁芮雪,则默然不语地仰躺在丈夫身边,并与伊晓诚一样赤裸着全身,
平息着自己的呼吸韵律,不过从她依然香汗淋漓,赤霞春潮弥漫不止的娇人身躯
上也可看出,这位新婚人妻刚才并没有在刚才的性爱中得到充分的滋润与满足。
在被自己的丈夫内射数次之后,洁芮雪实则还想自己再继续被耕耘下去,可奈何
对方终究不是博尔巴,其胯下的肉棒完全无法与记忆中的那条黑根巨蟒所相提并
论,没错,就是不够粗长火硬,也远远不够持久。

  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又再度浮现起黑色公公的魁梧身影,还有那根高耸入云
的巨阳黑屌,洁芮雪不禁羞意大起,其脸颊处的跎红春潮更显热烈,颇有点儿红
得发紫的堕落意味,她无比急切地想平伏住自身肉躯下的肉欲冲动,但那股未能
满足的性欲之火只会越烧越烈,最后让这幅曲致妙曼的迷人胴体更加的欲罢不能,
并令主人的神智逐步地走向模糊与动摇。

  秋水明眸更显朦胧迷情,欲求不满的新婚人妻依然笼罩在性欲的煎熬里,但
见她白里通红的玉脂肌肤上似散发着异样的情欲光华,光滑柔情的表面上更是点
缀着不肯消散的香汗……然而,欲求不满的迹象何止这些,虽身处于仰躺的姿态,
但洁芮雪胸前的雪乳山峰却违反地心引力作用般地在向上坚挺着,毫无向两边坍
塌的迹象,不仅如此,它俩似还有着自我意识一般,懂得自己收紧玉肤下的柔软
乳肉,向外凸显着一种浑圆挺拔的妙曼曲度——这正是情欲的力量。

  至于那一对分别点缀其迷人乳峰上的两团乳晕,则圆满诱人地衬托着两颗娇
红成熟的蓓蕾,但受欲求不满的影响,这对激凸的乳头有如含苞待放的花蕾般高
昂耸起,颇不满意地展现着自己的欲望姿态,而更为诱人的是,偏偏有数滴晶莹
剔透的香汗依附在它俩上面,不禁让人联想起刚清洗过后的成熟草莓,透着一种
引人品尝的致命诱惑。

  敏感的双峰已是那般的欲求不满,双腿间的阴道蜜穴口处则更显洪流泛滥,
再加上那片稀疏亮丽的阴毛,直让人怀疑那片隐秘的草原是不是遭遇了情欲的洪
流之灾。受蔓延于全身肉欲之火的影响,洁芮雪终究没有把屈起的修长玉腿放下,
而是将它俩以屈起之势相互靠在一起,但这么做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那片神秘地
带的淫荡窘态了……不知受何种力量的影响,本该闭合的大阴唇愣是不肯平伏下
来,反而在违反主人的意愿情况下呈左右之势分开,还连同着外翻不止小阴唇,
一同门户大开地展现着里面的美妙景况。在欲流不止的淫液阴汁的流经浸染之下,
无论是柔嫩娇艳的阴唇内壁,抑或是阴道洞口处的内壁褶皱,还是含苞待放多时
的阴蒂玉珠,皆在展现着自己的娇媚红艳,至于那晶莹闪亮的淫湿光华,更仿若
散发着渴求滋润的欲望。

  「芮雪,我们玩点刺激的好吗?」

  在娇妻依旧欲求不满的当口上,伊晓诚及时地凑了过来,但见他不知什么时
候已在自己的胯下套上了个黑褐结实的阳具外套,而且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这具粗长厚重的阳具外套无论是从外表轮廓,还是尺寸粗度来看的话,都与博尔
巴胯下那根全力勃起的黑根巨蟒异常的神似,就……像是一具后者的全尺寸精细
磨具。

  「嗯。」

  洁芮雪满面红霞地微微点了点头,有声无力地回应着自己的丈夫,她迷人的
眼梢处透着一种娇媚无力的风情,整个人像宛若落入了深水般无助,而当她注意
到对方胯下所佩戴的假套阳具之后,其朦胧模糊的双眸更是透出一种无比矛盾的
闪烁不定。在这迷情的纠结背后,新婚人妻悲哀无力地发觉那个人的样貌与身影
却愈发得变得的清晰,宛若在以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在取代自己眼前的丈夫。

  没错,那个其貌不扬的中年黑色男子确实是令自己生厌,但若以纯粹的雌性
眼光来看的话,自己又不得不承认,对方那近似惊天巨塔一般的魁梧身材,再加
上胯下那根宛若只有野兽才能拥有的巨阳黑屌,确实是透着一种非一般的致命吸
引力……至于与其作对比的伊晓诚,自己确实是很爱他,但可惜的是,受限于那
尺寸不甚雄伟的阳具,外加那平庸不堪的持续性能力,丈夫此时却不是自己最急
需的那个人,反倒是他的黑色继父——才是自己最为急需的那个人。

  也许是脑海里所遐想的内容实在过于疯狂与羞人,洁芮雪骤然下巴微抬,略
有慌乱地闭上了双眼,收回了原先望向自己丈夫迷情目光,意图掩饰从心底弥漫
而起的羞愧歉意,但也就在同一时间,伊晓诚已然来到了爱妻的身后,用一条柔
软的深红丝巾蒙住了对方的双目,并在后者的耳边奏起了魔鬼般的嗓音:「芮雪,
不如幻想我现在不在你的身边,而是一个比我拥有巨大得多的阳具,且身材异常
魁梧的黑人在你身边,他现在要来狠狠地操你,彻底地征服你的阴道与子宫。」

  「啊……」未等洁芮雪有所回应,伊晓诚已然将对方压倒,用胯下所带的黑
褐假套阳具畅通无阻地插入了润滑淫湿的阴道内里,令欲求不满的爱妻再度唤出
高亢的欲望之音,其呻吟的音调之高,隐隐有着更上一层楼的基调。

  「芮雪,不用这般压抑着自己,狠狠地叫出来吧,我不会介意的。」伊晓诚
继续「开导」着自己的爱妻,试图卸下对方的心防,但他英俊的脸上赫然流露出
一丝扭曲的兴奋,似在期待某种邪恶的事即将发生一般。

  「啊……诚……啊……」宛若某个令人克制的关卡被攻破一般,洁芮雪的呻
吟之音立刻去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她虽感受着爱人的体温,体会着丈夫的体味,
但由于所承受的不是后者阳具的真正尺寸,再加上自身的矜持已然被丈夫的宽大
言语所融化,其脑海里那个人的身影已变得更为清晰有力。

  不知在什么时候,在伊晓诚的动作与言语引导之下,洁芮雪已然四肢伏床,
摆出了一幅翘臀高耸的后入式,而在情欲春潮的感染之下,但见她的一对诱人雪
臀宛若在违反地心重力一般在来回蠕动着,不时抖动着紧致雪肤下层层富有弹性
的臀肉,向身后的雄性传递着请求征服的信号。

  相比于那双依然不安分的发情翘臀,洁芮雪那深邃股沟下的阴户部位则更显
一塌糊涂,虽已被尺寸无比巨硕粗壮的假套阳具所开垦,但那对乖张红肿的阴唇
仍固执无比地向两边外翻着,不留余力地卖弄着那一片的娇艳风骚。至于那口诱
人深入的阴道深洞,则如一口毫不停歇的情欲泉口,仍在不时地向外溢出着来自
于阴道深处的不知名液体,犹如芬芳花蕾分泌出的美味蜜汁般诱人。

  「芮雪,相比于你丈夫的阳具,我的大黑鸡巴带给你的感觉如何?」伊晓诚
的嗓音进一步有所变化,越来越难听出是他本人的口音,也许是刻意而为之一般,
但见这位伊晓家的长子挺着胯下湿浑无比的假套阳具,在深邃股沟下方淫湿得一
塌糊涂的阴道口不住地摩挲挑逗着,就是迟迟不肯直捅进去,给予自己爱妻此时
最为需要的充实之感。

  「诚……别这样……啊……啊……」虽然体会过巨硕假套阳具所带来的销魂
快感,但出于对丈夫的爱恋,欲望横陈的洁芮雪发觉自己仍旧难以说出如此之难
堪的言语,即便是对方的要求。不过此时的她依旧双眼蒙蔽,加上呈现四肢趴跪
的后入式,所以并没有发觉身后丈夫脸上的兴奋之感已变得更为扭曲不堪,其嘴
角处更是浮现起略带龌龊之意的邪恶微笑。

  「芮雪,你就放肆地说出来吧……放心,我不会介意的。」伊晓诚的语气再
度变得温柔而感人,变得像原来的自己,他继而用火热的右手抚上对方的柔嫩翘
臀,从而制造出阵阵蕴含着无限爱意的电流快感,再配合着那一番别有用心的言
语,试图一起融化掉爱妻最后的矜持与克制。

  「诚……这好像不太好吧……啊……」洁芮雪虽还在坚持,但从她在丈夫爱
伏下扭动不止的妙曼翘臀,颤动不止的饱满乳肉,外加那连断断续续的呻吟之语
也可看出,这位新婚人妻要想在坚持下去的话已非易事。

  「听好了,我现在不是你的丈夫伊晓诚,而是一个意图征服你的陌生黑人…
…」伊晓诚骤然冷哼一声间,说话的语气又开始变得像另一个人,但见他一手轻
拍在洁芮雪的雪臀上后,便挺着胯间的假套阳具,对着爱妻的阴户穴口,狠送进
了一整个浑圆硕壮的假套龟头。

  「啊……」面对这忽如其来的变故,趴伏在床的洁芮雪顿时仰颈长吟,宛若
一只意图振翅高飞的长颈天鹅,其音调之亢奋,则好像飞上了天际,好一会儿才
平息下来,但见她呼吸急促,继而用宛若哭泣的求饶语气说道,「诚……我照你
的话说照做便是了……啊……啊……」

  「好,那你回答我的问题——相比于你丈夫的阳具,我的大黑鸡巴带给你的
感觉如何?」伊晓诚的嗓音越来越像另一个人了,其得意炫耀的语气中也隐隐透
着一种想尽力模仿的雄性威压。

  「是……是你的大黑鸡巴带给我的感觉更刺激,更舒畅……啊……啊……」
不知为何,洁芮雪感觉到自己丈夫的嗓音越来越像对方的黑色继父博尔巴,且在
浑身性欲狂潮的席卷之下,这个人就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幽灵一般,在自己脑海深
处牢牢地扎稳了根,正以一种无可取代之势扮演着伊晓诚所想象成的角色,用自
己所急需巨根黑蟒充实着那依然饥渴万分的阴道淫穴,逐步地把自己逼向那新一
轮的快乐波峰。

  「喔,也就是说你丈夫的肉棒很难满足你,是吧?」伊晓诚依然变着声调追
问着,而从他扭曲兴奋的脸上也可看出,这位新婚丈夫对自己被绿这件事似有着
非一般的喜爱。

  「是……是的……」洁芮雪说话的声音小得可怜,羞愧的语调中透着一丝宛
若要哭出来的凄迷,她脸颊处的春情晚霞已然彻底地红得发紫,昭示着一股怎样
都压抑不住的疯狂。

  在这位新婚人妻的性幻想里,博尔巴的那冲天铁塔一般的巨伟身影终于无法
再撼动半分,此时此刻,就是他扮演着那位征服着自己的角色,而在丈夫言语的
引导下,外加快感电流的刺激下,欲望横生的洁芮雪又下意识地从记忆深处调出
那根尺寸无与伦比的巨根黑蟒,不自觉地与自己丈夫的胯下阳具作着评价。

  「不起眼……实在是渺小得太不起眼了……诚的阳具在他黑色继父面前根本
就什么都不是呀……」

  理智的堤坝早已垮塌,在欲望洪流的席卷之下,洁芮雪迷茫不定地在心灵深
处发出之哀怨感叹,至于这心底的一番话会对自己丈夫的自尊造成怎样的打击,
在这流连不止的快感关头,身为新婚人妻的她不想,也不愿去思考这一点……相
反的是,在自己脑海里充斥着那个人的高大身影的同时,洁芮雪却发觉在心底放
纵开来,去暗想出一番羞辱丈夫尊严的话语则更能给自己带来非一般的不忠快感。

  「他居然不能满足你……你认为原因会是啥呢?」伊晓诚在戏谑问话之时,
终于发出了恶趣味一般的笑声,令他看起来像只从阴暗角落里走出来的卑劣恶魔。

  「……是……是因为……他的肉棒不够粗,也不够长……天哪,请你再捅进
来一点……我快要疯了……我……我实在爱死你的大黑鸡巴了……啊……啊……」

  洁芮雪也似完全沉浸于自己所扮演的角色里,将自己想象成了一个欲求不满
的荡妇淫妻,正了无贞洁之感地在一个巨屌黑人胯下流年婉转,呻吟不止地大力
承欢,只为获得人生中那前所未有的销魂高潮……而她也主动扭动起发骚不止的
肉臀,依着那根已然插入阴道些许的假套阳具,有条不紊地向着身后的丈夫靠去,
缓慢有力地将尺寸无以伦比的假套阳具层层纳入淫穴蜜道的更深处。

  一时之间,新婚人妻的淫叫之声立刻去到了人生以来的最高峰,而且完全没
有任何回落的迹象,反而隐隐有更上一层楼的放纵势头,而在她脑海里的羞人景
象中,博尔巴则有如一位高高在上的无上帝王,正挺着巨硕无比的胯下巨屌,以
无可匹敌之势深入着自己的饥渴阴道,从而带来着从丈夫都永远得不到的无上恩
宠……脑海里的性幻想是如此之放荡下流且诱人堕落,沉浸于欲流快感的洁芮雪
很快便在心底深处哭喊着黑色公公的名字,甚至乎不自觉地呐喊道:「公公,你
的大黑鸡巴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能捅这么深,真的不知比诚的小鸡巴强大了多少
倍……天哪,我真的好想沦陷在你的胯下……」

  「让你的子宫做好准备,大黑鸡巴最后的冲刺时刻到了……」伊晓诚发出胜
利般的审判。

  「等等……啊……我要升天了……啊……」

  然而,未等洁芮雪回过神来,伊晓诚便已然做出了最后的攻势,将三十公分
出头的假套阳具一捅到底,整根尽没于整个浪荡不已的阴户里。与此同时,新婚
人妻则感觉到自己的整个子宫在异样巨物的挤压与挺进下,好像在飞快地燃烧着,
连同被一起填满压迫的阴道制造出销魂蚀骨的快感……在这仿徨迷茫的瞬间,她
感到自己宛若身在在一片云雾缭绕的峰顶上,然后忽地一跃而起,赤身裸体地飞
上了天堂,在那,同样一丝不挂,胯间挺着巨伟阳具的黑色公公正等着自己的到
来。

  终于,洁芮雪一阵乏力,大汗淋淋地向前倒了去,双乳压床般伏躺在柔软被
单上,在她蒙上丝巾的脸上,赫然流露出堕落意味的幸福满足微笑,不过是为谁
而笑,相信只有她一人才知道。而在新婚人妻骤然向前倒去的瞬间,她丈夫的假
套阳具也顺势滑了出来,犹如被叩开的关口一般,原本被深入到腹地的阴户蜜穴
便宛如一口被压抑甚久的清泉,赫然爆发出一股股散发着雌性淫靡韵味的淫水洪
流,立时浇湿了伊晓诚的渺小胯下。